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魑鱼外传之雾洇鬼〕〔在霸总身边尽情撒〕〔绝代狂兵〕〔重生后我和亲爸死〕〔重生梦联网〕〔从文抄公到全大陆〕〔国家终于给我分配〕〔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彼岸花飞轻似梦〕〔巫神创世纪〕〔武霸帝尊〕〔地球穿越时代〕〔神医痞妃:王妃拽〕〔天宇异界录〕〔八荒圣王〕〔灵契之主〕〔超勇的我随身带着〕〔噬魂师传〕〔长生榜之凡人纪〕〔我只是一名持剑人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番外1
    ,。  绵绵细雨的早晨, 一大早,姜甜甜他们家就乱糟糟的热闹。

    姜甜甜咚咚咚的从楼上下来,紧跟着, 就把一个袋子扔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随后又匆匆的跑上了楼。她来回周而复始几次,不高兴的鼓起腮帮子, 匆匆跑到儿子方面门口砸门, 说:“陈小七, 你还睡懒觉, 赶紧给我起来。”

    小七这段日子真是忙得不得了, 好不容易昨天给老家的亲戚都送走了, 他这正准备放松一下大睡一天,就被他妈砸了门。

    他掀开夏凉被,赤着脚来到门口,揉着眼睛开门:“妈……这一大早的,你干啥啊?”

    姜甜甜怒视他:“睡睡睡,就知道睡!赶紧起来下来帮我收拾东西。”

    小七纳闷的看着他妈,疑惑眼:“收拾什么?”

    他挠挠头, 本来就睡得乱糟糟的头发更是相当不像样了。

    姜甜甜叉腰:“当然是收拾出门要带的东西, 你是不是忘了,你今晚八点要集合出发参加夏令营的?”

    这么一说, 小七总算是想起来了,他拍拍头, 清醒了一点,不过虽然清醒了一点, 但是却还是说:“我也没有太多东西要带,来得及的。”

    他一个大老爷们, 只要衣服带够了钱带够了,其他都没什么重要的。

    所以,好像也没有什么要收拾的。

    小七理直气壮的脸又把姜甜甜气到了,她直接伸手掐住了小七的胳膊,一拧。

    小七:“嗷!”

    震天的惨叫声。

    姜甜甜冷漠脸:“赶紧给我收拾箱子。”

    小七哀怨的看着他妈,但是不敢挑战他妈的威风,他揉着遭受重击的胳膊,赶紧堆起笑脸儿表态:“好好好,我立刻就洗漱下楼。”

    姜甜甜哼了一声,说:“你要快一点。”

    小七哎了一声,正准备回屋,似乎想到了什么,问:“妈,五哥和六姐什么时候过来啊?”

    他们两个人也报名了他们这一次的夏令营,虽然时间很紧迫,但是总算是在最后的时刻赶上了。

    姜甜甜:“你伯母中午送他们过来。”

    羡明和羡月虽然人在沪市,但是他们毕竟不是住在这边,所以这次要准备的东西也多。可比小七麻烦多了,陈清北因为工作关系提前回了首都。苏小麦一个人为两个孩子操持东西呢。

    “你赶紧起来哈,别太耽误。我可没有时间管你,我还要收拾自己的东西呢。”

    姜甜甜又碎碎念了一句,匆匆下楼。

    小七哀怨的看着他老妈,说:“您真是好冷酷无情哦。”

    姜甜甜:“呵呵。”才不理会更多呢。

    小七尔康手:“娘啊……”

    姜甜甜回头一个眼刀:“你少作妖,赶紧给我洗漱。”

    小七终于正常:“……好叭。”

    姜甜甜下楼,眼看着自己这些东西,又挠头了。

    她穿越之后就没怎么出去旅游过,时间太久远了,她都有点不知道带什么东西好了!感觉什么都需要呢。但是如果所有东西都带着,好像又十分不方便的。

    花大娘眼看着姜甜甜里一头外一头的,终于忍不住,说:“小姜啊,我帮你收拾吧?”

