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团宠公主三岁半〕〔我是末世唯一的男〕〔斗罗之神子降临〕〔全球通缉校霸女友〕〔重生八零我养大了〕〔男神投喂指南〕〔从拍情景喜剧开始〕〔校草的蜜宠甜心〕〔穿到现代以后她躺〕〔开错外挂怎么办〕〔都市之至尊龙帝〕〔我有一个大世界〕〔洪荒:我有无数功〕〔重生之最强星帝〕〔王妃在京城当团宠〕〔傅爷的小祖宗才是〕〔爆笑穿越:王妃是〕〔商海争锋〕〔网游:我有百倍反〕〔开启黑科技时代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嘉宁 第35章顾长安
    三日后,青鸾已经能下床走动。

    九月正是秋高气爽,医馆后园的菊花开得姹紫嫣红,青鸾缓缓走在园子里,于明媚的日光下晒一晒这些天来的霉气。

    丹姜缓步过来,手里端着一个小托盘,上面放着两瓶玫瑰精油制成的皂膏:“阿宁,今日天气暖和,我帮你洗洗头吧。”

    青鸾点头,“你帮我打水即可,我自己来洗。”

    她的头正痒的很,是该好好洗一下了。

    前日,丹姜已经将包裹还给她,里面东西原封未动,应该没被人拆开过,甚至连那把杀人的短刀都在。

    青鸾实在想不出救自己那人究竟是谁,问丹姜,她只说并不认识。

    打开包裹,里面有一小罐韩再叔配制好的胶泥,还有一些化妆用的颜料笔墨,都是不宜褪色的草汁岩沙调制,等自己洗完头面再重新装扮。

    丹姜打来一大桶热水,足够青鸾泡澡用了。

    用皂膏洗完头发,取干爽布巾包住吸潮,再将脸上一块块软软的胶泥抠下来,擦上皂角膏,将面颈部好好揉搓一番。

    眼瞅着黑黑的污水随着泡沫流下来,心里为之一阵轻松。

    韩再叔和温世兄也不知到底回没回到齐州,不过,这两日从医馆里那些就医人的口中,似乎并没听说齐王薨世的消息。

    因此地也算是齐王藩地了,假设齐王过世,或世子有什么不测,不可能藩地百姓不知晓。

    心总算稍稍放下一些。

    他们没出事就好,不枉她含辛茹苦地陪着奔波个把月,还出生入死了一回。

    之所以执着李温的生死,实在是在前世,他就是寿王起事的火引。

    此番回京后,她一定要把所有的事告诉皇帝舅舅,让他警戒寿王和萧伯言。

    暂时杀不了萧伯言,最好把他称帝的火苗一点点掐灭在萌芽里。

    清洗好面颈,照着镜子一点点将胶泥抹在眼睛鼻子处,再用细笔仔细摹画,尽量画得跟以前一样。

    画好后,看着差不多了,才收藏好物品,将半干的头发披散在脑后,走出盥洗室。

    这时,她看见一个身穿青袍头戴皂纱的男子正站在花园里,背向她欣赏那些盛开的雏菊。

    这男子的身形背影甚是熟悉,好似在哪里见过。

    他听到动静,转身看过来。

    那是一张极其普通又陌生的脸,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人。

    青鸾疑惑,总觉得他的相貌有哪里不对,仔细打量,却又看不出什么来。

    “你叫魏宁?”男子微微含笑,声音暗哑。

    青鸾点头,她曾跟丹姜说过,自己叫魏宁,随父母来齐地做买卖的商贾女孩儿。

    “你是?”

    男子:“我叫顾长河。”

    青鸾心里微哂,她记得,前世萧洛在外行走时,便称自己叫顾长河。

    因为,他亲生母亲姓顾。

    丹姜笑吟吟走过来,“阿宁,那日正是这位顾郎君将你送来此处,今日他过来看望你了。”

    顾郎君啊。

    青鸾微微向他福了福,“多谢顾郎君救我。”

    那日自己一身黑色夜行服,也亏他装作全不在意,竟将她送至此处。

    顾长河目露柔和地瞧着她,轻声问:“伤势可好些了?”

