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道方程式〕〔光明壁垒〕〔每次醒来都成了嫌〕〔精灵:赤红训练家〕〔重生后前世宿敌说〕〔靠美食成为星际首〕〔剑开太平〕〔整个江湖都盼着太〕〔夫人跳崖后,萧总〕〔我全家都在跳大神〕〔无限婚约:冷总花〕〔退婚后,太子娇宠〕〔穿成反派崽崽后我〕〔团宠小福宝:我是〕〔农门长姐:当家种〕〔修仙三百年我重回〕〔悠长的告白〕〔万神纪元:黑潮〕〔我靠无限物资全球〕〔女配在年代文里做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19章 第十九章
    爆炸产生的一瞬, 铃祈一把扑倒帕帕,将她扯到货架后。

    “轰——!”

    明亮如白昼的火光瞬间席卷整个房间,到处都充斥着混混们的尖叫以及灾兽震耳欲聋的痛吼。

    “救命!发生了什么?!”

    “好痛……我的手臂!嗷!!”

    帕帕拼命撕扯铃祈:“他妈的!放开我!”

    铃祈差点按不住她:“给我冷静点!”

    “你们在干什么?”忽然, 桃刀的声音自身侧响起。

    帕帕和铃祈一愣。

    桃刀倚在货架旁,她的脸上、身上一片焦黑, 根本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发丝遮住了大半张脸, 连红眸也似乎黯淡了几分。

    她低声道:“不是吧, 这个时候玩摔跤?”

    帕帕回过神,忙冲上去,一把抱住桃刀:“你没事吧?!”

    入手却一片湿濡, 她低下头, 才发现桃刀的衣服几乎被血浸湿了。

    她一惊:“桃刀?!”

    桃刀呜咽了一声。

    “好痛……”她低哑道,“帕帕,以后千万不要玩自|爆, 疼死了……”

    她把头埋入帕帕怀里,用力地蹭了蹭。

    帕帕小心翼翼:“能站起来吗?”

    但她等会, 不见桃刀反应。

    帕帕的手都在颤抖:“桃……刀?”

    “她没事,”铃祈测了下桃刀的鼻息, 发现还有呼吸, 略微松了口气, “我们快走。”

    刚才的爆炸直接炸飞了s级灾兽的头部,因为是要害部位,再生的速度肉眼可见地迟缓了,他们要逃只能趁现在。

    帕帕反应过来:“好。”

    她和铃祈合力背起桃刀, 从被炸出缺口的墙跑了出去。

    两人一出去, 帕帕带着铃祈往先前约定好的点跑去, 两人在那里和阿保碰头,又通过阿保事先安排好的密道,迅速离开了外城区。

    等跑进歼灭军的管辖区域后,铃祈释放了求救信号。

    “在这里等着,”他简短道,“救援马上来。”

    “好。”

    确认桃刀无事后,帕帕又恢复了以往的冷静,她扯下衣服,将桃刀的伤口包扎起来,但没处理多久,却听桃刀呻|吟一声,缓缓睁开了眼。

    帕帕一喜:“你醒了?”

    “好疼,太不划算了,”桃刀哑声道,“回去后你们要请我吃肉。”

    帕帕:“……”

    还能贫嘴,应该没大问题。

    “你简直不要命了,”铃祈寒声道,“为什么这么胡来?”

    桃刀很委屈:“你怎么不去问那头灾兽?那么多人在,它干嘛偏偏来抓我?”

    铃祈脸一黑,把头扭到一边。

    脾气真差。

    桃刀翻了个白眼,看向帕帕:“你没事吧?”

    帕帕却眉头紧皱,一副沉思的表情。

    桃刀有些困惑,小指头动动,勾住帕帕的衣袖。

    帕帕回过神,对她笑笑:“恩?”

    “你在想什么?”

    帕帕停顿了下:“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

    桃刀:“?”

    听到她话音中的犹豫,铃祈也回过头:“什么?”

    帕帕踌躇了下,抬起头。

    “你们没有发现吗?”她缓缓道,“那头灾兽的目标——似乎是桃刀。”

    ***

    空无一人的郊区上,桃刀独自沿着步行街慢慢走着。

    附近所有居民已经撤离,方圆三公里只剩下她一人……以及隐藏在暗处的歼灭军。

    桃刀侧过头,不留痕迹地看了眼身后。

    一名歼灭军躲在电线杆后,冲她比了个手势。

    “暂未发现任何异常。”

    桃刀眨眨眼,把手中的鸡腿整个塞入嘴里,连着骨头咔嚓咔嚓吃下去。

    她看了眼空荡荡的街道,叹了口气。

    好慢。

    时间回到一天前。

    第九部队指挥部。

    数名军官和士兵围坐在桌前,他们的面前站着三人,赫然是桃刀,帕帕和铃祈。

    “什么?!”教官吃惊道,“你说那头灾兽……想要抓走她?”

    他迟疑地望了眼桃刀。

    闻言,人群发出窃窃私语:

    “灾兽不是见人就吃吗?还挑口味的?”

    “这孩子有什么特殊之处?”

    “不知道啊,总不可能他们在恶作剧吧……”

    面对众人的议论,帕帕的表情很冷静。

    “没错,”她朗声道,“虽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但请先允许我将理由说完。”

    这时,座首的一名50岁左右的男人做了个手势:“安静。”

    众人的议论声一停。

    男人看向帕帕:“你说。”

    帕帕看了他一眼,才继续道:“我们一共遇上灾兽三次,每一次它的目标都是桃刀。”

    “首先是在空间缝隙打开的时候,那时它都快咬死付青长官了,一看到桃刀,居然放弃长官,又朝她攻过去,”帕帕说,“在场十几名士兵都能证明这一点。”

    士兵中不乏有付青的队员,纷纷点头:“确实是这样。”

    帕帕继续道:“第二次是我们回到屯所,那头灾兽躲在暗处,袭击了我们。”

    她顿了顿:“您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那头灾兽会冒险跑到全是歼灭军的地方,专门攻击几名见习生?”

