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无敌战神〕〔我真没你们想象中〕〔一拳战神江宁〕〔生而不凡免费阅读〕〔我有一群地球玩家〕〔豪门战神免费阅读〕〔大夏纪〕〔我只想安静地修炼〕〔一拳歼星〕〔无限神装在都市〕〔我只想安心修仙〕〔影视世界旅行家〕〔绝代名师〕〔我在秦国做武王〕〔不灭神莲〕〔重逢1979〕〔文明与守护〕〔我有一艘独木舟〕〔诸天普渡〕〔神兵小将开始穿越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嘉宁 第34章独门迷药
    韩再带着李温左突右闪甩不脱这些刺客,出其不意间,扬手向他们撒了一把灰色粉末。

    这是他的独门迷药,这一路上可没少用过。

    周围刺客有些微摇晃,但他们蒙着面,吸入量不大,只让他们脑子有短暂迷蒙。

    趁着这股空隙,韩再拉起李温便向黑暗里隐去,但此时,有几支弩箭呼啸而至。

    韩再耳朵一动,捕捉到异响,连忙挥刀格挡,却听旁边的李温闷哼一声。

    韩再暗叫不好,打落飞到面前的箭矢,拽起他急退入黑暗中。

    然而,还有几名黑衣人如附骨之蛆,尾随而去。

    青鸾在暗处瞧见韩再遇险,心头火起,暗搓搓摸出一包白色粉末,趁着黑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韩再叔那边,飞跃而起,尽数向岳无伤身旁那火把抛去。

    粉末触火即爆,一阵噼啪炸响,还带有一股难闻气味瞬间四散。

    “软骨金散?”

    岳无伤立刻用衣袖捂住口鼻,却仍吸入一些,顿感觉手脚虚软,回头望去,只见一蒙着头脸的矮小黑衣驼背正窜入黑暗中。

    “竟然还有帮手?速去将他拿下!”岳无伤恼怒道。

    一名离得稍远的骑马黑衣人应声从马背上飞跃而下,直向那黑衣驼背逃走的方向追撵而去。

    青鸾洒的软骨金散,可是在京城花大价钱从一名南诏商人手里买来的,只需闻上一点,便手脚无力,没俩三个时辰绝对恢复不了。

    然,她确实迷倒好几名黑衣人,但对那武功高强的好像用处不大。

    这不,就有一人正朝她追过来了。

    青鸾使出吃奶的力气,将凌波轻功发挥到极致,仍然摆脱不了。

    眼看天色微亮,自己肯定逃不脱了,便转身挥着短刀向来人攻去。

    此人的武功瞧着比其他人黑衣人都强,自己能把他拖住一时也好,韩再叔和温世兄就能跑掉了。

    她疯狂向来人攻击,不管不顾,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蒙面黑衣人瞧见此人的武功路数甚是熟悉,神色慢慢沉凝,下手时,不免卸去夺命招式。

    然而,青鸾无论怎样拼命,终究不是这人对手,一个不慎,便被他一掌拍中胸口,飞出数丈开外,跌落在尘埃里。

    胸口巨痛,一口气没上来,她便晕了过去。

    黑衣人走到她面前,迟疑一下,伸手揭开她的蒙头面巾,却见是个梳着双丫髻的丑陋少女。

    女孩虽丑,脸型轮廓却是如此熟悉。

    他微微蹙眉,连忙俯身探她脉息。

    还好,自己终还是犹豫一下,下手卸了些力道,没有伤到她心脉。

    忽然,一眼瞧见少女手腕上,竟套了一串坠着翡翠小蝉的佛珠。

    像是被证实了什么,黑衣人心里巨震,慌忙抱起她,点了她几处大穴护住心脉,低声喃喃:“阿蛮,怎么是你?”

    ……

    青鸾睁开眼,只觉得胸口吸气都痛,一时竟没爬坐起身。

    恍惚忆起先前事,自己好像是被刺客打伤痛晕过去了,连忙抬眸打量四周。

    她躺在一处整洁的房间里,屋内有箱柜圆桌,还有一个梳妆台,明显像是个女子的闺房。

    咦?怎么躺这里了,难道韩再叔将自己救下了?

