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愿为你摘星〕〔万道长途〕〔我的天赋不太正经〕〔逆鬼焚天〕〔我从娘胎开始修炼〕〔玄学大佬下山后成〕〔她是战神小祖宗〕〔自由不与我〕〔原神之璃月道人〕〔仙子她一心修仙〕〔沙雕师尊每天担心〕〔灾厄之冠〕〔新鲜!乡下来的小〕〔世外桃源〕〔娱乐圈之世界级导〕〔喜提娇夫:快穿作〕〔遮天:从吞天魔罐〕〔热搜爆!直播综艺〕〔战神奶爸〕〔这个武神太过善良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宿主她的种花DNA动了! 第一百一十八章给乞丐也不会给你
    姚奕衡从来没有这样恨过一个人,打袭珍珠的主意,远远比害他还要严重得多!

    常玉趁着休息的功夫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是常玉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姚奕衡,会发那么大的火。

    至今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姚奕衡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却能听得出来里面的厌恶:“只是被人诬陷抄袭而已,不是什么大事情。”

    “被诬陷抄袭还不是什么大事情?”常玉的声音高了不少,不过想到昨天姚奕衡的反应,也觉得实属正常。

    若是他的话,也会发火的吧,这可是赌上一辈子的事情。

    “所以呢,你觉得是张遇做的?”看姚奕衡盯着张玉的眼神就知道。

    他可从来没有看过姚奕衡这样的眼神呢。

    “不是因为抄袭的事情,而是张遇竟然窥视珍珠。”对于常玉,姚奕衡就没有隐瞒。

    他身边并没有什么可以说话的朋友,心里憋着一口气,总是想要找个人说出来。

    “他竟然窥视嫂子?”常玉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不过想一想袭珍珠的样貌,便也跟着姚奕衡咬牙切齿。

    他最瞧不起的就是这样的人,没想到就在自己的身边!

    “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一起查出来到底是不是张遇干的,这种人根本不配坐在这里!”常玉义愤填膺的说道。

    姚奕衡轻轻地摇了摇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件事情我不想任何人插手,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

    既然之前想要他身败名裂的话,那么他就以牙还牙!

    常玉还想要说些什么,就被李贤拦住了:“既然姚兄想要自己处理,你就不要再添乱的。”

    常玉听到这样的话,就有些不高兴,怎么他就是一定会添乱的人吗?

    “我知道你的好意,若是只是抄袭这件事情的话,你想要帮忙我一定不会拒绝的,但是事关珍珠的事情,我想亲自处理。”姚奕衡很少会一口气说这么多的话。

    常玉突然就明白了,轻轻地点了点头:“那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定要和我们说。”

    “嗯。”

    袭珍珠可是一直想着亲自去先生家道歉的事情,晚上吃完了饭,就买了一些东西去了先生家里。

    师母看到他们过来,亲切的迎了上去:“你们来了啊,快进屋里坐。”

    “师母,打扰了,今天来是特意和先生道歉的。”袭珍珠总觉得师母太过温柔,让她不自觉的就想要亲近。

    “这是说的什么话,和他有什么可道歉的,那天的时候我已经解释了。”师母笑着说道,去洗了一些水果端了上来,一边亲切的问道:“吃晚饭了没有,一会吃个饭?”

    袭珍珠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们已经吃过了。”

    “你就宠着他吧,上次竟然敢直接在我的课堂上想要打人,再不管管岂不要不把我这个师父放在眼里了?”

    这个他自然指的是姚奕衡,姚奕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恭敬的行了个礼:“对不起师父,我知道上次是我冲动了。”

    如果不是自己的话,也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那就和我说说,就是因为抄袭这件事情就如此暴躁?”先生生气的地方主要是在于自己看好的学生,竟然会因为这在他的课上闹。

    姚奕衡苦笑了一声:“怎么可能仅仅是因为我抄袭的事情,若只是因为这件事情,学生怎么敢打扰先生。”

    “那是什么事情?”

    “因为张遇竟然窥视珍珠的美色,在学堂里堵珍珠,让珍珠跟着他。”但就算是一介书生,他也是有脾气的。

    怎么可能会让人就这样肆意的欺负自己的妻子?换成谁都是忍不了的。

    袭珍珠将自己遇到张遇的事情说了一下,先生直接拍桌站了起来:“荒唐!我的学生竟然会有这样的人!”

    师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你冷静点,一大把年纪了。”

    “所以你是不是确定了,那件事情是张遇做的?”先生问道,若是这样,他一定要给姚奕衡讨回一个公道来。

    姚奕衡轻轻的摇了摇头,若是有证据的话,他现在早就将张遇拎到院长的面前。

    “我只是怀疑,并没有证据,师父不需要为了我担心,这件事情学生会处理好的。”

    他甚至不想要任何人的插手,想靠着自己的能力讨回一个公道!

    现在就处处需要帮助,以后岂不是更是这样?

