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显真君〕〔殿下别这样〕〔封印乐园〕〔九龙霸帝诀〕〔重生资本狂人〕〔重回九零做学霸〕〔这个高冷校花好热〕〔全民领主:我的天〕〔穿成炮灰女配后,〕〔大佬请收下恋爱指〕〔龙源仙村〕〔宫斗?娘娘她靠种〕〔我在灵异世界做科〕〔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楚天子〕〔女儿说:有我这样〕〔校草的小祖宗甜翻〕〔大明:满朝奸臣,〕〔从斗罗开始的妖姬〕〔重生从漫改编剧开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你说什么?休假许可?”

    军官办公室内, 红隼睁大眼,错愕地看向桃刀:“你确定?!”

    桃刀点头:“恩,反正我和兰鲸都还需要静养, 就想干脆休一天假,”她补充了一句, “我来内城区这么久,还没出过基地, 刚好可以逛一逛。”

    闻言, 红隼更加不可置信。

    “逛街?”他重复了一遍, “在这种时期?!”

    桃刀肯定点头。

    红隼:“……”哈?

    一旁,瞳听完两人的对话, 忽然道:“好, 那就批你一天假期。”

    红隼:“??”

    “你在发什么疯?”红隼连连摇头,“不行不行, 这件事要先过问长官!”

    瞳:“……他昨天刚被召去皇都了。”

    红隼:“有什么关系, 一个短讯的事而已,总比我们擅做主张……”

    “等等, ”桃刀忽然打断他,“不能用短讯!”

    红隼:“?”

    “因为,会泄露……”桃刀说到一半,似是想起什么, 又陡然改口, “总之, 最好不要用电子手段。”

    这还是她听帕帕说的,电子通讯方式很容易在途中被拦截, 而且根本不会叫人发现。

    红隼皱眉:“桃刀, 你怎么了?”神神叨叨的, 感觉和她平时判若两人。

    桃刀正要说话,却见瞳忽然站起,朝她走来。

    “你的头发好像长了,”瞳没头没脑地说了句,弯下腰,轻轻撩起她脸侧的一缕银发,“这次出去的话,顺便去理发店剪一下吧。”

    桃刀:“……长官?”

    她困惑地眨了下眼,刚想开口,眼角余光却瞥到什么东西,忽然又顿住了。

    “嗯,”她用力点头,“是这样没错。”

    闻言,瞳天青色的眸中浅浅露出一抹笑意,摸了下她的头:“那就加油吧。”

    桃刀的耳朵高高扬起:“是!”

    她冲瞳一鞠躬,风风火火跑出办公室。

    红隼站在一旁,一脸茫然。

    “你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谜……”他喃喃道,“我怎么看不懂?”

    瞳:“……”

    她叹了口气,走到红隼身侧,朝他摊开左手:“喏。”

    红隼:“?”

    他低下头,发现瞳的手上写了两个字:“陷阱”。

    红隼不禁目露讶然:“这是……”

    瞳警告地瞥了他一眼,比了个手势——隔墙有耳。

    红隼恍然大悟,忙捂住嘴,用力点头:“!”

    “……不过,”他放下手,又有点迟疑,“你确定吗?万一我们白忙活一场怎么办?”

    瞳:“那就刚好给桃刀放个假了。”

    红隼:“……”说得倒轻松。

    他撇了撇嘴,正要说话,却见瞳表情忽的一沉,迅速扭头,看向门外:“有人在那里。”

    闻言,红隼也站起身,目露警惕。

    瞳和他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朝门口走去。

    屋外空无一人,红隼绕着走廊转了一圈,却什么都没看到。

    他回到门口,对瞳摇了下头:“不行,没逮住。”

    瞳沉思片刻,抬手把眼镜摘了下来,她深吸一口气,顿时,双眸绽放出浅亮的天青色光芒,如流萤回转一般,耀眼而璀璨。

    她低下头,视线扫了一圈走廊,最后定格在墙角。

    墙角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道浅淡的脚印,如果不是她动用异能,根本发现不了。

    瞳蹲下身,眯眼观察:“43码,左撇子,身材偏瘦,是一个年轻的成年男性。”

    “一个鞋印就能看出这么多了?”红隼嘀咕道,“以后你老公肯定不敢搞婚外恋……嗷!”

