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愿为你摘星〕〔万道长途〕〔我的天赋不太正经〕〔逆鬼焚天〕〔我从娘胎开始修炼〕〔玄学大佬下山后成〕〔她是战神小祖宗〕〔自由不与我〕〔原神之璃月道人〕〔仙子她一心修仙〕〔沙雕师尊每天担心〕〔灾厄之冠〕〔新鲜!乡下来的小〕〔世外桃源〕〔娱乐圈之世界级导〕〔喜提娇夫:快穿作〕〔遮天:从吞天魔罐〕〔热搜爆!直播综艺〕〔战神奶爸〕〔这个武神太过善良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巧了!我也叫刘辩 069、荐人才名为沮授
    “我何曾做了甚么?”曹操面不改色,淡定地反问,“本初,你这话像在质问我似的……难道我犯事了?”

    袁绍盯着曹操,冷声道:“你还想装糊涂不成?五万石粮食、八千袋种子和三千农耕用具,你花了多少,竟还能剩下四万钱——别的不说,只这农耕用具可不是轻易就能买到,除非……”

    适时地戛然而止,袁绍盯住曹操,一副「孟德你是不是行强抢之举」的痛心表情,活像袁绍才发现最好的朋友品行失德,只差没和朋友断绝往来了。

    看得曹操差点就信了。

    曹操沉默良久,才道:“对方是自愿卖给我的,我也很意外……我并没偷,也没抢!本初,你误会我了。”

    “是么?”袁绍斜视曹操,“你当我很好骗,是么?——那好,谁家还卖农耕用具三千,你且告诉我一声,我也去买,无论价格是多少!”

    曹操无声地叹气:果然本初是生气自个儿擅自地采买农耕用具么?

    可是,这农耕用具的确不会在市面上买卖,需得……心下一动,曹操道:“好罢,我交待了,诚如你所想,我是通过特殊的手段,才弄到这些物资。”

    袁绍抽了抽气,不自觉地放低声音,小声道:“你……孟德啊孟德,你怎么敢如此?你这样做,就没考虑过殿下的处境么?”

    曹操怔了一怔,飞快地解释道:“本初,你严重了!严重了……我是说,我亮出身份,东光就有不少义商们,主动地降价,这才让我多买了不少。”

    “甚、甚么?!”袁绍瞠目,不疑有他,“这不可能!”

    曹操道:“为何不可能?咱们主公在渤海郡的一连串表现,极其明显抢眼,怎就就不能获得一些实惠和便利了?”

    袁绍:“……”

    嘴角一抽,袁绍附和道:“合、合该如此?”

    曹操道:“所以,本初你真的不考虑追随主公吗?”

    “我……”袁绍一噎,接不上话来。

    曹操言之凿凿道:“本初,我劝你尽快地定下来罢?否则,凭借主公的才能,只怕羽翼渐丰后,你就没机会了。”

    袁绍:“……”

    这下,袁绍彻底地语塞了。

    书房内,刘辩和田丰的谈话仍在继续。

    ——田丰,你说得真隐晦啊?

    刘辩沉思许久,才品出田丰的话来。

    该说田丰天生有颗谋士心么?——真就钻进「争霸」的死胡同里,出不来了呗?

    听一听,听一听这叫甚么话儿?

    首先,汉帝还未驾崩,汉室天下也没大乱,田丰就敢自夸「只要我这太守同意,田丰先生就能助我入主整个冀州,哪怕返回洛阳,亦有好几个法子」……这是想做甚么,嗯?——助我争战天下吗?!

    以冀州为主,继而进取整个汉室?!

    又或者,返回洛阳,继任太子之位,乃至登基为帝?……

    这也就是面对他刘辩,若让田丰在汉帝面前指点江山,你看汉帝会不会直接斩了田丰,以儆效尤。

    不过,该说田丰不愧是田丰吗?

    之前田丰便已是「侍御史」,只因愤恨宦官当道,这才弃官归家——

    换句话说:田丰对汉室不满。

    也因此,田丰藐视大汉朝廷,也就……就理所当然了?

    所以,田丰才会说出那般激进的话来?

    莫名地,他得出这条结论,简直无语。

    也不晓得他想的是对,还是错。

    况且……

    两眼一眯,他警告般地望着田丰,轻声道:“先生,可知你此言此语,实属大逆不道?”

    田丰愣了一愣,不惧反问,问道:“太守,莫非我说错了?——太守来这渤海郡,不就说明太守你也受了排挤,不该对这种汉室失望吗?太守就不想改变这一切吗?亏太守你乃是皇长子殿下!”

    喂!你这话很刚啊?就不会修饰一下?

    就算你猜对一半,我也不想承认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执掌风云〕〔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大夏文圣〕〔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我靠修仙逆袭人生〕〔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治愈系游戏〕〔偏偏宠爱你〕〔我家娘子,不对劲〕〔不科学御兽〕〔曾经,我想做个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