    “也是,你也该试着自己去处理一些事情了,但真的遇到难题了,记得说一声,什么都不是靠着自己及一个人就能处理好的。”先生语重心长的说道。

    离开了先生家,已经很晚,袭珍珠靠着是姚奕衡盯着天空上的星星,一时间有些想念自己的故乡。

    身边的人哪怕是一个动作,姚奕衡都会看透袭珍珠的心情。

    “你心情不好吗?”姚奕衡轻声问道。

    “没有啊,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有些伤感罢了。”看着圆月,她突然有些想自己的故乡。

    莫名来到这样的一个一无所知的年代,除了一个系统,没有任何人可以诉说。

    说的简单一点,她就是想家而已。

    姚奕衡早就知道,这个人身上有很多的秘密,甚至已经可以说是不是以前的珍珠。

    无论是什么神仙鬼怪,他都是不在乎的,只要这个人能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就是鬼怪又能如何呢?

    “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吧?都有一天突然离开对吗。”姚奕衡声音轻柔,语气里夹杂着担忧。

    “嗯,我不会离开你的。”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姚奕衡突然问出这样的话来,但是袭珍珠还是可以出了肯定的答案。

    他本就是灵魂穿越过来的,又怎么能回去呢?

    她认识的也不过身边这一个人罢了。

    自然是要缠着一辈子的。

    “那就好,你不会突然自己走就好。”这句话姚奕衡说得太轻,袭珍珠也没有听出来他在说些什么。

    大伯母听了袭珍珠的话,第二天就开始制作辣子酱,然后让他大伯去了杏花楼。

    有些忐忑地报出了袭珍珠的名字,就得到了小二哥热情的接待,并且以一罐子一两银子的价钱买给了杏花楼。

    大伯一高兴就买了不少的东西回了村子。

    路过的村民看见姚大伯高兴的样子,都忍不住凑了过去:“姚大伯这是发了什么财,竟然买了这么多东西回来。”

    姚大伯没有说话,到时早上遇到他的人直接说道:“你不会是把早上那一坛子红红的东西都卖出去吧?”

    “对啊,就是辣子都卖出去了。”姚大伯笑呵呵的说道,果然珍珠并没有骗他们,那东西竟然可以这么值钱。

    “姚大伯从哪学来的手艺,那东西竟然能吃,还能卖出价钱?”周围一时间有人羡慕有人好奇。

    要知道他们都不知道那东西应该怎么吃,不然也放任山上那么多。

    整个村子就这么大点的地方,很快要大伯卖了不少钱的不行就传遍了整个村子。

    一时间错人都在嫉妒。

    特别是三婶一家,知道竟然是珍珠的手艺,竟然不告诉他们。

    更是恨得要死。

    于是袭珍珠回到村子看望豆豆的时候,就发现很多人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奇怪。

    不过袭珍珠根本就不会在乎别人的目光,一路忐忑的去了大伯家。

    大伯母就笑呵呵的说道:“珍珠回来了,那天你教给我的东西,竟然能卖出这样的高价来,你知不知道整个村子都在讨论呢。”

    “能给大伯贴补一下家用,那就好。”袭珍珠笑着说道。

    看着豆豆飞快的扑进自己的怀里,袭珍珠脸上的笑容又盛了几分:“豆豆有没有想娘亲?”

    “想!”豆豆回答的干脆利落,然后直接将头埋在了袭珍珠的怀里。

    袭珍珠也是想念的紧,刚想抱着豆豆进屋聊一聊,就被恼人怒的声音打断。

    “袭珍珠你这个贱人,是不是手里还有什么老爷子传下来的东西,不然你怎么可能货这些!我劝你痛快的交出来,不然大家都难看?”三婶泼辣的声音传进了袭珍珠的耳朵里。

    袭珍珠真的是万分的厌恶,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消失:“什么东西让我痛快的叫出来?方法是我的,我想要交就交,但是我不想给你。”

    听到袭珍珠竟然想要私吞,庞氏直接坐在了地上,开始大声的哭号:“大家都快过来看看,明明都是老爷子的东西,袭珍珠竟然想自己一个人贪了,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袭珍珠,看着面前的疯婆子不为所动,到门口聚集了不少人,才开口慢悠悠的说道:“你怎么就知道这方法是老爷子留下来的?不会是为了你想要找个借口罢了!”

    “老爷子留下来那么多宝贵的东西,你就是怕我们多了去,所以才想要自己一个人私吞!”除了一本花册,一定还有其他的东西,庞氏认定了老爷子留下来了不少宝贵的东西。

    “庞氏,你在说笑吗,若是老爷子真的有这样的方法,为什么以前不拿出来?明明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和你有什么关系?”袭珍珠冷笑了一声,毫不客气的说道:“这房子我就算给路边的一个乞丐也不会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执掌风云〕〔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大夏文圣〕〔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我靠修仙逆袭人生〕〔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治愈系游戏〕〔偏偏宠爱你〕〔我家娘子,不对劲〕〔不科学御兽〕〔曾经,我想做个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