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马永宁〕〔陆欣晴〕〔林霄〕〔陈文泽〕〔薛彩萍〕〔墨轩〕〔俞团团〕〔盛飞鹄〕〔余香〕〔陈糟〕〔顾九秦峥〕〔乔丹〕〔杜兰特〕〔白小纯〕〔王宝乐〕〔王振〕〔洪志杰〕〔李玉泽〕〔神级狂婿〕〔逆袭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第二百零二章 丑闻(合一)
    “锦表姐!”李家姐妹追上顾锦璃。

    温凉扫了远远跑来的两人一眼,垂眸轻声道:“我先回锦华院等你。”

    顾锦璃点了点头,又不放心的嘱咐道:“若是饿了就唤如意给你准备点心,待我回来我们再一同去碧竹院用饭。”

    温凉眼底藏笑,轻轻颔首。

    被人惦念的感觉很是不错。

    李楚楚望了一眼温凉的背影,便很快收回了视线,笑着对顾锦璃道:“锦表姐,我们也正想去看看婉表妹,咱们一同去吧。”

    顾锦璃弯唇笑笑,却摇头拒绝了,“多谢两位表妹好意,可我难得回府一趟,想与三妹妹单独说说话,两位表妹不妨改日再去。”

    李楚楚怔了下,顾锦璃就已然走远了。

    李茹茹嘟起了嘴,不悦的抱怨道:“不就是嫁入王府了嘛,这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当谁愿意去看顾婉璃呢!”

    李楚楚的神色亦是不虞,现如今顾婉璃绯闻缠身,她们避之不及,不过是想趁机多与顾锦璃说两句话罢了,可没想到顾锦璃竟这般不给她们留脸面。

    “人家嫁得好,又得夫君看重,自然得意,现如今又岂是你我可比的。”

    李茹茹揉着帕子,抿嘴忿忿道:“他们正直新婚之际,温公子自然待她好,可待时间长了,未必就不会厌弃她,届时我倒要看如何得意!”

    李楚楚目送顾锦璃离开,又抬眸看了看温凉离开的方向,暗暗下定决心,日后定然不能比顾锦璃嫁的差。

    婉华院中,陈晴正扶着顾婉璃喝药,她头上缠着一圈纱布,脸色仍有些病态的白,显得越发的可怜无助。

    听到响动,顾婉璃抬起头来,黯淡的眸子瞬间明亮起来,“大姐姐!”

    顾锦璃忙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几步走到顾婉璃身边。

    “小点声,暂时还不能让人知道你恢复了记忆。”

    顾锦璃早在大婚当日便与温凉偷偷来顾府给顾婉璃诊治,而顾婉璃也只在刚醒的时候出现了短暂的失忆,没过一会儿便都想起来了。

    可顾锦璃却心上一计,一边让顾婉璃继续装作失忆的模样,一边并将消息放了出去。

    也正是因为如此,顾大老爷和顾大夫人都对顾锦璃心怀歉意。

    毕竟哪有新婚夫妇在大婚当日就回娘家的,好在温凉宽容,若是小两口因此吵嘴,他们就更是过意不去了。

    “大姐姐,那我要装到什么时候啊?”她不擅长演戏,总怕会露馅。

    “就快了。”顾锦璃幽幽挑起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有些冷有些凉,还有些顾婉璃看不懂的狠。

    她将纤长的手指搭在顾婉璃的腕间,柔声安抚道:“你只管养病,不要多想,有些人有些事,我们自会帮你处理。”

    顾婉璃手指颤了颤,眼中仍有挥之不散的惧色,显然心有余悸。

    见她如此,顾锦璃眼中的冷色愈重。

    她从来没有这般恼怒过,仅仅因为嫉妒,便可以随意去摧毁一个女孩的清白和人生,这是何其狠毒的心肠。

    还有赵楚这个混账,只让傅冽刺他一剑着实便宜他了。

    这笔账她一定要连本带利的与他们清算!