    那一掌可真狠啊,当时只觉得胸骨都断了,现在想起来都后怕,自己咋就这么傻呢,跟个黑衣死士硬拼。

    他们那些人都是不要命的啊。

    但是,那个时候即便不硬拼,恐怕还是逃不掉。

    这时,门帘一响,一位二十来岁,身穿青布衣裙的女子走了进来。

    “娘子醒了?”

    她缓缓走到床前,俯身看向青鸾,“可有哪里不好?”

    青鸾看着她,忍着胸口疼痛问:“你是谁?”

    这女子眉眼清秀,笑道:“我是聚善堂医馆的女医丹姜,娘子受了伤,便是由我诊治的。”

    青鸾沉默片刻,“多谢了,敢问是谁送我来此的么?”

    丹姜:“是一位郎君,他路遇你躺在地上昏迷了,便送你来此医治。”

    青鸾蹙眉。

    不应该啊,那杀手怎么会轻易放过自己?还是说,那人急着去追韩再叔他们,便放弃补刀了?又或许,是觉得自己已经死翘翘了?

    “请问丹女医,这是哪里?”

    “这里是聚善堂,我家医馆可是邰县一等的医馆呢。”丹姜微笑道:“你既醒了,我便去将药端来。”

    说着,便往屋外去了。

    邰县的医馆?

    等丹姜端着药碗进房来的时候,青鸾又问:“邰县是哪里?离随县多远?”

    她记得自己是在随县的啊,怎么到了邰县来了?

    “这里离随县七十多里。来,喝了药吧。”丹姜坐在床前,单手撑起青鸾的后背。

    嘶~好疼,该不是肋骨断了吧?

    青鸾强撑着坐起身,接过药碗,慢慢喝下。

    喝完药,丹姜接过药碗,“娘子先躺下歇息吧,你肋骨似乎裂了两根,好在没断,里面却有些瘀血,最好静养着不要走动。”

    青鸾只得依言躺下。

    刚一动弹,又是一阵疼痛,她龇牙咧嘴一番,伸手小心摸了摸面颊。

    还好,面部易容似乎还在。

    “丹姜,你能拿个镜子给我么?”青鸾还是有些不放心,想再看看脸上的胶泥是否脱落。

    丹姜走到妆台前,取了一柄小铜镜递给她,“娘子若是想洗漱,我这便去打些水来。”

    “额,不用麻烦了。”还是算了,自己和韩再叔他们跑路时,最长有好几日不曾洗漱呢,也习惯了。

    待丹姜出了屋子,青鸾连忙用小铜镜照了照自己面部。

    易容还在,看样子这次韩再叔给她做的胶泥比前几次要好,很是牢固,跟黑衣人斗成那样,竟一块都没掉。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送她来了邰县医馆的。话说这位好心人未免太奇怪,不去随县医馆,却跑到数十里外的邰县来。

    她摸了摸胸部,似乎肿了些,还一阵阵抽疼,低头解开面前衣襟一瞧,把她骇一跳,整个胸部都淤青发黑了。

    该死的黑衣人,竟将她胸部都打肿了。

    不一会儿,似乎觉得自己困顿的很,许是药液起了作用,禁不住合眼睡了过去。

    她睡去没多久,从外面走进来一个青袍男子。

    他走到青鸾床边坐下,轻轻抚去她额间发丝,凝视一会儿,伸手搭在她手腕脉搏上。

    “还好她穿了件护甲,否则,胸骨怕是要断了。”站在男子身后的丹姜道。

    她瞧着男子,面露柔情,“不知这位娘子是何人?”

    男子沉默片刻,淡淡道:“这不是你该问的,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他将青鸾的手腕塞进被子,掖了掖被角,站起身对丹姜道:“我过几日再来瞧瞧,你好生照顾她。”

    丹姜眼神黯然,强作笑靥道:“你放心吧,我定会好好照顾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对不起我的锅〕〔掌欲诸美〕〔我的系统总想逼我〕〔魔武大帝〕〔雪狼出击〕〔大医凌然〕〔超神学院里的奥特〕〔我老婆明明是天后〕〔我有一个剑仙娘子〕〔老猎魔人的退休生〕〔绝世战神沈七夜〕〔灵契之主〕〔从火影开始的星空〕〔以情为陷:总裁的〕〔败家败成全球首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