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开局系统让我〕〔这个明星的马甲有〕〔我女友是up主〕〔快穿之大佬她是个〕〔我成了正道第一大〕〔海洋猎人〕〔太子妃她重生了〕〔诅咒之龙〕〔农家努力生活〕〔万族之劫〕〔掌家商女不愁嫁〕〔木叶之贼手〕〔十亿次拔刀〕〔魔临〕〔绿茵傻腰〕〔诸界之深渊恶魔〕〔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快穿女配她富可敌〕〔文明之万界领主〕〔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左道江湖 1.山鬼传说
    “这是医疗事故!你必须负全责!”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主刀医生?我只是个打下手的实习生!我不背这口锅!背了我这一辈子就完了!”

    两个人影在争吵。

    沈秋觉得其中一个很像是自己。

    梦中混乱的画面转动,他看到神似自己的背影孤独的拖着箱子,走在一条似乎永远也走不完的过道里。

    有个人正把某样东西塞进他手里。

    “这是赵医生私下给你的‘心意’。不多,但也够你生活一段时间了,主要是那件事...”

    “脏钱!我不要!”

    他看到自己甩开那只手,还有钞票满天飞。

    “呸,不识抬举!”

    那个人影骂了一句。

    画面再次转动,他看到自己失足跌落,眼前的天空是那么蓝,他伸出手,试图触摸那天际,但却越来越远。

    是失足坠落吗?

    不太像啊...

    模糊的画面再次转动,他变成了一个半大孩子,在一片茫茫飞雪中,穿着破布棉袄,背后是一个炊烟渺渺的小村落。

    “我来履约。”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站在他身前,那张脸模模糊糊的。

    他将一样东西放入茫然的孩童手中,又背负双手,喟然长叹:

    “这世人求不来的仙缘啊,终究还是你的。”

    画面再转。

    还是那个村落,但少年沈秋趴在草丛里,已经饿的头晕眼花,在他眼前,站着一个穿着红色小棉袄,梳着小发髻的女孩。

    她正将半个黄色的窝头递给少年,她说:

    “我求了师父,他说多一个帮忙的人也好,跟我走吧。你家人都饿死了,你留在这里也活不下去的。”

    那是...

    那是青青丫头,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紧接着,最后一个画面覆盖了一切。

    一座幽深坍塌的古墓之外,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握着板斧,护在他和青青身前,周围尽是昨夜的黑衣人,从四面八方涌来。

    “走!沈秋,带着你师妹走!别回头!”

    “快走!!!”

    他看到自己背起师妹冲出甬道,骑上老马冲出包围,在混乱中自己被砍中一刀,纵马在夜雨中奔驰,依稀还能听到背后的喊杀声。

    那个老头在咆哮。

    那是...

    那是他师父,路不羁,一个总是没好脸的怪脾气老头。

    唔,原来这年轻人,也叫沈秋啊。

    这还真是有缘分。

    “呃。”

    怪梦一片接一片,混混沌沌的沈秋最终睁开了眼睛。

    他听到了鸟儿鸣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他抬起头,便看到在洞穴之外,有阳光顺着斑驳的树叶照入洞口。

    一夜豪雨,总算是停了。

    自己身上盖着脱下来的衣服,还有些潮湿,但大体被烤干了。

    在这简陋的草席旁边,有一堆还在燃烧的火,上面架着一个黑色的陶罐子,里面有水咕噜咕噜的响。

    沈秋感觉很虚弱,腹部的伤口还在疼。

    他看着缠在腰间的布条,应该是青青为他处理的伤口,他把布条解下来,看了一眼。

    昨夜那一刀切开了皮肤,但没伤到内脏,浸泡了河水,又被烧红的石头灼伤。

    这伤口看起来颇为狰狞,在伤口旁边还有黑色的碳痕。

    看来那笨丫头确实按照自己的叮嘱,为自己处理了伤口,避免了感染。

    那丫头记性倒是不错呢。

    “但...她是从哪找来这些的?”

    沈秋靠在石壁上,艰难的穿上衣服,他发现自己手腕上戴着一块浑浊的剑型玉石,灰扑扑的不甚起眼。

    但应该是这具身体的心爱之物,都快磨出包浆了。

    沈秋左右看了看,这洞穴里有草席,有陶罐,还有用石块垒起来的篝火堆,在洞穴角落还扔着几个袋子,里面有些像是土豆或者番薯一样的东西。

    还有风干的肉,没有好好处理过,肉干上还带着兽毛。

    这应该不是青青准备的,那丫头还没有那么神通广大,应该是她幸运的找到了猎户预备的小屋子吧?