    瞳收起踢向他的脚,站起身:“看来桃刀的想法没错。”

    红隼不解:“既然都有他的特征信息了,为什么不直接排查呢?”

    “不行,”瞳却摇头,“这头灾兽肯定是‘借用’了某个士兵的外貌,如果贸然搜索,只怕会打草惊蛇。”而且根本抓不住人。

    红隼不由叹了口气,喃喃道:“那就……只能用桃刀的方法了。”

    ***

    深夜。

    不知为何,今晚的夜空格外黯淡,空无一星的天幕上,夜色如同最为浓郁的墨迹,顺着天际蜿蜒蔓开。

    一片寂静中,一抹身影迅速掠过。

    ta快速穿梭在茂密的树丛间,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偶尔斗篷的衣摆翻过枝桠,留下一串细微的风声。

    天蝎之星的基地后是一座荒山,在穿越大半个山头后,ta终于停了下来。

    昏暗的夜色下,几百棵大树就像是重复的幻影,在ta面前交叉生错,但ta却像是知道自己的目标似的,直直走到一棵矮树下,停住。

    ta在树下刨了刨,从土里翻出一个小铁盒。

    铁盒的表面满是潮湿的泥土,ta迅速抖落上面的树枝与落叶,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条。

    纸条不足拇指长,卷开来后,上面只有短短一行字:

    “明日,下午四点,动手。”

    ta盯着纸条,缓缓扯开嘴角,露出一抹扭曲的笑容。

    ***

    “走吧,我们出发。”

    桃刀挺起胸,一脸兴奋地站在基地门口,她像是想到什么,回头问兰鲸:“你去过内城区吗?”

    兰鲸愣了下,点点头,又摇摇头。

    桃刀:“?”什么意思?

    见她不理解自己的意思,兰鲸露出有些苦恼的表情,忽又想到什么,打开他的手环光脑,打下一行字:“以前跟着剧团巡演的时候,有来过内城区。”

    “哇……”桃刀睁大眼,“‘巡演’?那是什么?”

    兰鲸解释:“就是按一定路线在几个城市里进行演出,我们歌剧团每年都会举办两次巡演,一般终点站都会选在内城区或者皇城。”

    闻言,桃刀越发惊讶:“你还去过皇城?是给那些贵族演出吗?”

    不知为何,兰鲸的表情有些犹豫,停顿片刻后,他缓缓点了下头:“嗯。”

    “好厉害,”桃刀喃喃道,“那样钱一定很多吧?”

    兰鲸似乎对这个话题兴趣不高,只勉强笑了下。

    “不过,”他转移话题,迅速打下一行字,“我们这样出去真的可以吗?它怎么办?”

    兰鲸指了下桃刀手上的小黑蛇。

    小黑蛇把自己卷成一个麻花,紧紧挂在桃刀的手臂上,见兰鲸的目光望过来,凶狠地扬起上半身,对他狂吐蛇信。

    桃刀:“……”

    她伸出手,狠狠弹了下小黑蛇的额头:“你干什么?”

    小黑:“!”

    它嘶了一声,委屈地把头埋入桃刀的手指,尾巴还还愤愤敲了下她的手背。

    桃刀:无语凝噎.jpg。

    “没事,不用管它,”她咳了声,隐晦道,“反正那个灾兽现在肯定还不知道小黑在哪,我们只要注意点就好了。”

    兰鲸虽有些踌躇,但还是顺着桃刀的意思点了点头。

    桃刀:“对了,能先去一个地方吗?我想去很久了。”

    她的眼睛亮闪闪的,像是落入了漫天星光。

    兰鲸:“?”

    虽说天蝎之星的基地就在内城区附近,但由于基地周围禁止普通人入内,能够利用的交通工具非常少,等两人来到内城区,已是两个小时后的事了。

    桃刀虽并非第一次踏入内城区,但上回还是和铃祈追踪灾兽,根本没什么心情好好游玩,这次和兰鲸一起来,就激动了许多。

    “看那个,”她指着不远处一个小贩卖的棉花糖,“铃祈说那个叫棉花糖,虽然长得像云,可是吃起来是甜的,很厉害吧?”

    兰鲸盯着她发亮的眼,含笑点了下头。

    他想了想,在光脑上打下一行字:“要吃吗?”

