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神医闯都市〕〔漫威之动漫抽取〕〔网游之死到无敌〕〔少夫人今天又败家〕〔穿成偏执大佬的心〕〔魔帝,丹尊她又作〕〔大唐:神级熊孩子〕〔我能看到气运线〕〔末世:每周一个神〕〔我的万能火种〕〔大数据修仙〕〔洪荒之人族崛起〕〔我有一群地球玩家〕〔他从地狱里来〕〔元尊〕〔一世独尊〕〔签到从捕快开始〕〔今天也要花光他的〕〔兽黑狂妃:皇叔缠〕〔末日女帝请披好马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左道江湖 契子.雨夜追杀
    太行山外围,山道之上,狂风呼啸,暴雨倾盆,还有电闪雷鸣,时不时便有一道雷光自阴沉天穹划下,将这暴雨之夜照亮一丝,但转瞬又归于黑暗。

    豆大的雨点狠狠砸在这难行的山道上,在暴雨之中,两匹老马在马鞭的抽打下发了疯的跑。

    但驭马的倒也不是什么骑士。

    那是一个背着包袱的半大丫头,还有一个趴在马背上,看上去受了伤的少年人。

    而在他们身后,快十丈远的地方,一群黑衣骑士紧随其后,有的手握大刀,有的提着长矛,还有几个在马上开弓射箭,想要把那亡命逃跑的猎物射倒。

    “不许跑!停下!”

    “快!放箭!”

    他们的吆喝声在风雨里显得缥缈至极,那些骑士开弓射出的箭,在这倾盆大雨里也根本射不远,而且那半大丫头的马术相当不错。

    不但自己驭马逃亡,还时不时打出一个呼哨,让驮着受伤少年的老马跟着她一起奔驰。

    在这一耽搁的功夫里,那少年少女又跑出丈许。

    但身后追击的骑士也不慌张,眼看弓箭无用,他们便抓着武器,拉着马缰,甚至还放慢了脚步,吊在两个逃跑的年轻人身后。

    他们分散开,围追堵截,就像是狼群,将猎物逼向绝境。

    他们并不担心猎物溜掉。

    就这么一追一赶,一炷香之后,那驭马奔驰的半大丫头转过山道,眼前风景骤然一空,她在黑夜中向前眺望,就露出了一抹绝望的神色。

    眼前这山涧平台,是一处悬崖绝壁,前方无路可走,也难怪那些北朝游骑不再射箭。

    “轰隆”

    又一声雷鸣,耀眼的闪电从云层直下山脊,打在一颗枯树上,引燃了雨中一团火,那一闪而逝的光也照亮了这两个年轻人的绝境。

    背后山道上,那些黑衣游骑纷纷下马,手握刀枪,朝着他们逼过来,在后方还有握着强弓的同伙。

    背着大包袱的半大丫头,也将自己昏迷的师兄从马背上扯下来,在豪雨之中,这丫头的发髻都被打散,黑色的头发就那么贴在脸上。

    她又冷又怕,全身颤抖,就像是个无处可去的小猫儿一样。

    她拽着师兄的手臂,拖着师兄在山涧平台上一点一点的后退,鲜血从师兄的伤口流出,又混杂在地面的雨水里,倒是颇为凄惨。

    她惊恐的看着那些朝他们逼过来的北朝骑士,在夜雨里看不清楚他们的脸,但那些家伙身上的杀气和这夜雨混杂在一起,让丫头更为惧怕。

    她也算是小半个江湖人,尽管从未入江湖。

    她也从那些唱曲的小厮们那里听说过江湖恩怨,彼此仇杀,北朝与南朝的国仇家恨等等,但她从未如此真实的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就像是有山鬼趴在背后,朝着脖子吐出寒气,让丫头寒毛倒竖。

    她又不通武艺,而眼下这情况,就算通武艺又如何?

    面对十几个凶徒,就算想要拼死一搏也没可能的。

    “师父...”

    丫头咬着嘴唇,死死抓着师兄湿透的衣衫,她被那些围过来的骑士逼到悬崖边缘,畏惧的向后看了一眼。

    下方是滚滚河水,雨点打在水波上有阵阵回音。

    但影影幢幢的看不清楚,也不知这山崖到底有多高,纵身跳下会不会稀里糊涂的丢掉小命?

    “咳、咳”

    就在这肃杀之时,被丫头拖着的年轻人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在意识恢复的那一刻,他便感觉有忍受不住的痛从腹部刺入脑海。

    让他发出一声呻吟,下意识的便捂住腹部。

    手指上有粘稠的感觉,那是伤口崩裂处的血渍,他感觉一阵昏昏沉沉,那冰冷的雨点打在身上,都有种麻木的感觉。

    “这是失血过多啊,得赶紧清创缝合呢。”

    这年轻人自言自语了一句,紧接着就听到了丫头惊喜的呼唤。

    “师兄!师兄你还活着。”

    “呃?”

