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神:时代变了〕〔我代表地球联姻异〕〔重生成团宠文炮灰〕〔穿越成顾横波后的〕〔玉龙诀〕〔在奥特世界当法王〕〔全星际都是我的手〕〔摩诃大圣〕〔我有一剑,天外飞〕〔穿成科举文中炮灰〕〔天赐万象玉作杯之〕〔最强末世进化〕〔天启无限进化〕〔修真界如今不太平〕〔将门第一女相〕〔从斩妖司地牢杀成〕〔灵显真君〕〔殿下别这样〕〔封印乐园〕〔九龙霸帝诀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恋爱游戏绝对哪里有问题吧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但其实夏川幸也不算是在说谎。

    她是真的要换下一个攻略目标了。

    对玩家而言,一个角色攻略失败了,就约等于没有可利用价值了。

    既然没有可利用价值了,那也就没必要再在对方的身上浪费时间,维持那对她而言并不是特别重要的好同学关系了。

    现目前累计金钱,寻找方法提升自己的各项属性,再尽快找到系统说的那个什么……「综合世界内的支柱角色」?

    重新进行下一段的攻略,才是对夏川幸而言最为首要的任务。

    不过……

    夏川幸食指指骨抵着下唇,垂眸思考了一会。

    世界支柱角色啊……

    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存在?

    从字面上的意义来理解的话,应该指的就是那种,拥有着强大的武力或者是能力,能支撑的起整个世界运转的人。

    但这类存在,也不能被称之为人了吧?

    是神吗?还是什么高等次元的东西?

    夏川幸皱了一下眉,考虑到这个游戏里的普通中学生都能为爱变身成超级赛亚人,她不得不抱以最坏的想法想——

    总不可能……

    粉发的少女表情不受控制的有些扭曲。

    ——是外星生物吧?

    ……好吧。

    其实夏川幸自己也觉得不太可能会是这种发展。

    毕竟这到底还是以日本校园作为背景的攻略游戏,不可能凭空降下一个神或者外星来客需要她攻略。

    游戏剧情发展是需要戏剧没错,但突然提高攻略难度,将攻略目标从人转为外星人什么的。

    那不是戏剧——

    那是惊悚啊!

    如果不按字面意思理解的话,那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

    夏川幸暗金色的眼瞳中闪过一抹意味深长。

    「世界支柱角色」

    指的就是类似于漫画中的主角、游戏中的玩家、电视电影中推动剧情发展的重要人物,没有他们世界就没法运转那般——身份意义上的世界支柱。

    这类角色往往都是特殊的。

    属于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他,他一出现就能吸引住众人的目光、身上多少拥有着闪光点、或者是重要的身份。

    单从外表看起来应该就跟普通和平庸这两个字格格不入,且他一出场基本就代表了剧情的开始。

    如果不是主角本人的话,那绝对会是主角团里的重要角色,身上藏着很多秘密,可能还很危……

    像是想到了什么般,夏川幸忽然顿了顿,缓慢将视线下移,最后落到了戴着黑色礼帽的reborn身上。

    ……可能还很危险。

    夏川幸:“……”

    她目光堪称尖锐的上下打量着reborn。

    -能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他。

    ——可不是嘛,就这么一个穿着奇怪的小婴儿谁注意不到他啊?

    -他一出现就能吸引住众人的目光。

    ——第一次出场穿着降落伞降落,第二次出场直接拿枪指着她,第三次出场扛着狙.击.枪!

    这要是还吸引不了众人的目光,夏川幸把名字倒过来写!

    -他的出场基本代表了剧情的开始。

    ……其实不止是剧情的开始,他也见证了夏川幸主线任务攻略失败的开始。

    -身上藏着秘密,可能还很危险。

    想起普通婴儿根本就没办法获得的各类武器,还有不久前脑袋中枪倒地的泽田纲吉,夏川幸沉默了。

    她默默盯着reborn。

    reborn静静回看着她。

    突然,像是反应了过来,又似消化完了这个极具冲击力的信息,夏川幸表情惊愕地猛然后退了一步,差点没有站稳跌倒在地。

    这是什么?!

    少女扶着墙壁满面震惊的想。

    ——这个游戏真的无下限到了这种程度吗?!

