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沧元图孟川〕〔沧元图〕〔拉马克游戏〕〔反穿后我和死对头〕〔洪荒之逍遥小剑仙〕〔阿拉德的不正经救〕〔职场系游戏〕〔我在幕后调教大佬〕〔梦里有只招财猫〕〔星际乱史〕〔英灵来我身边〕〔猎齐〕〔男明星的黑粉头子〕〔黄昏战旗〕〔神级狂婿〕〔我真的不是学霸〕〔穿成偏执擎爷的怀〕〔剑士末裔〕〔为师我乐意〕〔颠峰赘婿全文免费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冲喜夫人有点俏 第二十五章 正大光明的窥探
    俗话说老人赐、不能辞,更可况这个老人还是一国之君呢,霍齐桁接受不能,也推脱不得,完全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谁叫他装病瞒着圣上他老人家呢,这不,束手无策,心急如焚的老人家就是听旁人那么一说,也许冲喜能让他好起来,竟然在病急乱投医的情况之下,没有顾得上多想一想,二话不说就给他赐下了这桩婚事。就这样,他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一个冲喜夫人,而且还是个正室夫人。

    所以,昨天晚上听到季平汇报,说圣上赐给他的正室夫人已于傍晚时分,从千里之外的泗州被吏部尚书林之谦接回了家中。刚好,他装病装得正是百无聊奈,想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权当去寻个乐趣,也顺便瞧瞧贵妃娘娘极力撺掇自家姨父,别有用心的塞给自己的正室夫人到底是个怎样上不得台面,怎样蠢笨粗俗不堪的一个人。然后,他就抱着这种想法,一大早鬼使神差的悄悄溜出了府去,飞檐走壁的潜进了吏部尚书府来。令他始料不及的是,他一念之差做出来的无聊举动,竟让他见识到了这么一个生动有趣而又精灵古怪的可人儿。

    霍齐桁来的时候,林纤云正好走出小院去给王静初请安,他也就悄悄的尾随着跟了上去。所以,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都被他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可是全程目睹了林纤云在林之谦夫妻面前的装傻充愣,装模作样,在林子衿姐妹俩面前的伶牙俐齿,能言善道,在自己丫鬟面前的镇定自若,胆识过人,这那有一点季平调查中所说的样子:粗鄙愚钝、胆小怯懦,登不得大雅之堂。要他说来,怎么看怎么样都是一个兰心慧质,内敛克制,有胆有识,懂大体、知分寸、明事理的人呀。可比家里那些不知所谓的人以各种理由强塞进他后院的那些女人们有意思多了。

    只是让他有些费解的是,她似乎很喜欢说前世这种话,还有她说的有些话让他听不太明白意思,有些甚至闻所未闻,他猜想着这些话大概是她在农庄里学来的俚语俗话。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这样一个异于寻常的她,他竟生不出一点反感来,相反,他竟对她产生了莫名的兴趣,而且对于她是自己御赐夫人这个事实,他心里也奇迹般的不再排斥。他想反正自己也是该娶亲的年纪了,与其勉为其难的娶一个世家女,还不如就娶这个让自己感兴趣的小娘子呢,而且这样一来也可以顺了自家姨父的意,思于此,他突然有些期待她嫁过去的日子了。

    镇国将军府,霍齐桁的院子,悟臾轩卧房外室里。

    太子陆贇追问着季平:“季平,你家世子爷已经是个被太医们宣布行将就木的人了,难道不是应该好好的躺在床上挺着吗,怎么屋里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呢?”

    季平听得嘴角直抽抽,有些欲哭无泪道:“回太子殿下的话,世子爷什么时候出去的,属下也不知道,所以,世子爷也没有跟属下交待,他究竟去哪里了?”

    陆贇也是听得嘴角直抽抽,“这像什么话呀,你家世子爷去哪儿了,你这个做贴身侍卫的居然都不知道?”

    季平有些汗颜,谁让自家世子爷一向任性,而且功夫也在自己之上呢,但太子殿下问话,他不得不答,也只能据实回答,“是的,太子殿下,属下确实不知。”

    陆贇无语极了,很是无可奈何,他知道这也不能全怪季平,说实话,自家这个弟弟有时候任性起来,就是他这个做大哥的也拿他没辙。

    “季平,你出去吧,我就在这儿等着他回来。”

    季平暗舒了一口气,应诺了一声,然后转身走出屋去。

    霍齐桁悄悄溜回镇国将军府悟臾轩时,看到自家太子大哥陆贇竟然歪坐在他的卧榻上,优哉悠哉的喝着茶,他有些意外。

    陆贇见他回来,把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确定他毫发无损之后才揶揄道:“在旁人眼中,你好歹也是个被太医宣布了药石不灵的病人吧,你能不能有个病人的自觉性呀,不要总做这种翻墙越壁的事情好不好。说说看,到底发生了何事,竟让你连病都装不下去了,居然独自偷偷的溜出府去,连季平都来不及告知一声。”

    霍齐桁一边朝卧榻走去一边理直气壮到:“我可没有偷偷的溜出府去,我只是装病装的百无聊奈,想出门溜达一圈活动活动筋骨,谁知竟不知不觉中就活动到了吏部尚书府附近,于是,我就顺便进去溜达了一圈而已。”

    陆贇真的是连糟都不想吐了,这像是只为了出门溜达活动筋骨嘛,这分明就是专程跑去窥探自家小娘子的嘛。不过,他对自家弟弟这种打着溜达之名,实则行窥探之事,而且还死不承认的行为表示出了浓厚的八卦之心。

    自家父皇给自家弟弟的这桩赐婚,他当然也是知道的,他原以为自家弟弟会抗旨不尊,没想到他竟然会偷偷的跑去瞧人家,这可一点都不像他的性格能做出来的事情哦。陆贇表示有情况,而且这情况还大了去,他饶有兴致的斜睨着霍齐桁,戏谑到:“齐桁,你想去瞧瞧父皇御赐给你的正室夫人,就正大光明的去瞧吧!用得着如此藏头露尾的吗!”

    霍齐桁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是正大光明去瞧的呀,难道大哥认为现在不是青天白日。”

    陆贇被他的强词夺理搞得啼笑皆非,他知道自己是辩不过这个弟弟的,就难得和他争辩这个话题了。反正他一声不响的跑去窥探他家小娘子,而且还被自己抓了个正着,这是不争的事实。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一个八卦机会呢,“齐桁,霍老夫人她们给你后院塞了那么多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女子,都没见你有半点兴趣,怎么现在对父皇赐给你的这个正室夫人有兴趣了,人家昨天刚回到吏部尚书府,你今天就迫不及待的跑去偷偷看人家,你不会是真打算把她娶回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容昧苏显〕〔前夫晚上来南诺顾〕〔掌欲诸美〕〔魔法大陆上我并不〕〔乌羑市灵异事件簿〕〔穿成五零男主的心〕〔恶魔住隔壁封奈莫〕〔龙珠之最终守护〕〔皇帝群雄召唤〕〔电竞大神暗恋我莫〕〔莫北国民男神是女〕〔星际争霸之降生虫〕〔快穿之带着刀剑穿〕〔众神之谁与争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