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神:时代变了〕〔我代表地球联姻异〕〔重生成团宠文炮灰〕〔穿越成顾横波后的〕〔玉龙诀〕〔在奥特世界当法王〕〔全星际都是我的手〕〔摩诃大圣〕〔我有一剑,天外飞〕〔穿成科举文中炮灰〕〔天赐万象玉作杯之〕〔最强末世进化〕〔天启无限进化〕〔修真界如今不太平〕〔将门第一女相〕〔从斩妖司地牢杀成〕〔灵显真君〕〔殿下别这样〕〔封印乐园〕〔九龙霸帝诀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恋爱游戏绝对哪里有问题吧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手指快速点击着屏幕, 删除拉黑一条龙直接奉上,太宰治面色漠然的放下手机。

    坂口安吾看了他一眼问:“是工作方面的事情?”

    “不,”太宰治轻轻晃着手中的酒杯, 剔透的冰球与玻璃的杯壁浅浅碰撞,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他漫不经心的回复道:“只是骚扰短信罢了。”

    “——有人给你发骚扰短信?!”

    这件事情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挺让坂口安吾震惊的。

    “咳、真是意外啊。”

    许是注意到了自己有些过于惊讶了,坂口安吾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调整了一下面上的表情说:“没想到真的有人胆子大, 不怕死到这种程度啊。”

    “这是应该意外的点吗?!”

    太宰治不满道。

    “有人能通过层层保护,得到港口黑手党历代最年轻干部的手机号, 并向他发送骚扰信息。”

    坂口安吾诚实吐槽道:“绝对很令人意外吧。都可以上头条了。”

    “收到骚扰信息不一定需要手机号吧?”

    织田作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说:“现在的先进技术似乎已经做到了可以无视手机号码,直接给他人发送骚扰信件。像我就收到了不少条。”

    “……这种时候不需要认真思考骚扰信息的来源啊, ”坂口安吾心累的揉了揉眉心, “只要顺着话吐槽太宰就行了。”

    “是吗?”

    织田作不解的应了一声。

    坂口安吾:“……”

    作为这三人中的唯一的吐槽担当,他真的很累啊。

    “等等,织田作也受到过骚扰短信吗?!”

    太宰治注意到了重点,兴奋的问:“是什么样的!是什么样的!”

    “……这点确实挺让人在意的。”

    坂口安吾推了推眼镜, 也被勾起了好奇心。

    织田作并没有什么要隐藏隐私的想法,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声音平稳的念道:“有两条是推销房子的, 一条是推销学校的, 还有一条是说她丈夫常年种茶不在家, 她觉得一个人呆着十分寂寞,问我愿不愿意去她家买茶叶的。”

    “……啊, 是推销的骚扰信息啊。”

    太宰治立刻焉了下去。

    坂口安吾:“等等、最后那条不是普通的推销吧!”

    -

    与友人之间的谈话多是如此, 一段话题过后, 会陷入短时间的沉默。

    “总感觉好无聊啊……”

    太宰治趴在桌子上看着坂口安吾问:“安吾,你身边就没有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

    “……为什么这种话题要抛给我?”

    坂口安吾皱着眉反问。

    身为社畜,一个每天累得连睡觉时间都没的人,怎么可能有闲心留意身边有意思的事情?

    “总觉得安吾长的就像是知道很多背地里的小秘密的样子啊!”

    太宰治理直气壮的说。

    坂口安吾:“……这是什么不讲理发言!”

    “有意思的事情没有,”他垂下眼眸,看着杯中漂浮的冰球说:“倒是最近有留意到一个人。”

    “欸——”

    太宰治来了兴致,眼睛闪闪发亮的凑近问:“是恋爱的预感吗?”

    “才不是!”

