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道方程式〕〔光明壁垒〕〔每次醒来都成了嫌〕〔精灵:赤红训练家〕〔重生后前世宿敌说〕〔靠美食成为星际首〕〔剑开太平〕〔整个江湖都盼着太〕〔夫人跳崖后,萧总〕〔我全家都在跳大神〕〔无限婚约:冷总花〕〔退婚后,太子娇宠〕〔穿成反派崽崽后我〕〔团宠小福宝:我是〕〔农门长姐:当家种〕〔修仙三百年我重回〕〔悠长的告白〕〔万神纪元:黑潮〕〔我靠无限物资全球〕〔女配在年代文里做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走廊上, 一名少女正在狂奔,纤细的身影灵敏穿梭在行人间,浓密飘逸的长发追逐在身后, 好似银色的风。

    她简直像颗横冲直撞的炮弹,周围士兵见状,忙不迭纷纷避开。

    路过的护士看见了,眉头跳了下:“那位训练兵, 走廊上禁止奔跑!”

    桃刀:“!”

    她悻悻停下脚步,护士走到她面前:“所属哪个部队?有出入许可证吗?”

    桃刀:“25期训练兵,直系长官是瞳, ”她抬起头, 露出期盼的表情,“请问, 我的同期说205号房的病人醒了, 是真的吗?”

    205号正是兰鲸的病房号码。

    十分钟前, 桃刀接到犬饲的联络,说兰鲸已经恢复了意识,可以过来探望他了。

    护士:“稍等。”

    她查看了下光脑, 过了几秒钟,看向桃刀:“没错,205号病人已经醒了, 你想去看他?”

    桃刀用力点头,尾巴在地上发出“嘭”“嘭”的敲击声。

    护士颔首:“好的,不过病人还需要静养, 探望时间不能太长。”

    桃刀忙应下, 扭头朝205号病房跑去。

    身后传来护士愤怒的声音:“等等!不许奔跑!”

    等到病房门口, 桃刀却又踌躇起来, 在门口转了几圈,愣是没敢进去。

    有认识的士兵经过,看到她苦大仇深的脸,诧异道:“桃刀?你在干什么?”

    桃刀:“……”

    她深吸一口气,敲开病房门:“兰鲸?”

    很快,里面传来了轻微的响动,桃刀在心里默数三秒,猛地拉开门。

    病房内依旧只有兰鲸一人,他半靠在床上,望见桃刀,一双水眸登时散发出明亮的光:“!”

    见他要起身,桃刀忙快步走过去:“感觉怎么样?”

    兰鲸笑了笑,做出个握拳的姿势,但下一秒就脸色一僵,捂住自己的胳膊。

    桃刀:“……”扯到伤口了吧。

    她走过去,拿起兰鲸的病例报告:“伤还没好吗?”

    报告显示,兰鲸的右臂粉碎性骨折,胸腔有部分积血,身体其余地方也略有各种小伤——虽对性命无碍,但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桃刀盯着报告,垂下眼帘。

    这些伤……是救她时被黑色触手伤到的吧?

    她正想着,一只细白的手压上来,按住报告。

    桃刀微怔,抬头。

    兰鲸对她笑了下,抽走那些报告。

    他指了指床边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桃刀犹豫了下,刚要坐下,却瞥到床脚下有什么在闪烁,又弯下腰:“这是什么?”

    她从地上捡起一根项链。

    项链的式样很朴素,链坠是一颗深黑的圆形鳞片,被用一根皮绳串起,绳子边缘粗糙,像是随手从衣服上扯下来的,尾部还略有些脱皮,似乎有些年岁了。

    但鳞片却很特别。

    桃刀微抬起鳞片,鳞片纯黑色的表面在灯光的照射下流转出圆润光泽,如同上等的玉一般,入手温润而细腻,带着浅淡的凉意。

    她正要开口,手上却一空——兰鲸忽然一把抓过项链,紧紧抱在怀里。

    桃刀:“……兰鲸?”

    兰鲸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松开手。

    他看了眼项链,双眸略有些失神,像是在怀念着什么,过了几秒,才小心翼翼地把项链收入怀中,对桃刀露出一个郝然的笑容。

    桃刀仿佛明白了什么:“这个项链对你很重要?”

    兰鲸用力点头。

    他歪头想了想,从床头柜上取下一台便携光脑,敲了一行字:“这是救命恩人送我的礼物。”

    桃刀惊讶:“救命恩人?”

    兰鲸颔首,继续打字:“我十二岁的时候,曾经遇到过灾兽暴动。”

    桃刀眨了眨眼,应该就是上次犬饲提到的事。

    “那个时候我刚从剧院……”他停顿了下,忽然删掉“剧院”两个字,“从家离开,结果正巧遇上灾兽攻城,我被卷入兽流中,差点死了。”

    桃刀了然:“然后有人救了你?”

