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之人族崛起〕〔权臣的小冤家只想〕〔征途从三国开始〕〔扮演诸天神话〕〔大道匠心〕〔朝辞夕〕〔极品神医闯都市〕〔漫威之动漫抽取〕〔网游之死到无敌〕〔少夫人今天又败家〕〔穿成偏执大佬的心〕〔魔帝,丹尊她又作〕〔大唐:神级熊孩子〕〔我能看到气运线〕〔末世:每周一个神〕〔我的万能火种〕〔大数据修仙〕〔我有一群地球玩家〕〔他从地狱里来〕〔元尊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左道江湖 8.所谓仙缘
    青青坐在瘸腿椅子上,在她脚下,用竹枝划出了两个古怪的字符。

    在她对面,山鬼盘坐在地上,他还带着鬼面,这玩意制作精巧,完全不会影响山鬼说话喝水,甚至连吃东西都不会被影响到。

    青青用竹棍指着那两个字符,她拉长了声音,对山鬼大哥说:

    “个翁?”

    “个翁...”

    杀人不见血的山中厉鬼,这会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他在脑海里拼了半天音节,才抬起头,看着青青,有些忐忑的说:

    “公?”

    “对,公!公孙愚的公!”

    青青很高兴,她挥起竹棍,在地面上写下公孙愚三个字,指着第一个字,对山鬼大哥说:

    “这是你的名字的第一个字,一定要记好了,它是这样写的,一撇一捺,一个勾,记住了吗?”

    山鬼盯着地面上的字。

    片刻后,他点了点头。

    “那你来写。”

    青青将竹棍递给山鬼,公孙愚握剑时永远不会颤抖的手,这一刻微微抖动了两下。

    他就像是初学剑时,有些笨拙,但还是认认真真的写。

    “一撇一捺,一个勾...”

    山鬼写完了。

    那字,怎么说呢,也就比狗爬好一点。

    他看着青青在地面上写出的字非常好看,又看了看自己写的,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这让青青笑得开心。

    但她没忘记自己的职责,她用脚抹平地上的字符,又开始对山鬼大哥描述公孙愚这三个字的完整写法。

    这个名字也很有意思。

    三个字分别从简到难。

    尤其是那个“愚”字,复杂程度,在山鬼眼里简直就像是鬼画符一样。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早死的父母,要给自己起这么一个难写的名字。

    沈秋偷偷躲在自己房间里,从门缝向外看。

    青青和山鬼的交流很顺利嘛,也确实得给那丫头找点事做,免得她胡思乱想。

    这几天总用失忆的“失魂病”来搪塞,丫头已经有点起疑了。

    他真的没办法向古人解释穿越这回事。

    还是更神秘玄幻的魂穿。

    一旦青青认为他是厉鬼附体,那两人之间如今良好的师兄妹关系,可就毁于一旦了。

    “那丫头片子也真是聪明。”

    沈秋回到桌子边,继续用碳木条为山鬼的“宝藏”写拼音,尽管山鬼给他提供了笔墨。

    但他用不惯毛笔。

    他教青青拼音语调声节,那丫头只用了3天就完全学会了,这也是因为青青本身就认字,学起来自然快。

    但山鬼毫无基础,这已经过去2天了,他也只是粗略记住了26个字母的读音,和拼音的发音方式。

    按照这个进度,山鬼要认识200个字,一个月的时间根本不够。

    不过拼音的好处就在于,只要山鬼入门了,剩下的学习他完全可以自己完成。

    只需要沈秋把山鬼手头的所有书,所有字都标上正确的拼音和音节就行。

    这个方法并不完美。

    很可能到最后,山鬼认得字确实多了,但只知道读音和写法,却不知道意思。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以后只能等到出山之后,找些儿童开蒙的读物,再给山鬼公孙愚寄回来。

    “这一步,基本完成了。”

    沈秋很快标完了一本书,又拿起另一本书。

    他自言自语的说:

    “攻略山鬼进度...10%?呃,看他现在兴致勃勃的样子,也许到30%了?不过想让他护送我和青青回苏州,这最少也得好感度到80%以上吧?”

