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开局系统让我〕〔这个明星的马甲有〕〔我女友是up主〕〔快穿之大佬她是个〕〔我成了正道第一大〕〔海洋猎人〕〔太子妃她重生了〕〔诅咒之龙〕〔农家努力生活〕〔万族之劫〕〔掌家商女不愁嫁〕〔木叶之贼手〕〔十亿次拔刀〕〔魔临〕〔绿茵傻腰〕〔诸界之深渊恶魔〕〔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快穿女配她富可敌〕〔文明之万界领主〕〔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第二百零二章 ? 修邪,邪了个寂寞!【5000字大章,求月票!】
    夫子平静的滋溜了一口茶。

    扫了一眼那天穹之上的三人,之前与李修远见过一面的高离士神色微变。

    他们在得知夫子出稷下学宫,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赶赴而来,希望趁着夫子不在稷下学宫,试探一下学宫的秘密,然而,夫子回来的比他们还快。

    望川寺的佛首……连牵扯住夫子一盏茶的时间都做不到吗

    在这一刻,三位来自三大王朝的强者,面色皆是有些难看。

    夫子……太强了。

    望川寺的佛首,实力可并不弱,至少,他们之中任何一人对上佛首,都未必是对手,除非三人联手方能与佛首抗衡。

    而这样一尊实力强悍的佛首,却是连一盏茶的功夫都没撑住。

    夫子归来,那自然是说明望川寺上的问题解决了。

    “来都来了,别急着走,下来喝杯茶吧。”

    夫子坐在春风小楼中,淡淡笑道。

    而高离士,吴策还有道姑三位三大王朝的绝世强者,听闻到夫子的声音,神色不由一变,毫不犹豫,转身就破开云层掠走。

    跑的飞快,不敢留下片刻。

    夫子半盏茶的功夫镇压了佛首,对付他们或许会更轻松。

    夫子出言欲要留下他们,三人却是没有任何犹豫,扭头就跑,再不跑,万一跑不掉可就惨了。

    他们本想趁着夫子不在,来探查稷下学宫的虚实,而稷下学宫本身就是一件至宝,若是能够想方设法得到,定然能让王朝实力得到巨大的提升。

    可如今,什么都别说了,跑!

    见三者不理会他,夫子笑了笑。

    将茶杯放下之手,徐徐抬起手。

    高离士老态龙钟,但是逃跑起来速度却快的很,空气炸开一圈又一圈的环形气浪,堆叠起来,就宛若一头紫色的蛟蛇。

    而另一边,吴家剑主吴策,御剑而行,展现绝世剑仙风姿,化做一道流星,甩动起璀璨剑气尾路,疯狂跑路。

    至于那来自大周王朝,姓洪的道姑,则是直接扛起身下驾云加速跑。

    三位都是实力极强之辈,他们若是要跑,天下能够留下他们的,寥寥无几。

    东山之上,李修远走出了春风小楼,在书山石径上侧卧于一株株摇曳的桃花树下,一瓣瓣桃花飞扬间,李修远捏住,轻笑:“你们背后之人来还差不多,就你们想逃,可就痴人说梦了。”

    李修远轻笑间。

    天穹之上的云层骤然变化,却见无数的白云汇聚堆积,徐徐的化做了一只大手掌。

    那三位飞驰出了千里距离,然而,低头一看,却是骇然发现,身下一只大手,宛若覆盖半个天地,罩住了他们。

    他们就算再努力的跑,都不可能跑出这手掌心。

    “掌中天地!”

    高离士止住身形,紫色的气浪在周身炸开。

    他甩着拂尘,面色极度难看。

    这便是夫子的实力吗

    人间最无敌,真正的人间镇守的实力!

    另一边,吴策和洪道姑也都放弃逃跑了,逃不出去的,面对这种神通,他们速度再快,也都跑不出去。

    “夫子,我等无意冒犯……”

    三人皆是悬浮在空中,朝着天地躬身。

    春风小楼中。

    夫子又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笑道:“无意冒犯那便是有意为之”

    夫子虽然人在春风小楼中,但是,三位强者耳畔,却皆是有夫子宏伟无比的话语声在响彻。

    三人:“……”

    这么杠的吗!

    “你们对稷下学宫好奇,老夫不怪你们,世间没有几个人不对稷下学宫好奇……”

    “但是,好奇心太重,不是好事。”

    “稷下学宫,海纳百川,你们放在人间,也是一方霸主存在,既然来了,便留下点东西吧。”

    夫子道。

    高离士,吴策和洪道姑顿时明白,夫子这是打算敲竹杠了!