    桃刀看了眼,发现还要现做,便摇头:“算了,有点费时间。”

    她往前走了两步,忽然停下,鼻子用力抽动了下:“这是什么味道?”

    空中隐隐飘来一股焦香的气息,像是新鲜的面粉混合了蜂蜜后散发出的甜腻气味,桃刀不由顺着香味走了几步,看到街对面有一处小店,门口排了数道长龙。

    她有些惊愕:“好多人。”

    兰鲸跟着走过来,看了两眼,往光脑上打字:“这个好像是一家很有名气的点心店,里面卖的肉松糕是招牌,听说很多人排上4个小时都买不到。”

    桃刀看了眼望不到头的长龙,深以为然地点头:“肯定排不到。”

    正说着,有两个小姑娘买到了肉松糕,正兴高采烈从他们身侧经过。

    短发小姑娘:“哇!这就是寺西行将军也来买的肉松糕吗?”

    眼镜小姑娘:“同款t……卧槽!好好吃!”

    桃刀:“……”

    兰鲸:“……”

    原来这家店已经有名到连寺西行都来买了吗?

    桃刀扫了眼,发现两个小姑娘手里的肉松糕有点眼熟,确实是上次寺西行给她吃的那种。

    “好像很贵啊,”她盯着价目表,“一个肉松糕……居然要100帝国币?!”

    像他们这种三等兵每月的工资也只有几千帝国币,桃刀看着两个小姑娘,心在为她们滴血。

    她连连摇头:“将军真是太乱花钱了。”

    这种肉松糕再怎么好吃,也不用这么贵吧,大不了可以让铃祈复刻出来!

    瞥见她的表情,兰鲸还以为桃刀也想吃,连忙看向自己的口袋。

    桃刀注意到他的动作,忙摆手:“算啦,我不想买,而且将军已经给我吃过了。”

    她本来没什么意思,但兰鲸听到后半句话,表情突然一变,顿了下,侧过头,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桃刀:“?”

    她下意识问:“怎么了?”

    兰鲸摇了下头,浅蓝的水眸转回来时,已看不出任何异常。

    他微笑着指了下手腕,示意桃刀时间。

    因为还有宵禁,他们必须天暗前就返程,桃刀反应过来,忙道:“那……我们快走吧。”

    她想到什么,从随身包里抽出一张照片:“看,我想去这里。”

    兰鲸仔细一看,发现是一张明信片,明信片似乎有些年头了,边角都泛起了陈旧的黄色,但小正反皆用透明的玻璃纸贴起来,显然极被主人珍视。

    明信片的正面是一座巨大的白色城堡,令人惊奇的是,整个巨大的城堡漂浮在空中,耀眼的阳光倾泻而下,为它镀上一层朦胧梦幻的金色。

    兰鲸有些困惑:“?”

    “这个,你不知道吗?”桃刀指着城堡,兴奋道,“这个可是内城区的标志——空中城堡哦!”

    她分明没有去过,却一副如数家珍的样子,仿佛是那里的常客。

    兰鲸望着她生机勃勃的表情,不由微微弯起嘴角。

    桃刀仍在介绍:“据说城堡的底盘是一座巨大的悬浮装置,而且使用的是太阳能和光子能,所以能保证它一直浮在空中,啊,这里面好像还有一部分居住区,不过听说只有贵族才有资格住在里面……”

    兰鲸听她喋喋不休地讲着,眼中带着温和的笑意,不时附和地点点头,如同一个最完美的听众。

    桃刀反倒是不好意思了:“……抱歉,你不感兴趣吧?”

    她望着明信片,剔透的红眸中泛起复杂的情绪:“其实……以前我的哥哥答应过我,总有一天会带我进内城区,我们一起去看空中城堡。”

    可是,六七年过去了,如今她已兑现了承诺,成为了歼灭军,拥有进入内城区的资格,但——哥哥却不在了。

    她深吸一口气,握住明信片的手突然攥紧。

    兰鲸眸光微动,似是想要伸手,但踌躇片刻,却又放弃了。

    反而桃刀自己已经恢复正常,朝他笑笑:“没关系,我们也可以去看,走吧!”