    运气还真是好呢。

    沈秋笑了笑,他从手边拿起一根木棍,撑着身体,走到篝火边。

    看着陶罐里有正在煮的土豆似得玩意,在旁边还放着两只粗瓷大碗,里面有烧好的水。

    “呀,师兄!你醒了呀。”

    一声喜悦的欢呼从洞口传来,正盘坐在草席边喝水的沈秋扭过头,就看到青青丫头提着一只肥兔子,还有两只叉到的鱼,走进了洞穴中。

    原本漂漂亮亮的小丫头弄得和泥猴子一样,身上沾满了草茎,随便盘起来的头发上,也有泥痕。

    卷起的裤腿之下,两只脚丫子上也沾满了污泥。

    不过那张肥嘟嘟的脸上倒满是惊喜,看得出来,她是真的为师兄苏醒而高兴的。

    话说,这么大的丫头,就算再古灵精怪,也是装不出这样的情绪吧?

    再说了,两人昨晚还共患难过,这小丫头还算救了自己一命呢。

    “嗯。”

    沈秋应了一句。

    有些冷漠。

    倒不是说他对这丫头有什么意见,只是自己占了人家师兄的躯体,脑海里的记忆也是零零碎碎的,一时间根本伪装不出师兄沈秋该有的样子。

    就这么贸然搭话,很容易漏馅的。

    青青倒是不怎么在意,这丫头大大咧咧的走过来,将鱼放在石块上,又拿起被打晕的兔子,她手里攥着一把短刀,在那兔子脖子上比划来比划去。

    也不知道是下不了手,还是不会处理这野味。

    她眼巴巴的看着自家师兄,沈秋喝完水,注意到了青青的眼神,又看了看她手里的兔子和刀。

    他摇了摇头,说:

    “我来吧。”

    虽然还有些虚弱疲惫,但毕竟不是致命伤。

    在青青打下手的帮助下,沈秋动作麻利的刮了鱼鳞,取出内脏,又让青青去洗鱼,顺便摘点野果。

    自己则借着解刨课上处理样本的经验,将那兔子剥皮清洗,小半刻钟之后,兔子架到火上,鱼也混着切碎的野果丢入了陶罐子里。

    这洞穴中存着些粗盐,很涩口,但好歹也有些调味,不至于让这落难师兄妹就那么吃白肉。

    青青蹲在罐子边,眼巴巴的看着煮熬的鱼汤,和烤兔子发出的香气,这丫头的喉咙上下动着,应该是饿极了。

    沈秋盘坐在篝火边,一边用棍子拨着火,一边打量着青青,他轻声问到:

    “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山洞的?”

    “是鸟。”

    青青抬起头,对师兄笑了笑,她挥着手,天真烂漫的说:

    “我昨晚到处找能避雨的地方,但怎么也找不到,然后我听到了鸟在叫,顺着那鸟叫声,就找到了这里。”

    “我运气很好吧?嘿嘿,师父常说我运气好的异于常人呢。”

    “运气确实不错,但那么大的雨里,还有鸟在叫?”

    沈秋眯了眯眼睛,他又问到:

    “这附近有猎户吗?”

    “我不知道啊。”

    青青抽了抽鼻子,她说:

    “我们又没来过这里,不过师父叮嘱说不让我们太靠近太行山里,说是这里闹鬼呢。”

    “闹鬼?”

    沈秋不安的动了动肩膀,他问到:

    “这个世界真有鬼吗?我昨晚听那些人说什么仙家遗物,真有神仙?”

    这问题让青青丫头翻了个白眼,她伸出手,试图触摸沈秋的额头,她说:

    “师兄你是不是发烧了?烧糊涂了?”

    “神仙早就没有了,有人说千年前有神仙呢,但什么灵气流失之类的,让神仙都活不下去的,现在江湖上行走的都是习武之人,至于鬼...”

    小丫头抿了抿嘴,稍有些害怕的说:

    “师父说没有鬼,但我听苏州唱曲的小厮说,人死了如果有怨念,就会变成厉鬼。不过我没见过,但太行山这边闹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江湖人都知道呢。”

    沈秋点了点头,他将棍子上的兔肉切开一片,放入青青碗里,又撒了些粗盐,递给小师妹。

    后者拿在手里,也顾不得烫手,就那么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就像是饿极了的小猫一样,颇有些可爱的样子。

    沈秋轻笑了一下,他拍着青青的后背,说:

    “慢点吃,一会再喝点鱼汤。顺便给师兄讲讲这太行山闹鬼的事情?”

    “师兄你好奇怪啊。”

    青青盘坐在地上吃着兔子肉,她用古怪的眼光看着沈秋,她说:

    “你从前对这些事情根本不在意的,还嘲笑我总是喜欢听江湖故事,还有,你昨晚是怎么知道这山崖只有几丈高的,我们摔下来不会死的?”

    “呃,那个,你踩碎的石头掉下去,听回音,重力加速度粗略计算...”