    见顾婉璃的精神状态仍有些恍惚,顾锦璃帮她掖了掖被角,又将她额前的碎发拂开,轻声道:“你最近不要乱想,也别急着下床走路,多躺着歇歇。

    那药你按时服用,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顾婉璃点了点头。

    顾锦璃正欲离开,手腕忽然被顾婉璃拉住,她咬了一下嘴唇,瓮声瓮气的开口问道:“大姐姐,这次又是六殿下救了我吧?”

    他们为了避免顾婉璃忧思,是以未将外面的事告诉她,可顾婉璃却隐隐记得,她在彻底昏迷前,似乎看见了傅冽。

    那种感觉很奇怪,她当时明明只隐约看见了一个轮廓,心里却骤然安稳下来。

    似乎她知道,只要他来了,他便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那是一种从心底生出的安全感。

    望着她明净的眸子,顾锦璃没有隐瞒,颔首应道:“是的。”

    顾婉璃颤了颤眼帘,眸色微动。

    又是他来救了她,她的人情好像越欠越多了……

    顾锦璃垂眸看她,觉得有些事还是以后再告诉她的好。

    傅冽的确救了她,可有些事却也因傅冽而起,解铃换需系铃人,傅冽尚有事情要处理干净。

    茶楼内。

    傅冽与董明珠相对落座,室内茶香袅袅,有着说不出的温馨淡雅。

    茶博士在屋内奉茶,董明珠则小心翼翼,含羞带怯的看着傅冽。

    傅冽眉目恣意张扬,身上有着贵公子方有的傲气,可他这种傲是存在骨子里的,不但不让人生厌,反是更平添了几分魅力。

    董明珠抬手扶了扶头上的步摇,心口犹如小鹿乱撞。

    茶博士煮好了茶便识相的退了出去,屋内只剩下两人,茶香旖旎,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略显暧昧。

    董明珠伸出嫩白的小手,为傅冽斟了一杯茶,小心翼翼的呈到傅冽面前,“六殿下,喝茶。”

    她含羞带怯的抬起眼眸,对上的却是一双冷若寒潭的眸子。

    那双眼极冷极冽,翻涌着卷起层层杀意,让她心中一凛,遍体生寒。

    她正欲收回手,他却接过了她手中的杯盏,敛眸饮茶,刚才的一切仿若都是她的错觉。

    她心中略有不安,正想倒杯茶来压压惊,谁知傅冽却先行她一步,拿起茶壶为她斟了一杯茶。

    “六殿下,你……”董明珠受宠若惊,脸颊染红,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傅冽没有多说什么,只淡淡道:“礼尚往来。”

    董明珠怔了一下,总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有些奇怪,可一时却又说不出哪里怪来,便接过茶盏,默默喝了起来。

    两人只默默喝茶,室内静的有些尴尬。

    董明珠放下杯盏,正想找个话题活跃气氛,谁知傅冽竟也落下了杯盏,先行开了口。

    “最近京中谣言你可曾听闻了?”

    董明珠眸光闪了闪,轻轻点了一下头,娇声道:“略有耳闻。

    可臣女觉得那些不过是无稽之谈,臣女……相信殿下。”

    董明珠语落,悄悄抬眸望了傅冽一眼,眸若秋水般楚楚含情。

    傅冽面上却仍旧没有什么表情,他垂眸把玩着手中的杯盏,幽幽道:“傅决想趁机打压我三哥,他紧咬此事不放,意欲谋夺我三哥手中的金矿。”

    董明珠听着有些心惊,又有些欣喜,傅冽竟与他说这种事,那是不是说明他已然将她视为身边人了?

    董明珠心中百转千回,思虑太多,一时没有说话。

    傅冽看了她一眼,深色的瞳仁中卷起寒霜,“傅决将我们逼迫至此,你说我可该善罢甘休?”

    董明珠思忖了片刻,斟酌着道:“具体的事情臣女不大清楚,可臣女觉得,此事还是息事宁人的好。”

    “哦?”傅冽尾音一挑,“你也觉得我该息事宁人?”

    董明珠正色颔首,认真回道:“听闻赵楚也受了伤,想必也受到了教训,以后定然不敢再惹殿下生气了。

    此事闹大了于殿下和三殿下都不好,还是尽快将事情压下的好。”

    傅冽嘴角扬了扬,笑中有着说不出的阴凉,“你这般作想,当真是为了我考虑?亦或是为了你自己?”