    “等等,”教官打断她,“被攻击的是冬草吧?”到现在他还下不了病床。

    帕帕:“是的,但当初灾兽的攻击对象其实是桃刀,冬草为了保护她,才被灾兽所伤。”

    士兵并不清楚夜袭的经过,闻言纷纷惊愕出声:

    “什么?!居然是这样?”

    “两次都……真的是巧合?”

    “……这确实有点诡异。”

    帕帕等众人说完,才开口:“还有第三次。”

    “昨天,我们三人去外城区巡逻,偶然遇上那头灾兽,它被当地的混混捡到,故意呈现假死状态,却在发现我们后陡然袭击,在场几十人,它却偏偏再次将苗头对准了桃刀。”

    说到这里,她已经不用再继续了。

    第一次第二次或许是巧合,但到第三次——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教官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他正要开口,座首的男子先出声了:“125号见习生,你认为灾兽袭击你的原因是什么?”

    他一开口,周围的议论声陡然一顿。

    这名面容威严的男子正是第九部队的总队长,也是第九歼灭军屯所的最高统领——谢曼上将。

    众人都下意识望向站在房间正中央的桃刀。

    桃刀眨眨眼。

    “我不知道,”她老实道,“可能它觉得我比较好吃。”

    “桃刀,”教官提醒她,“注意言辞。”这可是在上将的面前。

    谢曼道:“无妨,你们先稍等片刻。”

    他对另外几名军官做了个手势,一行人进入内间。

    片刻后,几人又出来了。

    “你们说要汇报的重要事情,”谢曼看向桃刀和帕帕,“就是这个吗?”

    帕帕却摇头:“不,这些只是背景。”

    闻言,谢曼眼中划过一道光:“哦?”

    “我想说的是,”帕帕说,“桃刀是我们捕捉s级灾兽的决定性因素。”

    迎着屋内所有人惊愕的目光,她抬起头,一字一句道:

    “我们可以利用桃刀对s级灾兽的吸引力——将它捕获。”

    ***

    按帕帕所说,s级灾兽会主动寻找桃刀,那他们就可以反过来,故意让桃刀出现在某个指定区域,从而引灾兽过来。

    这个提案遭到了铃祈和希恩强烈的反对,但包括桃刀本人在内,所有人都认为此方案可以一试。

    最后还是谢曼一锤定音:“s级灾兽逃脱的事已开始在民间散播,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恐慌,我们必须立即将它捉拿。”

    教官有些放心不下,再三嘱咐桃刀:“等灾兽一出现,你就立刻撤退,剩下的事会由歼灭军处理。”

    桃刀只关心一点:“那我能加分吗?”

    教官不禁笑了:“当然,我会给你的平时成绩打个好分数的。”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的情形——桃刀故意在郊区大街上徘徊,周围埋伏着数队歼灭军,等待灾兽自投罗网。

    桃刀低下头,耳麦里传来士兵的汇报:

    “报告!第一大街封锁完毕,无异常。”

    “报告!第二大街封锁完毕,无异常。”

    “……报告!第三大街检测到能源波动,疑似为高阶灾兽!”

    闻言,在场所有歼灭军不由呼吸一紧。

    每次高阶灾兽现身必会伴随巨大的能量波动,若真侦查科测出来的数据,也就是说……

    那头s级灾兽就在附近!

    指挥官当机立断:“各分队注意!全员进入警备状态,一定不能错过任何……”

    “嘭——!”

    他还未说完,第三大街与第二大街相连的墙壁陡然炸开,一头黑色灾兽凭空出现!

    ——它居然直接从第三大街撞了过来!

    “全员注意!进入一级攻击状态!”指挥官怒吼。

    “桃刀!”教官一把抓住桃刀,“快后退!”

    那头灾兽发现桃刀,已经朝她冲了过来!

    桃刀连忙撒丫子就跑,一下撺出数米,直跑到歼灭军事先拉好的防线后,才停下来。

    帕帕等在那里:“怎么样?”

    桃刀努努嘴:“你猜得没错,它出来了。”

    帕帕抬头望去。

    第九部队的小队几乎全在这里,正全力攻击s级灾兽,他们不愧是久经沙场的精英,才不到几分钟,已呈现压制之势。

    帕帕松了口气,回过头,却见铃祈一脸僵硬。

    “你怎么了?”

    铃祈沉默了片刻,低声道:“我也想上场。”

    “太危险了,”一名侦察兵听到,不赞同道,“你们都还只是见习生,长官绝不会让你们直面s级灾兽。”

    闻言,铃祈咬了下牙。

    他将手覆在胸口,那里贴着一张薄薄的照片。

    帕帕和桃刀对视一眼:“?”

    桃刀想到什么,问道:“希恩去哪了?”她好像没在第一防线的小队里看到他。

    侦察兵:“希恩上士伤势未愈,不参与本次作战。”

    伤势?

    桃刀眨眨眼:“他受伤了?”

    侦察兵耸耸肩:“反正他请了三年多的休假。”

    铃祈忽然低低发出一声笑。

    “什么伤势?”他的眼中浮起讥讽,“这种话你也信?他只不过是不敢上前线,随便扯的谎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执掌风云〕〔明克街13号〕〔绝世强龙〕〔蛊真人之行天下〕〔宇宙职业选手〕〔我靠修仙逆袭人生〕〔大夏文圣〕〔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道诡异仙〕〔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