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显真君〕〔殿下别这样〕〔封印乐园〕〔九龙霸帝诀〕〔重生资本狂人〕〔重回九零做学霸〕〔这个高冷校花好热〕〔全民领主:我的天〕〔穿成炮灰女配后,〕〔大佬请收下恋爱指〕〔龙源仙村〕〔宫斗?娘娘她靠种〕〔我在灵异世界做科〕〔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楚天子〕〔女儿说:有我这样〕〔校草的小祖宗甜翻〕〔大明:满朝奸臣,〕〔从斗罗开始的妖姬〕〔重生从漫改编剧开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哦?”谢曼愣了下, “打偏了?”

    千钧一发之际,桃刀侧过了头, 子|弹擦着她的脸侧而过,只留下了浅浅的擦伤。

    桃刀抬起头,对他威胁地亮出犬牙。

    铃祈惊愕地看向他们。

    “你们……?!”他转向谢曼,“上将,您这是做什么?!”

    谢曼微微一笑,正要说话,桃刀却厉声道:“铃祈, 下车!”

    铃祈一惊,但大脑反应过来前, 身体已经做出行动——他一把推开车门,从行进的车上跳了下去!

    于此同时, 桃刀低吼一声, 猛地扑向谢曼, 十指弹出利爪,狠狠抓向他!

    谢曼惊讶地“哦”了一声:“居然还能这样?”

    他的眼中亮起光, “我果然没有看错……真是出色的身体!”

    伴随谢曼的话语, 从他的眼,口, 鼻中纷纷蔓出许多黑色的触须,细细密密,如同发丝般朝桃刀伸了过去。

    那触须莫名有种不详的预感,桃刀犹豫了下, 果断抽手。

    下一秒, 只听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她冲破车窗, 猛地跳了出去!

    谢曼轻哼一声:“想逃去哪里?”

    “轰——!”

    千万根触须从他的身体迸发而出, 竟瞬间撑破车子,朝桃刀狠狠刺去!

    桃刀登时撒腿就跑:“铃祈!!”

    铃祈一回头,就看到桃刀努力朝他奔来,身后跟着铺天盖地的触须。

    他:“?!”

    “愣着干什么?快跑!”

    桃刀经过他身边时,猛地推了铃祈一把,后者才反应过来,忙跟上桃刀。

    “怎么回事?!”他又惊又愕,“这是上将?!还是……”

    他犹豫了下,没把“灾兽”这个词说出来。

    桃刀比他直接多了。

    “太狡猾了!”她怒道,“这头破畜生,居然藏在人的身体里!”

    而且还喷了那么浓郁的香水,怪不得她什么都没闻出来。

    铃祈眼中浮起惊愕,正要询问,口袋里的通讯器忽然响了。

    他一愣。

    这时候谁会打电话给他?!

    桃刀:“什么东西,好吵!”

    铃祈趁着奔跑的空隙,低头一看:“……帕帕?”

    通讯器的屏幕上正跳着帕帕的名字。

    桃刀一听,又改口了:“快接!”

    铃祈扭头,发现谢曼已经追了过来,有触须的协助,他们之间的距离正不断缩短。

    他:“这怎么接?!”

    话音刚落,身下忽然一空——桃刀双手穿过他的胳膊和膝盖,一把将他公主抱起!

    铃祈:瞳孔地震.jpg。

    “这样行了吧?”桃刀厉声道,“快接电话!”

    铃祈哑口无言了片刻,将电话接起来。

    一接通,对面就传来帕帕急促的声音:“你们在哪里?!”

    铃祈反应过来:“你知道我和桃刀在一起?”

    “别说废话,”帕帕道,“把电话给桃刀!”

    铃祈:“……”

    这两人,都不是求人的态度。

    他无言地将通讯器放到桃刀耳边。

    帕帕:“桃刀,你听好,千万不要接近谢曼上将!”

    桃刀回头,瞥了眼人形八爪鱼似的谢曼:“……迟了。”

    “他已经追过来了?”帕帕在通讯器那头骂了句,又道,“那你们先逃,记住,千万不要碰他的触须。”

    桃刀眨眨眼:“你知道什么?”感觉帕帕似乎了解很多。

    帕帕:“等下和你细说,你们先把他甩掉,然后跟我汇合……对了,”她加重语气,“不要回屯所。”

    “好,”桃刀说,“那等下再联系。”

    她示意铃祈挂掉通讯,后者皱起眉:“你们到底在弄什么?”

    先是长官莫名变成灾兽,后有帕帕这通没头没脑的电话——叫人根本搞不清状况。

    谁知桃刀干脆道:“我也不懂。”

    铃祈:“?!”

    那她还一副运筹在握的模样?!

    “不过,”桃刀扭过头,看向身后,“有一点很确定。”

    不甩掉谢曼,他们必死无疑。

    “铃祈,”她忽然道,“咬紧牙关。”

    铃祈:“什……”

    他才发出一个音,下一瞬,桃刀忽然抬高手臂双手,用力将他丢了出去!

