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灵异世界做科〕〔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楚天子〕〔女儿说:有我这样〕〔校草的小祖宗甜翻〕〔大明:满朝奸臣,〕〔从斗罗开始的妖姬〕〔重生从漫改编剧开〕〔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桃源无敌小医仙〕〔诡秘:悖论途径〕〔血宴苍穹〕〔人生副本游戏〕〔我的玄幻模拟器〕〔暹罗命定〕〔全民副本:从功夫〕〔跪求老祖宗好好做〕〔仙道方程式〕〔光明壁垒〕〔每次醒来都成了嫌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哼……”短暂的沉寂后, 狸三嗤笑出声,“想不到……你们也不是没有脑子啊,居然会设个陷阱啊?”

    “你说什么?!”犬饲怒了,下意识要上前。

    但狸三的下一个动作又让他钉在了原地。

    “站住, ”狸三盯着他, 冷冷道, “再靠近一步, 我就杀了。”

    ——他举起手,锋利的尖爪捏在小黑蛇的七寸上, 不偏不倚。

    犬饲的脸上浮起忌惮的表情, 只得后退。

    狸三见状,心里有了底, 态度又瞬间变了——他扬起小黑蛇,将它举在胸前,仿佛它是块盾牌还是什么似的, 微笑对众人道:“放我走,否则我可不保证它的安全。”

    众士兵面面相觑, 却没有动弹。

    见他们不肯撤退, 狸三心中不禁升起些许烦躁,抬高声音:“听不懂吗?我叫你们……”

    “你, ”桃刀忽然打断他, “你要不再好好看看?”

    狸三不由一愣。

    桃刀眨眨眼,善意提醒:“那可不是小黑。”

    什么?!

    狸三一惊,下意识低头, 竟发现原本老老实实躺在手里的小黑蛇忽的化为一团黑雾, 瞬间消失在掌心中!

    他:“?!”

    他猛地意识到什么:“这……难道……?!”

    “呼……”一个短发的女性兽化者忽然长出一口气, “好累……差点坚持不住了。”

    注意到狸三惊愕的目光, 她勾起嘴唇,手指微微一晃,一条黑色小蛇陡然出现在空中:“没想到我这点三角猫的功夫,居然真的能骗过你。”

    见状,狸三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幻觉?”他冷笑一声,“你们倒是把灾兽的能力越用越好了。”

    他的眼中闪着厌恶的光,低声道:“杂种。”

    瞳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举起手:“准备。”

    “咔哒——!”

    一片清脆的上膛声——士兵们齐齐举起狙击枪,瞄准狸三!

    面对数排漆黑洞口,狸三却没有丝毫恐惧,他停顿几秒,忽然抬起头,高声大笑起来。

    众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倏然回头,狠狠看向兽化者们,“一群肮脏的杂种!你们以为帮人类就会有好下场吗?别忘了他们是怎么对灾兽赶尽杀绝的!像你们这种无知又愚蠢的败类,就等着被他们榨干吧!”

    他高昂起头,双目猩红:“大人!等您的计划成功,请一定要为我复仇!”

    “为了——灾兽的未来!”

    “等等!”铃祈道,“他的模样不对劲!”

    只见狸三的胸口陡然放射出耀眼白光,一瞬间,通道内光芒大盛,霸道的白色瞬间吞噬众人的视野,他们不得不纷纷后退,痛叫起来:“怎么回事?!”

    红隼陡然意识到什么,大吼道:“后退!快点后退!”

    众人:“?!”

    但没等他们来得及动作,一道巨响忽然炸起:“轰——!”

    狸三陡然爆|炸!

    以他为中心,澎湃的气浪瞬即席卷整个安全通道,墙壁崩塌,碎石崩离,火焰夹杂气浪,猛地朝众人扑来!

    千钧一发之际,数个兽化者陡然上前,纷纷解除形态,挡在众人面前。

    “嘭——!”

    火焰撞在他们架起的防御屏上,发出一道重响,登时留下一道深坑。

    被击中的正是犬饲,立即吐出一口血:“……咳!”

    桃刀眼疾手快,连忙拽住他。

    鸦重就在一旁,瞥见那道深坑,不禁心惊:“好强的力量……”

    红隼回头:“你们都没事吧?!”

    废墟里传来众人寥寥的回应,他们勉强支撑住身体,艰难从碎石里把自己挖出来。

    瞳清点了番,发现虽然大家都看似狼狈,但幸亏有兽化者的屏障,除了少数人被火浪波及外,大部分并无大碍。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一名士兵心有余悸,“他在身上装了炸|弹吗?!”

