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神:时代变了〕〔我代表地球联姻异〕〔重生成团宠文炮灰〕〔穿越成顾横波后的〕〔玉龙诀〕〔在奥特世界当法王〕〔全星际都是我的手〕〔摩诃大圣〕〔我有一剑,天外飞〕〔穿成科举文中炮灰〕〔天赐万象玉作杯之〕〔最强末世进化〕〔天启无限进化〕〔修真界如今不太平〕〔将门第一女相〕〔从斩妖司地牢杀成〕〔灵显真君〕〔殿下别这样〕〔封印乐园〕〔九龙霸帝诀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桃刀眨了下眼:“……什么意思?”

    秦容挠了挠头:“这说明起来有点复杂啊……首先, 得和你解释下什么是基因改造技术。”

    桃刀迟疑地点了下头。

    秦容搬开一把椅子,在桃刀对面坐下。

    “瞳应该和你解释过,兽化能力者一共分为两种:先天者和后天者, ”他拉出一张白纸,唰唰写下两个名词, 又在“后天者”上画了个圈, “而后天者, 是通过基因改造技术从而获取兽化能力的。”

    桃刀:“嗯。”

    秦容:“如果简略概括下基因改造技术, 其实很简单——在选出能融合兽化基因的匹配体后,我们会将从灾兽血石中提取出来的基因试剂注射入他们的体内,往往经过6-12个月的适应期后, 他们会获得兽化能力。”

    他对瞳做了个手势:“给她看看。”

    瞳卷起袖子,肌肉流畅的手臂上渐渐显现出一片天青色的鳞片。

    桃刀举起手:“等等,那这和灾兽异能又有什么关系?”

    秦容一笑:“别急,我刚要解释呢。”

    他又在纸上写下“基因试剂”一词, 在其下面画了数个箭头, 分别写下, ,和四个等级。

    桃刀眨眨眼,好像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 ”她慢慢道, “其实基因试剂也是分等级的?”

    ——而等级的判别,应该是由原材料的血石等级来进行区分的吧。

    “聪明, ”秦容朝她眨眨眼, “因为每个个体的承受能力不同, 所以我们能使用的基因试剂也是受到限制的。”

    “目前这一批新人所注射的血石基因剂一般在b-a级, ”他说, “只有犬饲和另一位名叫兰鲸的承受能力较强,两人使用的都是ss级灾兽的试剂。”

    桃刀了然,怪不得犬饲一副自命不凡的态度。

    她看向瞳:“那你呢?”

    “我是ss级。”瞳朝她一笑。

    桃刀迷惑了:“等等,ss级的话,不就有异能了吗?”

    谁料秦容却摇了下头。

    “就算注射了ss级的基因试剂,进化出异能的成功率也很低,”他说,“如果能发挥出部分的异能,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

    瞳表示赞同:“是的。”

    “桃刀,看这边。”

    桃刀回过头,发现瞳摘下了金丝边眼镜。

    顿时,一双浅淡的天青色双眼露了出来,在实验室明亮的灯光下泛着迷离光色。

    桃刀意识到什么:“难道这就是……”

    “我的异能,”瞳说,“我可以对有机物体进行。”

    像之前桃刀昏迷的时候,她就当着帕帕和铃祈的面使用过一次能力。

    秦容笑道:“其实就是一个比较方便的x光照射机……嗷!”

    他猛地抱住脑袋。

    瞳淡笑着收回劈向秦容的手,转向桃刀:“听说过美杜莎吗?”

    桃刀睁大眼:“那个脑袋上长满蛇肉的?”

    瞳:“……差不多。”

    “我使用的ss级灾兽母体,”她说,“它的异能是,能通过目视入侵敌人的血液,往对方体内注入麻痹毒素,从而使对方失去行动能力。”

    桃刀反应过来什么:“但你不是……”

    “嗯,”瞳点头,“我只能做到这一点。”

    “懂了吧,”秦容摊开手,“就算兽化者能注射ss级的基因试剂,不代表他们能百分百发挥母体的异能。”

    “但是,”他突然话锋一转,“桃刀,你就不一样了。”

    桃刀似懂非懂地望着他。

    秦容:“你是目前唯一的先天者,而且——还能做到完全兽化!”

