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侣情侠传〕〔独步剑武〕〔九苍异能传之洗礼〕〔绝境长城上的王者〕〔万古虚无帝〕〔我不是帝二代〕〔主播成长之路〕〔老婆大人有点拽〕〔都市透视医圣〕〔蚀骨宠婚:早安,〕〔农门丑妇〕〔花掉1000000亿〕〔季总今天又向影后〕〔第十张脸〕〔大唐女仵作〕〔秦爷撒糖甜蜜蜜〕〔丁薇记事〕〔我家天使萌萌哒〕〔最强防御属性〕〔我夺舍了太阳神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侯女之王爷有谋 20
    族长和村长等人都从座位上站起,朝门口的方向迎去。

    “车大夫,那丽娘情况怎么样了?”大成深怕车大夫回答的是他不想听的答案,问得极其的小心翼翼。

    车大夫的药箱都没来得及放下,就被人团团围住了。杜伊想要知道怎么样了,可又不敢贸然的上前去挤。

    “那丽娘原本就身子骨好,若是挨打一下倒也没有什么。但关键就在那石头不算小,将她的脑门硬生生的砸出一个血窟窿来。她这一晕过去,偏生又查出她有了身孕。这不好办啊,今儿差点滑胎了。老夫忙了一个下午,才将孩子保住。这怀孕的妇人,不可随意乱用药。她的伤,虽然事先有止血药将血给止住了。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好,好了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都还不清楚。接下来的日子,也只能躺在床上保胎,直到孩子出生为止。但这中途,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出现什么事。哎,真是作孽啊!”

    在场的人听到这话,忍不住都倒吸一口气,更别说是杜伊和刘大柱两人了。刘大柱是独子,家里本身就人丁稀薄,家里日日盼望着多添一个人口。可现在又这样,当真是老天无眼。

    碧娘一听这话,也顾不上哭泣了。双眼一翻,直接晕阙过去。她可以想象,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了。

    大成手握成拳,恨不得将自家婆娘一巴掌扇死。可就算是她死了,也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

    “大柱叔,我们家对不起你!”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大成这样硬汉,愣是因为自家的婆娘,迫不得已,当着众人的面前,硬生生的跪在刘大柱的面前。

    刘大柱抹了一把泪,偏过头去,当做没看到。他老实归老实,可这涉及到自家的血脉问题,要说没有恨,那是不可能的。

    祠堂里的人不敢议论,可在门口外的妇人们却是议论开了。这时候的众人,一个个都化身成为正义的使者,纷纷讨伐碧娘和如娘的不是来。

    有说要将两人沉潭的,有说要将两人直接去伺候丽娘,直到丽娘好起来的。更有的幸灾乐祸,说要他们两家出银子,给丽娘去镇上找名医调养的。

    就在她们讨论该怎么处理两人的时候,山子托着手拎包袱的如娘前来祠堂了。

    如娘还没进入祠堂,就收到了众多不友善的目光。心里也知道,这回自己是跑不掉了。一到祠堂,便自动的跪在刘大柱的面前,连磕了三个头,嘴里嚷嚷着对不起。

    杜伊美眸一转,语气森冷:“对不起有用的话,要捕快做什么?”

    族长听杜伊的话,心里暗道不妙。章节更新最快这捕快都扯出来了,莫非不满意,要告到衙门去不成?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他们刘家村的名声也算是完了。

    山子娘心下恼恨,上前对着如娘就是一阵殴打。如娘的行为,让她之前的行为,成了众人的笑话。这无疑是当着众人的面,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

    不一会儿的功夫,如娘头发凌乱,就连衣衫都被撕得不成样。若不是有山子护着,估计这会儿如娘直接被打晕过去了。

    “娘,你这是做什么?这里是祠堂,哪里容得你胡闹。有什么事,族长和长老自会做主,你若是没什么事,就回家去吧。”

    平日里山子娘胡闹,山子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事后暗地里给人赔罪也就算是过去了。可今日这个情况,山子娘还这样,令原本就烦躁的山子,更加的不耐起来。

    “什么?你说我胡闹,我哪里胡闹了?你个不孝子,我这样,还不是为了我们这个家。呜呜……你个黑心肝,烂心肠的,居然说你娘我胡闹?娘都是为了你,可你却这般说娘,你这是生生要了娘的命啊!

