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隔壁BOSS有点闲〕〔神医她穿成了恶妇〕〔重生九零蜜宠甜妻〕〔大神你人设又崩了〕〔女配她只想考科举〕〔从今天开始不当魔〕〔怀崽后我躺赢了〕〔团宠小可怜是大佬〕〔人发杀机天地反覆〕〔我见众生皆草木〕〔我主宰了亿万神兽〕〔殿下的团宝小青梅〕〔大佬的小魔王又掉〕〔从斗罗开始万界穿〕〔快穿宿主她又软又〕〔穿书女配之灼华〕〔继承千万亿〕〔锦瑟无央〕〔那些年的奋斗人生〕〔绝世倾城第一公主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坑宿主的一百万种方式 85、第一轮考验
    . ,最快更新坑宿主的一百万种方式最新章节!

    “欢迎大家光临。”阴柔的男声回荡安静的大厅。

    薛青鸟等人凝神屏息,仔细听每一句话。

    “作为别墅的主人,为了欢迎各位特意为各位准备一个推理小游戏热身。以各位的智商平均分配两人一组,最后通关的两个小组将没有扑克牌,并且随机处决一人。祝大家好运。”

    他们还没来得及发问,四周的景象忽而扭曲成漩涡,眼前渐渐覆盖黑暗。

    薛青鸟一阵晕眩,睁眼后出现类似娱乐大厅的地方。

    四面苍白的墙环绕,她的正对面是一条昏暗的走廊。

    大厅有沙发、藤椅、桌子、书架等家具,也有电视。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女坐在沙发看电视,脸上映着电视屏幕忽闪忽闪的白光。

    她的双眼黑溜溜,古井无波。

    阴柔的声音再度响起:“在游戏中你们一人担任侦探、一人担任助理;只要找出凶手就能通关,限时两个小时。游戏现在开始。”

    大厅里的人仿佛没有听见回荡的声音,各做各事。

    薛青鸟的手腕多了一块手表,开始两小时倒计时。同时,手里多了一块录口供用的写字夹板和笔。

    “这是哪里?”旁边响起怯怯的女声。

    薛青鸟转头打量队友。其身形肥胖,满脸红红的青春痘,防风护镜下的眼睛又圆又小。

    见薛青鸟打量自己,她红着脸低下头。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徐红,是名大学生,第一次参加……”

    薛青鸟点点头,“我当侦探,你当助理,时间无多,我们赶紧开始调查。”

    这种小游戏中,是否新人关系不大,关键是用脑子。

    说完,她迈进宽敞的大厅,先观察大厅里所有人。

    除了看电视的女人,还有三个人。一个是边上看书的青年,他见薛青鸟二人经过,有礼貌地朝她们微笑,然后继续看书。

    第二个是蜷缩在藤椅上的光头女人,她环手抱膝,双肩微微发抖,直勾勾地盯着薛青鸟二人。

    第三个装束可怕。

    他靠墙站立,不时仰后撞击墙壁,上半身包括双臂被白色的粗带束缚。他如同愤怒的公牛瞪着二人,后背用力撞击墙壁。

    她们知道这是哪了,这是精神病院。

    徐红紧贴薛青鸟的身侧,低头加快脚步。突然,身边的人驻足,她不解地抬头。

    只见一名穿着医生白褂的男人堵住她们。男人眼神冷漠,消瘦的脸庞宛如被刀锋削过。

    徐红瞧着他,感觉很不舒服,畏畏缩缩地躲在薛青鸟身后。

    男人从上而下打量二人,不紧不慢地开口:“你们是侦探?”

    “没错。”薛青鸟看出男人并不信任,生怕他要自己出示证明,那就没得玩了。

    “我是看管这里的心理医生,姓霍。随我来,尸体在这边。”

    听见“尸体”,徐红忍不住打冷颤。她悄声问薛青鸟:“不会真的是尸体吧?”

