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巅峰赘婿全文免费〕〔惟楚有材〕〔隐婚蜜爱:墨少,〕〔一胎二宝:总裁爹〕〔绝品女婿〕〔龙神至尊〕〔重生千金:帝少的〕〔萌宝一对一:总裁〕〔万年只争朝夕〕〔豪门继承人〕〔第一继承人〕〔最佳上门女婿〕〔重生暖婚:帝少娇〕〔玄幻之神级帝皇系〕〔都市医品仙尊〕〔最强特种兵之战狼〕〔筝爱一心人〕〔林逸顾缘〕〔皇叔宠妃悠着点〕〔剑仙在此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冲喜夫人有点俏 第四十一章 霍齐桁操心及笄礼1
    这月余,霍齐桁虽然并没有与林纤云真正的见过面,但是,他每天都能从影九口中知道她的一切。每当影九向他汇报林纤云当天的一举一动之时,他都有种与自家小娘子一起生活了一整天的感觉。

    她的笃学不倦,乐学不厌,让他赞叹不已,也钦佩不已。

    她时常轻快的哼唱着的小曲:“天地间走来了小小的我,噢,小小的我,不要问我姓什么,噢,叫什么,我是山间一滴水,也有生命的浪花,我是地上一棵小草,也有生命的绿色,啊,小小的我,小小的我,投入激流就是大河,小小的我,小小的我,拥抱大地就是春之歌,天地间走来了小小的我,噢,小小的我,不要问我姓什么,噢,叫什么,我是山间一缕风,也能燃起一团火,我是地上一朵小花,也有春天的颜色,噢,小小的我,小小的我,全部的爱献给祖国,噢,小小的我,小小的我,谱写一首爱之歌,噢,小小的我,小小的我,全部的爱献给祖国。”让他不禁耳目一新,也好奇极了,疑惑着她到底是从哪儿学来这种奇奇怪怪的曲子,那种曲调和曲词可都是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

    他喜欢她那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再犯我,我还一针;人还犯我,斩草除根”,他觉得自家小娘子这句话简直说得太对自己的胃口了。他本不是一个惹事生非的人,奈何他有个特殊的身份,所以就注定了他经常被人惹事生非。起初,他还抱着能忍则忍,能让则让的态度置之不理,谁知总有那么一些自以为是的人觉得他的忍让不是一种美德,而是一种软弱可欺,直到某一天,当他忍无可忍不想再忍,身体力行把自家小娘子的这套理论知识实践了一遍之后,果然就杜绝断许多被人惹事生非的情况发生。

    他更喜欢她那句‘因为镇国将军府里有我要守护的人’,虽然他并不需要她来守护,但是能被自家小娘子心心念念的记挂着,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受到了甜蜜暴击,也被她的那番话深深感动了。

    而最让他动容的是当纸鸢问她为什么要学得如此辛苦时她那番言简意浅的说辞,她说自己原本只是一根丢在地上被人视为垃圾的草屑,可是现在她这根草屑却与世子这块金镶玉绑在了一起,那她的价值也就跟着水涨船高变成了金镶玉的价值,那她就不能作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令世子蒙羞,让镇国将军府难堪,她必须得加倍努力做到金玉其中才行,而她现在所学的这些东西就是其中的金玉之一。

    …………

    本来,霍齐桁对后宅女子的印象大多是中规中矩,循规蹈矩,如一个模子里印出来似的,呆板无趣极了,令他一直很厌烦,总是避而远之,所以,他一直未能遇上一个能让自己上眼、心动之人,以致于如今都成了林纤云口中的大龄青年了都尚未娶妻生子。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装病装出来的这个御赐夫人,竟出其不意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她的鲜活,她的灵透,她的聪慧,她的气度,无一例外都在一点一点的吸引着他,让他的心里竟不由自主的滋生出一种无法描述的好感情绪和前所未有的欢心来。

    有一次,他实在不满足于从影九口中得知她的点点滴滴,等影九走了之后,竟按耐不住的又偷偷潜去了林纤云的小院。

    他本想悄悄的瞧瞧自家小娘子在干什么的,却正好碰到她试穿着自己亲手缝制好的及笄礼服,在纸鸢面前眉飞色舞的比划着,“纸鸢,你看这套礼服,白绫白绢点缀上青色丝线的竹子刺绣,是不是很别致呀!你说及笄那天我穿上这身礼服是不是特别美呀!”当得到纸鸢肯定的回答后,她还兴奋得转了两个圈,吓得纸鸢赶紧拉住她,深怕她摔倒了。她当时脸上那明丽,纯粹的笑容,他现在都还记忆犹新,想来她定是很期待这场笄礼的吧!

    他不想看到当她面对着如此寒碜的及笄礼时,脸上那明丽,纯粹的笑容消失掉,然后被失望和失落所取代。即便不为了那份笑容,这样一个不愿听从父母意愿伤害自己,时时处处为自己着想,还不顾生命危险心心念念要守护着自己的小娘子,他又岂能辜负了去。

    他深思熟虑一番之后决定,既然自家小娘子的父母不愿意重视她的及笄礼,那就由他这个未婚夫君来重视吧!他起身从五斗柜的匣子里取出几张折叠得整整齐齐的纸揣进怀里,然后就悄悄的潜去了他家父亲霍衍的莞衍轩里。

    霍衍四十多岁年级,长得是相貌堂堂,身躯凛凛,威武中却不失文雅之气。此时此刻,他端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手里正拿着一本兵书津津有味的翻阅着,看到霍齐桁进来,他略微一愣。

    霍齐桁装病这事他是知道的,知道这事的人还有霍齐桁的贴身影卫们,季平,太子陆贇和医圣凌坚,不过当今圣上陆霑却是被瞒着的。不是他们不信任陆霑,而是他作为一国之君,已经日理万机了,他们不想让他操心,其实说白了就是怕他反对。

    “桁儿,你不在房里躺着,跑我这儿来做什么,你不怕被人发现后前功尽弃了。”

    霍衍一边说一边拉过一把椅子来放在自己的旁边,然后示意霍齐桁过他身边去坐下说话。对霍齐桁这个嫡长子,霍衍是真的爱之如命,珍之如宝,这可是他心爱之人拼着最后一口气为他留下的唯一血脉。而且,霍齐桁从十岁起就跟着他辗转奔波于战场之上,从不倚仗自己的世子身份行事,中锋陷阵之时还总是一马当先,身先士卒,所以小小年纪的他,就战功累累不说,还深得军中众将士爱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容昧苏显〕〔前夫晚上来南诺顾〕〔掌欲诸美〕〔魔法大陆上我并不〕〔乌羑市灵异事件簿〕〔穿成五零男主的心〕〔恶魔住隔壁封奈莫〕〔龙珠之最终守护〕〔皇帝群雄召唤〕〔电竞大神暗恋我莫〕〔莫北国民男神是女〕〔星际争霸之降生虫〕〔快穿之带着刀剑穿〕〔众神之谁与争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