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进虐文后我跟男〕〔老公是高岭之花〕〔都市之天帝归来〕〔女主只想在线当颜〕〔仙师无敌〕〔寒门崛起〕〔灰塔的黎明〕〔魔族血统的我却妄〕〔我从崩坏开始就无〕〔天下狂医〕〔精灵之守灵人〕〔肝疼的游戏异界之〕〔首席霸爱:别逃,〕〔斩鬼之孤狼〕〔开局签到十万重炼〕〔VIP修仙传〕〔仙神妖魔鬼〕〔十万甜度〕〔从斗破开始召唤万〕〔我能熔炼万物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世界升维游戏 0008章 这个世界怎么不太对的样子
    月黑风高夜,捉贼审讯天。

    如家客栈二层某间门窗紧闭的客房内,一截短短的蜡烛立在烛台上静静燃烧,昏暗的光线下,一个衣衫凌乱的小姑娘一动不动地躺在木床上,床前的凳子上坐着个中年大叔,一双眼睛上下扫视小姑娘周身,似乎要把她看个通透。

    “老实交代!”

    易容成中年行脚客的楚门喝道,“不然我不介意让你尝尝我的手段!”

    但牵扯到糖葫芦的问题,方芳纺又一声不吭了,她倔强地闭上眼睛,一副爱咋办咋办的态度。

    她这是吃准了楚门这个假魔门和尚不会真的把她怎么样,关于她的能力方芳纺还有一些没交代。

    她不只能识人,还能感应物品,更能直接分辨人心善恶,眼前这和尚虽然看起来凶巴巴的还杀过人,但着实是个有底线的人,不会把她怎么样。

    这就是第一和第三个问题的答案。

    “呦呵,”楚门冷笑,“你这是吃准了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啊。”

    楚门作为孤儿两世摸爬滚打,又在暗网上奋战多年,早已练就了洞察人心的本事,方芳纺的心思,他基本摸得差不多了。

    问题一三的答案楚门大致有了猜测,但关于这伪萝莉为什么执着于糖葫芦的问题,他还莫得头绪。

    “不过你真的确定我不会做出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吗?”

    楚门走到床前,在方芳纺惊恐的目光中拉开她的夜行衣,露出里面天蓝色的内衬来,玲珑有致的娇躯在烛光中显露出谜一样的弧度,使人联想到断臂维纳斯那最突出的几个部位。

    两抹红晕爬上方芳纺的脸颊,她银牙紧咬,不敢置信地盯着楚门。

    似乎在说,“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还不说吗?”

    楚门扬起手,做出一个令人遐想连篇的姿势,如此僵持了三秒,方芳纺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

    虽然她的天赋能力依旧没有察觉到恶意,但她实在是不敢再赌下去,比起糖葫芦隐藏的那个秘密,还是女儿家的贞节更重要。

    “我说。”

    方芳纺含泪屈服。

    她不说不行,若是楚门再继续下去,这章就没了。

    “北山有石,其名为珂,色白如脂,可以养人。”

    “我在糖葫芦最下方的山楂内藏着一块石珂,”方芳纺认命般地低下头,“只要将其带在身边,就可以缓慢地增强我的识人能力。”

    方芳纺之前的说辞当然带有谎言的成分,她识人的能力根本无法追踪到所谓的天涯海角,其实只要楚门离开了天山,她感应踪迹的能力就会失效,不过只要被记住的人再次踏入她周身一定范围内,还是可以认出来的。

    这种能力可以成长,而石珂据方芳纺说正是她家传的用来促进能力成长的宝贝。

    和不老长寿功一样,这玄奇的能力也是家传的,或者可以叫遗传。

    代代单传,传女不传男。

    “促进能力成长?”

    楚门从人物背包中拿出糖葫芦,嗯,糖衣晶莹剔透,工艺水准很不错。

    在异世界彻底脱离和游戏的联系后,和卡bug卡出的外挂神功一样,的某些属于游戏角色的能力并没有消失,游戏背包正是其中一种。

    这样的表现落在小姑娘眼中,就是楚门直接从半空中拿出了糖葫芦。

    “虚空取物?”

