刚刚更新: 〔高龄巨星〕〔今昔往昔〕〔绝世仙尊在都市〕〔长姐穿越啦〕〔都市修真狂婿〕〔敢问穿向何方〕〔血殿归来:傲娇女〕〔一见倾心:盛宠嚣〕〔婚来不易:剩女要〕〔岩忍者日志〕〔余生有你,甜又暖〕〔欺世盗国〕〔困夏之城〕〔星际麒麟〕〔随身空间之九幽〕〔斗破之狮王争霸〕〔吃亏的我成为了强〕〔龙神斗尊〕〔且盼如意得长久〕〔破风者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侯女之王爷有谋 22
    而且她现在的年龄才十几岁,又在发育中,确实不能累,要多休息。

    走回房间的时候,心里还直感叹,到底是古代。这三十多岁,孙子都两三岁,已经是奶奶级别的了。

    这在现代,三十多岁,还未结婚的,在大都市里有的事,到底还是不一样啊。这古代人的寿命普遍都比现代人要短得多,能够活到六十岁,算是长命了。不像现代的,活到七八十岁的多了去。

    这古代活到七十的人,估摸就和现代活到九十一百一样的稀罕。

    房间内的桃花与小虎子正躺在床上,睡得呼呼作响。看来今天真是累坏这丫头了,平日里她从来不打呼的。

    和衣躺在床上,想着来到这里以后的事情,又想着自己到底是不是有了身子的杜伊,渐渐的抵不住困意,也跟着睡了过去。

    二郎的房间里,丽娘一边吃一边哭,让二郎心疼不已。

    “虎子娘,你莫哭。不管你怎么样,我都会善待你。”二郎以为丽娘是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就连忙保证。

    “孩子,别哭了。你永远都是我们刘家的媳妇,不管你怎么样都是。二郎要是以后敢对不起你,看我不打断他的腿。别哭了,哭多了伤身。快吃,这汤还热着,是伊伊亲手做的。”

    刘氏抚着丽娘的头,轻声安慰。

    “娘……”丽娘抬起泪眸,刚喊了一句,泪水又随之掉落。

    “好孩子,莫哭。你心里的委屈,娘都懂。来,喝点汤,吃口饭。你呀,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的养好身体。

    伊伊说,咱们这个家以后会越来越好的,你什么都不用操心,安心的养好身体,生下孩子就成。家里的事,有我,有你爹和二郎,还有伊伊和桃花。”

    这在乡下之地,都是娶妻娶贤,要娶回家能做事的。所以丽娘在得知自己的情况后,便担忧不已。这会儿听到婆婆的话,心里松了一口气,可也更加的感激。

    幸好当初没有嫌弃这个家,才会有这么好的一个相公,一个婆婆。家庭和睦,苦点又怎么样?婆婆说得对,伊伊说能好,那一定能好,她相信伊伊。

    “娘,咱们家的日子也不好,别竟是给我吃大米饭了。”

    “伊伊说,这米饭就是用来吃的,不用省。再说咱们家接下来一年的口粮也是够吃了,你别操心。该吃吃,该喝喝,不用省。眼下你养好了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刘氏又安抚了几句,便转身去了厨房。

    等忙碌好所有的事情后,也就到了亥时,便将杜伊和刘大柱都叫了起来。

    杜伊惺忪着眼,感觉浑身疲惫不堪。可眼下这酿酒是必须要做的,便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娘,这瓮子的水都晾干了没有?爹,一会儿还得麻烦你帮忙封口。”杜伊说完,又去了厨房,将之前买的白糖,都拿了出来备用。

    三人洗净手,剪好了指甲,这才开始将葡萄都捏进瓮子里。等忙碌完了,已经过了子时了。

    “伊伊,这样就好了吗?”刘氏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这捏碎了葡萄,又放了糖就成了?

    “娘,你别看这简单,其实也不算简单。这只是初步的,以后还会有另一道程序。这葡萄和白糖是有一定比例的,不能乱放。还有那瓮子也要留多少出来才是,否则酒会流出来的。

    看着简单,其实也是细心活。好了,今日的差不多就这样。等半个月后,再在做第二道程序。”

    杜伊决定泡个澡,真是太累了。不泡澡的话,明日一定爬不起来。

    刘氏看杜伊要洗澡,只当她爱干净,也没说什么。在她眼里,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杜府里的时候,小姐是两天一沐浴,每次沐浴都要人伺候的。如今算来,还是委屈了小姐了。

    翌日清晨,杜伊还在睡梦中,桃花就已经醒来了。只见她揪着眉头,和老头似的,慢慢地挪出房间。

    “桃花这是咋了?”刘氏看到女儿出了房间,感觉她的身子不爽利,便问了一声。

    “没事娘,许是我少干活,今儿浑身酸疼。过两天就好了,别担心。”

