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猎魔烹饪手册〕〔求掌教下山〕〔我的细胞监狱〕〔妖灵天道〕〔重生之地狱难度〕〔命道守墓人〕〔自幽冥归来〕〔非凡相师〕〔我有一个剃头系统〕〔逍遥少侠〕〔异山海〕〔游戏损毁〕〔我在黄泉有座房〕〔帝国败家子〕〔忠伯〕〔神龙狂婿〕〔天字一号顽主〕〔江婉菱〕〔周烈〕〔猎谍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世界升维游戏 0017章 立于夜空的天人,惊鸿一瞥的血佛
    楚门猜对了,这太攀寺内真的隐藏着一个法阵,眦婆尸的布置和一切的行动,都是为其最终的正常运转服务的。

    那大殿的位置,地脉水流的走向,以及殿中的干尸和干尸不知何处去了的血液等等,都是支撑这个法阵运转的众多阵纹的一部分。

    整个太攀寺,都是一座大阵,残缺与完好的阵纹,都不过是其外在的具象化罢了。

    寺全则阵全,寺损则阵损!

    楚门这一通乱砸,是最粗暴最费力,但同时也是最直接的解开法阵的方法。

    这不是瞎蒙乱撞,而是拥有准确指向性的努力。

    倘若说破阵的方法是一条堆满石头的路,正统的做法仅仅是搬开挡在行进之人面前的石头,那么楚门所做的,便是将路上的所有石头通通搬开,一个不留。

    他做错了吗?没有。

    他做对了。

    正是因为他的努力,那本来能从法阵中走出的怪物,现在只能伸出一只手。

    “该我出场了!”

    楚门鼓动真气,淡金色的光芒透体而出,在高空中凝出一只金色的巨手,以煌煌不可抵挡之势,自天际坠向巨手所在之地。

    魔头,你听说过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吗?

    这就是了!

    “楚门快看!”

    “那是什么!”

    山门前的方芳纺先是在山摇地动中感知到一股让她的血脉异术几乎触之即溃的纯粹气息,在急忙收回异术后,她又看到了一只从天而降的金色巨掌!

    巨掌横遮天幕,如九天流星般坠向大地,其雄浑的气势摄住了方芳纺的心神,恍惚间她觉得自己看到的好像不是一只巨掌,而是一尊端坐在天际的巨佛。

    巨佛无喜无悲,无痴无嗔,六根不染,净如琉璃,单是坐在那里,就有了一种占据全部天地的感觉。

    传说佛祖释迦成道时曾言: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这显露在方芳纺心中的巨佛,好像便已经有了这种意味。

    “醒来!”

    楚门的分身轻拍方芳纺的天灵,一声轻叱将她唤醒,然后迎着小姑娘恐惧震惊又庆幸的眼神说,“那便是之前和阿修罗交战的天人!”

    “看来阿修罗尚未被消灭,天人也未曾离去。”

    “天人……”

    芳纺低头不敢再看,只听到一声类似撞击的剧烈声响后,便是山摇地动的恐怖冲击。

    “何谓天人?”

    方芳纺想起母亲羽化归去前对自己的教导,“不离於宗,谓之天人。”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谓之天人。”

    “人上之人,浮土难载,谓之天人!”

    “难道这世界,真的要变了?”

    方芳纺有些迷茫,毕竟她的生活二十年如一日,从未改变过,但就在今日夜里遇到楚门后这短短的小半个时辰内,一切都不同了。

    传说走进现实,现在与过去接驳,那埋藏在远古岁月中的,即将重现!

    “天地将开。”

    楚门意味莫名地在方芳纺耳边念出这句话,这句话只是他的猜想,但这份猜想,有充足的证据。

    他看到了方芳纺的迷茫,对这件事过后她吐露有关上古残脉的秘密有了九成把握,余下的那一成,在于未知的意外。

    楚门做事,从来不会认为自己拥有十成把握。

    他坚信,世界是多变的,一切皆有可能。

    自然与此相对,也没有绝对的不可能。

    他拉着方芳纺跨过裂开的大地,操控真气飞越一道又一道深邃的沟谷。

    太攀峰在崩塌,这座天山山脉外围的第一高峰在今夜迎来了末日,周围数百里地带,皆因其震动,不知有多少树木断折,不知有多少山崖改形、河流易道。

    这还只是大宗师级数的力量,若是真正的法相天人,摧山、断岳、截江,只若等闲。

    但世间大宗师已是难觅,仅次于至高混元境之下的天人,整个江湖风云世界,不知有没有一手之数。

    纵使楚门有游戏背景做参考,也无法确定。

    “先天之上与先天之下,简直就是两种生物。”

    “不全力出手一次,我都不知道我有这么强!”