    “殿下这是何意?”董明珠不解,歪头问道。

    “呵!”傅冽冷笑一声,笑意却不及眼底,“董明珠,你还真是天生的戏子!”

    傅冽眼中的狠戾让董明珠心生了惧意和不安,她紧握着双手,掌心渗出冷汗,面上强自保持镇定。

    “我……我不明白六殿下是什么意思,我要先回府了。”

    董明珠起身要走,傅冽长手一伸,将她拦住,“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听完了再走也不迟。”

    董明珠向后退了两步,眼中没有了爱慕,尽是惊恐。

    傅冽长腿一迈,居高临下的逼近董明珠,纤长的身姿在她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董明珠,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对吗?”

    董明珠瞳孔猛缩,一边摇头一边后退,直至身子贴在墙上,避无可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要回府,你让我走!”

    “不知道?”傅冽冷笑不止,“难道不是你与赵楚谋划,趁着顾府喜宴绑走了顾婉璃,想要以此败坏她的名声吗?”

    “我没有!我没做过!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董明珠矢口否认,只她语气急促,听起来反似有几分心虚。

    傅冽厌恶的退开了身子,似乎只要靠近她就觉得恶心,他没再多说什么,只冷冷淡淡的道:“忘了告诉你了,顾婉璃没有失忆,她什么都想起来了。

    包括谁与赵楚合谋,包括……是谁用花瓶砸伤了她!”

    起初他当真不知这里有董明珠的事情,待温凉派人传话给他,他才知道,原来他才是此事始末的罪魁祸首。

    是他对她的感情害她遇险,他原以为他是能够保护她的人,却没想到反是他害了她。

    一想到她与赵楚那般的畜生共处一室,一想到她被人伤的满身是血,心痛和悔恨将他折磨的痛不欲生。

    若是她有个意外,他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

    傅冽的语气越来越冰,杀意如同阴云笼罩在她头顶,让她无处可避。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傅冽,眼中飞速掠过种种情绪。

    头上的宝石步摇熠熠生辉,散发着刺眼的冷芒。

    顾婉璃没有失忆,傅冽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这一切……

    “你们合起来算计我!”董明珠心中惊怒。

    顾婉璃失忆的消息是故意传给她的,为的就是想让她麻痹大意,让她误以为不会有人知道她做过的事。

    她眼中惧意愈浓,声音都带着颤意,“你……你让我来这到底想做什么?”

    傅冽冷冷看着她,眼中寒芒翻涌,一字一顿道:“我说过,礼尚往来。

    你对她做的事,我要你加倍还回来!”

    董明珠只觉得有股寒意从她的脚底蔓延升起,她不敢去看傅冽那双冷冽的眼,更不敢去想他将要对自己做的事。

    她现在只想逃离这里,只要逃离傅冽。

    她一把推开傅冽,拔腿便朝着门口逃去。

    傅冽竟让开了身子,没有去追她,任由她跑到门口,然后重重摔倒在地。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董明珠只觉得身体软绵,使不出一点力气来。

    傅冽面无表情的走到董明珠身边,冷冷俯视着她,如同俯视蝼蚁。

    “我说过,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你对她做过的事,我都要你还回来!”

    ……

    京中各酒楼茶馆最近皆处于爆满的状态,这里人流量大,总能无意间得知许多新鲜劲爆的消息。

    至于普通百姓则都揣着瓜子围坐在茶馆酒楼附近,时刻准备接收不大新鲜的二手瓜。

    而今日更因为傅冽和董明珠的到来,雅清茶楼一下子爆满满,客人甚至不介意拼桌,一个个皆竖着耳朵,时刻等着关注着楼上的情况。

    所为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竟还真让这些人等到了动静。

    起初众人都等的没了兴致,直到楼上传来一声女子的惊呼声,众人秉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心态,立刻冲上了二楼。

    二楼上,只见茶馆小二跌坐在地上,一脸呆滞的指着一间雅间,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可把众人急坏了。

    有个胆子大的一撸袖子,正义凛然道:“我进去帮忙,看看里面出什么事了!”

