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无敌战神〕〔我真没你们想象中〕〔一拳战神江宁〕〔生而不凡免费阅读〕〔我有一群地球玩家〕〔豪门战神免费阅读〕〔大夏纪〕〔我只想安静地修炼〕〔一拳歼星〕〔无限神装在都市〕〔我只想安心修仙〕〔影视世界旅行家〕〔绝代名师〕〔我在秦国做武王〕〔不灭神莲〕〔重逢1979〕〔文明与守护〕〔我有一艘独木舟〕〔诸天普渡〕〔神兵小将开始穿越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嘉宁 第125章绿蛇
    “阿蛮,你瞧!”

    青鸾顺着萧洛的手看去,只见几十名载歌载舞而来的年轻姑娘和伙儿,腰挎长鼓,边敲边扭着腰身,脚上银铃哗哗作响。

    阿宝也惊奇地睁大眼睛,挥舞胖手,嘴里哦哦叫着,口水都流了下来。

    萧洛笑着低头将他口水擦去。

    “阿蛮,那边有流水席呢,咱们也去凑个份子。”

    山寨里摆的流水席在今日全不断,谁去都可以坐下吃上一顿,但要给份子,无论银钱还是物品都可以,直接投掷在场地中间的一只竹筐里就校

    也有什么也不给的,做饭材阿伯们也不计较。毕竟这些菜都是乡邻们各家各户送过来的。

    萧洛丢了一锭银子在里面,立刻有一名缠着头巾的中年阿伯过来为她俩送来饭菜和水酒。

    青鸾与萧洛坐在长桌旁,慢慢品尝着长桌上的美食。

    萧洛怀里的阿宝急不可耐地伸手去抓抢他筷子上的食物。

    一家人笑语盈盈,边吃边喂着孩子。

    几名暗卫则围在他们周围警戒着。

    一个竹楼上,岳无伤坐在窗前,冷冷注视着不远处流水席上的那三口人,心里不由泛起一阵阵的酸涩。

    “那家人也来了啊,我当他们永远躲在楼里不出来呢。”覃敏一手攀附在岳无赡肩头,一面咯咯笑着,眼里闪过诡异光芒。

    岳无伤看了她一眼,将她手臂从自己身上拿下去,冷声道:“不许动她们!听到没有!”

    覃敏哼一声,娇声道:“为何?难道你也瞧上那个女人了?”

    “胡什么!”岳无伤斥道:“萧洛是萧伯言的亲弟弟,我不想因此与萧皇翻脸。”

    “哼!既然他都隐居在此了,想必也是在躲着他那哥哥呢,即便他们今日全部死在这里,也没人知道啊。”

    覃敏眼中利芒一闪,手指玩弄着一条细细盘绕的绿色蛇。

    岳无伤皱眉瞧了那蛇一眼,心里越发对这女人厌恶一分。

    覃敏的衣襟、口袋,连腰间香囊里都藏着不同的毒虫,冷不丁就会跑出一只,让人不寒而栗。

    他搞不懂自己当初为何会同意跟这女人成亲,甚至连成亲的细节都不甚记得。

    岳汀也瞧见楼下流水席上的美人了,立刻起身跑了下去。

    “美人!你也来金秋会啊。”

    萧洛见又是岳汀,不由脸色沉下来。

    岳汀毫无所觉,坐在青鸾另一侧,歪着脑袋朝她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萧洛脸色阴沉地睨着他:“岳公子,还请离内子远点!”

    阿宝也啊地冲着岳汀叫着,手使劲地拍了一下面前桌子。

    岳汀眨巴着眼瞧了瞧阿宝,龇牙笑道:“来,叔叔送你一个金项圈。”

    着,从自己脖子上将金项圈摘下来,递给阿宝。

    萧洛的脸更黑了,“岳公子,我的孩儿不需要这些!”