    楚门立在半空,看着彻底被毁掉的法阵和巨手感叹道,“怪不得这世间门派中武力最高者大都是些罡境,若是先天入场,纵使没我这么强,怕也是没得玩了。”

    楚门一边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到崩塌解体的太攀峰上,一边操控着真气分身带着方芳纺快速逃离,他之所以要在小姑娘面前一人分饰两角,一是为了让她相信时代真的变了,二是顺手给自己再套上一个马甲。

    这年头没几件马甲都不好意思出来混,因为一种身份有一种身份的限制,只有多开马甲,才能方便去做一些事。

    否则便会束手束脚。

    “嗯?”

    看到法阵和大手消失,正打算离开这里与分身会合的楚门,突然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心悸,这心悸来势汹汹,好像预示着他将要大难临头。

    “怎么回事?”

    楚门停在空中,想要锁定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危机来源,但感应半晌,毫无所得。

    “难道——”

    楚门望向法阵和巨手之前存在的位置,但由于太攀峰解体,山体崩塌,那里早已变得空无一物。

    但冥冥中的感知告诉楚门,那个位置,正是自己心悸的来源!

    楚门毫不犹豫地对那里全力挥出一掌,但真气巨掌穿空而过,打在山体上加快了其崩塌的速度,却没有减轻他自己丝毫的心悸感。

    反而,心悸感更重了!

    那种感觉,就如同有人不隔衣物将匕首尖贴在你自己的胸膛上,冰冷的刀锋与炙热的心脏,仅仅隔着一层皮肉,好像触手可及。

    “难道是因为那法阵背后的存在想要强行降临此世,而降临后第一个要杀的就是我?”

    “这似乎是最合理的答案!”

    就在楚门考虑是战还是逃时,那心悸感忽然消失了,消失得就像它来时一样突然,无影无踪。

    “这又是怎么回事!”

    楚门有些懵,他讨厌这种感觉,因为不受控制的事情的发生,证明他还不够天才,不够天才到能推断出所有事情。

    如果说心悸感还能推到巨手主人的身上,那么它突然的消失又该如何解释?总不会是那巨手主人又长出了一只手,所以好了伤疤忘了疼吧!

    就在这时,楚门脑海中忽然响起一道莫得感情的冰冷机械声——

    熟悉的感觉骤然传来,楚门眼前一黑、一亮,不受控制地回到了现实,睁眼一看,嗯,是他熟悉的家。

    他还依旧保持着刚刚进入江湖风云前的姿势。

    手机屏幕仍然亮着,上面所显示的时间,轻轻地从2:03,变到了2:04。

    楚门躺在床上,脑海中闪过他这次穿回来前所看到的一幕。

    这次的被动穿越楚门并非和首次一样脑海中除了一黑一亮什么都没有,他还看到了一个人。

    不,准确的说,是一尊佛。

    那佛浑身染血,袈裟破烂,跌迦而坐于虚空中,手中捏着一串佛珠,面容模糊不清,只有嘴一张一合。

    楚门听不到佛说的话,但神奇的是,他清楚地明白佛的意思。

    “众生,皆为,虚幻。”

    “苦海,未有,谈何,得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英灵降临现世〕〔掌欲诸美〕〔龙王殿萧阳〕〔网游之匠艺人生〕〔宋婉〕〔我真不想努力了〕〔不可名状的章鱼怪〕〔西游:我要举报了〕〔贤妻威武〕〔偏执薄爷又来偷心〕〔八零之女大佬的甜〕〔重生仙帝归来莫海〕〔西游的美食攻略〕〔在下真的不是龙傲〕〔绿茵少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