    “不,”鸦重摇了下头,“那是自爆。”

    灾兽的血石蕴含巨大能量,如果引爆,确实能达到这种威力,不过……

    她看了废墟一眼。

    狸三已经不复存在,连一丝衣服的碎片都没有留下。

    想起他死前的那句话,瞳不禁微微皱眉。

    “为了灾兽的未来”?那是什么意思?

    还有他提到的“大人”和“计划”,那又代表了什么?

    她忽然觉得,他们似是站在一座浮冰上,而有什么危险且神秘的东西,正在他们未察觉之际,悄然在脚下蔓延开。

    她抿了下嘴唇,转向红隼:“你觉得……”

    红隼似是明白她想说什么,点了下头:“等将军回来。”

    “长官,”桃刀朝他们走过来,“小黑在哪里?”

    瞳:“先安放在秦容那里了。”

    红隼像是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又熄火了。

    ——为了把小黑抓进结界,他的手已经被咬得没有一寸完好皮肤。

    红隼:……嘤.jpg。

    “桃刀,”瞳温声道,“这次你立大功了,之后我会把这件事回禀给长官的。”

    桃刀有些郝然,不自在地低下头:“也没什么啦。”

    众人垂下视线,发现她的尾巴在身后几乎快摇成一朵菊花了。

    他们:“。”

    ……可爱。

    “桃刀,”这时,帕帕忽然拉了下桃刀的胳膊,轻声道,“不过,你最好去安慰下兰鲸。”

    桃刀:“?”

    她回过头,发现兰鲸独自站在一旁,头低垂着,细软的亚麻发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水眸被挡在后面,一副失落的模样。

    铃祈不明所以:“他怎么了?”

    帕帕表情有些复杂:“大概……是发现真相后,感到失落了吧。”

    毕竟这次行动极为重要,他们不敢让太多人知情,就干脆连兰鲸也一起隐瞒了。

    可想而知,在兰鲸发现桃刀只是为了行动而故意邀请他当掩饰后,他的心情会有多低落。

    “快去,”帕帕一推桃刀,“这是你造的孽,自己解决去!”

    桃刀:“???”

    她被迫往前走了几步,刚好兰鲸听到动静,诧异看向她:“?”

    一对上那双清澈的蓝眸,桃刀忽然没来由地感到一阵不自在,勉强冲他挥了下手:“……咳,嗨。”

    站在后面的帕帕和铃祈:“……”嗨个屁。

    兰鲸对桃刀笑笑,以眼神询问,怎么了?

    桃刀局促地甩了下尾巴,走向他:“兰鲸……有件事想和你说。”

    兰鲸直起身,双眸温和地看向她:“?”

    盯着那双剔透如海的眼眸,桃刀心中又是升起一阵罪恶感,她深吸一口气,忽然弯下腰:“对不起!我不该骗你!”

    兰鲸吓了一跳,慌忙后退:“……?”

    桃刀闭上眼,干脆一鼓作气:“其实……这次出去玩本来就是为了映衬天蝎之星里的灾兽,我不该瞒着不告诉你,害得你伤心,”她咬了下牙,“你……如果你实在不解气,就揍我吧!”

    她将脸凑过去,无比认真道:“我不会还手的。”

    兰鲸:“??”

    他盯着桃刀,没有吭声。

    须臾,忽然“扑哧”笑出声。

    桃刀目露迷茫:“……兰鲸?”

    兰鲸冲她摆摆手,抬起头,双眸流露出温和的神色。

    他在光脑上打了一行字,举给桃刀看:“没有关系,今天能和桃刀一起出去,我已经很开心了。”

    桃刀不由一怔,下意识抬头。

    兰鲸正望着她,双眸宛若苍穹,荡漾着春日般柔软的暖意。

    “我……”桃刀不禁道,“我也是。”

    “这是我第一次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她抬起头,真诚道,“一起去内城区,一起吃蛋糕,还看了空中城堡,我觉得很开心。”

    以前,她的每一天都充斥着赌场,尸体,垃圾桶和发馊的面包,从未想过能有如今这样的生活。

    桃刀认真地盯着兰鲸:“谢谢你。”

    阳光下,她的双眸如同一对璀璨的红宝石,眉眼里都是晴朗的光。

    兰鲸不由愣住了。

    良久,他突然局促地别过视线,微微摇了下头。

    细软的发丝从肩头滑落,露出小半个耳垂,像是沾染了晚霞一般,透出绯色。

    他对桃刀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

    桃刀也不由一笑。

    “……对了,”她想到什么,忽然一把抓住兰鲸的手,“我买个东西给你吧。”

    兰鲸一愣。

    “你看,”桃刀跟他解释,“你之前不是送我了手链嘛,梨尚往来,我也送你个礼物。”

    铃祈在旁边插嘴是:“是‘礼’好吗?”