    尽管心中不愿意,但是,他们若是真的出手试一试夫子的实力,很大概率会被打死。

    洪道姑率先选择妥协。

    “夫子,在下有五行符甲的炼制手法,可留于稷下学宫,愿后辈有缘人可学之,传承光大。”

    洪道姑道,声音轻柔,很好听。

    春风小楼中,夫子捋须,手指在椅子护手上轻点二下。

    “可。”

    洪道姑闻言,手中出现一本册子,徐徐抛出,下一刻,这册子便化作一道流光,迸射入了稷下学宫道修殿宇之中。

    抛出了册子之后,洪道姑顿时发现,天地之间那巨大的手掌消失不见了。

    而她恍然方是发觉,原来她一直都悬浮在稷下学宫上空,根本没有迈出半步,她那千里距离的夺命跑路,只是跑了一个寂寞。

    洪道姑深吸一口气,扭头便走,回归大周。

    另一边,大楚吴家的剑主吴策亦是选择了妥协。

    身为剑修,或许他可以放弃一切,背水一战。

    但是,面对夫子这种根本看不到实力尽头的存在,背水一战没有任何的意义。

    所以,他选择妥协。

    “夫子,在下愿留下《吴家剑经》的上卷于稷下学宫,愿后辈有缘剑修可学之。”

    吴策冷着脸,道。

    夫子笑的可开心了,点头道:“可。”

    遮天大手掌散去,吴策扫视了四周一眼,看到了书山桃花林间,笑看圣贤书的李修远。

    倒吸一口气,御剑破空而走。

    而遮天手掌中,只剩下了高离士。

    高离士思索了许久,他知道,不留下点好东西,怕是走不出这稷下学宫的范围。

    “夫子,咱家愿留下机缘巧合所得的《北斗经天权篇》……”

    高离士道。

    幸好也只是天权篇,北斗经七篇中,天权篇是最无用的一篇,天权,亦称文曲,能够帮助凝练身上的正阳之气,能帮助儒修拓宽正气长河。

    对于实力的增幅很有限,但是对于儒道修士而言,却是个好东西。

    高离士就是一太监,自身阴气极重,本就不适合修行这种凝练正阳之气的功法,所以交出来,倒也没有太心疼。

    至于,这《北斗经》乃是昆仑宫的失传之秘,高离士却是不在意,没用的东西,再珍贵,对他而言,都是废物,如今能够帮他脱困,便是最大的价值。

    夫子倒是一怔,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东西。

    这《北斗经》,让夫子想到了罗鸿,那小子一身正阳之气,太过于浓郁,如今已经跨入了儒修四品浩然,踏入三品小儒问题不大,但是,想要入二品正气长河,将浑身松散的正阳之气凝练起来就比较困难了。

    毕竟那小子的正阳之气实在是浓郁的离谱。

    “可。”

    夫子点了点头,留下了这《天权篇》。

    高离士躬身,从宽袖中取出了一片金箔,金箔顿时落下,入了儒修殿宇中。

    高离士神色复杂,径直离去。

    三人离去了。

    天地间的大手掌亦是消失不见。

    李修远手持圣贤书,回首,情绪有几分复杂的看向了春风小楼。

    “夫子,就这样放他们走……真的好吗”

    “若是可以,其实该留下他们的。”

    “未来,或许会少些压力。”

    李修远,道。

    夫子摇了摇头:“留下,虽可以,但没必要。”

    “而且,真的留下,不符合规则……”

    “他们只是来瞄了一眼,你便一言不合留下对方,那与魔有什么差别”

    “咱们读书人,要讲道理,讲证据。”

    李修远闻言,遗憾的叹了一口气:“唉,还是怪那佛首太弱了……”

    若是佛首能多抗一会儿,夫子就未必会这么快回来。

    那样高离士,吴策和洪道姑或许真的会忍不住出手,一旦三人出手,夫子再归来带给他们巨大的惊喜,那就有理由留下他们了。

    春风小楼中。

    夫子端坐摇椅,摇椅继续摇曳,他望着天与地交联的尽头,目光有几分深邃,脸上笑容尽退,浮现几缕严肃。

    ……

    高离士,吴策还有洪道姑,三人黑着脸,在天穹之上分道扬镳,分别回到了大夏,大楚和大周。

    这一趟,他们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被夫子敲了竹杠,有种遭了仙人跳的感觉。

    “果然,读书人没一个好东西……”