    姜甜甜摇头:“我还是自己来,要不然出去之后我找不到东西。”

    是的,这一次,可不仅仅是小七要参加夏令营。他们夫妻,也要出去旅行了。

    为了庆祝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陈清风在旅行社定了欧洲二十天游。正好,跟小七他们夏令营的时间和行程都是重合的。当然,虽然重合,但是真的走的时候可不是在一起的。

    毕竟,大人和孩子,总归不同的。

    那些孩子要去一些名校看一看,他们倒是不必的。

    不过大体的线路,基本是一样的。

    这可不是因为陈清风不放心儿子,而是因为,现在出国游是很难的。如同后世一样自己买了机票办好手续就走,那是做梦!根本不可能的!

    他们都要提前好几个月向旅行社报名,统一报批,才能获得这次出门的机会。

    而且就这样,还不是一般人都能走,需要审核很久。

    如同羡明和羡月这样能够提前十来天就跟上,那是极为不易的,如果不是陈清风托了人,而他们这次学生出去又算是一次夏令营的试水实验。那么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加入的。

    不过也因为这个,姜甜甜才知道,陈清风想要给她惊喜,也提前报了名。

    惊喜是真的很惊喜呀,不过,这么晚知道,多少还是手忙脚乱的。

    遥想当年,穿越之前,姜甜甜也时常出去的;不过那个时候经济发达,就算真的缺了什么也没有关系,总归可以买。但是现在,出国游可是刚开始没多久的。姜甜甜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总怕没有那么多买东西的地方。所以,这行李收拾起来都很艰难了。

    这个也想拿,那个也想带。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给客厅扑腾的全是东西,乱糟糟的。

    花大娘感慨说:“也不知道这歪果是个啥样。”

    姜甜甜随口应:“还不是就那个样儿?他们发展的快,咱们也不慢啊。总会一天比一天更好的!”

    停顿一下,她又说:“对了对了,您这么一说,我倒是担心起来了。”

    花大娘担心:“怎么?”

    姜甜甜:“我们这次出门,吃的肯定很一般啊!完了完了,还没走,我就开始想念您做的饭菜了。”

    花大娘笑了出来,说:“我给你做点饭菜带着?”

    姜甜甜:“嘤嘤,肯定不行的呀。”

    苏小麦带着一双儿女过来的时候,就看姜甜甜正在哀怨的担心吃不好,她笑了出来,说:“你带一些酱呀,不管怎么样,都能调个味道。”

    姜甜甜:“对哦。”

    苏小麦说:“这样好了,我帮你炒点麻辣肉酱,然后给你密封了。保证让你吃了还想吃!”

    姜甜甜:“可以带出去吗?”

    苏小麦:“应该可以的呀,如果不可以,你就拿出来呗。”

    姜甜甜:“那行!”

    苏小麦看她这样,没忍住,笑了出来,说:“行了,这个交给我,你继续整理吧。”

    她看一眼一地的东西,默默的挪开。

    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到当年姜甜甜来北京玩的时候的购物欲,那种被一地东西支配的恐惧。她立刻:“我去给你们多准备一点。我估计是可以带的。”

    很明显,羡明羡月看着满客厅的东西,也回想起了那个时候,两个人立刻:“我们来帮忙。”

    姜甜甜左看看右看看,终于倒在了沙发上,说:“算了,让小风哥哥回来收拾好了。”

    她看了一眼时间,嘀咕:“小风哥哥怎么还没回来。”

    人都是禁不住念叨,刚才还说这个人呢,转眼他就回来了。

    他一进门,姜甜甜就扑了过来,陈清风立刻接住她,他托着姜甜甜,说:“怎么了?”

    姜甜甜回头指了指一客厅的东西,说:“赶紧帮忙,我真的觉得看什么都想带呢。”

    陈清风:“那我来整理。”

    他看一看,又说:“儿子呢?这小兔崽子怎么不来帮忙?他的东西收拾好了吗?”