    “唉,三次元太难了,还是二次元好啊。”

    沈秋感叹了一句。

    他也觉得山鬼这人颇为有趣。

    明明自己很感兴趣,却又非要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他虽然从未摘下面具,但按照沈秋的猜测,山鬼应该也是个年轻人。

    应该不会超过25岁。

    而且成年独自生活在山中,不与人交流,让他显得有些单纯。

    但就是这单纯之人,杀起北朝人来,却如地狱厉鬼一样凶狠,这着实让人忍不住去猜测,公孙愚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

    “不过最少不会被赶走了。”

    沈秋长出了一口气,他拎着斧头出门,没有打扰青青和山鬼的学习,走到房屋之后的山坡上,距离两人有十几丈之外。

    他活动着筋骨,准备再练习路不羁留下的斧法。

    这几夜里,查宝那冤魂还是不打算放过他,每一夜,沈秋都要和那凶狠的师叔做过十几场。

    这种高频率的战斗,就好像是查宝真的是位关爱后辈的好师叔,言传身教,尽心尽力在指点沈秋的武功。

    在死亡的压力下,沈秋进步很快,甚至隐隐摸到了这套斧法的一些隐藏的用力技巧。

    但想要获胜,还是毫无希望。

    查宝遭遇山鬼,虽然死的糊涂,但他毕竟是江湖有名的高手。

    按照青青的说法,那个由神秘势力隐楼制作的江湖榜,只记108位高手。

    天榜12,地榜24,人榜72。

    虽然青青也觉得,肯定有很多地处偏远,或者不争名利的高手不愿入榜,就比如朝廷中人,或者隐修门派,以及眼前的太行山鬼。

    能如此轻易的重伤查宝,公孙愚的实力已经很难揣摩了,地榜也许差一点,但人榜前列肯定有了。

    而江湖中人人数有多少呢?

    整个南朝就有近千万人,哪怕10000个人里,只出一个江湖人物,那也有近千人。

    更别说还有体量相当的北朝,据说在草原上还有些游牧部落呢,在这么多人里,选出108个高手,哪怕查宝排名只是人榜65,堪称最末流。

    但他武功的含金量也已经不用多说了。

    如果这是个rpg武侠游戏,那么风雷指查宝,就是沈秋遇到的第一个boss。

    甚至都不是小boss,而是那种凶狠的关底boss。

    被虐了这么多天,沈秋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和查宝之间的实力差距。

    现在的他,就算手持神兵利器,也根本不可能是查宝的对手。

    他不但需要练习,还需要真正的体验战斗,养出武林中人那股横行天地的跋扈气。

    身上没有股血杀气,根本用不好路不羁留下的这黑风斧十八式。

    总不能直接跑去,求山鬼教他剑法吧?

    这可是江湖中最犯忌讳的事。

    没准还会激怒心中有秘密的山鬼,把他和青青赶出去。

    “这样不行!”

    沈秋耍完了一套斧法,平日里都没什么感觉,但今天越是演练,心中的烦躁就越是多。

    他已经对这斧法的理论了解已经到瓶颈,再练习下去,也不可能骤然突破。

    他需要另辟蹊径。

    而那一连持续好多天的怪梦,虽不会影响躯体休息,但对沈秋的精神压力极大。

    让他伤势已经愈合,但精神却颇为疲惫。

    就像是一直在被压紧的弹簧,又像是真正的冤魂索命,他甚至已经对睡觉这事产生了畏惧与厌恶,每天熬夜到撑不住了才去休息。

    但一闭上眼睛,就要和查宝打的你死我活。

    他是学医的,虽然不是正式的医生,但他也很清楚眼下这情况有多大隐患,弹簧被压得太紧,是会失去弹性的。

    如果还找不到解决办法,再这么下去,沈秋也许很快就会崩溃,甚至到最后厌世轻生也不是不可能。

    傍晚时,沈秋为山鬼和青青做好了晚饭。

    公孙愚打了两只兔子,还在沈秋的要求下,带回了替代辣椒的茱萸,虽然辣味并不正宗,但最少麻味有了。

    三个人在草地上吃着这麻辣炖兔肉,青青吃的满嘴流油,不断的吸气,而山鬼却只是浅尝辄止。

    这是个很有自制力的人。

    他吃了碗饭,洗了碗筷,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间,沈秋知道,那是去学习拼音,去那些他之前看不懂的书去了。

    在青青睡下之后,沈秋有些踟蹰,但最终还是敲响了山鬼的房门。

    房门打开,带着面具的山鬼盯着门口的沈秋,虽不说话,但那双眼睛却在询问他,有何贵干?

    “我...我想和你一起下山。”

    沈秋摸了摸插在腰间的劈柴斧,他对山鬼说:

    “我师父可能遭了难,我没办法把这事情告诉青青,但我也想尽我所能,帮他报仇。”

    山鬼不言语,只是盯着沈秋。

    后者深吸了一口气,说:

    “我看你这两天已经做好了再次下山的准备,这说明那些北朝人还在山里,我想一起战斗!”

    沈秋俯下身,就如鞠躬一样,他对山鬼说:

    “请带我一起去!”