    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呼啦一声都也都跟了上去。

    众人一窝蜂的冲进了屋内,入眼便是地上凌乱丢弃的衣裳。

    有男子的外裳,还有女子的罗裙,实在让人想入非非。

    众人立刻顿住,脑中不由浮现出傅冽与董明珠两人的身影。

    难道是两人一时情难自拔,在婚前乱来了?

    要说这六殿下还真是不让人省心,与永宁侯府世子一事尚未处理好,现如今又做出这种立身不正的事情,怕是明日会被御史弹劾批死啊。

    “怎么回事!”一声沉冷的声音自众人身后传来。

    众人回身一望,瞬间惊住!

    “六殿下,您怎么在这?”有人脱口而出。

    傅冽皱了皱眉,神色阴沉不悦,“不然本王该在何处?”

    众人看了看傅冽,又向屋内看了看。

    既然六殿下不在里面,那里面的人是谁?

    今日除了董府小姐,还有别的女子来吗?

    众人心中虽好奇,但碍于傅冽在场,也没人再敢上前查看。

    傅冽见他们神色怪异,冷着脸推开众人,大步迈了进去。

    众人不敢跟进去,但他们清晰的看到傅冽顿住的脚步,咬牙切齿的声音更是令人头皮发麻,“赵楚,又是你!”

    “赵楚,又是你!”

    傅冽这短短一句话透出的信息含量不少。

    第一,众人都知道了屋内的主角是谁,再者那个“又”字当真是惹人遐想。

    让人不由便去琢磨,这个“又”字是从何而来。

    难道在这之前还发生过什么?

    “赵楚!看来本王当初就不该留你狗命,你竟敢欺我至此!”傅冽被气得不轻,众人都能听到他捏拳发出的“咔嚓”声响。

    傅冽大步走到床榻前,将里面的人一把扯了出来,重重摔在地上。

    众人定睛去看,躺在地上不停哼唧的正是永宁侯府的赵世子。

    只不过他太过狼狈了些,腰间还缠着厚厚的纱布,隐有血迹渗出,可想当时应伤的颇重。

    众人啧啧出声,身子骨都这样了还能乱扯,也不怕伤到了根本。

    傅冽撕扯赵楚的时候,不慎将床幔也扯了下来,床上女子的娇躯瞬间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众人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少女雪肌玉肤,长发垂散,她似是晕厥了过去,趴在床上一动未动,露出了纤细的玉背。

    屋内众人都看呆了,此时也顾不上傅冽在此,眼神都仿若被钉子钉在了她身上一般。

    赵楚迷迷糊糊的,神智看起来似有不清,

    他指着傅冽,声音虚弱,“你……你……”

    傅冽抬腿便是一脚,这一脚正踢在赵楚的伤口处。

    屋内顿时传来赵楚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他的身子哆嗦着抽成一团,额上迅速冒了一层冷寒,哼唧了一会儿便晕死了过去。

    “你们这对奸夫**,竟敢跑到我眼皮子下幽会,你们当我是死人不成!”

    傅冽脸色阴沉的可怕,他四下巡视了一圈,实在没找到兵器,索性直接从地上操起小几便要朝赵楚的脑袋上砸去。

    闻风赶来的傅凝正好看到这一幕,吓得连忙跑过去,一把抱住了他,“六皇兄,冷静啊!”

    “你告诉我怎么冷静!赵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现如今更是和董明珠那个贱人……”

    傅冽难以启齿,唯有一双眸子溢满了血色,在场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的愤怒。

    傅凝其实是有些懵的,他只是听人说傅冽在雅清茶楼闹事,让他来拉劝。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与赵楚董明珠有关。

    傅冽不是不喜欢董明珠吗,还有赵楚,不是在家养伤吗,他们怎么能扯到一处去?

    傅凝心中虽堆满了疑惑,但还是紧紧抱着傅冽,劝道:“六皇兄,你是什么身份,犯得上与这种小人置气吗?

