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愿为你摘星〕〔万道长途〕〔我的天赋不太正经〕〔逆鬼焚天〕〔我从娘胎开始修炼〕〔玄学大佬下山后成〕〔她是战神小祖宗〕〔自由不与我〕〔原神之璃月道人〕〔仙子她一心修仙〕〔沙雕师尊每天担心〕〔灾厄之冠〕〔新鲜!乡下来的小〕〔世外桃源〕〔娱乐圈之世界级导〕〔喜提娇夫:快穿作〕〔遮天:从吞天魔罐〕〔热搜爆!直播综艺〕〔战神奶爸〕〔这个武神太过善良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巧了!我也叫刘辩 015、又遇乞丐般反贼
    ……刘辩他是在一片吵闹中,被生生地吵醒的。

    甫一醒来,他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听车外有人在喊:“马车!马车!快护住马车!殿下!保护好殿下!……”

    “袁先生你住口!现在都甚么时候了,你还嚷嚷……殿下,生怕殿下遇不到危险吗?!”

    “本初,我领二十名骑兵去东面,对这波反贼进行突袭!你领二十名骑兵,去西面埋伏!你我里外夹击,我倒要看一看,这群反贼如何逃得掉!”

    然后,嘈杂声伴随清晰的咣咣咣,赫然是兵刃相互地撞击!

    当然,也夹有马蹄声。

    马蹄隆隆,颇有规章。

    他:???

    甚么情况?

    为甚么他才眯眼,顶多不小心地睡了一觉,醒来后就又遇上麻烦了?

    侧耳地倾听,他还能听到车外喊打喊杀,夹杂各种惨叫声,这令他头皮一麻,心下一紧,生怕他好不容易才获得的骑兵队经历甚么惨烈的激战。

    有心想要掀开车帘,他又担心自个儿行动太过多余,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乎,他安静地坐在车里,祈祷马车和众人无恙。

    幸运地,他坐了半天,都没遇到甚么攻击。

    静下心来,他耐心地等待。

    最终,外面经过一番打斗后,总算渐渐地平息下来。

    吁了吁气,他也放松不少。

    盖因昨晚发生的遭遇罢,这会子他倒是不大害怕了……自然,也可能是他反射弧太长的原因?——总之,他乱七八糟地想着,终于听见曹操的声音:

    “别惊动殿下!全军继续赶路!”

    诶诶诶?——请等一下!

    我还有话想问你呢!

    “曹校尉!”他朗声地开口,“发生了何事?”

    顿了一顿,便听曹操说:“主公,也没甚么大事,无非是几个反贼又来趁火打劫……不过,对方已被我们拿下了!”

    他:“……”

    信息量有点大啊?

    连忙地,他问:“怎么又有反贼?——这是哪儿?天子脚下,竟然……”

    话音未落,有一粗犷的吼声道:“呸!甚么天子!天子是瞎眼的,看不到俺们吃不饱,穿不暖,一直受人欺负!”

    他:“……”

    他吃了一惊,第一反应:有活的反贼?!

    随即,但听何苗冷声道:“无礼!大胆!竟敢在殿下面前放肆,胡言乱语!”

    言罢,似是何苗抽刀,作势要砍对方。

    “且慢!”他大声一喊,飞快地掀开车帘,作势要下车,“怎么回事?!”

    “殿下!!”

    乍一瞧见刘辩出来,曹操、袁绍、袁术和何苗皆都大惊,连忙地冲至马车周围。

    更有甚者,曹操和何苗赶紧下马,伸出手来,想来扶他。

    他登下马车,再抬起头来,就见四周……四周挤满了人。

    目前,他发现自身来到一座光秃秃的树林里。

    是的,光秃秃——

    余光瞥见不远处一棵树,树上没有叶子,连树皮都没了,只剩下干净的枝干!

    瞳孔一缩,他有心想说甚么,却是甚么也没说。默默地,他环顾四周,不出意外地看见:这里空旷得只剩下土壤,甚么草啊叶啊飞鸟走兽,通通都没有!

    但是,这却是树林,有着绝对是树林的迹象。

    那么,问题来了:树呢?生机盎然……绿色树林呢?怎么沦为一块块荒地和一根根枝干了?

    抽了抽气,他收回目光,这才把视线放到被两名士兵押着的瘦弱反贼的身上。

    顺便地,他若无其事地瞄了一瞄其余反贼们。

    这次的反贼们,与昨晚穷凶极恶的反贼们截然不同:至少眼前的反贼们个个都面黄肌瘦,活得像流民……不不不!比流民们还不如!

    至少流民们还能穿着打有补丁的衣服,而这群反贼们,则像脏兮兮的乞丐,头扎黄巾,衣不裹身——浑身上下,大约最值钱干净的,也就剩下那条黄巾了……见状,他还有甚么不明白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深空彼岸辰东〕〔灵境行者〕〔执掌风云〕〔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大夏文圣〕〔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我靠修仙逆袭人生〕〔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治愈系游戏〕〔偏偏宠爱你〕〔我家娘子,不对劲〕〔不科学御兽〕〔曾经,我想做个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