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愿为你摘星〕〔万道长途〕〔我的天赋不太正经〕〔逆鬼焚天〕〔我从娘胎开始修炼〕〔玄学大佬下山后成〕〔她是战神小祖宗〕〔自由不与我〕〔原神之璃月道人〕〔仙子她一心修仙〕〔沙雕师尊每天担心〕〔灾厄之冠〕〔新鲜!乡下来的小〕〔世外桃源〕〔娱乐圈之世界级导〕〔喜提娇夫:快穿作〕〔遮天:从吞天魔罐〕〔热搜爆!直播综艺〕〔战神奶爸〕〔这个武神太过善良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第25章

    第四天, 桃刀终于醒了。

    她刚睁眼,就对上帕帕和冬草惊喜的眼。

    “桃刀!”冬草差点扑上去,“你觉得怎么样?”

    桃刀:“唔……”

    她试探地动了下, 迟疑道:“还行?”

    身体莫名的轻盈,呼吸也很轻松, 最令人奇怪的是——她的五感似乎增强了不少, 明明冬草距离她有数米,她却能清晰看见他脸上的毛孔。

    桃刀数了下冬草的黑头,认真道:“你该洗脸了。”

    冬草:“……?”

    帕帕:“你一直迟迟不醒,吓死我们了。”

    桃刀有些好奇:“我睡了几天?”

    冬草看了眼日历:“今天就是第四天了。”

    昨天桃刀稍微有了点动静, 他们还以为她快醒了,没想到她只是低喃了几句, 又不吭声了。

    “啊, ”桃刀眨眨眼:“因为我做梦了。”

    帕帕好奇:“什么梦?”

    桃刀张嘴, 想描述一番, 但奇怪的是, 无论她怎么回忆,只能记起一个模糊的身影。

    她艰难道:“好像……有个很大的白色灾兽。”

    另外两人:“?”

    “没事,醒过来就好,”冬草打圆场, “对啦, 告诉你个好消息——医生说你快突破ss级了!”

    桃刀恍然大悟, 怪不得感觉身体状态很好。

    说起这事,帕帕想起一个问题:“桃刀,那头灾兽去哪里了?”

    “它……”桃刀顿了顿, 竟露出迷茫神色:“我不记得了。”

    两人一愣:“什么?”

    桃刀努力地回忆了一番, 但记忆到灾兽抢了铃祈的身体, 又要扑过来杀她后,就莫名断开了。

    她沉默了下:“我想不起来。”

    闻言,帕帕陷入深思。

    “也许你的记忆断裂可能与进化有关,”她慢慢道,“大脑受到了高烧影响,所以这一部分的记忆就被波及了。”

    桃刀抿了下嘴唇,表情有些奇怪:“……嗯。”

    她没告诉帕帕,其实自己隐隐还记得一些细节。

    比方说——嘴里残留的血腥味。

    桃刀不安地在病床上动了下。

    为什么会有血味?

    难道她吃了什么吗?

    心里隐隐有个预感,但她犹豫地看了两人一眼,还是把话压了下去。

    桃刀转移话题:“对了,铃祈怎么样了?”

    帕帕和冬草对视一眼,露出复杂的表情。

    “桃刀,”冬草露出小心翼翼的表情,“有件事要告诉你……”

    他还没说完,病房门忽然被猛地推开。

    看清来者,帕帕和冬草一下站了起来:“铃祈?!”

    铃祈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视线扫了一圈三人,才走进病房。

    他的手里提着一个小小的盒子。

    冬草下意识问:“这是什么?”

    倒是桃刀抽动了下鼻子,两眼突然放光:“好香!”

    帕帕和冬草:“?”

    铃祈走过来,将盒子放在床头柜上,打开盖子。

    伴随着一股香甜的芝士味,一枚蛋包饭出现在三人眼中。

    光滑饱满的金色蛋皮上铺满了番茄酱和芝士,底下微微露出一些鲜红的番茄烩饭,粒粒饱满,旁边铺着西蓝花与土豆沙拉,令人食指大动。

    “咕嘟!”

    三人情不禁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桃刀差点从病床上跳起来:“这是蛋饺饭吗?!”