    兰鲸点了下头,脸上流露出向往的神情。

    “他是我见过最强的人,尽管面对上百头灾兽,却能毫发无损,甚至凭一己之力阻挡了大部分的灾兽,他救了很多人,”他深吸一口气,缓缓打出一行字,“如果不是他,我可能活不下来。”

    不知为何,当他写下这行字时,漂亮的眼中泛起复杂的神色。

    桃刀不由一顿。

    她想起之前犬饲提到过,兰鲸曾想过自|杀。

    她抿了下嘴。

    “既然这么厉害,”她慢慢道,“他是天蝎之星的人吗?”

    兰鲸却摇了下头,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我不知道,”他打字道,“他没有和我说过。”

    瞥见桃刀诧异的表情,他歪过头,又添了一行解释:“他救了我们后就直接走了,什么信息都没留下,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模样。”

    唯一留下的,只有这条项链。

    桃刀好奇道:“那上面的鳞片是什么材质的?”

    她闻着总觉得像灾兽,但没有那种灾兽特有的腥臭味,反而透着一股冷香。

    兰鲸迟疑了下,摇头:“我也不清楚。”

    桃刀撇了下嘴,嘟哝道:“还真是神秘……”

    “好吧,”她看了眼时间,站起身,“你好好休息,我下次再来。”

    见状,兰鲸慌乱起来,忙将光脑举到她面前:“你现在就要走了吗?”

    “嗯,”桃刀点头,“医生说探望时间不能太长。”

    她忽然想起什么:“啊对了,这个给你。”

    桃刀从袖中掏出一枚网球。

    兰鲸:黑人问号.jpg。

    “铃祈说探望的话要送病人礼物,”桃刀把网球塞入兰鲸手里,很认真道,“我挑了很久,只有这种牌子的球最经咬,弹性也好,一个人可以玩很久。”

    兰鲸:“……”

    但,他不是犬科动物啊……

    “怎么样?”桃刀两眼亮晶晶地盯着他,“你喜欢吗?”

    兰鲸::“……”

    他艰难地点了下头,打下一行字:“很喜欢。”

    桃刀松了口气:“那就好,我回去啦。”

    兰鲸:“……!”

    看他的表情,像是想挽留桃刀,却又不敢说出口,挣扎许久,终是伸出手,轻轻勾住桃刀的衣袖。

    桃刀:“?”

    兰鲸垂下视线,在光脑上打出一行字:“那……我也有东西想给你。”

    他低着头,柔顺的亚麻细发顺着脸侧滑落,白皙圆润的耳尖从碎发下露出,泛着玫瑰色的红晕。

    桃刀下意识问:“什么东西?”

    兰鲸迟疑了下,从旁取过一本册子,册子的封面上有一行字:《剧院魅影》。

    桃刀眨了下眼,是那本用来夹情书的五线谱。

    她不由看了兰鲸一眼。

    难道……他要给自己情书?

    兰鲸刚抬头,发现桃刀突然变了坐姿——两手放在膝上,脊背挺得笔直,一双眼却飘忽不定,左看右看,就是不看向他。

    他愣了下:“?”

    桃刀:“……”

    “咳!”她尴尬地清了下嗓子,“你要给我什么?动作快点。”

    兰鲸点了下头,他打开册子,一口气翻到中间,忽觉得有些不对劲,抬起头。

    桃刀迅速收回视线,头别扭地撇向另一侧,一双兽耳却微微抖着,全神贯注地转向兰鲸的方向。

    兰鲸不由抿嘴一笑。

    他从书页内拿出一样东西,轻轻戳了下桃刀。

    桃刀不由一抖,但再仔细一看,却发现那是一条小小的手链。

    她不由愣了下。

    不是情……书吗?

    那厢,兰鲸已经拿起手链,放在桃刀手里:“送给你。”

    手链是用白色小贝壳一颗颗串起来的,入手一片细腻的触感。

    “本来想包装好再给你的,但是没来得及,东西也比较廉价,抱歉……”

    兰鲸闷头打字,头低低的,不敢看桃刀。

    但没等他打完,手上一空——

    桃刀迅速将手链缠在手上,冲他晃了下:“是这样吗?”

    精致的贝壳一颗颗贴着白皙的肌肤,稍一晃动,链子表面折射出点点虹光,映衬着桃刀的红眸,像极了漫天繁星。

    兰鲸不由一怔。

    桃刀摸摸鼻子,道:“我还是第一次戴首饰……你觉得怎么样?”

    以前阿保曾撺掇她买过首饰,但一来干活不方便,二来又费钱,就被桃刀拒绝了。

    她低下头,一脸好奇地拨弄着手链:“这个应该不会散吧?我戴着好看吗?”

    但等了会许久,却不见兰鲸回答。

    桃刀抬头,发现他正一脸古怪地望着自己。

    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执掌风云〕〔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大夏文圣〕〔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道诡异仙〕〔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