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错书后我躺赢了〕〔顶流他多才多艺〕〔攻略Gin失败后〕〔[综武侠]我靠模拟〕〔给四个大佬攻互拉〕〔小蛇能有什么坏心〕〔开局默尔索怎么办〕〔从算命先生开始的〕〔冤种玩家的人生模〕〔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退出科举后我靠种〕〔大雾后我变鸟人了〕〔流放后我位极人臣〕〔生存游戏里的npc都〕〔幸福的虎杖一家〕〔退圈后,咸鱼她暴〕〔在老公葬礼上笑出〕〔她是许愿机[快穿]〕〔龙血战帝〕〔重生后,成为疯批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热烈随行 我就要和他在一起
    路正言看着路惊雀一脸惊慌失措的模样,问:“啾啾,怎么了?”

    路惊雀甩了甩头,说:“没什么,爸爸。”

    “所以啾啾有没有交男朋友啊?”

    话题又绕了回来,路惊雀知道这个话题是逃不掉的。

    路惊雀咬咬牙,决定还是告诉父亲,她谈恋爱的事情。

    是她和尹炽说的要结束地下情,那么瞒着父母也是不对的。

    “爸爸…我谈恋爱了。”路惊雀从后视镜里看着父亲说。

    路正言一听,脸上立刻挂上笑容:“好啊!我们啾啾谈恋爱了!”

    路正言又问:“那个男生怎么样啊?”

    路惊雀说:“他很高也很帅,成绩也很好。”

    路正言摇摇头,说:“我问的不是这个,他照顾你吗?”

    路惊雀迟疑了一下,说:“很照顾。”

    “那可太好了。”路正言说,“找对象,首先得找个照顾自己的,啾啾你要知道,其次呢,要看他的人品。”

    “是,爸爸。”路惊雀应着。

    “他是你大学一个班里的吗?”路正言又问。

    路惊雀犹豫了一下,然后说:“不是。”

    “哦,那一个学校的?”

    “嗯…”路惊雀点点头。

    “不是一个班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社团活动?”路正言刨根问底道。

    路惊雀说:“我和他…其实是高中同学。”

    路正言默了一会儿,缓缓地说:“你们高中的时候就彼此喜欢吗?”

    路惊雀轻轻“嗯”了一声。

    “高中你们没在一起吧?”

    路惊雀又点点头。

    路正言明白地点点头:“那还是挺难熬的吧,那段时间。”

    路惊雀不说话了。

    她看向窗外,一座座建筑物,从她眼前掠过,她突然有点感伤。

    回到家,路惊雀刚打开家门,就看见母亲正端着茶杯坐在客厅里。

    看见路惊雀回来了,施若雪放下茶杯,走到她面前。

    施若雪:“啾啾,回来了。”

    路惊雀迟疑了一下,说:“妈妈,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施若雪莞尔一笑,说:“妈妈回来看看你,今年除夕,我们一家人过好不好,啾啾?”

    路惊雀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路正言和施若雪在客厅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路惊雀把行李拖进自己的房间,正在整理行李。

    “咚咚——”

    路惊雀的房间门口,传来两声敲门声。

    路惊雀回过头去看,母亲正站在门口,蹙着眉头看着她。

    路惊雀问:“妈妈,怎么了吗?”

    施若雪走进路惊雀房间,问:“你那个男朋友,是那个尹炽吗?”

    路惊雀整理行李的手微微一滞,她张了张口,最后淡淡地“嗯”了一声。

    她没想到那么快爸爸就把她谈恋爱的事情都和妈妈说了。

    “妈妈都打听过了,那个尹炽在转学来a大附中的时候就在原来学校打架斗殴吧,转到你们学校以后高三下学期也死不悔改,你怎么能和这种人交往呢,啾啾?”

    路惊雀深吸一口气,道:“妈妈,人是会变的。尹炽已经为了我做了改变,他以后不会再打架斗殴。尹炽他没有你说得那么差。”

    施若雪耐着性子,说:“你得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啾啾。”

    路惊雀咬了咬牙关,说:“我对我的人生很负责,我知道我要什么。”

    施若雪失望地摇了摇头,走出了路惊雀的房间:“啾啾,你太让我失望了。”

    晚饭是路惊雀一家在饭店吃的,面对满满一桌的美味佳肴,路惊雀一点兴趣也没有。

    施若雪和路惊雀的脸色都很差,彼此都不看彼此。

    路正言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开口问道:“你们母女俩怎么了?不是回家的时候还好好的吗?”

    施若雪说:“你问问她她那个男朋友在学校里都干过些什么。”

    路正言没弄懂施若雪什么意思,疑惑地看了眼路惊雀。

    路惊雀没说什么。

    施若雪替路惊雀回答了问题:“她那个男朋友在学校里打架斗殴呢!正言你说说,我们啾啾怎么能和这种人在一起。”

    路惊雀固执地说:“我就要和他在一起。”

    “你!”

    “若雪,你别急。”路正言劝道,“男孩子年轻的时候在学校里打打架不是挺正常的吗,我年轻的时候也一样在学校打架啊,你还不是和我在一起了?”

    施若雪被气得半天说不出话:“你们合起来气我是不是?”

    “若雪,年轻的时候大家都有犯错的时候,不能因为犯了错就不给别人机会是不是?”路正言剥了一个虾仁放进施若雪的碗里。

    “打架可不是小问题。”施若雪说,“那个男孩子要是以后打我们啾啾怎么办?”

    说着,施若雪都要急哭了。她饭还没吃完,就自己一个人离开了饭店,路正言怎么劝也没有用。

    路正言不放心施若雪一个人,和路惊雀打了声招呼,让她吃完饭自己先回家,他先去追施若雪。

    一下子,偌大的饭桌前就只剩下路惊雀一个人。

    她其实也没食欲。每个菜她都夹了一筷子之后,草草了吃了饭就自己一个人离开饭店。

    走在回家路上,她吹着冷冽的风,看着霓虹灯闪烁,给尹炽打了一通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尹炽一如既往的声音:“啾啾,不是说和父母出去吃饭的吗?已经吃完了?”

    路惊雀听到尹炽的声音,突然感觉鼻子酸酸的,声音有些颤抖:“吃完了。”

    尹炽立刻听出路惊雀的声音在颤,警觉地问:“怎么回事?你声音怎么在抖?”

    路惊雀深吸一口气,说:“没什么事。”

    尹炽追问:“没事你肯定不会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况且你声音还在抖。”

    路惊雀支支吾吾地:“我…”

    “说吧。”

    路惊雀酝酿了一下情绪,嗤笑了一声,开了口:“尹炽,我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尹炽怔了一下,缓缓开口:“你把我们在一起的事情和父母说了?”

    路惊雀淡淡地“嗯”了一声:“因为我们不谈地下情了,不是吗?”

    尹炽说:“嗯…我们不谈地下情了。有机会,我去你家登门拜访一下两位长辈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科学御兽〕〔灵境行者〕〔放学等我〕〔全球诡异时代〕〔蛊真人之行天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明克街13号〕〔执掌风云〕〔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夏文圣〕〔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