    你有什么委屈苦楚,我们去找父皇,让父皇为你做主!”

    傅冽一把甩开傅凝,双眼红的仿若染了血,“这种事你让我如何说?我本以为警告过他一次,他能收敛,没想到,没想到……”

    从齿缝中挤出的声音带着阴森的冷意,他抬腿又踹了赵楚一脚,狠狠道:“奸夫**,天生一对,本王成全你们!”

    傅冽说完大步从赵楚身上迈开,头也不会的拂袖离开,只留下一屋子面面相觑的众人。

    有些乱……需要好好理理。

    傅冽走出茶楼,径自踏入了马车。

    他面色瞬间变得沉冷无波,唯有眸中血色尚存。

    一看见赵楚他就忍不住想弄死他。

    傅凝也追上了马车,他满心疑惑,一时反是不知从何发问,直到两人回了烈郡王府,在书房里看到了正在悠哉喝茶的秦俢。

    “你……你是不是温凉的那个好友?”傅凝曾在平阳王府见过此人,但并不认识。

    秦俢含笑点头,笑意风流不改,“在下秦俢。”

    秦俢抬眸扫了傅冽一眼,嘴角噙笑,慢悠悠的道:“六殿下之事可成?”

    傅冽撩袍落座,冷眼看着秦俢,“雅清茶楼是你开的?”

    秦俢抿唇浅笑,不置可否。

    能将人无声无息送进茶楼,普通人可做不到。

    可最让傅冽惊讶的还是秦俢竟真的把赵楚从永宁侯府弄了出来。

    他们在商议这个计划时,最难的便是这一步,没想到他竟真的做到了。

    傅冽眼中满是警惕,这个人到底是身份,竟有如此能耐。

    傅凝听得更是满头浆糊,“等会儿,你们先别聊了,你们谁能先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那赵楚和董明珠究竟是怎么回事?”

    傅冽的眸色深了深,仰头将杯中的茶一口饮尽。

    他其实根本就不在乎被父皇责罚,就算当了庶人也所谓。

    可他受不了大街小巷上都在议论她,还将她形容成水性杨花的狐狸精。

    她明明是受害者,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凭什么要受他们指责!

    他本想杀了赵楚为她讨公道,却未曾想秦俢来找他,还带来了他尚且不知的真相。

    原来幕后黑手竟还有一个董明珠!

    她与董明珠从无交集,董明珠这般恨她,怕是发现了他对她的感情。

    杀一个董明珠容易,可想要还顾婉璃清白却很难,众口铄金,白的也能被他们说成黑的。

    想让众人相信这件事与她无关,最好的办法便是让他们亲眼看到另一个“事实”。

    董明珠想让赵楚玷污她的清白,他便以牙还牙,将这一切都让董明珠来承受!

    傅凝听闻之后,怔愣了许久,才难以置信的道:“所以你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安排了这样一出戏?

    傅冽,你疯了不成?

    你这样虽惩罚了赵楚和董明珠,可你的脸面也丢尽了啊!”

    堂堂郡王,公然被未婚妻给绿了,傅冽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柄。

    “重要吗?”傅冽面无表情,全然不放在心上。

    所为名声不过是别人如何看他罢了,他岂是为了别人而活的人。

    他垂下眼睫,掩住眸中的一丝温柔。

    只要她平安无事,让他如何他都愿意。

    “疯了,真是疯了……”傅凝喃喃自语,看着傅冽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般。

    他喜爱美人,对所有好看的女子都有怜香惜玉之心,可若说让他为哪个女子做到这般地步,他是不肯的。

    傅冽眼中向来只有热闹,不入美色,没想到他一遭跌入情网,便陷得这般深。

    傅凝扶额,看上去比傅冽这个当事人还要苦恼,“傅冽,你真不愧是闯祸小天才,这次京中怕是又要乱了。”

    “乱就乱,本来就是一潭浑水,还差这点事不成!”傅冽浑不在意。

    傅凝翻他一眼,拧眉想了想,正色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傅冽挑眉,示意他问。

    傅凝面色纠结,问出这个困惑他许久的问题,“赵楚不是不行了吗,今天他还能……那个?”