    就、就连婴儿都……?!

    这种丧心病狂程度也不亚于攻略外星人吧?!

    夏川幸觉得她少有的良知都在隐隐作痛,大脑甚至产生了某种眩晕的感觉。

    她捂着脑袋神情恍惚的想。

    这、这难道就是那种神奇的、不可见人的论坛上说的——

    只要姐姐有钱,老公还在上幼儿园的真实意思吗?!

    reborn:“……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的表情真的很失礼,不想死的话就把你那一脸蠢样给收回去。”

    夏川幸嘴角颤了颤,听到reborn的话后先是表情复杂的看了眼他,又转过头摸了摸自己的良心,后又再一次转头看向reborn。

    重复了这一举动良久。

    久到reborn被她那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的恼火,即将忍不住动手的时刻。

    夏川幸才像似下定了什么决心般,突然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维持面无表情的模样,蹲下身,直视着reborn的双眼,语气郑重发问:“我知道这么问或许有些冒昧,但你……”

    她不知在何处翻出了一张什么都没写的白纸说:“——介意在这个来历不明、看起来很可疑,但其实一点都不可疑的白纸上签下你的名字再顺便按个手印吗?”

    手印与签名,对于常年混迹在黑暗世界里的人而言都是非常私人的东西。

    在里世界,有些厉害的咒术师或者是特殊能力者,单凭一个人的签名和指印就能远隔千里杀人什么的,也不是稀奇事了。

    像reborn这类站在站在金字塔顶尖层次的杀手,更是不可能犯在来历不明的纸张上签字这种低级的错误。

    reborn漆黑的眼瞳微微眯了眯,列恩顺着他的手臂爬上他的帽檐。

    他用那双黑豆豆般的眼睛看了眼粉发少女手里拿着的那张诡异的白纸,又扫了眼就差把“不怀好意”这四个字写在脸上的夏川幸本人,淡声问:“你要这个做什么。”

    听到reborn的询问,夏川幸很是漫不经心的摆了摆手说:“啊呀,以防万一嘛。”

    “为了防止未来再出现什么不可抗力——”

    她拖长了声音。

    “就比如我这边好不容易等到你成年,你却转身领了个青梅竹马回来,并告诉我说你俩已经许定终身了一类的狗血剧情。”

    “我准备拟一个有限期为八十年的包养合同。”

    成熟的大人是不会相信口头上的约定的,只有白纸黑字写出来的卖身契约……咳咳、正规合同!正规合同!

    ——只有具有法律效应的正规包养合同,才能令已经攻略失败一次,目前对一切未知的风吹草动都很警惕的夏川幸放心。

    “当然,请你放心。”

    在考虑到自己安心的同时,夏川幸还不忘严肃保证道:“我是个正经人,不是萝莉控也不是正太控,在你没有正式成年前,我是不会对你动手……”

    “啪叽”一声,是重物砸在地面上的声响。

    粉发的少女口中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以脸着地的姿势,重重砸在了地上。

    漆黑的杀手表情阴沉的站在她面前,手里还举着一个正在冒烟的手.枪。

    ——场面可谓是像极了谋杀现场。

    至少刚才余光看到夏川幸在此处,焦急跑来的泽田纲吉就产生了危险的误会。

    “这、这是……”

    他颤着手指着倒在地上的夏川幸,又指了指reborn手里拿着的消.音.枪,惊恐问道:“——凶杀现场?!”

    reborn没有回话,只是突然背着手转过了身,望向窗外干燥灼热的初夏日光良久。

    忽然,他掏出手机快速播出了一个号码,用泽田纲吉听不懂的语言与对面说了些什么,后又挂断了电话,深沉抬头看向泽田纲吉说:

    “蠢纲……要不你还是转学吧。”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有这种不单脑子有问题,可能三观也有问题,让才认识第一天的小孩签包养合同的同学在身边呆着,恐怕泽田纲吉也学不了什么好。

    虽说reborn来此目的是要将泽田纲吉调.教成一个出色的黑手党boss吧,但他没想过要让对方出色到直接跨过黑手党,成为荤素不忌、性取向奇特的人渣。

    这怎么看都是彻底转学,建立新的人际圈,远离——

    reborn嫌弃的睨了中了安眠子弹,陷入昏睡的夏川幸一眼。

    ——真正的人渣比较方便。

    泽田纲吉:“???”