    她一笑起来,五官更显明艳,宛若一朵含苞欲放的花。

    兰鲸望着她,勉强扯了下嘴角,压下眼中那抹不甘。

    空中城堡和桃刀想象的大相径庭——不仅要买门票,过层层安检,而且不知是休息日的关系,旅客特别多,等她和兰鲸突破层层人海,来到空中城堡的露天平台,两个人已经快累脱皮了。

    桃刀:“感觉……好像比出任务还累……”

    兰鲸:“……”加一。

    但毕竟是期盼已久的空中城堡,桃刀兴奋地奔到栏杆旁,伸出身子往下看:“好高……”

    透过层层云卷,能看到空中城堡的正下方就是内城区,整齐有序的建筑布局宛若一座棋盘一般,而视线越过远方,还能依稀瞥见外城区灰色的一角。

    桃刀看了会,忽然抬手:“那是什么?”

    她指的是连接内外两城的摆渡桥。

    兰鲸:“?”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桥,”桃刀摇头,手指往下,“你看下面。”

    兰鲸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过去。

    无论是内城区还是外城区皆建立在高峰之上,而它们的底下则是深不可测的灰渊,唯有一条细细的摆渡桥高悬在灰渊之上,透过下面笼罩的黑灰烟雾,能隐约瞥见一些建筑的形状。

    桃刀困惑:“那下面还有东西吗?”

    兰鲸点了下头。

    “那里……”他犹豫片刻,在光脑上打下一行字,“曾经是我居住的地方。”

    桃刀不由一愣。

    兰鲸:“那是一个叫亚特兰的城市,以歌剧而闻言,但六年前曾经发生过灾兽暴动,数百个空间缝隙同时出现在城市上空,导致整个空间严重扭曲,最后陆地板块支撑不住,发生了坠落。”

    而他们看到的那些建筑,就是亚特兰的一角。

    他一提,桃刀才隐约想起这事,那时候似乎闹出了很大动静,但她当时仍未从哥哥失踪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因此对此事的印象很淡。

    兰鲸望着那片灰色的烟雾,表情怔忡。

    “抱歉,”桃刀注意到他的表情,抿了下嘴唇,低声道,“我不该问这个。”

    兰鲸回过神,忙对她一笑,又摇了摇头。

    “没关系,”他迅速在光脑上打下一行字,“都过去了。”

    他抬起头,白净的脸上满是柔和的笑意,桃刀不由跟着一笑,正要说话,却陡然转头,红眸划出锋利的弧度。

    兰鲸一愣:“……?”

    “别动,”桃刀说,“保持刚才的姿势。”

    她的声音压得极低,要勉强凑近才能听清楚。

    兰鲸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低下头,假装看风景。

    桃刀缓缓走到他的身侧。

    她转过头,像是与兰鲸交谈,实则视线环绕四周,打量周围的人。

    在他们的左手侧,一对情侣正在大声争执,距离他们两米的地方,一个年轻人正疯狂拍照,而在他的对面,有个男子举着份报纸在读,报纸被高高竖起,挡住了大半张脸。

    桃刀盯着报纸男人看了几秒,问兰鲸:“这里有人卖报纸吗?”

    兰鲸愣了下,摇头:“露天平台禁止小贩做生意。”

    桃刀点了下头:“恩。”

    她想了想,忽然道:“对了,能帮我买瓶水吗。”

    闻言,兰鲸不由露出为难的表情。

    如果要买水的话,那就要从平台的直达电梯下去,但这里游客太多,搭乘一次电梯起码要花上十几分钟。

    桃刀却坚持道:“我很口渴,拜托了。”

    见她如此,兰鲸只好点头,朝直达电梯走去。

    等看着他进入电梯,桃刀才收回视线。

    她往旁走了两步,像是想要看风景,实则侧过视线,不动声色地观察身后。

    但周围的游客又变得密集起来,刚才看到的几人全消失在攒动的人头中了。

    桃刀不由皱了下眉。

    她刚想转身,肩膀突然被拍了下。

    桃刀迅速回头,手悄然放在背后,但一看,竟是兰鲸。

    她愣了下:“……你怎么已经回来了?”

    兰鲸笑了笑,往她手中放了瓶水,一边打字道:“找到一条近道,那里没什么游客,就节省了很多时间。”

    桃刀的视线在他右手的光脑上停顿了下,才收回目光:“嗯啊。”

    她拧开瓶盖,随意喝了两口,对兰鲸道:“时间不早了,我们下去吧。”

    兰鲸自是不会拒绝,温和地点了下头。

    就在桃刀准备走向直达电梯时,手臂却被兰鲸一把拽住。

    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想要抽手,但略一停顿,又将动作掩了下去,状若无事道:“怎么了?”

