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之人族崛起〕〔权臣的小冤家只想〕〔征途从三国开始〕〔扮演诸天神话〕〔大道匠心〕〔朝辞夕〕〔极品神医闯都市〕〔漫威之动漫抽取〕〔网游之死到无敌〕〔少夫人今天又败家〕〔穿成偏执大佬的心〕〔魔帝,丹尊她又作〕〔大唐:神级熊孩子〕〔我能看到气运线〕〔末世:每周一个神〕〔我的万能火种〕〔大数据修仙〕〔我有一群地球玩家〕〔他从地狱里来〕〔元尊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余晚仙记 第四百四十九章 妖兽来袭
    这地动的震感波动如此强烈,让在厅堂的三人,皆都凝眉错愕了一下,可这震感并未消失,依旧持续着,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见此,乔雄厉声喝道:

    “齐陆。”

    嗖的一声,齐陆身影自堂外飞跃而来。

    入厅内的齐陆自知乔雄唤他何意,自然在发生地震的这一幕之时,他早已起身飞掠至上空查看一番。

    见到眼前一幕之时,他心中大惊,刚要飞身向着那一方向疾驰飞过之际,便听到乔雄唤他。

    齐陆无奈,只得飞身回身,眉头紧锁的对着乔雄道明原因:

    “禀城主,西兽山有异动,是兽潮!西兽山数万的妖兽在暴动,并向着咱们这城西疾驰攻来!”

    元婴大圆满的乔雄,瞬间放开神识向着南荆城西扫去,只城西外还有不到百里的地界,无数低阶妖兽不断从西兽山处向着城西疾驰而来。

    这一、二阶的低阶妖兽数量巨大,身后还跟着数量不少的三、四阶中阶妖兽,甚至还不乏少数五阶的妖兽,相当于元婴境界的妖兽在后坐镇!

    这等阵仗让乔雄心惊不已!

    虽说每隔个百八十年就有一次大兽潮,来场人兽大战,可向来修为已达元婴境界的人修和五阶妖兽,皆都是不会参与其中的。

    这就相当于人修和妖兽的一场公平竞争,是场优胜略太,对双方也是场生死历练。

    所以元婴境界的人妖修士们,皆都默许双方的这种存在。

    只是这次的兽潮来得蹊跷,竟连五阶大妖就来了不下十几只?!

    况且,距离下次兽潮还有五十年呢,怎会提前如此之多,毫无征兆?!

    难不成,这是要毁了他这南荆城不成?!

    每次兽潮哪次不是集齐各宗庙修士汇聚于此的,可今日这规模这阵仗只他一名高阶修士根本不可能阻挡得了的!

    尤其后面前来的数只元婴大妖,竟也出动?!

    到底是何原因,竟让他们提前兽潮了?

    这是个严肃的问题,必须立即通知各宗来援助才行。

    想到这,乔雄收回神识,眉头紧皱,神色凝重的对着齐陆安排道:

    “齐陆,立即开启护城大阵!再发出传音,赶紧通知中部四大宗庙的佛僧,此处来了不下十几只的五阶妖兽,南荆城恐难守住,望他们立即派人前来相助。

    另外,再派人前往老祖闭关之地,看看能否请他出关相救?”

    “是,属下领命。”

    齐陆回话之后,纵身一闪,立即消失在几人面前。

    这地动还在不断的晃动,震感不曾消失,甚至还越来越强烈,可见它们越来越近了。

    情况紧急,乔雄袖手一挥,瞬间整个城主府上空呈现一道绿色防御结界,转身对着身旁的乔瑛沉声嘱咐道:

    “瑛儿,老实在府里待着,为父已经将府里的结界开启,乖乖听话莫要出府,为父要前去查看一番。”

    乔雄说完,直接纵身凌空一闪,瞬间消失在众人面前。

    “父亲!”

    乔瑛还来不及交代让他小心,乔雄便一闪而逝没了踪迹,只是眼神带着担忧和焦急,向前追了两步。

    余晚在乔雄消失的那一瞬间,神色变得极为凝重,虽然听到他们是在讨论关于兽潮之事,可是这等地龙翻身的震动之大,便知来的妖兽数量不少,且个头定是不小,不然哪里会有如此大的震感。

    见此,她趁乔雄离开之际,立即向着他们所说的城西方向,便神识外放探查。

    好嘛……这不探不知道,她还一探真真的吓一跳!

    这密密麻麻飞扑而来的妖兽,不止是数量,还有个头都不小啊。

    最小也有一丈多的身高,更别提那十几丈的大个头了。

    这群妖兽个个体格和那侏罗纪的恐龙身量有的比啊,一头还好解决,哪怕三五头都好解决,可这成千上万头妖兽集聚于此,这南荆城哪里够它们嚯嚯的?