    -

    当然转学是不可能转学的,这个并盛中学里还拥有着不少reborn提前看好的可以收纳入家族的好苗子。

    不能因为一堆好苗子里出现了一根长的有点歪的草,就要舍本逐末远离这些好苗子。

    reborn端着一个小巧的咖啡杯,坐在精致的迷你沙发座上,冷呵了一声:“就算要移走,也不应该是我们走。”

    “把那根杂草拔掉才是最优解!”

    “你在说什么呢……”

    这是完全听不懂reborn在说什么的泽田纲吉。

    “话说别在那里喝咖啡了!”

    婉拒了之后还有社团活动的山本武的帮忙,选择自己背着昏迷的夏川幸去往医务室,结果没走几步路就累的气喘吁吁的泽田纲吉不满喊道:

    “快来帮忙啊!是你把夏川桑打晕的吧?为什么跟个没事人一样在那里喝咖啡啊!”

    reborn漠视了泽田纲吉的不满,悠闲惬意的品着咖啡说:“我拒绝。”

    他眨了眨眼望着在夕阳下满头大汗的少年,语气十分乖巧道:“跟杂草过于接近会让我不舒服的。”

    泽田纲吉:“……”

    ……所以他说的杂草到底指的是他还是夏川桑?

    少年心里在想什么只看一眼就能猜出,reborn勾起唇角转移视线,故意模糊回答道:“谁知道呢。可能都有吧。”

    泽田纲吉:“!!!”

    -

    夏川幸第二次醒来依然是在学校简陋的医务室内,鼻尖嗅到的依旧还是消毒水的气味。

    要不是外界的天色从正午变成了黄昏,隐隐作痛的地方也从后颈变成了大脑,夏川幸估计会怀疑她已经在那一枪下狗带了,现目前正在读档重开。

    想要抬手揉揉昏沉的脑袋吧,又觉得使不上力。

    手臂微微有些发麻,沉重而僵硬,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一般。

    夏川幸低头一看,是坐在医务室的凳子上,因为背她背的太久,累到不顾姿势趴在她床边睡着的泽田纲吉。

    医务室的窗户没有关闭,依稀还能听从操场上传来的运动部部员们整齐训练的口号声。

    有徐徐的暖风从窗外涌入,掀起了白色的窗帘,令夕阳的光辉洒入室内,成为了天然的滤镜,让容貌本就清秀的少年在暖色的光辉下显得更加……

    夏川幸思量了一番,忽然敲了一下手心,恍然大悟道:“……秀色可餐?”

    话音才刚落下,就觉得有什么东西砸到了自己脑袋上,又顺着力道弹到了她手边,在被子上滚了几圈。

    被砸中后过了两秒,夏川幸才有些迟缓的抬起手捂住自己泛红额头,眨了眨眼垂眸一看,落在手边的是一颗小小的橡树子。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抱有着什么样的目的,”reborn手里上下抛着橡树子,站在夏川幸视线正前方看着她说:“但绝对不可以对蠢纲出手哦。”

    夏川幸抬起手,想在似乎、可能、大概已经确定了的「世界支柱角色」——她未来的攻略目标面前为自己辩解:“不,我只是……”

    只是单纯的不掺杂任何私心的对美色的欣赏罢了!

    reborn没有听她的解释,直接就说了:“能对泽田纲吉下手的,只有彭格列的人才行哦。”

    夏川幸:“……嗯?”

    她愣了一下。

    彭……格列?

    没听过的名字啊,是游戏设定中跟泽田纲吉关系很好的未出场人物吗?

    系统机械的声音在脑内播报。

    特殊支线任务……

    夏川幸眸光微凝,从系统发布的任务描述中探寻目前可察的细节之处。

    加入彭格列,那也就表明这个「彭格列」并不是人、或者并不单指某一个人,而是一类组织或者一种人群的称呼。

    任务完成后自动解锁泽田纲吉被锁定的身份,代表了泽田纲吉应该跟这个组织关系匪浅,大概率会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是有问题当场就问的性格,夏川幸抬头看向reborn,认真询问:“彭格列是什么?”

