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先生你又装病〕〔苏允柳媛至尊〕〔数风流人物〕〔左道倾天〕〔大周仙吏〕〔一夜锁情,总裁先〕〔神魔书〕〔穿书女配之灼华〕〔异位面冠位宝具之〕〔幕后台前〕〔无限血核〕〔在影视世界里降妖〕〔倾世贵女〕〔苏允极品赘胥〕〔至尊苏允柳媛全文〕〔暗恋成欢,女人休〕〔守着阳光守着你〕〔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白汐〕〔纪辰凌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深宫罪奴,巾帼女相 第三十八章、相克
    李敏见她有些难过,后悔自己说了让她多想的话,揉揉她的面颊道:“我没有怪你。你别多想,别多想。”他低头吻了她的樱唇,慕容婉儿也回应了一下,身体有些发烫。

    李敏抱了她柔软细嫩的身体一会,便离开了公主书房,在休息结束的长孙涵意醒来以后和她一起去东宫探望太子。走前,他送了慕容婉儿一支红色宝石梅花簪子,身子以纯金打造,梅花花瓣是宝石,颗颗晶莹剔透,红色也十分耐看,花蕊用绿色宝石制成,十分精致。

    她开心地抚摸着那支簪子,心情大好,没注意到自己的双眼都笑眯眯地眯成一条缝了。

    而一位宫外请来的楚先生则和太医令扁素得出结论,太子的饮食有问题,被人动过手脚。纪明容大惊,命他们莫要打草惊蛇,不许对外吐露半个字。

    纪明容先是表面上责备了东宫膳食不周,没有照顾到侧妃的孩子,再是替换了东宫典膳厨的人手,把自己信任的秦尚食调到东宫负责太子及太子妃等贵人的日常饮食,最后密令秦尚食注意典膳厨内有无可疑之人。

    做完这些,她心中愤怒难言,谁敢对她的孩子下手?!当初她保不住长女,现如今长子也出了问题。她不能倒,她要找出背后下手之人。不管是谁,她都要将此人千刀万剐。那个她想要千刀万剐之人,却已经被她解决掉了。

    “是,是姐姐?!”在知道真相后,她不仅惊诧,而且后悔不迭。秦尚食难过地回禀道:“奴婢只是女官,能查到的、问到的都是明面上的东西,背后有什么奴婢就不知道了。只是据那两个奴才所言,韩国夫人早在多年前便买通了他们,让他二人偶尔给太子的饮食中混入相克之物,想必日积月累,太子身体终于撑不住了。”

    纪明容垂泪道:“可典膳厨人手不少,难道没有人懂这些药理?”秦尚食有些紧张,急忙解释道:“典膳厨的人手大多都是会做菜的庖厨,只知道如何做好膳食,食物中的药性并不清楚。即使他们中有些人懂得哪些食物相克,可根据那两个奴才招供的话来看,韩国,韩国夫人心思细腻,每每在太子食物中投放相克之物都是少量,吃一顿没有大碍。但……长年如此,那便是伤身至髓了。”

    丁敏也是又惊又怒,但她更担心皇后娘娘的心情,握住了她颤抖的手,请罪道:“是奴不好。当年韩国夫人进宫探望娘娘,奴就觉得她不像好人,哪里怪怪的。但奴年轻卑微,韩国夫人又是娘娘的亲姐姐,奴也不敢置喙。”如果她早早提醒皇后,说她姐姐有些虚伪,那么是不是就能阻止今日的悲剧?

    被韩国夫人买通的两个奴才长年在太子的膳食里下手脚,猪肉里加入豆类,譬如鸡肉汤中加入菊花花瓣或者芝麻等,长此以往,太子体内毒素越积越多,终于发病。

    纪明容查真相时不觉疲累,此时真相大白了,反倒浑身无力,握着丁敏的手,坐在儿子平日坐的坐具上喘气。心底难过如潮水般涌来,她流泪不止,还不忘冲丁敏摆手。丁敏明白,这是天后在说,这不是你的过错,我不怪你。

    但她还是忍不住自责,虽然她也明白最该责怪之人是那个死了的韩国夫人。要早知道她这般狠心,对自己的外甥也下得去手,就不该让她死得那么快。她会建议主子,给韩国夫人的饮食里加入同样的相克之食,让她也在多年后疾病缠身而死。

    纪明容此时也是这么想的,可恨那人是她亲姊,她无法将她挖坟鞭尸。

    丁敏虽然难过伤心,但太子毕竟不是她的亲人,她比纪氏能提前冷静下来,她给了秦尚食一只金簪,那是纪明容早就让她备下的:“有劳妹妹。此事你就当作不知道,那两个奴才要看好,别让他们死了。以后天后娘娘定然还有赏赐。”

    秦尚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接过了那金簪,对皇后叩首谢恩,保证自己一定做到。

    纪明容让她先下去,问丁敏道:“现在是何时?”丁敏道:“子时了。奴早就让人守在门外,不会有人知晓今夜之事。皇上已经入睡,太子妃也和妾侍周氏换了值。”纪氏道:“你做事妥帖,今夜留在宫中吧。”丁敏道:“奴婢早就遣人知会了家中,夫君那里也知道了,娘娘不必为奴操心。”纪氏心里安稳很多,觉得有个得力之人在身边就是好。但她也明白,丁敏年纪不小了,自己身边除了姚尚宫外,理当再有个心思细腻、聪明伶俐之人做心腹,不然以后也不方便。

    丁敏服侍自己睡下后,她闭着眼睛却一时无法入睡,想了想手下的女官,最有才的是清河崔氏长女(和太子侧妃是姑侄关系),心思最细腻的是河南甄氏次女(慕容婉儿母亲甄静的族姐),而年轻一代中的女官里,属慕容婉儿和李柔儿最为出众。慕容婉儿之才不用说了,假以时日定能超过清河崔氏长女,但不够有心机;李柔儿心思缜密,在容妃处历练过一段时间,有三分丁敏的姿态。只是这二人都是罪臣之后,对她就没有丝毫的怨恨么?

    那便等上个三五年,看看二人谁更忠心,再决定用谁做心腹吧。

    想完这些,她决定先提拔崔氏长女崔静安,不用甄氏也是考虑到自己要培养慕容婉儿,要是自家姨娘成了天后心腹,她年轻气盛,岂不骄傲?一骄傲,肯定不会似现在这般用功了。她安心地睡下了,梦中是她可怕的童年,父亲一走,两个哥哥掌管纪家事务,二人人前对她们母女三人百般呵护,人后克扣她们的用度,母亲争辩一两句,他二人便罚母亲去祠堂跪着,还要给父亲的嫡妻磕头行礼。

    而她和姐姐也常常被他们当奴才使唤,洗衣、扫地还不够,甚至让她刷马桶,结果连奴才都嫌弃她们,那时的她们,可谓是情比金坚、相依为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掌欲诸美〕〔魔性修真画风〕〔一篇古早狗血虐文〕〔乡村之神医赘婿〕〔强势婚爱:豪门老〕〔张小天〕〔重生白手起家〕〔快穿白莲花系统升〕〔开局消费返现一百〕〔农家娇女有空间〕〔唐僧,你放下我的〕〔穿越之掉崇祯面前〕〔我真不是得道高人〕〔杨紫曦〕〔医者无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