    桃刀白了他一眼,拖起兰鲸的手,把他往旁边拽。

    因为刚才的骚动,游客之间引起了不小的恐慌,天蝎之星正和工作人员疏散人群,桃刀带着兰鲸往外面跑了点,才好不容易找到个还没来得及撤离的小贩。

    “请等一等!”她拽着兰鲸冲到小贩前,“能卖我们个东西吗?”

    那小贩生意也没做成,又被驱出景区,眼见有买卖下来,立刻殷勤道:“行行行!当然可以!两位歼灭军大人想要买什么?”

    桃刀把手足无措的兰鲸推到前面:“你来选。”

    兰鲸:“!”

    他犹豫看向桃刀,在得到对方催促的一眼后,只得扭过头,迟疑转向小贩的移动摊子。

    那小贩卖的东西很杂,从不停旋转的全息万花筒,到能浮空的小型空中城堡模型,简直是应有尽有,见兰鲸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连忙殷勤介绍:“您想要什么样的?我这里不仅卖这些小玩意,还有各种古玩纪念品,或者景点……”

    他还没说完,却见兰鲸眼睛一亮,忽然抬手,指向一样东西。

    桃刀和小贩一看,发现是一个白色的半截面具,表面光滑,边上用金线点缀,精致的做工显得与其它粗糙的商品极为格格不入。

    小贩“哦”了一声:“您喜欢这个吗?”

    桃刀不解:“这是什么?”

    小贩:“这可是著名歌剧演员拉敏·范腾姆使用过的道具,当年他主演的《午夜魅影》可是在内城区引起了极大轰动呢,可惜……”他摇了下头,“要不是六年前那场灾兽暴潮……”

    桃刀莫名觉得有点熟悉:“难道……你是说发生在亚特兰城的事?”

    “哦?想不到歼灭军大人这么年轻,居然也知道吗?”小贩有些惊讶,“是的,当年灾兽来袭,拉敏没来得及逃出去,和亚特兰城一起沉入地底,从此音信全无,只留下这东西。”

    他扬了下手中的白色面具。

    闻言,桃刀不由看向兰鲸。

    兰鲸面色寻常,看不出半点异样,但当桃刀的视线下移,却发现他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苍白的皮肤上隐隐浮起青筋。

    她愣了下,忙侧回头,像是没看到似的对小贩道:“那……给我这个吧。”

    “好咧!”

    小贩熟练地包起面具,递给桃刀:“一共是200帝国币。”

    桃刀:“什……200?!”

    “毕竟是大演员用过的东西,”小贩狡黠道,“自然不会便宜。”

    桃刀:“……”这个奸商。

    她皱了下眉,正要开口,从旁伸出一只手,接过面具。

    兰鲸拿起光脑,往小贩手上一扫,只听“叮!”的一声,200帝国币就转给了他。

    桃刀一怔:“兰鲸?”

    兰鲸对她笑笑,摆了摆手,示意他来付钱。

    小贩趁机道:“多谢惠顾!”抄起推车就跑。

    桃刀:“等等!你……”

    “桃刀?”偏偏铃祈来喊他们了,“你们去哪里了?长官已经在列队,就差你们两个了!”

    他严厉瞪向桃刀,后者一缩脖子,悻悻道:“我们又没有跑远……”

    铃祈:“你还有理由了?”

    兰鲸伸手,挡在桃刀面前,抱歉对铃祈笑了笑,又看向桃刀,示意她回去。

    桃刀如获大赦,连忙拽起兰鲸的袖子:“快跑,铃祈又更年期了。”

    铃祈:“???”

    桃刀拽着兰鲸跑出数十米,一头钻入天蝎之星的队伍,才松了口气。

    “……你该让我付钱的,”她还是有些耿耿于怀,“而且那个小贩肯定在骗人。”

    兰鲸倒是不介意地笑了下。

    他将面具抱在胸前,双眸闪烁,一副如获珍宝的模样。

    桃刀沉默了下,忽然道:“那……下次我带你去看歌剧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执掌风云〕〔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