    他的眼睛闪闪发光:“桃刀,肯定能进化出异能!”

    *

    第二日。

    桃刀三人走在前往训练馆的路上,但她一个人坠在后面,眼神飘忽,不知在想什么。

    帕帕和铃祈对视一眼:“怎么了?”

    “你说……”桃刀沉吟,“如果我有异能,会是什么样的?”

    铃祈不假思索:“能吃。”

    桃刀一脚踢向他。

    帕帕:“……”

    “怎么了?”她好奇看向桃刀。

    桃刀简短解释了下昨天发生的事。

    铃祈皱了下眉:“你确定?”

    “我倒是觉得很有可能,”帕帕却摇头,“你还记得那天在病房的时候,瞳长官对桃刀做的事吗?”

    闻言,铃祈陷入了沉默。

    帕帕想了想,很中肯道:“那位教授分析得也很有道理,如果说桃刀目前的实力已经超过特别行动部队的大部分人,她确实是最有可能进化出异能的人。”

    而且……

    她看了眼桃刀,没有将后半句话说出来。

    与其他人不同,桃刀是先天者。

    也就是说——他们还不知道桃刀掌握的是几级灾兽的能力。

    或许……帕帕抿了下唇,会是3s级也说不定。

    桃刀想到什么:“今天你们要跟着我吗?”

    帕帕:“他们上午出勤,我们先被命令在基地待命。”

    桃刀不解:“那去休息嘛,不要浪费时间啊。”

    “唔,”帕帕说,“你说的也对呢。”

    她回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铃祈。

    铃祈:“……”

    其实是铃祈担心桃刀,在帕帕耳边念叨了一早上,后者简直烦不胜烦,才被迫答应的。

    不过帕帕也很好奇桃刀的训练内容:“你们今天要做什么?”

    说到这个,桃刀又兴奋起来:“打群架!”

    两人:“?”

    经过桃刀一番艰难的解释,两人才明白过来。

    今天重鹊给他们 安排了一场全息模拟对抗,新人班一共十五人,将被分为三人一组,进行淘汰制比赛。

    这还是桃刀第一次参加全息比赛,兴奋了一整晚没睡好,早上醒来,尾巴毛都掉了好几根。

    铃祈皱眉:“那你的队友是谁?”

    “现在还不知道,”桃刀说,“要等重鹊分配。”

    三人说话间,已走到训练场门口,所有人已经等在那里了。

    重鹊已经分配好了小组:“桃刀,这是你的组员们。”

    从她身后走出两名男生,看起来和桃刀年纪相仿。

    三人的目光迅速掠过第一个面容普通的男生,齐齐落在第二人的身上。

    他长得太漂亮了。

    男生一头柔顺的金色细发,衬得脸庞越发白皙细腻,好似瓷玉捏成的人偶,五官秀气,眼睫分外纤长,一双水蓝长眸温和水润,折射出楚楚动人的光。

    他注意到三人的视线,腼腆地笑了笑,却没有打招呼。

    重鹊解释:“这位是兰鲸,他先天带有哑疾。”

    闻言,桃刀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他就是另外一个ss级的兽化能力者吗?

    “你们两个,”重鹊看向帕帕和铃祈,“先去监控室坐着吧,我们要开始比赛了。”

    她示意众人戴上全息模拟头盔,重新讲了遍规则:“比赛时长共三小时,你们要尽可能淘汰掉对方,最后剩余人数最多的小队获胜。”

    她指着众人胸口道:“淘汰标准是这里的一颗红色徽章,徽章被损坏者即为出局。”

    “好了,”她宣布,“现在准备进入赛场!”