    方芳纺惊呆了,“你也是和我一样的上古残脉?”

    小姑娘心直口快,等到她反应过来时,话已出口,再难收回。

    “上古残脉?”

    打算剖开糖葫芦的楚门瞥了眼方芳纺,“那是什么?”

    小姑娘噤声不语,目光躲躲闪闪。

    楚门记下这个词,打算日后再行盘问,然后便用修习金刚不坏神功练出来的坚若金石的指甲带着外放的真气用力一划,割开糖葫芦表面堪比百炼精钢的假糖衣,和不知名材质的假山楂。

    之前顺手抢来做实验的时候没注意,他现在才发现,这哪里是糖葫芦,分明是保险柜,只为装那一块石珂。

    “这是——”

    楚门捏着那块掏出来的所谓石珂,感受到这点黄豆大的东西内那密集的七彩颗粒,倒吸一口凉气。

    “灵石?”

    在楚门的视角下,灵石在脱离假山楂的包裹后,其中的七彩颗粒骤然加快了散逸的速度,灵气们本来是要飞向方芳纺的,然而飞翔的轨迹却在空中硬生生地转了个弯,不甘地全部涌入楚门体内。

    楚门下意识地吸了一下,组成灵石的灵气瞬间被全部吸进了他那黑洞般的身体内,然后灵石便在他手中消失了。

    消失了。

    楚门尴尬地看着方芳纺,“我说这其实是个意外,你信吗?”

    “混蛋!”

    方芳纺骂道。

    “换个话题,你为什么要把石珂藏在糖葫芦中呢?这东西的材质是什么?”

    “混蛋!”

    “别骂了,再骂我可要翻脸了。”

    “混蛋!”

    楚门霍然扬起手,做出之前威胁小姑娘时的姿势,方芳纺委屈地低下了头,大眼睛中噙满泪花。

    “我家传了八辈的宝贝,就这么没了!”

    方芳纺哭得很伤心,梨花带雨的模样令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楚门虽然知道这伪萝莉是在装,但仍然觉得有些心虚,“别哭了,要不我赔你一个更大的?”

    “说定了,不许反悔!”

    小姑娘立刻抬起头,哪里还有什么泪水,分明是一脸精明的小市侩模样。

    “当然不会反悔,”楚门摊摊手,“不过我现在手上没有现成的,还得等一段时间。”

    “没关系,我可以等。”

    方芳纺点点头,“在你赔我石珂之前,我跟定你了!”

    “呵,我又多了一个小跟屁虫。”

    楚门下意识地忽略了小姑娘的真实年龄其实比他这辈子还大两岁的事实,毕竟他生作二世,在思想上,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

    他知道方芳纺之所以要找借口跟着自己根本不是为了什么石珂,傻瓜才会相信家传的鬼话。

    这东西对她虽然很重要但绝不是仅此一颗,她跟着楚门真正的目的不用猜也知道是那由人物背包得来的误会。

    上古遗脉。

    当然,楚门允许这个来路不明的小姑娘跟着自己同样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两人各个心怀鬼胎,都想挖出彼此身上的秘密。

    不过若不是楚门的武道直觉告诉他逼问问不出来什么,他定然会用强。

    在现实中有个在网上纠缠自己的徒弟元圆园已经够了,如非必要,他可不想在这异世界再招来一个。

    “疑似异能的能力,灵石,上古遗脉,”楚门有点脑阔痛,“这真的是江湖风云那个武侠世界?”

    “怕不是假的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英灵降临现世〕〔掌欲诸美〕〔宋婉〕〔龙王殿萧阳〕〔网游之匠艺人生〕〔西游:我要举报了〕〔我真不想努力了〕〔不可名状的章鱼怪〕〔偏执薄爷又来偷心〕〔绿茵少年时〕〔魔尊降世之离凰要〕〔穹顶之上〕〔仙草供应商〕〔大医凌然〕〔叶辰萧初然最新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