    铃祈:“!!”

    他在空中划出个饱满的抛物线,猛 地落到数十米开外!

    桃刀厉声道:“跑!”

    她自己则回身,挡在谢曼面前。

    谢曼:“不逃了?”

    桃刀简短道:“来吧。”

    谢曼笑了:“好,就喜欢你这种爽快的性格。”

    他长啸一声,密密麻麻的触须汇成滔天黑浪,朝桃刀狠狠拍了过去!

    铃祈回头,刚好看到这一幕,不禁瞳孔一缩:“桃刀!”

    千钧一发之际,却见桃刀陡然矮身,灵活从触须间穿过,她掏出一东西,猛地对准谢曼喷了过去。

    顿时,一大片白雾瞬间将谢曼包围!

    谢曼一惊,才发现那竟是灭火器,大量冰冷的灭火剂在他的触须凝成冰锥,一下就限制住了他的行动。

    他怒不可赦:“你……!”

    桃刀扬起下巴,冲他露出两颗尖牙。

    “干嘛,我又没说和你打。”

    她的眼中闪着狡黠的光:“拜拜啦你!”

    她扭头,果断朝铃祈奔去。

    谢曼简直气炸了,偏偏根本无法移动——只要稍一动弹,冰锥就连皮带肉地往下掉。

    铃祈吼道:“快来!”

    桃刀正飞速奔跑,余光触及到路边停着的一辆悬浮摩托,步子一停,立刻朝它奔去。

    她三两下解除了摩托的保险锁,一踩油门,将车开到一脸惊愕的铃祈面前,简短道:“上来。”

    铃祈:“……”

    但时间紧迫,他没有犹豫,连忙跨上摩托,桃刀一脚下去,摩托骑尘而去。

    铃祈扭头,见谢曼没有追来,问桃刀:“我们去哪里?!”

    桃刀:“不能回屯所。”

    铃祈思索了下,道:“那去我家。”这样谢曼也一时半会追踪不到他们。

    桃刀点头:“好。”

    她调转方向,朝铃祈家驶去。

    半小时后,他们和帕帕在铃祈家碰面。

    帕帕奔过来:“你们没事吧?!”

    桃刀注意到只有她一人:“冬草呢?”

    “我让他在病房里休息,”帕帕注意到桃刀不赞同地皱了下眉,便道,“不要紧,谢曼的目标不是他。”

    铃祈:“什么意思?”

    帕帕停顿了下,才道:“先进去再说。”

    但在铃祈转身时,她又走到桃刀身边,低声道:“你闻一下他。”

    桃刀:“?”

    她狐疑看了帕帕一眼,才走到铃祈身后,轻轻嗅了下。

    “怎么了?”

    “他身上有奇怪的味道吗?”帕帕问。

    桃刀很肯定地摇头:“没有。”

    “那就好,”帕帕似乎松了口气的样子,才道,“我们进去吧。”

    他们照例在玄关口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桃刀数了数,发现只有三人。

    铃祈也在问:“明钟呢?”

    鹿鹿仰起头:“明钟哥哥身体不舒服,从早上开始就在睡觉。”

    铃祈又嘱咐了两句,转向桃刀和帕帕:“跟我来。”

    他将两人带到书房,关上门后道:“现在可以说了?”

    帕帕点了下头,走到书桌前,从袖中掏出两个东西,摊在桌上。

    桃刀低下头,发现其中一个正是她和帕帕之前从实验室找到的肉块,另一个则是黑色干爪。

    铃祈在一旁疑惑道:“这是什么?”

    帕帕笑了笑。

    “这个,”她指着左边的肉块,“是ss级灾兽的尸体。”

    “而这个,”她又转向右边,“是五年前那头s级灾兽的兽爪,”她顿了顿,看向铃祈,“也就是杀死你母亲的那头。”

    铃祈一怔:“你说什么?”

    帕帕说:“我从希恩那里拿到的。”

    “……等等,”铃祈打断她,“他为什么要留着这种东西?!”

    他的语气中透出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愤怒。

    帕帕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因为希恩认为,那头灾兽并没有真正死亡。”

    闻言,桃刀目露诧异,飞速瞥了眼铃祈。

    希恩居然……和他的想法一样。

    铃祈低着头,细碎的黑发垂落在眼前,叫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帕帕兀自道:“昨晚——就是他遇害的那天,他忽然来到实验室,想让我帮忙做一件事,”她将两个尸块并排放在一起,“就是我横向对比它们的数据。”

    桃刀正要张口,却听铃祈忽然道:“然后呢?它们的数据一样吗?”

    他紧紧盯着帕帕,眼底透出急切的光。

    令人失望的是,帕帕摇了摇头:“不,它们分别属于两只不同的灾兽。”

    铃祈抿了下嘴,低声道:“……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执掌风云〕〔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治愈系游戏〕〔道诡异仙〕〔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