    傅冽:“……”

    合着他纠结半晌,一直就想这个事?

    秦俢轻笑一声,替傅冽答道:“不巧我正认识一个神医,赵楚伤的虽重,也有办法让他一展雄风。”

    秦俢说完,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要么怎么说世上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得罪了女人可真是可怕。

    他到现在还记得当顾锦璃拿出药时,温凉的那个脸色呀,啧啧啧……

    傅凝眸色微亮,赵楚一个废人都能成,那若是正常人服用岂不……

    秦俢瞥了他一眼,看透了他的心思,漫不经心的道:“不过赵楚这辈子也就只有这一次机会了,以后这个人就彻底废了,不是阉人,也宛如阉人了。”

    傅凝打了一个寒颤。

    这也太毒了,还是细水长流的好,不敢想,不敢想了。

    傅凝虽猜到此事必定会在京中引起喧哗,却也没想到外面竟会乱成一窝粥。

    永宁侯府在发现赵楚不见后立刻派人满城寻找,赵楚伤的颇重,按理说不可能拖着病体闲晃,他突然失踪委实奇怪,永宁侯府夫妇十分担忧。

    府中小厮沿街去寻,结果从街上的闲言碎语中听到了“永宁侯世子”几个字,一问才知赵楚竟在雅清茶楼出事了!

    永宁侯府的小厮忙将赵楚抬回侯府,又赶紧请了大夫。

    赵楚腹部的伤口虽然崩裂,但并无大碍,可他受伤动情,伤及根本,再也不可能恢复了,以后宛若废人。

    永宁侯夫人哀嚎一声,昏厥了过去,侯府上下一时闹得人仰马翻。

    可要说最可怜的还要数董明珠了,因她今日与傅冽出门,是以就连一个婢女都没带。

    此时董府无人来寻,也没有人去董府通报,董明珠就那般趴在床上,被人围观指点。

    最后还是雅清茶楼的掌柜于心不忍,派人去董府传信,董府才来人将她匆匆接走。

    董夫人只晓得董明珠出了事,但尚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不安的等着府中下人将董明珠接回府中。

    待听闻下人回禀,再看到董明珠那狼狈的模样,董夫人只觉脑中轰鸣一声,脚步瞬间变得虚弱踉跄,满脸灰白。

    董老爷本在与同僚把酒言欢,酒楼中议论纷纷,他细细一听才知外面传的竟是董明珠与赵楚厮混之事。

    面对同僚怪异的目光,董老爷血气上涌羞惭难当,气急败坏的赶回了董府,一脚踹开房门,大声嚷嚷道:“那个不要脸面的逆女呢!让她给我滚出来!”

    董夫人正守在床边,忙道:“明珠还昏着,你小点声,别打扰她休息。”

    “她还有脸睡!你可知道外面在如何议论我们董府!

    现在众人都在说这个不要脸的逆女与赵楚早就厮混在了一起,却又慕于六殿下的身份,在两人之间摇摆不定。

    六殿下之前与赵楚争执也都是因为她,六殿下刺了赵楚一剑,将此事隐忍瞒下,可这个逆女竟是还敢与赵楚胡来,更是被人在茶楼撞破了丑事。

    现如今全京城都知道我董府出了个水性杨花的败类,你让我和与父亲日后还如何在官场立足!”

    “不会的,明珠才不会那么做!”董夫人相信自己的女儿,摇头辩解道:“明珠品性高洁,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她一定是被人陷害的。”

    “就算是被陷害的又如何?现如今整个京城都议论此事,在众人心中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yin娃荡妇,就因为她,我们董府一辈子都别想洗去恶名!”

    夫妇两人正争执着,忽听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传来。

    董明珠早在董老爷踹门而入时就醒了,只她的思绪当时还有些混乱,可董老爷的那些话却仿若锥子般一下一下刺进她的心里。

    她想起了傅冽对她说的那些话,想起了朦胧中赵楚对她做的事,还有茶楼小二正撞见他们两人的一幕幕……

    董明珠捂着耳朵,拼命的摇着头,她双眼迸出癫狂凶狠的光,狠狠道:“是傅冽!傅冽害我!”