    铃祈:“……蛋包饭。”

    他把桃刀摁回去,从餐袋里掏出一套餐具,递给桃刀。

    桃刀两眼放光,一把接过叉子,开始狼吞虎咽。

    “这……”冬草好不容易找回声音,震愕道,“这是干什么……?”

    为什么他会突然带一盒蛋包饭来病房?!

    闻言,铃祈脸上掠过一抹不自然。

    “说好给她吃的,”他简短道,“就这样。”

    冬草:“??”

    就这样?

    大哥,你昨天的反应可不是这样的啊!

    “扑哧。”帕帕突然笑了起来。

    她抬起头,认真道:“谢谢你。”

    闻言,几人皆是一顿。

    铃祈沉默了下,忽然道:“该谢谢的人应该是我。”

    三人没听清:“什么?”

    铃祈的脸上浮起一丝窘迫,飞快扭过头:“……没事。”

    结果一转头,看到桃刀正把胡萝卜丁从饭里挑出来。

    铃祈:“……”

    他扣住桃刀的手:“不是说不准挑食吗?”

    “!”桃刀挣扎,“你管我!”

    铃祈沉着一张脸,把胡萝卜往桃刀嘴里塞:“给我吃下去。”

    桃刀:“!!!”

    她满脸惊恐,却迫于铃祈的yin威,不得不把胡萝卜咽下去。

    一旁的帕帕和冬草看得一愣一愣的。

    这算是……一物降一物吗?

    冬草忍不住笑了两声,想起一事:“对了,关于桃刀的身体……我们要上报吗?”

    既然铃祈已经知道此事,他也就不隐瞒了。

    铃祈停下动作,认真道:“当然需要。”

    “我查了下有关外城区的健康报告,这种情况很特殊,以前从未出现过,”他说,“目前暂且不清楚对桃刀是否有负面作用,以防万一,还是告知歼灭军比较好。”

    冬草有些惊讶:“你还去查了记录?”

    铃祈:“……”

    他避开冬草的视线,重新给桃刀塞胡萝卜。

    桃刀:“唔唔唔!”

    “不行,”令人意外的是,帕帕忽然道,“这件事先不要说。”

    她的表情莫名有些凝重。

    & nbsp;冬草愣了下:“帕帕?怎么了?”

    帕帕回过神,勉强笑了笑:“不,我的意思是……现在就连桃刀自己也不清楚原因,与其冒冒失失地上报上去,不如等我们能把握具体情况,再报给军队比较好。”

    铃祈盯着她,略微皱眉。

    “你不相信歼灭军?”

    帕帕沉默了下。

    “没有,”她抬起头时,声音已恢复自然,“我只是为桃刀考虑。”

    “就和铃祈说的一样,这件事没有前例,还是尽量少让别人知道比较好。”

    铃祈审视地盯着帕帕:“别人?”

    他有种莫名的预感——帕帕口中的“别人”似乎指的不是歼灭军。

    帕帕回望他,脸上的笑容叫人看不出异样:“对。”

    这时,门口传来人声:“同学们,可以进来吗?”

    四人回过神,看到教官站在门口。

    教官看见桃刀,表情一喜:“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桃刀:“感觉很好。”

    她伸手,轻松掰断床头柜的一角。

    众人:“?!”

    破坏公物?!

    “你……!”教官差点想教训人,但还是忍住了,“算了,人没事就好。”

    帕帕:“教官,您来有什么事吗?”

    “哦,对,”教官道,“我来宣布对你们三个的处分。”

    他指了指桃刀,铃祈和帕帕。

    “处分?”冬草惊愕地瞪大眼,“怎么回事?他们要受处分?!”

    帕帕做了个手势,示意冬草噤声,平静道:“您请说。”

    教官:“在之前的灾兽剿灭行动中,你们三人无视军队命令,擅自与灾□□战,已经严重违反军规,更何况还造成了大量公共财产的损失,”他停顿了下,“军队认为,有必要对你们进行处分,以示警戒。”

    “等等,”桃刀举起手,“之前谢曼上将不是答应允许我进入内城区的吗?”