    果然是情投意合心灵相通的夫妻啊,有事儿直接先怼儿子。

    小七正在下楼,正好听到这出儿,怅然的望天,觉得自己有点可怜。不过他都是很主动:“我这不是来了吗?”

    陈清风:“你自己整理东西。”

    小七:“成啊。”

    他很快的忙碌起来,陈清风扫了儿子一眼,转头说:“五嫂来了吧?”

    姜甜甜点头:“在厨房呢。”

    陈清风拍拍她:“你过去看看有没有帮忙的地方,我来收拾。”

    姜甜甜摇头,说:“我跟你一起整理。”

    她总不至于,连整理东西都不行了吧?她只是看这个也想拿看那个也想拿,把东西弄多了而已。夫妻俩凑在一起,有商有量,倒是就快了很多呢。

    姜甜甜和陈清风整理了两个二十九寸的大箱子。

    小七站在一旁,默默感慨:“你们带的东西还真不少。”

    姜甜甜瞪了一眼儿子,揉乱他的头发,说:“关你什么事儿呀,小坏蛋。”

    小七:“……我可太难了。”

    他刚洗完顺滑的头发啊,这一会儿功夫就让他妈给嚯嚯了。

    姜甜甜笑呵呵的,说:“等你出门了之后就知道,我和你爸是多么明智。”

    因为坐同一架航班,他们是一起到机场的,集合的地点都不算远。陈清风和姜甜甜也没格外叮嘱儿子什么,像是陈清风只是说:“跟你哥哥姐姐一起,出门在外,是让你们增长见识的,不是让你们出去受苦的。有什么需要就直接花钱买一点。总归钱是回来还能赚的。遭罪却只有自己知道了。”

    小七立刻:“懂!”

    这个道理,他三岁就懂了。不过他也晓得,他爸这话是说给哥哥姐姐听的,也不是说给他听。

    相比于其他人家的十八相送,殷殷叮嘱,这边三个小孩子倒是没啥大人。胖子他爸远远的瞅了陈清风夫妻一眼,感慨:“这当爹娘的可真是心大。”

    他又说:“小七比你机灵多了,出门在外,你跟你姐都跟小七在一块儿待着。”

    胖子:“行行行。”

    他们家也是两兄妹,五个孩子凑在一起,很快的打成一团。

    姜甜甜远远的看见了他们在一起,也放下心来,她说:“小七出门,不会有事儿吧?”

    陈清风摇头:“怎么可能,你放心就是了。而且……”

    他低声,“我打听过了,咱们虽然不是一个车,也不是一起集合,但是所有大路线都是一样,每一次住的酒店都是同一家。咱们其实都在一起,有什么担心的?”

    这倒是真的不用担心了。

    姜甜甜感慨:“这样还挺好的。”

    这一次的欧洲游,除了一个夏令营之外,还有三个旅游团。首都和深圳也各有一个,不过大家都是统一在上海起飞。所以机场国际线人还是蛮多的。

    姜甜甜坐在箱子上,跟陈清风说:“咱们这个团多少人?”

    不管是上一辈子还是和一辈子,姜甜甜都是第一次“跟团旅游”,还别说,是有点兴奋的。她好奇的四下张望,低声:“这里人还挺多的,咱们团差不多有三十人了吧?”

    陈清风摇头:“没有,二十个人。”

    因为是他报名的,所以各方面都很清楚:“每个团二十个人。”

    姜甜甜哦了一声,努了努下巴,说:“那怎么这么多人啊。”

    陈清风失笑:“都是不放心孩子的吧?哪有我们心这么大的。”

    姜甜甜:“有的啊,五嫂啊。她都已经飞北京了。”

    陈清风:“……我倒是忘了这个怪人。”

    姜甜甜笑了起来,苏小麦那边房地产公司刚开始运作起来,已经忙得不像样了,根本就耽误不起。

    不过这样热闹的场景也没有多久,很快大家就开始排队安检。姜甜甜念叨:“你跟那边说过了吧?”

    陈清风:“当然,你放心吧。”

    他按着媳妇儿的肩膀:“这么长的路,能好过点,我还能不舍得花钱?”