    我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儿子儿子不孝顺,儿媳妇,儿媳妇不贤惠。这个家要散了,要散了。孩子爹,你带我去吧,我不想活了!呜呜呜……”

    山子娘对唯一的儿子很是疼宠,恨不得掏心挖肺。可如今山子却当着众人的面,说她胡闹。这会儿只觉得心里一抽一抽的疼,觉得儿子长大了,再也不要她这个娘了。

    刘家村的人都很奇怪,依照山子娘那彪悍的性格,加上腻宠儿子的行为,咋那山子就是个好的呢?按道理,应该是个被宠坏的才是,毕竟可是有他那个娘在做表率不是?

    可山子的性格也不知道是随了谁,老实憨厚的不行。为人也热诚,手脚也勤快。因而纵使有他那个娘,可村里的人,都没有丝毫的看不起他。当然,私底下还是会说他有那么一个不靠谱的娘,给找了一个不靠谱的媳妇的事。

    “娘,你就消停一下成吗?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可都是祖宗再看着,你也不怕祖宗会不高兴,怪罪咱们家?”

    山子冷着一张脸,沉着声音,面色极其不悦地看向又倒在地上打滚的娘,心里直叹息。

    眼前的这个是他的娘,不是外人。他只能捏这手,告诉自己,凡事要忍,不能冲动。

    山子娘听到这话,这小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向族长,目光怎么都不敢想看供奉的祖先牌位,心里极其的心虚。

    “好了,现在就说说,你们家准备怎么办?另外这如娘和碧娘怎么处理?今儿这事,怎么都要给大伙儿一个交代。”

    族长看到山子娘终于不闹了,板着一长脸,沉着声音问道。

    祠堂外面的人听到里面终于没了山子娘的声音,也知道她这是闹不下去了。各个忍不住在心里鄙视了下她。

    当听到族长的话,这才竖耳倾听。对于他们来说,今天这事不光是丽娘的事情,而是村里的大事。

    刘家村有这样两个恶毒的妇人在,以后恐怕不会消停。今天这事,就算不将这两人休了,也得给她们一个狠狠的教训才是。

    “大成家怎么做,我们家就怎么做。今天这事,确实是我们家如娘的不对,大柱叔,对不起。”

    山子先是看向族长,再转向刘大柱,弯着腰鞠了一躬。

    如娘看到当家的都弯了半身,这下吓得腿都软了。对着刘大柱“砰砰砰”的狂磕头。那额头霎时就破皮,血水流了出来。

    “大柱叔对不起,对不起,我是鬼迷心窍了才会拿石头砸人。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原本消停了山子娘,这会儿看着自家儿媳妇这样卑微,心里又不乐意了。这媳妇娶进门有一年半了,都还未生子,家里还指望着她传宗接代,这要是身体磕坏了咋整?

    因而当听到如娘说道鬼迷心窍的时候,低垂的眸光一转,计上心来。

    “我们家如娘平日里虽不说多好,但也不至于浑到这种地步。依我看,定然是被那山妖给迷住了。这事不赖我们家如娘,都是那山妖的错。”

    山子娘的话一说出来,祠堂里外议论纷纷起来。山妖给迷住了?

    原本还不知道到底要该怎么处理的刘大柱,听到这话愣住了。如果真的是山妖迷住的话,那丽娘的伤,难道还真的要找那山妖算账?怎么找?难道最后要他们自己认下这委屈?

    杜伊不明白什么山妖,听到周围的人议论声,也没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好悄悄拉着刘大柱问了。

    得出来的结论是:原来刘家村三面环山,山上东西多,不管是野兽还是其他的都很多。而很早以前,在家里没得吃没得喝,日子过得困难的时候,大家都会去山上找东西吃,也就是所谓的靠山吃山的意思。

    可在很久以前,祖辈就开始说,不能轻易的进山。那山上有山神和山妖,若是惹怒了山神,村子里的人都要遭殃,会发山洪。

    平日里没什么事,不能去山上打猎,也不能单独去山上。独自一个人的话,会被山妖迷住。山妖好客,将人迷住后,会将自己喜爱的吃食送给客人。

    而这所谓的吃食则是蚯蚓和青蛙,蚯蚓是山妖的面条,青蛙则是肉。山妖有客的话,一定是做面条放点肉给客人吃,也就是一堆的蚯蚓和青蛙。

    而被迷住的人,根本没有神智,整个人浑浑噩噩的。看到的也只是面条上放点肉,也会跟着吃着津津有味。

    山妖经常将人迷在野外,让人在她家里睡一夜。而刘家村以前就经常有人被山妖迷住,被迷住的以小孩居多一点。

    有的小孩晚上没回来,家人怎么都找不到。第二天一定会在庄稼地里或者水井旁找到,而小孩的身旁一会有好多的蚯蚓和青蛙。问小孩话,则是一问三不知,什么都记不得了。

    传说中的山妖,会一个长得像小孩的人。山妖的头上会带着一个红帽子,这个红帽子是隐身作用的。所以凡人是看不见他们的,除非他们摘掉帽子。

    听说山妖喜欢到处跑,家里若是不见了东西,任凭找得昏天暗地,都找不到的话,那一定是山妖藏起来的。这时候就要骂山妖的娘,因为山妖是个孝顺的,若是听到别人骂它娘,它为了娘,一定会将藏起来的东西放回去。