    甚至还来了十几个元婴境界的大妖!

    这样的阵仗,哪怕修为已经半步化神的乔雄也是难以对付的,这南荆城怎会引来如此多的妖兽啊?

    她这边才刚刚收回神识,一旁的乔瑛直接开口道:

    “余姑娘,我父亲已经前去帮忙了,身为她的女儿,自然不会让他独自面对,我要去西面看看情况去。

    而此处父亲已经开启了隔绝结界,自是相对安全,你莫要出这府就好。”

    乔瑛焦急嘱咐余晚之后,随即幻出一把银光宝剑便纵身飞至其上,直接窜出城主府乔雄设的结界,直奔西面而去。

    见主人家都不在了,余晚不由凝眉抬头,看向城主府结界外的上空,那里还有一层透明犹如水波的光罩,她原本可以就此离开的,可如今整个南荆城的护城大阵在妖兽临近几十里之际,便被开启了。

    大阵一但开启,难进难出。

    而她也不知这护城大阵,能否坚持如此多的妖兽攻击?

    这种情况,她也不好坐以待毙,倒不如前去看看,随即开口道:

    “大黄,走!咱们过去看看。”

    “好的主人。”

    大黄早就察觉到了妖兽气息极为浓郁,听到余晚这般发令,自然跃跃欲试,活脱脱一副兴奋的要去干仗的冲动劲。

    余晚见此,顿时无语,袖手一挥,黑锅变大悬浮上空出现,一人一犬便纵身一跃飞了上去,奔着城西疾驰而去。

    当余晚凌空飞行之时,城中众多修士,不管是剃了度的佛修,还是戴发修行的俗家弟子们,修为有练气,也有筑基金丹的修士们,皆都“嗖嗖嗖”疾驰奔着城西而去。

    城中还有不少凡人,则更多的处在惊慌担忧的状态,却没见到反向逃跑之人,这点倒是让余晚诧异不已。

    按理说,不管妖兽还是修士斗法,凡人本能反应不该是远离逃命要紧的么?

    可这南荆城的凡人们,虽有焦急担忧之色,可行动上倒是显得颇为淡定了。

    这倒是让余晚狐疑猜测,凡人这等反应,若不是乔雄的治理有方,给足了他们足够信心,定是有什么决定的力量来担保他们不受伤害?

    或是他们早已习以为常这兽潮的出没了?

    不管如何,这份集体沉得住劲的状态,确实让余晚有些诧异不已。

    余晚虽然站在锅中凌空飞行,可她还是感知到地面上的震动再渐渐减小……

    到城西余晚御锅不过片刻而已,当她来到距离城西位置时,前方上空密密麻麻如她一般,悬空站定无数修士,人人手里皆都握着一把法器。

    西面城墙上更是站满了无数练气修士,看他们这架势,皆都是来此守卫这南荆城的。

    而乔雄便站在众多修士最前方悬浮着。

    余晚错开人群,继续向前飞去,只见这护城结界距离西城大致两里地的位置外,同样密密麻麻的聚集这无数无数飞禽走兽。

    而站在众妖兽前方的那十几只大妖,皆都是五阶妖兽,堪比元婴境界的实力存在。

    那十几只大妖,有如身形似虎却有一对鹰翅的暗月白虎,有如腾蛇巨蟒的玉角妖蛇,还有那双臂粗壮浑身墨黑,额间一蹙金发的乌金巨猿,还有夜刃豹、火炎飞鸦、青风牛、金翅巨鹏、暗影妖狐、疾风狼……这一个个五阶妖兽看过去,皆都实力不低,看向他们这边的眼神皆都带着不善。

    可人修这里,只有乔雄一人是元婴境界的,真要打起来,活脱脱的他们真心不敌对面啊,且不说妖修本身力气就大,皮糙肉厚都能当盾甲了。

    好嘛……再加上这十几只对于余晚来说,那就是逆了天的元婴大妖,此战胜算几率简直就是为零嘛。

    只是眼前这般情况,却有点超乎余晚的认知。

    这兽潮……还能这般将文明的?

    双方竟然皆都停在了护城大阵的两边对质,还未到一触即发不管不顾的冲动厮杀的份上。

    正当余晚疑惑之际,乔雄对着前方那十几只大妖,厉声开口问道:

    “宏,你我人妖两方,之前早早有过约定,不到兽潮之日,不可集聚两方各地引战,难不成你们妖族要毁约不成?”

    被唤做宏的暗月白虎冷哼一声道:

    “尔等人修出尔反尔,还好意思怪及我等来了,今个不是来跟你谈判的,今个是来跟你们讨回我妖族圣兽的!你若不交出,我便踏平你这南荆城直奔中部去讨要了。”

    圣兽?!是何圣兽?!