    沈秋看了一眼瞪大眼睛的青青,他含糊的换了种说法:

    “是师父教的,我们不是开镖局嘛,虽然只有三个人,但师父说要学会这些,这是常识!武林中人都懂得,你以后长大了也会懂得。”

    “是吗?”

    青青揉了揉脑袋,她说:

    “师父真是偏心,都不教我的。唉,我们和师父失散了...”

    说起师父,青青很忧伤,她味同嚼蜡的吃着肉,她看着沈秋,期期艾艾的说:

    “师兄,你说师父肯定没事,对吧?他说我们逃出去,就回去苏州和他会合,他肯定还活着,肯定还在找我们,对吧?”

    看着青青期待的眼神,沈秋抿了抿嘴。

    按照他脑海里零散的记忆来看,昨晚路不羁留在那里抵挡北朝骑士,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对方人数太多,而且是偷袭。

    从路不羁最后喊得话里,沈秋也能感觉到,那老头已经抱定死志了。

    但他又怎么能对青青这14岁的丫头说这些呢?

    更何况,此沈秋非彼沈秋,他对于路不羁没有太多的特殊感情,对这个陌生世界更是一无所知。

    作为被社会毒打过的人,他见识过人心险恶,没有那么容易轻信他人。

    就算是眼前这丫头,也是共患难,又救了他一命之后,才有些亲近之意的。

    面对青青的期待,他只能含糊的说:

    “嗯,应该是吧,师父武艺高强,大概是冲出去了,我们也得想办法离开这,回去苏州...吃东西吧,别耽搁,吃饱了我们上路。”

    “嗯。”

    师兄的话让丫头担忧的心稍缓了一些,陶罐子里的鱼汤也差不多煮好了,沈秋给自己和青青各盛了一碗。

    这鱼汤并不美味,也没什么滋味可言,但温暖的汤汁混杂着煮烂的野果滑入肠道,让沈秋的精神猛地一震。

    “太行山这边啊,我听瑶琴姐姐说,是因为十几年前,北朝和南朝在这里打过仗,死了好多人,十几万人呢。”

    青青这丫头有点碎嘴的情况。

    她看到沈秋不说话了,自己就巴拉巴拉的,给师兄讲起了自己从其他人那里听来的故事。

    她说:

    “北朝的皇帝被魔教中人刺杀了,但北朝退兵之后,太行山一代又有了瘟疫,这附近的人都死光了,他们就变成了山鬼,守在太行山附近。”

    “那些山鬼恨极了北朝人,我们南朝人进太行山只要不胡作非为,就能平安退出来,但北朝人只要进来,就没命啦。”

    青青越说越激动,她就像是个说书先生一样,对沈秋说:

    “前两年,从燕京那边还开了一支军队,有几百人呢,进山搜索,结果最后只有十几个人跑了出来,而且都吓疯了。”

    “山鬼是在报复那些北朝狗贼。”

    青青舔了舔嘴唇,似乎是生怕沈秋不相信,还添油加醋的加了一句:

    “反正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再来一碗。”

    “是吗?”

    沈秋皱着眉头,为青青添了一碗鱼汤,他这具身体虽然只比青青大两岁,但灵魂却已经是个25岁的成年人了。

    他是个无神论者,并不相信世上有鬼。

    但如果这太行山里没有鬼,那这传闻的主角肯定就是人了。依托脑海里那些广杂的社会见闻,这十有八九又是装神弄鬼的把戏。

    昨晚,青青说在夜雨中听到鸟叫声,才找到这个洞穴,让她和沈秋逃得一命。

    看来自己师兄妹能在绝境中活下来,真的是有“鬼神”相助啊。

    “青青。”

    沈秋喝完了鱼汤,他又想起了另一件事,他对小师妹说:

    “师父真的在古墓中拿到了所谓的‘仙家遗物’?”

    “嗯。”

    青青使劲点了点头,她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胸口,她小声说:

    “是一张图,师父让我贴身放着,昨晚你丢出去的包裹里,都是镖局的账本和其他东西。”

    “那就贴身放好。”

    沈秋没有想去看那所谓的仙人之物,他拄着木棍站起身,对青青说:

    “收拾一下,我们离开这,那伙贼人可能还在找我们,这里不能久待。”

    “那我们去哪?”

    青青问到:

    “回苏州吗?”

    “不。”

    沈秋看了一眼身后洞穴里摆放的东西,他说:

    “太行山鬼既然恨极了北朝人,我们就把那些贼人引去给山鬼报仇,我们不回苏州。”

    “我们进山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掌欲诸美〕〔惹火甜妻:顾医生〕〔大医凌然〕〔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洛施涵 战寒爵免费〕〔港九枭雄〕〔重生之最佳女婿林〕〔都市风云乔梁全文〕〔36382张牧杨兔李晴〕〔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北颂〕〔岳风和柳萱小说章〕〔神医娘亲之腹黑小〕〔重生农门小福妻〕〔凌依然易谨离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