    吴策双手抱胸,端坐在凌空巨剑的前端,黑着脸。

    还是他们剑修来的比较耿直。

    吴策和洪道姑分别回到大楚和大周,和大楚女帝和大周天子打了个招呼后,两人就各自离开。

    长廊之上,大楚女帝眯起如水般的大眼睛,看向了安平县的方向,红唇微微上挑。

    另一边,大周天子看着黑着脸,报了情况便离去的洪道姑,则是不由笑了笑。

    他摇了摇头,转身钻回了烟气沉重的炼丹房。

    “快了,快了……”

    大夏王朝,天安城。

    天极宫前。

    高离士气息鼓荡,徐徐落下。

    那道屹立在皇城之巅的魁梧身影,已然消失。

    高离士却是恭敬躬身,将前往安平县的情况,一一诉说。

    “夫子镇压佛首,只不过半盏茶的功夫……”

    “夫子依旧于人间无敌。”

    高离士感慨道。

    魁梧的身影笑了笑。

    “没人比朕更了解他。”

    “他若是镇压佛首花费的时间久一些……那才是真的棘手。”

    “好一个人间最无敌。”

    淡笑之声萦绕天极宫之巅,下一刻,身影凭空散去。

    高离士垂着脑袋,老态龙钟的脸上,有几分似懂非懂之色。

    ……

    无量山,佛光万丈。

    夫子走了,来也匆匆,去的也匆匆。

    来时尚且是迈了六步,横跨六千里,离去时却是一步便径直横跨消失。

    这等神通,让在场诸多一品高手都是看的心潮澎湃,这才是真正的至强者,人间至强者。

    哪怕是天门之后的陆地仙,也自愧不如的存在。

    而望川寺,只剩下一片狼藉。

    德高望重的佛首,密谋的一场欲要掠夺地藏传承的佛首,被夫子封印于碎了佛运的万佛钟之下一甲子。

    算是给了佛首的所作所为画上了一个等号。

    至于佛首说罗鸿入了魔……

    在场的诸多高手原本或许还会因为佛首的德高望重相信几分,但是,现在……

    简直是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魔个大头鬼!

    罗鸿都特么的快成真佛了,他若是魔,在场人的眼睛都可以挖下来当玻璃珠弹着玩!

    望川寺八千年佛运被夫子一拳打碎。

    如今扬洒在无量山,让罗鸿吸了个舒爽。

    看着罗鸿浑身佛光节节高升,不断璀璨,其中时不时的交织着明亮高炽的正阳之气,简直像是佛主转世,圣人重生!

    罗鸿从对佛道一窍不通,到如今沐浴佛光之下,佛道修为,跨入五品小金刚之境,甚至,在无数佛光堆彻之下,罗鸿周身又凝聚出第二颗罗汉果,在冲击四品小罗汉境界。

    这特么的……还是人吗

    这简直现实版的立地成佛!

    这一趟望川寺的机缘,罗鸿可以说是真正的大赢家。

    得了地藏传承也就罢了,现在连望川寺八千年的佛运,也都成了罗鸿的囊中之物……

    许多一品高手都怀疑,这是夫子故意的。

    不然的话,夫子直接镇压佛首便可,根本没有必要将万佛钟都给打破,让望川寺的佛运倾塌。

    无量山之巅。

    风雨飘摇,天空下起了金色的雨,像是观音在流泪,为古寺而悲。

    天地间一片寂静。

    诸多一品高手望着此刻的望川寺,没有说话。

    哪怕是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一位位望川寺的僧人,看着那安静盘坐在演武场中,沐浴在佛光佛运中的罗鸿,都是情绪复杂。

    想要出手阻拦,却又不太忍心。

    因为,万佛钟破碎了,望川寺的佛运失去了承载的依靠,而罗鸿头顶之上的那小佛钟,吸收了大量的佛运,积攒的大量的佛运,或许会成为望川寺未来的依靠。

    望川寺的佛运并没有消失,只是转而嫁接到了罗鸿的身上罢了。

    这也是为什么,夫子未曾带走罗鸿的原因。

    除了不符合规则,以及罗鸿尚在沐浴佛运以外,夫子也是明白,等罗鸿承载住望川寺的佛运,望川寺就算不帮着罗鸿,大体上也不会再对罗鸿出手了,这亦算是一种保障。

    而此刻的罗鸿,陷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

    佛道修为的节节攀升,他并不在意。

    那全是由地藏经自由运转所形成的实力提升。

    罗鸿此刻关心的是泥丸宫中的佛灯。

    原本罗鸿只凝聚了三盏佛灯,而此刻,他借助佛光观想《小邪燃灯经》,却是再度凝聚了出九盏佛灯。

    九盏佛灯散发出庄严的佛光,像是一道道冲天而起的支柱,稳固着罗鸿的意志海,让他的意志海,固若金汤!