    青鸾站起身,对萧洛道:“咱们回去吧。”

    萧洛正有此意,起身拉着青鸾就走向马匹。

    “哎!干嘛走啊,等等我……”岳汀也连忙让护卫牵来马匹,翻身上马跟在青鸾她们的身后。

    就这样,青鸾几人趁兴而去,败兴而归。

    岳汀一路喋喋不休地想找机会跟青鸾话,却被暗卫们挡在外围。

    岳无伤凝视着他们走远,也站起身,准备回去。

    覃敏像蛇一样捥住他的胳膊,娇嗔道:“二哥哥,咱们再玩一会儿吧。我也要去吃下面的流水席呢。”

    岳无伤想了想,点头:“好吧。”

    数名护卫来到流水席旁,将一张长桌上的人们都赶走。

    “你们赶紧去重新做些送来!”护卫喝道:“再将碗筷都洗干净!”

    办流水席的几名寨人面面相觑,只好去重新做了几样菜肴送过来。

    覃敏依偎在岳无伤身边,夹着菜肴吃着,又夹了一筷子送到岳无伤嘴边。

    这时,有几名年轻男女嘻嘻哈哈笑着也走了过来。

    “泰哥,咱们也来吃席吧。”一个十分漂亮的姑娘对身边俊俏伙道。

    伙便拉着姑娘在离覃敏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两人在吃席时嬉笑打闹,引得众人都向她俩看去。

    那少女正笑着,突然惊叫一声,一条绿色蛇从她腿边窜走。

    少女的腿部眼见地黑紫肿胀起来。

    “珠妹!”伙惊慌地抱起少女。

    众人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替伙出主意,让他将女孩的伤口处划出口子,放出毒血。

    可眼见那毒气已经蔓延到少女的整个腿部,连她的脸也黑紫起来。

    伙大叫着救命,抱着怀里奄奄一息的少女大声哭泣。

    然而,眼见少女全身变黑,渐渐没了气息。

    岳无伤盯着身边的覃敏,缓缓道:“把解药拿出来!”

    覃敏一脸无辜道:“二哥哥,我哪来的解药啊,那女人明明是被毒虫咬了,谁也救不了她。”

    岳无伤一把抓住覃敏的手腕,低声喝道:“我劝你现在就把解药拿出来!不要让我第二遍!”

    覃敏耸耸肩道:“二哥哥,我真的没有解药啊,你不相信也没办法。”

    完,扭着腰身走了,嘴角含着得意的笑。

    岳无伤站在流水席旁瞧着伙在绝望的哭嚎,心里莫名抽搐一下,捏了捏拳头,转身向马匹走去。

    再青鸾回了家,阿宝已经睡去了。

    岳汀不知什么时候也跟着溜进土楼,在里面四处溜达起来。

    萧洛面对这样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厚脸皮少爷也有些无可奈何。

    俗话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岳汀不知怎么的,似乎把萧洛揍他的那一回忘的干干净净,跟在他屁股后面问东问西,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萧洛见阿蛮已经带着阿宝上楼休息了,他懒得再理会岳汀,只将他衣领一提,把他丢到土楼大门外。

    “阿宝睡了,你不许吵到他!”

    岳汀委屈道:“我没有吵啊,你干嘛赶我?”

    萧洛没好气道:“时候不早,岳公子还是回自己家去吧。”

    “你要我回家我就回家啊,我为啥听你的!”岳汀气哼哼地跟萧洛理论着。

    直到门在他面前砰地关上,气得他在外面跳脚道:“你有土楼就了不起啊!爷我明日就让二哥在旁边也盖一座!”

    岳汀正在土楼门前团团转的时候,岳无伤骑着马走了过来。

    他仰头看着面前的房子,半晌喝道:“萧洛!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对不起我的锅〕〔掌欲诸美〕〔我的系统总想逼我〕〔魔武大帝〕〔雪狼出击〕〔大医凌然〕〔超神学院里的奥特〕〔我老婆明明是天后〕〔我有一个剑仙娘子〕〔老猎魔人的退休生〕〔绝世战神沈七夜〕〔灵契之主〕〔从火影开始的星空〕〔以情为陷:总裁的〕〔败家败成全球首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