    薛青鸟没有回答她,随霍医生进入走廊。

    他领二人到走廊一侧的某个单间,徐红不敢进去,只有薛青鸟跟他迈进单间。

    “你在外面守着吧。”她回头吩咐徐红。

    单间的三面墙壁是深灰色的水泥,不但粗糙并且残留刷痕。布置极其简陋,只有一张帆布床和一个发黄变褐色的马桶。

    尸体趴在地上,背部染红一片。

    薛青鸟决定先勘察现场。“霍医生,麻烦你到房间外面和我的助手一起等候。”

    霍医生二话不说地走出去,单间剩下薛青鸟一人。

    和霍医生待一块的徐红不敢直视阴沉的他,宁愿进单间一同勘察现场。

    “我、我能做什么?”徐红贴墙走远离地上的尸体,看也不想看尸体一眼。

    她提心吊胆地探头俯视马桶,里面黑乎乎,她猛地缩回脑袋。“这里一目了然,能找到什么?”

    再看薛青鸟一直检查帆布床和床底下,于是她跟着蹲下来找床底下,谁知两人的脑袋撞一块。

    “对不起!”徐红摸着额角低下头。

    薛青鸟不好责备,转而吩咐:“你和霍医生出去拿各病人的资料来并召集所有嫌疑人,等会要录口供。”

    “啊?就我和他?”

    薛青鸟举起手腕让她看表,“已经过了十分钟,如果我们排行倒数将面临随机处决一人。你想耗时间留在这里还是快点走人?”

    “肯定想快点完成。那个,处决……是指什么?”

    “杀死吧。”

    掷地有声的回答使徐红打哆嗦。她咬牙回望门外的霍医生,正好他阴沉地看来,对上他疏离的目光。

    她卯起的勇气瞬间泄光。

    “我……我还是站在角落等你吧……”

    她缩在门边的角落看着薛青鸟检查现场。

    薛青鸟不置可否,检查完床底下,目光重回床上——枕头和被单没有血迹。

    倒是床边的墙壁有纵横交错的划痕,她小心翼翼地触碰划痕。一抹,她的指腹沾上一些灰色的粉末。

    据她所知,精神病院的病人禁止拥有笔等充当利器的物品,要求身无一物。能划出这种痕迹,只能是指甲。

    这些划痕新旧不一,她能感受到此病人当时的焦虑。

    轮到检查尸体。

    她先摸尸体的后脑勺——没有血迹、没有凹陷。尸体的衣物和外面的病人一样,皆纯白色的长衣长裤。

    见她使力翻过尸体,徐红想帮忙又不敢碰尸体,迈不开步子。

    眼看尸体面朝天花板,徐红被其心脏处的刀柄和血吓得蹲下。

    然而薛青鸟面不改色地触碰死者的指甲、脸部、胳膊和致命伤的血液。余光处,霍医生一直站在门外。

    徐红忽然发觉能波澜不惊地面对死尸的人更可怕,情不自禁打破沉默:“你……你懂验尸?”

    薛青鸟基于礼貌,“嗯”了一声当回答。

    “你是做法医的吗?经常检查尸体?”

    “不是。”

    “难道是警员?”徐红两眼放光,“这件案子难不难?我们是不是不用被处决?”

    薛青鸟抬头射去凌厉如刀锋的视线。“听着,我们必须在两小时内破案。你要么安静等候,要么出去帮忙召集嫌疑人。”

    “我……”

    她的眼神比风雪刺骨,徐红马上低头闭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容昧苏显〕〔前夫晚上来南诺顾〕〔掌欲诸美〕〔魔法大陆上我并不〕〔乌羑市灵异事件簿〕〔穿成五零男主的心〕〔恶魔住隔壁封奈莫〕〔龙珠之最终守护〕〔皇帝群雄召唤〕〔电竞大神暗恋我莫〕〔莫北国民男神是女〕〔星际争霸之降生虫〕〔快穿之带着刀剑穿〕〔众神之谁与争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