    罗鸿感觉自己的精神力开始不断的提升。

    原本罗鸿操控二品的吴天邪影,大概吴天邪影被灭杀个五六次罗鸿的精神力就大体上要消耗殆尽了。

    而如今,吴天邪影就算欻欻的被杀个二三十次,罗鸿都感觉自己能扛得住。

    这种精神力上的提升,对罗鸿而言好处极大,身为一个优秀的邪修,想要操控一支强悍的不死邪影军团,精神力是主要的。

    若是精神力不够强,不死军团被人碾压一轮他便虚了,那顶个屁用。

    邪影军团的奥义便是在于,不死不灭和围殴!

    若是罗鸿精神力足够强,哪怕是天榜一品罗鸿都特喵的能给你耗死!

    蚁多还能咬死象!

    轰!

    《地藏经》再度运转几个小周天,罗鸿凝聚了第二颗罗汉果,踏入了小罗汉境界。

    罗鸿徐徐睁开眼,眼眸带着几分沧桑。

    他的背后,佛光酝酿普照,隐隐约约似是要形成一轮佛盘。

    再加上飘逸扬洒的正阳之气。

    罗鸿面色发苦……

    若非丹田中在地藏秘境中过滤死灵之气,而充盈的煞海。

    他特么的都差点以为自己邪了个寂寞!

    他这一身异象,若是此刻跳出个人来说他是往前五百年,往后五百年的天地主角,罗鸿都可能会相信。

    可奈何,罗鸿深刻的明白,他的本质……乃是邪修啊!

    不管是正阳之气,亦或者是无尽佛光,那都是虚的!都是假的!

    正阳之气那是人体的邪煞平衡被打破后所汇聚的。

    至于那无尽佛光,那是属于望川寺八千年的佛运……跟他罗鸿有个屁关系。

    远处。

    法罗大师披着袈裟,长眉在风中飞扬,在万千金雨中一步一步的行走而来,来到了罗鸿的面前。

    他的神色复杂,心中有愧疚,但是又感觉对罗鸿这个吸干了八千年佛运,吃的盆满钵满,满嘴流油的家伙有什么好愧疚的……

    明明血亏的是望川寺

    酝酿了许久。

    法罗大师只能叹了一口气。

    双掌合十,双眸真挚的看向罗鸿:“阿弥陀佛。”

    “罗施主,你与我佛有缘……”

    “可愿入我佛门望川寺下一代佛首非你莫属……”

    如今罗鸿身上承载着望川寺八千年佛运,对于望川寺而言,乃是全寺上下所有佛僧心中的小宝贝。

    罗鸿闻言,嘴角抽了抽。

    他站起身,佛光与正阳之气交织,拄着地藏剑。

    “法罗大师说笑了……”

    “我罗鸿,乃是邪魔。”

    无量山外。

    袁瞎子歪着脑袋,拄着银枪,嗤笑了一声。

    “公子埋汰的好。”

    赵星河亦是握着墨刀,微微目光如炬:“公子不愧是读书人,埋汰人不带脏话,望川寺的佛首前一刻还说小公子为魔,如今……见公子佛光普照,便又不承认了”

    罗鸿:“……”

    求求你们别说话!

    他真的在说自己是邪魔啊!

    两人的一唱一和,肉囊法罗大师脸色微微变化,许久,长叹一口气。

    “阿弥陀佛。”

    “贫僧懂了。”

    “此次之事,是望川寺对不起罗施主,作为补偿,望川寺本不掺和凡俗之事,但这一次,作为补偿,望川寺会派遣两位凝聚菩萨果的一品佛修为罗施主护道。”

    法罗大师双掌合十,神色诚恳。

    这话一出,天下间******变。

    而罗鸿拄着地藏剑,对于法罗大师的补偿,却是没有太在意。

    他只是看着法罗大师,笑了起来。

    许久。

    笑容逐渐消失,淡淡开口。

    “那现在……本公子可以去见一见七伯了么”

    ps:第二更到,出去吃了个饭就回来码字,感谢大家的生日祝福,当然,若是能来点实质性的月票和推荐票那就更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掌欲诸美〕〔惹火甜妻:顾医生〕〔大医凌然〕〔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洛施涵 战寒爵免费〕〔港九枭雄〕〔重生之最佳女婿林〕〔都市风云乔梁全文〕〔36382张牧杨兔李晴〕〔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北颂〕〔岳风和柳萱小说章〕〔神医娘亲之腹黑小〕〔重生农门小福妻〕〔凌依然易谨离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