    “那成,来吃饭吧。今天你就在家带小虎子,哪都别去,在家里好好歇着就成。”

    “嗳,对了娘,伊伊的酒酿好了吗?”桃花还记得杜伊说晚上要酿酒来着,这会儿想起来,心里不免有些懊恼。怎么就没起来,帮伊伊酿酒呢。伊伊昨天也是累坏了,到这会儿还没起来。

    “没有那么快,不过都已经装好了。伊伊的意思,还得等半个月才是第一道程序好了。说什么第一次发酵,第二次发酵来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好了,你先来吃早饭。等伊伊醒了,你们两个今天就在家歇着,顺便看好你嫂子。

    今天娘和你爹还有大哥一起上山继续摘那葡萄去,晚了怕就少了。趁着还有的时候,多摘点。”

    刘氏心里也惦记着杜伊的同时,又希望到时候那酒能够酿成,家里日子也好过一点。乐—文但更希望小姐能够一步一步起来,有出息,到时候能够夺回杜府,夺回属于她的一切。

    “嗯,我知道了。娘,你放心吧,我先去看看嫂子。”

    桃花心里还记挂着丽娘的伤势,今天大哥他们都要山上摘那个葡萄,嫂子有自己和伊伊来照顾是最好不过了。

    杜伊醒来的时候,已是过了辰时。她好久都没睡得那么舒畅了,那种睡饱的感觉很是满足。刚伸了一个懒腰,猛的就打了一个激灵。

    “姑姑!”正在院子里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挖土的小虎子见到杜伊,欢快的扔下手中的树枝,迈着小短腿,朝杜伊奔跑而来。

    “嗳,小虎子今天乖不乖啊?”杜伊伸手拦住小家伙,紧接着又伸指点了点他的小鼻尖,语气柔和地问道。

    “嗯,我有乖乖的听娘和姑姑的话。姑姑给虎子讲故事好不好?”小虎子之前讲的一个姑姑必然是指桃花,他其实想在杜伊的面前邀功,表示自己有听丽娘和桃花的话,杜伊自然也听得明白。

    桃花刚好在丽娘的屋里绣花,听到杜伊的声音,这才放下手中的绣帕,走了出来。

    “伊伊,饭在锅里热着,你先去吃点。虎子听话,先让伊伊姑姑吃饭。”

    杜伊点点头,转身进了厨房。

    眼看天越来越冷,杜伊想到家里的银子着实不多,心里不免有些郁闷。现在过冬的东西都没有,家里根本就没什么钱,自己到底需要几年,才能为那个死去的原主报仇,顺便夺回属于她的一切。

    酒,卖不了多少银子。女子出去经商,又容易招人话柄。到时候要是落下一个什么悍女之类的话,就不太好了。

    看来肥皂和蜡烛是迫在眉睫了,只是这前期需要银子才行。家里仅有的几百文,要不还是先做蜡烛吧!杜伊忍不住叹息一声,就想着手准备做了。

    做蜡烛和肥皂的材料,其实也差不多。只是她又有些不确定这个时代到底有没有蜡烛。当初她刚来这里的时候,是白天,在那个杜府里,根本不知道有没有蜡烛这一种东西。来到这乡下地方,只有油灯了。

    若是有蜡烛的话,价格是多少?与她想要做的会不会冲突?看来做这些之前,她必须还得去镇上看一看,调查一下情况。

    如若是有蜡烛,价格如何售卖?那些蜡烛又是怎么做的?她知道有一种白蜡烛,还知道这古代的人聪明,会用芦苇之类的,点了蜜蜡来做蜡烛。

    “伊伊,你在想什么呢?叫了你老半天,也没看见你有反应。”桃花拍了拍杜伊的肩膀。

    杜伊惊了一下,这才晃过神来,随即摇摇头:“没事,怎么了?”

    “没什么,我看这会儿已经快午时了,咱们做饭吧,不知道爹娘什么时候回来。”桃花的心里有点不好受,嫂子接下来的时间,也只能在床上卧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好。

    “好!”

    这一天,杜伊都在想着怎么赚钱,拿着一根小树枝,在地上划来划去。而小虎子则是跟在她的身旁,好奇的瞧着。虽然他根本就不懂是什么,但依旧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自己也跟着在地上比划。

    “我们回来了!”刘氏远远地看到院子里的杜伊和小虎子,便扬声叫了起来。

    小虎子看到爹和爷爷奶奶回来了,瞬而扔下手中的树枝,迈着小短腿,拼命的朝前跑去。嘴里还嚷嚷:“爹,爹,爷爷,奶奶!”