    因而村里的人东西一旦不见了,就会骂,山妖山妖,雷打火烧之类的话。等骂了几遍之后,再找东西,就一定能够找到。

    听说有的人会在家里从门口撒上草木灰,等过了一夜,若是在草木灰上发现小孩的脚印,那就是山妖的。可以顺着脚印,看看山妖都到了哪里。

    所以刘家村附近的几个村落,人们都很信这个,且很害怕。平日里很少进山,更别说是去打猎之类的。

    哪怕是要去砍柴,那也只是去山脚那砍些树木,而且一定会是白天去。太过偏僻的地方,一定没有人去的。

    今年因为紫果能够卖钱,所以这些妇人才成群结伴的去,这样就不怕会遇到什么山妖之类的。

    杜伊听了那么多,总结出来的结果就是这些。她心里直感叹,难怪说这村里这么多的人,会没有人发现那木盐树。也难怪那山上那么多的葡萄,会没有人想要去摘。合着都是那所谓的山妖,在人们的思想里作祟。

    想来她遇到木盐树,那是因为她不知道的因为,而桃花想的也是这个家,也没说那么多。至于她要去山上,二哥二嫂是为了她,所以才陪着她,也没说什么山神山妖的事情来吓她。

    随着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杜伊看着山子娘的眼角难掩的笑容,再看看如娘和碧娘松了一口气,当下眼睛一眯。

    “哼,你说是山妖就是山妖了吗?那我问一句,大白天的,那山妖怎么就敢出来了?还有,那山妖谁不迷,就偏生迷住了如娘和碧娘?当初可是那么多的人都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们两人是为了一窜大紫果而吵起来的话。一个抢了另外一个的,另外一个则是要她赔偿八文钱没错吧?还有,若是被山妖迷住的话,又怎么会知道要跑,会知道要回娘家?另外,我看那神智可是清楚的话,当时那对骂的话,可一点都不向被迷住的人。依我看来,那可是打红了眼的。今儿想推脱到山妖的身上,想以这种方式来推卸责任,让我们家暗吞苦果。告诉你们,没门!若是你们坚持是什么山妖迷住了,那成,我马上回去写状子。我倒是要看看,在进衙门,挨了板子之后,还会不会说实话了,哼!爹,咱们走,这就回去写状子告到衙门去。”

    杜伊说完,隔着衣袖拉着刘大柱,往祠堂外挤去。

    山子娘这下彻底的傻眼了,若是被告到衙门的话,那就不会像现在这般轻松了。先不说挨板子,这去衙门的,多少都要些银子打点。不往多了说,少了也要二三两的银子,那不是要她的命吗?

    族长也急了,这一状子递上去的话,那么刘家村的声誉就完了。︾樂︾文︾小︾说|这样的事情,他决不允许!

    “且慢!有话好好说,切莫冲动!”村长再族长还没开口的时候,就率先挤到杜伊的面前来,拦住了刘大柱。

    “我本是想着都是一个村的人,要好好商量的态度而来。可我的这番好心好意,别人不领情。既然如此,那么咱们衙门见不是?没道理我嫂子生死未卜的情况下,还要我们暗吞苦果。这不是欺人太甚,是什么?”

    “堂堂一个刘家村,人口众多。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为了撇清关系,扯出这样的谎言,也不觉得臊得慌。成了,既然你们没那么诚意,当真以为我们家要欺压的话,那咱们就衙门见不就得了。”。

    杜伊说完话,再次要往祠堂外挤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皇叔宠妃悠着点〕〔快穿白莲花系统升〕〔掌欲诸美〕〔沈七夜林初雪〕〔重生之肥婆大翻身〕〔娇妻太美花样宠〕〔温暖的时光〕〔莫锋颜月荷〕〔极品系统在线捉妖〕〔一胎两宝总裁爹地〕〔我觉得我长大了〕〔岁月缱绻已无你〕〔大帝要回家〕〔洪荒我有百万亿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