    乔雄被宏的话弄迷糊了,他根本就没有见过什么圣兽啊,居然有圣兽出没在他城中?

    可他怎么不知自己城中何时进了圣兽了?

    他知道的圣兽,目前能见到的也就是一头,莫不是……是武夷山的那只青面狮虬不成?

    可就算是那只,宏它们也是知道的啊,不曾见他们这般生气整这一出的啊……

    “圣兽?乔某并未见到什么圣兽?若说武夷山的那只青面狮虬倒是有印象,可你们也早知那狮虬已经认主武夷山了啊,那为何你等,才此时这般发难与我南荆城?”乔雄心中不悦的质问道。

    “呵,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装傻充愣,那金毛犼可是在你的地界里消失不见,自当是要寻你发难了,莫不是你想违约,囚禁它为你等人修驱使不成?

    哼!没这等便宜的事,今个你不交出那金毛犼,我等便踏平你这南荆城!!!吼!!!”

    宏一脸怒容,额上的黑条“王”字随着它的蹙眉倒竖,鼻梁耸褶的反斥着,甚至说到最后,还仰天长啸发出一声怒吼之声!

    “吼!!!”

    “吼!!!”

    “吼!!!”

    好嘛……宏这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声,如发号施令一般,让周身所有的妖兽皆都战意凛然的刨爪仰首,向着乔雄方向齐声怒吼!

    这等声势真真是振聋发聩的浩大!

    人修弟子中胆小一点,或者定力不佳的,还真就被这带着灵力的声波给震得连连后错两步。

    余晚倒是没有被这声势吓到,可却被他们口中所说的金毛犼给吓到了!

    金毛犼啊?!

    他们这谈得该不会是大黄吧?难不成还另有其犼不成?

    “大黄,他们说得该不会是你吧?可你并未在人前暴露金毛犼的身份啊,除了那千鹤,此界我不记得你露出过金毛犼的原形啊?”

    余晚面色认真,一脸严肃的神识传音给大黄道。

    大黄原本还在认真听两方的掰扯呢,可没想到听着听着,这把火居然就烧到他这金毛犼的身份上了,不由让他有些懵怔了一下。

    当他听到自家主人传话之时,大黄难得老老实实的回忆了一下,它现身此界之时的状态……

    “主人,我在识海里就这般犬样了,出识海之后就是现身那荒岛之上了啊。

    之后嘛,唯一的显真身的时候,就是跟那鸟人干仗的时候,后来那鸟人死了,我就又变回这个样子了。

    再说……当时周围一片汪洋大海的,并未见到人修和妖修啊,哪怕就是海里附近的,当时我也并未感知到有海妖出现啊。

    按理说,我这身份,不该被人发现才对的嘛……咦?!主人,你说会不会还有其他金毛犼出现?那我岂不是找到我的同族了?!”

    大黄倒是很是认真的回忆诉说了一番,到最后,自己还来了一个莫须有的兴奋猜想,还跟那自个儿越想越美不滋滋的傻乐呢。

    余晚听完,顿时无语,若是金毛犼这般好找,那普陀山何至于至今,都未有继赛太岁之后有盛名的圣兽传出?

    哪怕从风还是只乳猪般大小的小狮虬,可它的圣兽名声早已传播整个佛陀界了。

    若是真有其他金毛犼,哪里不会成为焦点啊?!

    可如今好巧不巧的,这聚集而来的妖兽们,很是明确目标,张口点名道姓的就要金毛犼啊!

    哪怕大黄是隐瞒自己的身份出现在此地的,但不可否认,这货确实是一只金毛犼啊……

    说它们不是来找大黄的,余晚自己都觉得反驳的好无力啊……

    当时的她处于昏迷状态,并不知事后发生情况,皆都是听琉璃说给她的。

    可若是如大黄所说的话,根本不可能有人或者妖能发现大黄的存在才对啊?它们又是怎么知道金毛犼的出现的?

    难不成……妖兽对气息和血脉威压极为敏感,因此大黄才被发现的?

    但如今大黄就在锅里和她并排站着,看对面一众五阶妖兽,都未曾注意大黄,这点又让余晚有些疑惑了……

    余晚面色难看,心绪不宁的沉思着……尼玛这群妖兽们到底找的是不是大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掌欲诸美〕〔惹火甜妻:顾医生〕〔大医凌然〕〔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洛施涵 战寒爵免费〕〔港九枭雄〕〔重生之最佳女婿林〕〔都市风云乔梁全文〕〔36382张牧杨兔李晴〕〔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北颂〕〔岳风和柳萱小说章〕〔神医娘亲之腹黑小〕〔重生农门小福妻〕〔凌依然易谨离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