    杜伊听到声音,迎上去,要接过刘氏身后的背篓之时,刘氏稍稍侧了下身子,避过了。

    “这个重,娘来背,你去给娘倒杯水吧!”刘氏不希望杜伊在自家吃苦,在她的眼里,小姐来这乡下之地,已经是受了委屈。

    虽然明面上是杜伊的干娘,但心底却一直敬重着杜伊。若是可以,她宁愿小姐不曾来过这里。每当看到那双原本该是细皮嫩肉的手,渐渐的变得粗了,她就心疼难惹。

    桃花也从丽娘的房间里出来了,看到那三个还没装满的背篓,有些疑惑。那山上的葡萄应该很多才是,昨天都装满了,怎么今天连这三个背篓都装不满。

    “今天上山的人可真多,估计是昨天在那祠堂里都听到了。这紫果能卖银子,所以今天家家户户都去了。一个个和抢劫似的,哎!”

    刘氏的心里不无感慨,昨天她虽然没有亲自去祠堂,但也听得很清楚。如今这个情况,必然是村里的人都眼红了。

    那山上的葡萄压根就不需要花钱,哪怕卖不了八文,有两三文也是一种收入不是?

    “娘,你说他们昨天都说什么山妖了,今儿怎么就不怕了?”桃花忍不住了,若是按照这样下去,村里的人都不怕了。回头另外一面山,到夏天的时候,那木盐树的事,岂不是要被发现?

    “村里人固然是怕啊,可是你想啊,全村的人都去了的话,那么多的人,还会怕山妖吗?估计是山妖看到我们,都自动给避开了。

    村里人谁什么想法,又岂会不知道?今天家里能摘这么多算是不错了。伊伊,这些够你用吗?若是不够,娘再想办法。”

    杜伊早就猜到了会这样,也没问。当听到刘氏的话,便也点点头。她压根就没指望这葡萄酒能卖出多少银子来,只不过是本着能赚一文是一文的心态。

    “够了,娘你也累了一天了,先歇会儿,我去做饭。”杜伊说完,拿了一窜葡萄解馋去了。

    是夜。

    酿葡萄之时,刘氏看到杜伊时不时地站起来捶捶手,捶捶腰,心里的心疼又加重了。看着杜伊的目光,晦涩不明。

    想了半晌,试探地问道:“伊伊,要不咱们回杜府?估计二老爷已经回来了,有二老爷在,定然不会让你受了委屈。”

    杜伊浑身一僵,随即笑笑:“娘,如果我那叔叔真的如你所说的那般疼我,我也不会是如今这样。可见他其实也没那么疼我的,不是?若是他真的疼我,我不会在杜府过那样的生活。”

    刘氏再次叹息一声,想想也对,便闭口不再谈这个话题。

    倒是杜伊想了想又道:“娘,我不是不回去。只是时机还未到,等到了,我定然要抢回来的。那本该是我爹娘留下来的。我不会便宜了任何人,更不会便宜了那杜凌氏。”

    “你也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见。只是我舍不得你在这,跟着吃苦。也不知道绿柳现在怎么样了,哎!”

    刘氏的话几乎是含在嘴里,可杜伊却听得一清二楚。她之前已经从刘氏的嘴里知道了这个绿柳,是个重情重义的好丫头。

    这话又在杜伊的心头敲上了一句,以后如论如何,也要找到那个丫头。

    “娘,我问你啊。以前我们府里,到了晚上用什么照明啊?”杜伊问得这话有些小心翼翼的,可后来一想,自己早就和刘氏说忘了过去的事情,那么现在问,也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照明之物分为三等,主子用的是蜜蜡烛,大丫头和管事之类的用的是松油灯,小丫头和小厮则是用普通的豆油灯。伊伊,你问这个做什么?”

    刘氏原先因为是杜伊的奶娘,杜伊又是杜府的唯一嫡女。因而在吃住等方面,也是极好。在杜府大老爷没过世之前,她俨然就是杜府的半个主子。

    “娘,我想着要是我能做出蜡烛来卖,那么咱们家就能够赚银子了,日子会好过一点。”

    “不可!”突然就见刘氏站了起来,厉声的否定。

    “娘?”杜伊一脸的莫名。。

    刘氏不说话,直到忙完了整个酿酒的过程后,拉着杜伊回到房里,这才缓缓地开口说道:“伊伊,我想你也这么大了。如今变得与过去不一样,也是该让你知道一些事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皇叔宠妃悠着点〕〔快穿白莲花系统升〕〔掌欲诸美〕〔沈七夜林初雪〕〔重生之肥婆大翻身〕〔娇妻太美花样宠〕〔温暖的时光〕〔莫锋颜月荷〕〔极品系统在线捉妖〕〔一胎两宝总裁爹地〕〔我觉得我长大了〕〔王爷,娘娘又有喜〕〔岁月缱绻已无你〕〔大帝要回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