    董老爷和董夫人面面相觑,董夫人忙问道:“明珠,你别急,你有什么委屈慢慢说,娘一定给你做主。”

    董明珠扑进董夫人怀中嚎啕大哭,满腹委屈,“娘,是傅冽害我!他不想娶我,就想出这种阴狠的办法来毁了我!

    娘,女儿是无辜的,女儿与赵楚从无来往啊!”

    董明珠哭的声泪俱下,董夫人气得浑身发颤,咬牙唾骂道:“好他个傅冽,他这是当我董府无人,可任由他欺凌吗?

    这婚事是丽妃主动提出的,他既不愿意,又何必用这种方式来折辱我们,此事绝对不能善了!”

    董老爷也从震怒中回过神来,虽说董明珠的名声彻底毁了,可若此事另有隐情,他们至少能落个被害人的角色,被人同情总比被人唾骂来的好。

    “真是岂有此理!我这便进宫找陛下理论!”

    董老爷怒气冲冲大步而行,刚出院子,便有小厮来报,说是宋府二公子求见。

    “宋府二公子?”

    自宋府寿宴后,宋连的名声便隐隐传了出来,众人都知道宋府二公子文武双全,不仅会查案,箭术更是能与温凉沈染相比。

    董老爷虽急着进宫,但碍于宋府还是派人将宋连请了起来。

    “宋二公子来敝府所为何事啊?”董老爷现在有些杯弓蛇影,谁多看他两眼,他都觉得对方是在嘲笑他。

    可好在宋连的目光似晕染了烟雾,神情淡然无波,让人看不出他分毫的情绪。

    董老爷沉了口气,稍稍自在了些。

    宋连似是不知外面纷乱的谣言,只一脸公事公办的神情。

    “前日刑部在京中金阳巷中发现了一具女尸,竟查证,此女张王氏,年三十一岁,家住……”

    董老爷一怔,越听越愣,开口打断道:“宋二公子,敝府无人在刑部任职,更无人擅长破案,宋二公子怕是来错了府上。

    敝府尚有要事,今日便不多留二公子了。”

    董老爷起身,表明了送客之意。

    宋连也站起身,却并未请辞,而是继续道:“张王氏乃是被京中两个赌徒所杀,两个赌徒见财起意,争执中不慎杀了张王氏。”

    董老爷脸色沉了下来,宋府虽是名门,可他们董府却也不差,他都明确表明送客之意,这宋连还不肯罢休,实在是无礼。

    他正欲开口斥责,却忽听宋连继而道:“可后来经我们审讯得知,那两个赌徒并非错手,而是有人买凶。”

    听到这里,董老爷眉头皱了皱,心里蓦地不安起来。

    他们与宋府无甚联系,宋连总不会无故跑来对他讲一桩凶杀案,难道这个妇人之死与他们府上有什么关系不成?

    宋连仍旧不徐不疾,声若清流般缓缓道来,“张王氏只是一介普通妇人,与身边亲友并未结仇。

    一番排查下来,张王氏死前最后被人得见乃是在贵府门前,而据那两个赌徒交代,收买他们杀人的正是一个丫鬟模样的少女。”

    话说到此处,董老爷心中微沉,只面上仍维持的镇定,“宋二公子说这些,莫不是想说此案与敝府有关?”

    宋连迎视着他的目光,坦然点了点头。

    董老爷嗤笑一声,摇头道:“宋二公子,你查案如此细致敬业着实令人佩服。

    可仅仅只凭几句道听途说,便怀疑我府,怕是有些不妥。

    我父亲乃是内阁阁老,最重名声,二公子此番若是败坏了敝府声誉,只怕我父亲会去与宋老尚书讨个说法。”

    如今董府已经够乱的了,可不能再被牵扯进什么乱七八糟的案子里去。

    宋连只静静的看着他,面上无怒无惧,淡的像一副水墨画,无甚边界。

    “张王氏死前还曾在青桐街一家民宅附近出现,而那民宅正是永宁侯府所有。”