    就等着她问这个问题,reborn唇角微不可察的勾了勾。

    下一秒,开启的窗户被自动关上,四周陷入了昏沉的黑暗。

    右侧的墙壁非常具有未来科技感的缓慢开裂,一个小巧的投影仪从其中冒出,彩色的光线直直照向前方,在夏川幸视线正对面的幕布上投射出了一个……略微有些奇特的、印着枪支又印着子弹的华丽徽章模样。

    reborn手里拿着一个细长的棍子,敲了敲幕布说:“彭格列,是意大利顶尖的黑手党组织。”

    夏川幸:“……”

    几乎在reborn刚说完第一句话后,夏川幸的面上表情就从认真吸收情报专注,变成了这世界可真神奇的恍惚了。

    先别说意大利的黑手党组织是怎么跟日本的普通中学生是牵扯到一起,就单说……

    以校园做为背景的恋爱游戏里,为什么会出现跟校园这个元素一点都不搭配的黑手党成分啊?!

    这跨度也太大了吧?!

    真就搞白天伪装成学生,晚上混.黑的反差设定吗?

    那泽田纲吉是什么?

    夏川幸猛地转头看向还在安稳沉睡的泽田纲吉。

    他也是黑手党的成员吗?

    那他一直以来的废材模样只是在扮猪吃老虎吗?!

    “总之就是如此。”

    无视了夏川幸眼中显而易见的震惊,reborn收起手里的棍子,语气平仄陈述道:“我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将做什么都不行、拥有着废材纲这个称号的蠢纲,培养成出色的彭格列十代目黑手党首领。”

    夏川幸:“……”

    “不好意思。”

    她冷静伸手道:“就是如此前面的那些话我全都没有听到,可以拜托你再重复一遍吗?”

    “还有泽田纲吉的身份怎么突然就从一个做什么都不行的平庸中学生,进化成世界一流的黑手党组织首领了?!”

    “以及为什么要让你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婴儿去教导一个同样没有成年的中学生去当黑手党的boss??”

    ——这个是夏川幸从一开始就想问的问题。

    她语调快速吐槽道:“世界顶尖的黑手党组织就这么缺人吗?”

    “你看起来是连幼儿园都没毕业的样子啊?离开父母自己一个人来到异国他乡真的没问题吗??”

    reborn:“……”

    他深深看了夏川幸一眼。

    不知为何,他竟然诡异的从这犀利又会令人无语的吐槽中感到了一丝关心是怎么回事?

    被他攻击过,也见到过他使用狙.击.枪的场面,就这样还依然坚定的认为他只是个普通的婴儿吗?

    该说她是一根筋呢?

    还是智商不够用呢?

    “小瞧我可是会吃苦头的哦。”

    reborn手指缠绕着列恩的尾巴,站在高处俯视着夏川幸,语气倨傲道:“我可是世界第一的杀手。”

    夏川幸:“啊、嗯……”

    夏川幸模糊的应了几声,恍若理解了什么般点了点头。

    “我懂了。”

    “这就是那个吧,”她竖起了一根手指说,“游戏设定。”

    反正以正常人思维理解不了的事情,都可以用游戏设定这四个字来概括。

    同班同学脑袋上突然冒火爆衣?

    ——游戏设定。

    曾经被班里同学欺负都不敢反抗的废材纲会在未来成为黑手党boss?

    ——游戏设定。

    一个看起来还没她膝盖高的婴儿说自己是世界第一杀手?

    ——依然是游戏设定。

    夏川幸再次在心里提醒自己。

    目前被困在迷之恋爱游戏里出不去的她就已经是最不科学的事情了,那么再在恋爱游戏里碰见一些不科学的设定还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呢?

    这么一想,夏川幸逐渐恢复了平常心。

    “你要是这么理解也可以。”

    误将夏川幸口中说的游戏设定,当成她一时没法接受这么多含有冲击力的信息,便认为他是在玩角色扮演的游戏的自欺欺人。

    “如何?”

    reborn声音含着某些蛊惑的意味说:“要加入蠢纲的家族吗?”

    他卖队友卖的相当迅速:“泽田纲吉作为未来的彭格列十代首领,以后的妻子肯定不可能是普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执掌风云〕〔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