    兰鲸迅速在光脑上打字:“我们从那条近道走吧,可以避开人群。”

    桃刀:“……好。”

    她稍微顿了半秒,与兰鲸错开距离,跟在他的身后。

    兰鲸似乎没察觉出什么异样,指着电梯间后面:“那里有个紧急出口通道。”

    桃刀跟着他走过去,果然看到一个小小的绿色标志,兰鲸轻松打开铁门,示意桃刀跟上自己。

    桃刀往通道里看了眼,里面没有点灯,一片漆黑。

    她抿了下嘴唇,才抬脚跟上。

    见状,兰鲸缓缓勾起嘴角。

    等她进去后,他忽然一推,用力将铁门合上。

    “啪嗒!”是落锁的声音。

    桃刀一惊,迅速回头:“兰鲸,你……!”

    “噗哧——!”

    兰鲸忽然举手,指间捏着一个小型喷雾,对准桃刀的脸就是长长一下。

    桃刀:“!”

    一股无力感顿时袭来,没等她来得及反应,身子已经一晃,重重倒地:“嘭!”

    头晕目眩间,一双军靴出现在面前。

    兰鲸蹲下身,浅色的水眸在昏暗的通道里闪着诡异的光。

    “哼,”他竟开口了,声音是一种雌雄莫辨的尖细,“居然就这么跟上来,也太没有警惕心了吧?”

    桃刀挣扎想要爬起身,却使不上力气,四肢仿佛注入了水泥一般沉甸甸的,连动根手指都做不到。

    她只能无力地喘了口气,眼睁睁看着兰鲸拽起她的手臂,将盘在手腕上的小黑蛇取了下来。

    桃刀:“你……你不是……兰鲸?”

    “现在才发现吗?可爱的小姑娘,”“兰鲸”眯起眼,发出一道哼笑,“你真是迟钝啊。”

    说话间,他的脸竟像是烧开的水般沸腾起来,一层肉色的物质开始缓缓从面部脱落,露出底下深色的皮肤,身体也随之变形,抽长——就如同一团柔软的橡皮泥在被重新塑形。

    数秒后,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桃刀面前。

    他拥有与兰鲸截然不同的焦糖色皮肤,宽肩窄腰,一双细长的眼闪着狡黠的光。

    “你好,”他笑眯眯道,“我也是3s级,你可以叫我狸三哦。”

    桃刀盯着他,嘴唇快被咬出血了。

    狸三又嗤笑一声,:“好啦,别这幅表情,我看你也挺强的,天蝎之星那种地方是我们能待的吗?干脆跟我回去吧。”

    他弯下腰,轻松一提,将毫无反抗之力的桃刀扛在背上。

    “等等,”见他要走,桃刀忽然开口,“刚才的那个——就是你的异能吗?”

    狸三许是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短暂的愣神后才道:“是啊,怎么……”

    话还没说完,颈侧忽然抵上一抹冰凉。

    狸三:“?!”

    不知何时,桃刀的右手已幻化为巨爪,锋利的铁爪正抵着他的脖颈,微微一动,便刺下一颗血珠。

    狸三僵住了:“你……”

    桃刀侧过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昏暗的光线下,她的双眸流转出晶莹红色,如同夜空下飞舞的曼珠沙华,令人移不开视线。

    “果然,你的异能不是攻击型的,”她慢条斯理道,“那我们就可以放心攻击了。”

    “我们”?

    狸三全身一紧。

    下一瞬,他似是意识到什么,猛地抬头:“难道……?!”

    “嘭!”突然,墙壁上的灯齐齐打开,整个通道顿时亮了起来。

    看清眼前景象,狸三陡然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通道的上下楼梯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兽化者纷纷解除人形,挡在最前排,后面则是武装精良的士兵,手中举着武器,黑洞洞的枪口齐齐对准狸三。

    瞳站在最前侧,金丝边眼镜被她脱下,露出一双浅若苍穹的天青色瞳孔。

    她举起等离子枪,对准狸三,表情淡然。

    “干得漂亮,桃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执掌风云〕〔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