    他艰难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拖着自己手臂的丫头。

    大眼睛,黑头发,穿着粗布衣服,又被雨水浸透,那头发贴在肥嘟嘟的脸颊上,还有雨痕在脸蛋上滑落。

    倒是颇为可爱。

    但那眼睛里却有掩饰不住的恐惧,她的手指都在抖动。

    他又回过头,看到雨夜中持各种管制刀具朝他们走过来的黑衣人们。

    “轰隆”

    又是一声雷鸣,闪电于空中一闪而过,让年轻人眼前的黑暗被驱散一瞬,也让他看到了那些黑衣人手中闪耀寒光的利刃。

    还有那些家伙脸上扣着的诡异面具。

    这是...什么情况?

    搁这拍戏呢?

    自己是又喝醉了,跑来当群演了?

    不对啊。

    年轻人歪了歪脑袋。

    不是失足坠崖了吗?

    自己最后的记忆,眼前浮动的,明晃晃的天空,越来越远的天空...

    就在年轻人一团浆糊的意识一点一点复苏的同时,黑衣骑士们的首领也似乎失去了耐心。

    他举起手,身后的同伙便停在原地。

    那家伙带着诡异的黑色面具,他瓮声瓮气的对颤抖的丫头,和神游天外的年轻人说:

    “尔等已经无路可逃,交出你们在古墓里找到的东西!我便放你们一条生路。”

    “不!”

    那丫头也许是怕极了,在这绝境中反而生出一股勇气,她大叫到:

    “师父说,你们这些北朝鹰犬最是不讲道义!杀人越货,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我才不信你的保证!”

    “呵呵”

    听到这话,那黑衣骑士发出一声冷笑,他说:

    “蠢材愚夫也敢妄议我等?”

    “你这丫头倒是伶牙俐齿,想必卖到扬州去当瘦马也是大有前途,还能让我等兄弟多赚几个酒钱。”

    这骑士一挥手中的刀,发出破风声,让丫头缩了缩脑袋,那股胆气也丧去了九成九。

    “废话少说,东西交出来!”

    他向前一步,做威逼状。

    丫头惊得后退一步,结果左脚险些踩空,把悬崖边几块碎石踩落,叮叮当当的顺着山崖掉了下去。

    “我...我...”

    丫头怕的眼角带泪,她抓着背后的包袱,对那黑衣人喊到:

    “除非...除非你们发下毒誓!东西给你们,你们就要放我和师兄走!”

    “行啊。”

    黑衣人回头看了身边兄弟一眼,众人顿时一阵哄笑,他看着眼前这两个江湖雏儿,就像猫戏耗子一样,他问到:

    “要不要再立个字据啊?黄毛丫头。”

    “有字据当然好啊...”

    丫头还想说些什么,但却听到怀中师兄一阵叹气。

    “他们耍你的,笨蛋丫头,扶我起来。”

    师兄发了话,知道自己被耍了的丫头狠狠的朝着黑衣人呲了呲牙。

    她用尽力气,把虚弱的师兄搀扶起来,师兄带血的手放在丫头肩膀上,身体倚在她身上,让丫头感觉有点吃力。

    但师兄挡在身前,隔断了她和那黑衣人的视线,却又让丫头有了种安心的感觉。

    师父不在,就只能依靠这平日里凡事溃溃,泯于众人的师兄了。

    “诸位...大侠,我还有些搞不清楚情况。”

    沈秋摇晃着脑袋,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他倚着丫头站在悬崖边,左手在丫头背后悄悄的解开那个大包袱,抓在手里。

    他对眼前那杀气逼人的黑衣人说:

    “但你们是要我们身上的东西,对吧?”

    “装什么傻!”

    黑衣人冷声说:

    “路不羁从古墓里起出的东西,交出来!”

    他身后另一个瘦高汉子也抖了抖蓑衣上的雨水,开腔说到:

    “我说啊,你们这些江湖中人要那些仙家遗物有什么用?不如交给我等,或者跟着我等回燕京面见国师领赏,从此做个富贵翁,岂不美哉?”

    “美哉确实美哉。”

    沈秋抿了抿嘴,他说:

    “既然你们这么想要,那就给你们吧!”