    坂口安吾瞥了他一眼。

    “我说的那个人你应该也有见过吧。”

    透明的冰球在酒杯中漂浮又缓缓下沉,酒吧内暖橘色的光线落到盛放着酒液的玻璃杯上,在吧台上映出了彩色的光辉。

    优美的管弦乐曲舒缓的播放着,属于男性的声音低低述说道:“首领面前的红人,现如今声名鹊起的港.黑的番犬——夏川幸。”

    “……”

    久久没有等到回复的声音,坂口安吾转头一看。

    “……等等你为什么是这个表情?!”

    太宰治收起面上十分浮夸的嫌恶,跟没了兴趣一般,单手托着下巴,声音散漫的说:“啊,是她啊。”

    “……你跟她之间有过节?”

    坂口安吾迟疑的问。

    他还是第一次从太宰治面上看到这么鲜活的对他人的不喜。

    “不,只是单纯的,”墨色的眼瞳内含有的情绪依然晦涩难懂,太宰治伸手弹了下酒杯说:

    “——跟她合不来。”

    -

    太宰治跟夏川幸的初遇其实十分的戏剧化。

    并不是夏川幸以为的电梯内的初见,而是……

    在气氛更为焦灼的,处刑叛徒的场合中。

    “太宰大人,”穿着黑色西装的下属走到太宰治身前,恭敬垂首道:“她还是不肯说。”

    太宰治靠倚在车旁,低头操控着手里的游戏机,听到下属的话只随意抬眸扫了一眼满身是血,硬是咬牙不肯说的叛徒,淡声道:“那就解决了吧。”

    “等、等等……”

    听到他这么说,被捆着跪在地上的女性突然慌张的抬起头说:“我、我……”

    港口黑手党处罚叛徒的手段从不温和,现如今满身是伤的女性自己也知道,无论今天她是交代还是不交代,恐怕都逃不过一死。

    既然横竖都是死的话……

    女人颤抖着仰头,努力提高了声音,哀求的看着那位最年轻,也是最可怕的干部,棕色的眼眸内含着恐惧与淡淡的不合时宜的期翼,小心问道:“在死之前……”

    “在死之前,我想见一眼夏川大人……可以吗?”

    这个谁都没预料到死前请求确实让周边的人怔愣了一瞬。

    夏川?

    太宰治对这个名字隐隐有些映象。

    似乎是首领前段时间新提拔的护卫队成员,据说实力不错。

    “原来如此。”

    他将手中的游戏机放到下属手上,双手插兜迈步走向前方,俯视着脸上沾有血迹,眼神祈求的女性,话语听不出什么意味的询问道:“是想要供出同谋,换取自己活命的机会吗?”

    “不、不是的!”

    女人焦急辩解道:“只是因为夏川大人曾经救过我,我很感谢她……”

    “所以?”

    太宰治垂眸看着她。

    “你想说什么?”

    他声音微凉的问:“因为对方救了你,你才能继续用叛徒的身份在港口黑手党内卧底。”

    “想要以感谢之名,在死前进行最后的嘲讽?”

    “不!”

    绝没有这种想法,女人解释的声音很是急促:“并不是抱着这么失礼的想法,我是真的很感谢夏川大人!”

    “与她同队时她真的帮助了我很多,她也是唯一一个愿意主动跟我说话的人!”

    “我只是……”

    刚才急迫提起的声音逐渐放缓,女人被捆在身后鲜血淋漓的双手轻轻收拢,弓着身体脑袋贴着地面,嗓音哽咽道:“我只是想再见她一面罢了……”

    难以理解的思路。

    过于劣质的谎话。

    看着女人卖力又情感充沛的表演,太宰治面上的表情十分的平静。

    只是因为被帮助了,就对敌对派的成员心怀感激?

    以为现在的卧底都没有受过基础的心理培训吗?

    再者,作为身份特殊的受益者,不将被救的事情小心瞒着,反而当众说出来?

    真是不知道到底是在感谢还是在报复对方了。

    太宰治这么想的,也就顺着对方想要得到的回复问了出来:“一个濒死的叛徒在临死前想要见一位前途大好的新人,你是准备把她一起拖入地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执掌风云〕〔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