    这个理由,半真半假吧。

    沈秋感谢路不羁,但本质上,两人只是陌生人。

    他没有青青那种对师父视若父亲的强烈感情,对于路不羁很大可能已经死去的现实,他感觉到惋惜,敬佩,遗憾,还有些悲凉。

    这是最基本的同情心。

    但说起舍身报仇,还谈不上。

    沈秋的想法很单纯,他快被每个夜晚都和查宝“相拥而眠”的现实,弄得有些崩溃,他真的很想好好睡一觉。

    他不想自己这一辈子都要和查宝凑合着过…

    便要想办法破局,经历些战斗,没准就能有所突破,总比他在这深山老林里闭门造车好多了。

    面对沈秋的请求,山鬼没有立刻回答。

    他回望了一眼身后的桌子,那烛台下摊开的书本,他犹豫了一下,用沙哑的声音对沈秋说:

    “不行。”

    “你太弱了,去了也是...送死!”

    “我...”

    这个理由怼的沈秋无话可说。

    确实,相比山鬼的本事,沈秋就像是巨人脚边的蝼蚁一样。

    “我就算不能杀敌,帮你的忙也行啊。”

    沈秋说:

    “布置陷阱之类的,或者做诱饵,把他们引入你的伏击圈里,多一个人帮忙,总比一个人去砍杀要方便吧?”

    “诱饵?你?”

    山鬼摇着头,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说出了让沈秋很悲伤的话。

    “北朝人多带弓弩,三五成群,从不落单。”

    “你腾挪笨重,被他们发现,便死定了。”

    好吧。

    连当诱饵都不合格。

    沈秋真的感觉当初查宝说他是废物,一点都没错。

    这个江湖,还真是现实的紧。

    “我最少可以...”

    “噌”

    沈秋的话还没说完,眼前黑影乍现,就好似光中游龙,惊鸿翩翩,又如秋风拂面,他的头发被吹的向后飞起。

    他完全没反应过来,冰冷的剑锋就抵在了他脖子上。

    沈秋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一手托住剑脊,一手摁住了公孙愚的手腕。

    在他身前,并无杀意的山鬼耸了耸肩。

    真是见了鬼了,他怎么学会这个颇有嘲讽气息的姿势的?

    肯定是青青那笨丫头教的!

    “你连我一剑都挡不住,沈秋。”

    山鬼第一次说出沈秋的名字。

    面具之下,那双眼眼睛如古月深潭,平静到让人发毛,他说:

    “我知你在习武,但时候尚短,火候不够。”

    “你和青青安心住下,我不赶你们,待我杀光北朝游骑,你们便大可安全离开。”

    公孙愚大概是第一次说出这么多话。

    他抽回自己的剑,对眼前沉默的沈秋说:

    “要惜命!”

    “命,只有一条!”

    “砰”

    房门关上了。

    沈秋呆立在山鬼门口。

    他呆滞的原因,不是因为山鬼拒绝了他同行。

    沈秋来之前就猜到了山鬼很可能拒绝。

    他愣住的缘故,是为另一件事。

    手腕上绑着的剑型玉石!

    就在刚才,就在他手指接触到山鬼长剑和山鬼手腕的时候,这块玉石在发烫,在抖动。

    沈秋不会感知错误的,那玩意就贴在他皮肤上。

    就像是玉石被什么东西冲击到一样。

    沈秋深吸了一口气,刚才的异状犹如一道闪电划过脑袋,让他心脏怦怦乱跳,也让他在一瞬间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他手里紧紧的扣着那块温热的玉石,心里有些激动,就像是做贼一样,快步走回自己房间中,又将门死死抵住。

    为什么查宝死后,那位师叔会如此频繁的出现在他梦中?

    这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可能有答案了。

    他零散的记忆里,那个看起来很厉害的家伙,把这玉石称之为“仙缘”。

    它确实不简单。

    沈秋脱掉鞋子,躺在床铺上,今天这被褥被好好的晒了晒,充满了阳光的味道。

    他手握剑玉,不断的调整呼吸。

    他说:

    “都怪我,我太过蠢笨了,居然一直没有联想到这一层,但现在,应该也不晚吧。”

    他闭上眼睛,在昏昏沉沉的睡意来袭时,他说:

    “如果真如我所想,那便让我亲眼看看。”

    “嗡”

    沈秋睁开眼睛,在他的迷梦之中,再也不只有那片喋血山洞,也不再只有煞气逼人的黑大汉查宝。

    在他眼前,已经有了三道身影。

    看到这一幕,沈秋在梦中握着剑玉,发出了一阵畅快的大笑。

    他终于明白。

    何为仙缘。

    原来,苦寻的金手指,一直就在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掌欲诸美〕〔惹火甜妻:顾医生〕〔大医凌然〕〔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洛施涵 战寒爵免费〕〔港九枭雄〕〔重生之最佳女婿林〕〔都市风云乔梁全文〕〔36382张牧杨兔李晴〕〔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北颂〕〔岳风和柳萱小说章〕〔神医娘亲之腹黑小〕〔重生农门小福妻〕〔凌依然易谨离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