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之敌后争锋〕〔冠冕唐皇〕〔我活在别人的梦中〕〔贞观憨婿〕〔我可以兑换功德模〕〔我是灵馆馆长〕〔我有一座天地钱庄〕〔情圣的覆灭〕〔地狱归来的圣僧〕〔球权游戏〕〔扶贫高手〕〔开局签到一个首富〕〔孤岛谍战〕〔超神时期〕〔绝地求生之禁服王〕〔斗罗之噬神者〕〔铁血兵王林北小说〕〔江宁林雨真免费阅〕〔江宁和林雨真〕〔大宋吉祥物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冲喜夫人有点俏 第十七章 被赐婚5
    林子谦昨天晚上就听王静初说起过林纤云说话变顺溜了这回事,当时他还将信将疑,现在猛然听她一口气说完居然不带停顿的,他还着实吃惊不小,不过,他也就是吃惊了那么一小会,完全没有意思要去深究她为何有此变化的原因,因为他的想法正如林纤云所料想的那样,他只以为是她的结巴病好转了而已,并没有多作它想。

    他只不过略微愣神了一秒钟,然后就无视掉这个细节继续问道:“那你可知道你未来的夫家是谁家?夫婿又是谁?”

    “这个母亲并未言明,女儿还不清楚。”

    “那我现在告诉你,你可要记住了,你未来夫家就是镇国将军府霍家,你即将嫁的夫婿就是镇国将军府的世子,也是骠骑大将军霍齐桁。”

    “谢谢父亲告知女儿。”

    林纤云听得在心里不停的犯嘀咕,她原来还以为这又是赐婚,又是钦天监,又是礼部的,想来这夫家即便不是皇亲国戚,怎么样也得是个底蕴深厚的勋贵世家才对,结果搞了半天就是一个将军府。在她的认知里,将军府理所当然是跟军队联系在一起的,既然是将军,那顾名思义就是一个领兵打仗的武将。在她看来,一个武将的门第不管有多高,也顶多是一个草根新贵,怎么样也高不过驷马高门,底蕴雄厚的太师府去的,更遑论是高过贵妃娘娘了。

    她现在是完全迷糊了,是真的弄不明白这样的武将对林之谦他们有何意义,是真的搞不懂他们为什么非要巴巴的求来这桩婚事不说,还要让王静初硬生生的忍着对自己的不喜,佯装着母女情深来与自己亲近。她以为即便这个武将有再高的功勋,她们也范不着如此做的。

    林之谦见她听到镇国将军府这个名字竟然反应如此平淡,眉头都皱成一个川字了。他完全忘了这个女儿因为从小不被他看重,他并没有请教导嬷嬷来教导她这些本应是豪门世家儿女必修课的知识点。本来这些知识点也可以从女眷们平时家长理短的闲聊之中获悉,然彼林纤云以前在吏部尚书府并不受待见,她的活动范围就是小院。除了去见自家祖母,她平时连鬼都难得见到一个,更何况是人了,闲话家常那些当然就更谈不上了,而此林纤云附体重生后,以为自己会老死农庄,也没有想过要去了解那些与她八竿子打不着的朝堂权贵,所以她现在对朝堂权贵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镇国将军府是驷马高门,是威震四方,奈何她不知道呀,不知者无畏,她能有什么反应呢!

    “你可知道这镇国将军府在朝中是何等地位吗?”

    “不就是一个有些功勋的武将吗?”林纤云不由自主就把心中疑惑脱口而出。

    “放肆,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胡乱的往外说”,林之谦陡然大声呵斥到。

    林纤云被猛然吓了一大跳,小身子也跟着不自觉的抖了几下。她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睁大着一双雾眸,惊慌失措的看着林之谦,嘴巴嗫嚅了好几下,终究没有说出一个字来,那样子看起来茫然极了,可怜极了,又无辜极了。她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从进门到现在一共就只说了四句话,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那句话惹毛了这个便宜老爹,竟导致他老人家突然发了这么大的火。她觉得既然搞不清楚状况,还是闭紧嘴巴比较安全,毕竟言多必失,多说多错。所以,她才把准备解释的话又硬生生的吞进了肚里去。

    林之谦看着林纤云那副不知所措,欲言又止的样子,怒气更甚。“镇国将军可不是你口中所说的一个有些功勋的武将,他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朝中重臣,就凭你刚才那句话,要是传到了圣上亦或是镇国将军耳里,就可以治你一个大不敬的罪,说不定还会连累到整个吏部尚书府。”

    林纤云又几不可见的抖了抖小身子,心里哀嚎着怎么一不小心就犯了大不敬的罪呢!她在心里不停地想着这大不敬的罪到底有多严重,会不会被杀头,同时,也在脑海里不断的搜索着相关的记忆。然而,任凭她把自己的脑海掀了个底朝天,就差戳出一个洞来,始终也没能搜索出一点关于大不敬到底该当何罪的记忆来。

    当然,她也明白了到底是自己的那句话惹恼了林之谦这个便宜老爹了,可是,这也不能全怪她呀!她这不是不知道吗!不是说不知者无罪吗!说句大实话,关于朝堂和权贵,除了和吏部尚书府有关联的太师府和贵妃娘娘,其它的她真的是一概不知。而且就是这太师府和贵妃娘娘,也是因为林子衿以前经常在彼林纤云面前显摆,炫耀,她才从彼林纤云的记忆中得知一二。

    以前,彼林纤云不被林之谦看重,没有得到过这相关知识的教导。她重生过来之后,不再有非分之想,不再踌躇满志,只想安安生生的呆在农庄里,做一个吃茶读闲书,听雨看落花的米虫就好,然后悠然自得的混吃混喝等死即可,因此她也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了解一下下那些与她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朝堂和权贵。既然什么都不知道,她觉得还是少说为妙。她决定把‘沉默是金’发扬光大,变成‘沉默是钻石’,继续睁大着一双无辜又茫然的雾眸,怔怔的看着林之谦,不言也不语。

    也许是眼睛睁得太大的缘故,也许是看得太专注的原因,她觉得自己的眼睛竟然有些酸涩起来。而且,那种微微的痛感让她情不自禁的眨巴了好几下眼睛,还顺带眨巴出好几滴眼泪来。可是,当着林之谦的面,她又不好意思拿出手绢去擦拭,害怕他误会自己这是被吓哭了。其实,她这完全是在替古人担忧,就她那副看起来泫泫欲滴的模样,早已经被她那便宜老爹误会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对不起我的锅〕〔掌欲诸美〕〔我的系统总想逼我〕〔魔武大帝〕〔雪狼出击〕〔大医凌然〕〔超神学院里的奥特〕〔我老婆明明是天后〕〔我有一个剑仙娘子〕〔老猎魔人的退休生〕〔绝世战神沈七夜〕〔灵契之主〕〔从火影开始的星空〕〔以情为陷:总裁的〕〔败家败成全球首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