    闻言,教官叹了口气。

    “关于这事,”他谨慎道,“桃刀,你知道上将为什么会绑架你们吗?”

    桃刀一怔:“什……”

    帕帕站在教官的身后,忽然对桃刀轻轻摇了下头。

    桃刀眨眨眼,迟疑改口:“……我不晓得。”

    教官看向铃祈,后者也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但之前我和桃刀去扫墓,在那里撞上了上将,他说要送我们回去,却在路上把我们打晕,等我们醒来,已身处新十字堡的地下室里。”

    这番说辞其实在桃刀醒来前,铃祈早就对几名军官用过了,现在说出来,不过是为了提点桃刀。

    ss级灾兽神秘消失,如果再深究下去,桃刀的秘密可能暴露,他们不能冒这个风险。

    桃刀心下了然,对他点点头。

    “……好吧,”教官叹了口气,“只能先这样了。”

    但其实此事疑点颇多——比如谢曼的尸检结果表明,他早已死于五日前,可那时他分明还正常出席各种会议,完全像个正常人。

    教官眼神微敛,想起上级的指令。

    “关于谢曼一事,”上级沉声道,“中央已下指令,由特别行动部队天蝎之星负责。”

    教官一愣:“天蝎之星?为什么?”

    天蝎之星是对灾兽的专门部队,跟刑事案件应该没有关系才对。

    上级却只是道:“我们的调查就到此为止,不要再追究了。”

    “教官?”

    桃刀伸出手,在发呆的教官面前一晃:“怎么了?”

    教官回过神,掩饰地笑了笑:“没事。”

    “关于你们的处分还没说完,”他清了下嗓子,“桃刀,帕帕和铃祈,由于你们违抗军令,擅自行动,本部决定将你们从第九部队调离,派至第三部队,协助其剿灭灾兽。”

    冬草有些不平:“怎么这样?”

    第三部队的管辖区域在极其偏远的南部地区,而且听说最近那里灾兽泛滥,形势极为严峻。

    桃刀三人分明立下功劳,没想到居然反而要接受处分。

    铃祈倒是一脸平静:“那我们以后就听第三部队差遣吗?”

    “不,”教官却道,“你们三人的指挥权由特别行动部队——天蝎之星负责。”

    闻言,除了桃刀之外,其余几人皆露出惊诧表情。

    冬草口吃了:“天……天蝎之星?!您认真的吗?!”

    教官笑了:“是的。”

    桃刀一脸困惑:“你们在说什么?”

    “拜托!天蝎之星!”冬草一把抓住桃刀的肩膀,“那可是全国最优秀的灾兽讨伐部队!”

    帕帕解释:“天蝎之星几乎与歼灭军同时成立,它的作用是处理歼灭军无法解决的高阶灾兽,因此入队条件极为苛刻,据说队内成员基本都是s级以上的基因。”

    冬草补充道:“三年前,天蝎之星内部大换血,目前的最高指挥官由寺西行将军担任,在他任职期间,天蝎之星创下了史无前例的讨伐成绩——仅仅去年,他们就成功绞杀了200多头s级灾兽和32头ss级灾兽。”

    桃刀眨眨眼:“寺西行?”

    冬草两眼放光:“他是史上最年轻的将军!不到五年的时间,就从普通士兵一跃成为将军,还数次打赢……”

    “好了,”教官打断他们,“这些不是重点,以后自己去了解,关键是——”他顿了顿,“这次是将军亲自指名,如果你们表现良好,说不定会有机会留任。”

    众人:“!!”

    见桃刀张嘴,教官又道:“天蝎之星的成员享有最高福利标准,别说内城区了,就算你想住进皇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桃刀:“!”

    她噌地举起手:“我要去!”

    教官笑了下,提醒道:“但你的表现必须要好。”

    桃刀信心满满:“没问题!”

    教官又叮嘱了他们几句,才离开病房。

    等他走后,冬草抓住桃刀的手:“太棒了!这是好机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执掌风云〕〔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大夏文圣〕〔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我靠修仙逆袭人生〕〔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治愈系游戏〕〔偏偏宠爱你〕〔我家娘子,不对劲〕〔不科学御兽〕〔曾经,我想做个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