    董老爷的心忽然颤悠了一下,脑中的有些凌乱的碎片穿插在一起,连成了一条不大明朗的线。

    这两日发生的事有许多地方其实都解释不通,可这个张王氏的出现,仿若一把钥匙,打开了一扇装满了秘密的门。

    只门后的真相让他不敢踏足。

    见他变了脸色,宋连又慢悠悠的给了他最后一记重击,“张王氏有个交好的姐妹,就在贵府做厨娘。

    因听贵府二小姐想找个聪明机灵的人在府外跑腿,遂推荐了张王氏。

    张王氏身死,她特去张家探望,现人正在刑部。”

    董老爷已经彻底坐了下来,目光有些怔然。

    “董大人该知,若是刑部查案,没有在下一人前来的道理。

    事情真相如何,董大人稍加询问便能知晓,至于如何抉择,全凭贵府所决。”

    语落,宋连拱手行了一礼,告辞离开。

    屋内,董夫人母女两人正抱头痛哭,董明珠心里满是恨意。

    她一颗真心对待傅冽,可傅冽竟然为了顾婉璃将她推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这一切本该由顾婉璃来承受才对,凭什么让她受此无妄之灾。

    “娘,女儿该怎么办?女儿无脸见人了,还不如死了算了!”她堂堂董府小姐,竟然被赵楚占了身子,她日后该如何是好。

    董夫人心痛如绞,怜惜的将她搂在怀中,“明珠,娘不许你说这些话!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是娘的女儿,有爹娘为你撑腰,有董府护着你,无人敢欺你。

    娘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就算他是郡王,娘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娘!”

    董明珠扑在董夫人怀里痛声呜咽,傅冽对她如此绝情,她也绝不会让傅冽好过。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母女两人向外张望,正看见董老爷一脸寒色的立在门外。

    董夫人擦了擦脸上的泪,诧异问道:“老爷可进宫了?怎么这般快就回来了?”

    董老爷没说话,只沉着脸走到床边,冷冷的俯视着董明珠。

    董明珠被她望的心生怯意,咽了咽口水,喃喃唤了一声,“父亲。”

    “啪”的一声脆响,董老爷抬手狠狠打了董明珠一巴掌。

    “你干什么!”董夫人一把推开董老爷,将董明珠紧紧环在怀里。

    “明珠受了这么大委屈,你不想着为女儿讨公道,居然还掌掴女儿!

    你怎么这么狠心啊,明珠还是不是你女儿,你非要逼死我们娘两才肯善罢甘休吗?”

    “呵呵。”董老爷冷笑起来,咬牙启齿,一字一顿道:“我倒希望从来没有生过如此歹毒的孽障!”

    董夫人不明所以,“老爷,你在说什么啊,我们明珠才是受害者啊!”

    “她?”董老爷从鼻中发出嘲讽的笑声,他抬了抬手,立刻有两个婆子将她的贴身婢女拖了进来。

    董明珠瞳孔一缩,董老爷见她如此神情,心中更寒。

    他们董府乃书香门第,怎会有如此恶毒之人。

    董夫人还一头雾水,待小婢女一边哭着一边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道来,董夫人的十根手指瞬间变得冰冷僵硬。

    她松开了揽着董明珠的怀抱,站起身后退了一步,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董夫人眼中的错愕和惊惧刺痛了董明珠,她一把抓住董夫人的手,眼泪簌簌而落,“娘,你听我解释,我只是一时糊涂,我不是有意的。

    丽妃娘娘明明选了我做郡王妃,可傅冽却和顾婉璃纠缠在一起,我只是气不过,我也是无可奈何啊……”

    ------题外话------

    小冽冽真是好样的,给个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叶辰萧初然最新章〕〔我靠美食直播火遍〕〔容昧苏显〕〔我成了娱乐圈团宠〕〔前夫晚上来南诺顾〕〔全职散人高手〕〔掌欲诸美〕〔穿成五零男主的心〕〔魔法大陆上我并不〕〔乌羑市灵异事件簿〕〔塔防世界〕〔龙珠之最终守护〕〔宿主〕〔火影之最强嘴遁〕〔小江湖之三人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