    众人纷纷戴上头盔,桃刀偷偷瞥了几眼,学着他们的动作将头盔罩在脑袋上。

    顿时,她的视线陷入一片黑暗,短暂的沉寂后,又一点一点亮了起来。

    桃刀眨眨眼,发现自己竟站在一片树林中。

    她:“!”

    见状,另一个名叫鲁仁的队友问:“你是第一次使用全息模拟赛场?”

    鲁仁的表情有些古怪。

    “太倒霉了,”他喃喃道,“怎么摊上这两人……”

    桃刀:“你说什么?”

    鲁仁烦躁地揪了下头发,看向桃刀,“你不知道吗?犬饲已经放出话,说今天一定会打败你!”

    桃刀不明所以:“否则呢?我们参加的不是对抗赛吗?”难不成他们是来野餐团建的?

    鲁仁:“……”

    “犬饲可是我们中最强的,”他小声嘀咕,“万一打不过怎么办?”

    虽然桃刀能够完全兽化,但犬饲早就接受了长达一年多的训练,甚至还进化出了一部分异能,大部分新人还是承认犬饲的实力。

    闻言,桃刀感兴趣了:“他是什么异能?”

    “硬化,”鲁仁说,“反正很强的。”

    桃刀想起什么,转向兰鲸:“你呢?”

    兰鲸眨了眨眼,一声不吭。

    “……你傻不傻,”鲁仁差点翻白眼,“他是哑巴。”

    桃刀:“但他也有异能吧?”

    昨天听秦容说完后,她特地向两人打听了下,兰鲸也和犬饲一样,进化出了部分异能。

    不知为何,鲁仁的表情有些奇怪。

    “他啊,”他瞥了眼兰鲸,嘟哝道,“他的异能还不如没有。”

    桃刀:“?”

    兰鲸笑了下,对桃刀比了个手势,示意她靠近。

    等桃刀凑过去后,他忽然张嘴,轻轻地哈了一口气。

    但令桃刀惊愕的是,从兰鲸口中陡然发出一道尖锐的噪音,她一个避之不及,被震得后退两步,耳朵嗡嗡直响。

    她瞪大眼:“这是……?!”

    见状,兰鲸露出歉意的表情,犹豫了下,伸手捂住桃刀的耳朵。

    他做了个口型:“抱歉。”

    一旁的鲁仁道:“他的异能是,”他撇了下嘴,“这个能力根本一点用也没有。”

    如果说能直接震得敌人失去行动倒还好,偏偏兰鲸的力量不够,只能发出刺耳的噪音。

    而且在战斗中使用,不仅对敌人无效,反而会扰乱自家阵营。

    “我们完了!”鲁仁抱头,“一个新手,一个拖油瓶,对手又是犬饲,要怎么赢啊?!”

    桃刀不由看了兰鲸一眼。

    即使被鲁仁毫不客气地贬低,他也没露出任何不悦的表情,脸上依旧挂着柔和的笑容。

    她皱眉:“没必要这么说吧?”

    “那怎么办?!”鲁仁绝望抬头,“你觉得我们能赢犬饲吗?”

    桃刀扬起眉。

    “为什么不能?”她说,“就算他们十二个人联合起来,我也照样能赢。”

    对此,鲁仁只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兰鲸想了想,拉住桃刀的衣袖,开始比划起来。

    桃刀勉强看懂他的意思:“你要我们走?”

    兰鲸露出欢欣的表情,用力点头。

    鲁仁:“赛场里还是有灾兽的,他是觉得这里危险吧。”

    确实,桃刀也闻到了灾兽的气味,她轻嗅了下空气,道:“那我们往西边走。”

    鲁仁却不赞成:“不行!我们应该找个地方藏起来。”

    既然他们已成为众矢之的,还不如靠苟,坚持到最后。

    桃刀向来是进攻派,直接道:“那你自己藏,”她看向兰鲸,“你跟谁走?”

    兰鲸毫不犹豫站到她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执掌风云〕〔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