    “哗啦”

    丫头的大包袱被沈秋扔向眼前,他抓着包袱的边角,让其中囊括的东西如瓢泼雨水一样,劈头盖脸的丢向那些黑衣人。

    丢出包袱的瞬间,沈秋便抓着丫头的手腕,转身跳下山崖。

    “啊!”

    丫头被师兄的疯狂举动吓得大叫,如八爪鱼一样抱在师兄身上,就那么坠下山崖。

    “叫什么叫。”

    沈秋不满的反手抱住这半大丫头,他说:

    “十多米高而已...我反正会游泳。”

    说话之间,只是短短一瞬,抱在一起的两人便坠入山崖下因暴雨倾泻而暴涨的河水中,起伏几下,就被湍急的水流卷着消失在了黑暗里。

    山崖之上,那黑衣人半蹲在山崖边,面具之下的双眼,冷冷的看着一片黑夜的浊流。

    在他身后,那些伴当们将沈秋抛出的包裹里的东西都收集了起来,片刻之后,那个瘦高汉子便走来,叉手回报。

    “都统,没有。”

    “狡猾的小贼!”

    这黑衣人站起身,他看着左右在越发倾盆的豪雨中摇来摇去的树木,他说:

    “我等要是空手而回,不需国师吩咐,自有人会把我等扒皮拆骨...找!就算把这片山翻过来,也要找到那仙家遗物!”

    “是!”

    高瘦汉子应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却被都统唤住。

    “去把查宝找来。”

    他压低声音,对心腹下属说到:

    “夜雨甚急,道路难行,两个小贼又不知方位,虽然狡猾,却也难逃多远。找到踪迹后,让查宝出面去诓骗他们,万事以找到宝物为先。”

    “事成之后,把那清秀丫头抓起来,至于那个少年...杀了!”

    “是!”

    ------------------

    “噗”

    沈秋气喘吁吁的拖着怀里的丫头,靠水中浮木勾连,爬上满是泥泞的河滩,他已近脱力,张口边喷出一口混杂着血迹的河水。

    脱力都是其次。

    腹部的伤口不痛了,很麻木。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也许已经感染,在眼下这情况里,如果再不及时包扎,他的小命就要玩完了。

    “师兄,师兄,你别死啊!”

    眼看着把自己救出险境的师兄躺在河滩上不动了,半大丫头急得跪在地上,死命的摇晃沈秋的身体。

    这让想要休息一下的沈秋无奈的说:

    “笨丫头,别摇了,本来不会死,这下要被你摇死了!”

    “哼”

    师兄又说怪话了,这代表他还不会死。

    丫头露出笑容,但转瞬又抱着双臂,别过脸,就像是生气了一样,她鼓起腮帮子,对沈秋说:

    “你以前都叫我青青的,现在又叫我笨丫头,我不喜欢你这么叫我。”

    “别闹了。”

    沈秋真的是没力气和这丫头吵架,他揉了揉有些发烫的额头,努力呼吸了几声,他说:

    “接下来听我说,笨丫头...呃,青青,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干燥的,可以避雨的地方,能生火最好。”

    昏昏沉沉的感觉袭上心头,强烈的疲惫混杂着睡意来袭,让沈秋感觉不妙。

    他抓住丫头的手腕,叮嘱到:

    “生了火之后,挤压我的伤口,直到鲜血流出来,然后弄点木炭,覆盖在我伤口上,用烧开冷却的水清洗伤口。”

    沈秋喘了口气,他看着一脸茫然的丫头,用最后的意识叮嘱到:

    “找块石头,清洗干净,烧到滚烫,压在伤口,最后用干净干燥的布条包扎。”

    “别喝冷水,等我醒过来,记住了吗?”

    说完,沈秋眼前发黑,摇摇晃晃的倒在了地上。

    在他眼前,青青丫头微张着嘴,看着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大堆的师兄,她眼中一片茫然。

    片刻之后,这丫头回过神,猛地跳了起来,左右看了看周围,她有些害怕,但还是从师兄腰间解下一把短刀,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走入了黑暗中。

    “范青青啊范青青,笨师兄拼死救了你,你要知恩图报啊,我辈江湖儿女,就是要这样侠肝义胆...”

    “唉?师兄刚说要找什么来着?”

    ps:新书上传,求收藏,推荐票,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掌欲诸美〕〔惹火甜妻:顾医生〕〔大医凌然〕〔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洛施涵 战寒爵免费〕〔港九枭雄〕〔重生之最佳女婿林〕〔都市风云乔梁全文〕〔36382张牧杨兔李晴〕〔北颂〕〔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岳风和柳萱小说章〕〔神医娘亲之腹黑小〕〔重生农门小福妻〕〔凌依然易谨离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