    “还是很疼。”青鸾捂着胸口娇弱几分:“走几步便喘不上气。”

    顾长河拧眉,几步过来,竟抓起她的手腕为她把脉。

    青鸾瞧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掌,似能感觉到他掌心的薄茧。

    常年操使杀人武器的手便是如此吧。

    “顾郎君,还是我来吧。”丹姜在旁说道。

    顾长河顿了下,轻轻放开青鸾的手腕,退后一步,“你看看她是否还有内伤。”

    丹姜牵着青鸾的手在一石桌旁坐下,仔细为她把脉。

    “阿宁内腑已无大碍,恐是她胸骨还未痊愈,故劳累些便会疼痛。”丹姜认真道。

    顾长河拧着眉,半晌问:“可有什么药物可止痛?”

    丹姜:“止痛药物是有,可对身体恢复不大好,阿宁只需再静养几日便不会痛了。”

    青鸾眨着无辜小眼睛看向丹姜,“可我久不见父母,怎能一直在此耽搁?”

    顾长河垂眸看着她,不知想些什么。

    “阿宁的父母在何处?若是方便,可派人通知她们前来。”丹姜道。

    “我父母可能去了齐州。”青鸾一脸纯真:“我想去找他们。”

    顾长河注视着她,哑着嗓音道:“现齐王薨殁,齐地百姓举哀一个月,齐州正举办丧事,那里人员嘈杂,你一个小姑娘,还是不要去了。”

    青鸾皱眉,忍不住问:“怎会如此?那你知道齐王世子如何了么?”

    顾长河沉下脸,好一会儿才道:“听说齐王世子已经回了齐王府,怕是不久便要承继其父的王位了。”

    青鸾一听,心里不禁暗喜。

    韩再叔和温世兄已经安全回到齐州了么?若果真如此,她倒也不必急着去齐州了。

    可思来想去,自己不亲眼见到李温平安无事终归不安心。还有,她必须找到韩再叔。

    齐王薨世,齐王府必然去京城报丧,皇帝也会派礼部工部的人过来执掌丧仪。然后,由翰林撰祭文,谥册文,圹志文;敇令工部造铭旌,差官造坟;繁琐事务极多,不忙上一两个月不算完。

    正好,自己可以趁这个当口与韩再叔回京城,只说自己是来齐州悼唁,母亲必定不会责怪。

    不过,现在只是她的一厢臆想罢了,眼见才能为实,她得亲眼见到温世兄才能相信他们平安了。

    “阿宁,你且安心养病,过几日我便带你回家。”顾长河语气不容置疑。

    带她回家?青鸾侧目看他,心里寻思着:将自己打晕,又送来此处养伤,却不愿以真面目相认,他到底想做什么?还是说,他根本没认出自己是谁,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引出韩再叔?

    不管如何,既然他想装,自己就跟着装不认识好了。

    “你认识我父母是谁?知道我家在何处么?”青鸾瞪着顾长河问。

    顾长河噎住,半晌才道:“我自然知道你父母是谁,现齐地各府县衙一起出动,四处寻找一名失踪的女孩,随县那边更是被翻了个底朝天,你随我一路回家最安全,也让你母亲放心。”

    “什么?”这下,不仅青鸾惊讶,旁边丹姜的面色瞬间凛然。

    “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各府衙门寻找一个失踪女孩?难道说,这个命令是李温回了王府后颁发的?

    顾长安朝丹姜看一眼,丹姜立马低头退了出去。

    “嘉宁,你可知,自你离京后,长公主心急如焚。”顾长安说着,伸手欲擦去青鸾脸上的胶泥。

    青鸾推开他的手,侧头瞪他:“你是谁?”

    他笑了下,“我是你师兄……的故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掌欲诸美〕〔王牌神婿〕〔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惹火甜妻:顾医生〕〔我在黑月铁骑排行〕〔岳风和柳萱小说章〕〔大医凌然〕〔醉行千年斩青山〕〔远东大丈夫〕〔重生之最佳女婿林〕〔夫君不要带球跑〕〔快穿白莲花系统升〕〔钱我是拒绝的〕〔霸刀杀天〕〔我有一个诡秘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