    虽然他们这个团队都是经济舱,但是夫妻俩倒是主动的升了仓,能少遭罪,自然是要少遭罪的。虽然也很想带着儿子一起,不过小孩子嘛。总不能不合群。所以夫妻俩就果断地丢下儿子,自己去感受比较惬意的旅途。

    可怜的七崽眼睁睁的看着爹妈去了头等舱,自己和小伙伴默默的待在经济舱里,苦哈哈的看着夕阳西下的一片火烧云。

    小七:“虽然是第一次坐飞机,但是我竟然一点都不兴奋了。”

    他身边的胖子看着他,拍拍少年的肩膀,说:“你不是,早就应该习惯了吗?”

    这话还真是一点也没有错的!

    小七:“嘤嘤。”

    羡明:“你自觉点吧。”

    小七:“嘤嘤嘤。”

    而此时姜甜甜倒是对火烧云没有什么好奇心,整个人靠在陈清风的肩膀,还没怎么样,她就困了。陈清风轻轻的揽着她,拍着她的肩膀,低声说:“困了么?”

    姜甜甜嗯了一声,整个人软糯着开口:“是呀。”

    陈清风:“那一起睡。”

    夫妻俩靠在一起,陈清风轻轻拍着姜甜甜,一下下的,说:“睡吧,一切有我呢。”

    两个人甜甜蜜蜜,真是看呆了旁人的眼,这个时候头等舱可不像是几十年后,只是略比经济舱好一点罢了。不过就这样,稍微舒适一点,有些人还是愿意花这个钱的。

    有人看到陈清风夫妻去了头等舱,自然要问问,虽然钱是花了,但是也就当做穷家富路了。

    只是一同升舱去了头等舱的人直到下飞机,还感觉整个人晕晕乎乎的,甚至觉得,自己这钱花的,其实也不是那么值得的!毕竟,全程看人家秀恩爱什么的,也是很糟心的。

    看着窗外火烧云的时候,陈清风叨叨逼:“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窗外这火烧云,我就想到咱们结婚那天,你穿的那条长裙了。别说十里八乡,天底下就没有几个比你还好看的。我真的好幸运啊!能够娶到你这么好看的媳妇儿。我真的特别庆幸我爹娘给我生的好。如果不是生的好,哪里配得上你?”

    睡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就听陈清风还在叨叨:“睡得好不好?如果这里空调开得挺大的,我怕你着凉,给你盖着小毯子。你男人好吧?这天下间就没有比我更好的男人。”

    吃饭的时候,陈清风又在叨叨:“不要喝咖啡和茶了,喝完了太精神,你会睡不好的!喝一点椰子汁好不好?甜丝丝的不是很腻,你应该满喜欢的。你如果唱过了不喜欢可以给我。”

    紧跟着又念叨:“别吃的太腻歪,我们坐这么久飞机也不动,不舒服的。你要乖啊。”

    这跟哄孩子一样。

    姜甜甜靠在陈清风的身上,搂着他说:“小风哥哥,你真的好体贴啊。”

    陈清风:“你是我媳妇儿,我不关心你关心谁?娶了你当然要疼你,如果连自己媳妇儿都不疼,那跟个棒槌都有什么区别?”

    姜甜甜伸手摸他的脸,笑嘻嘻:“你怎么这么帅,这么好啊!”

    姜甜甜:“你不睡?”

    陈清风苦笑摇头,说:“睡了挺多了,也睡不着了。”

    虽然刚开始坐飞机挺稀奇的,还挺热闹的,但是到底是架不住时间太长了,现在整个人都有点困倦。不过睡多了吧,也没睡不着了,没什么精神。

    姜甜甜:“我也是呢。”

    她抬手打开自己头顶的小灯,说:“那我给你读书吧?”

    多亏她早有准备啊,姜甜甜:“我带了一本童话书。”

    陈清风眉眼都是笑意:“好。”

    姜甜甜:“那么,你想听白雪公主还是灰姑娘?”

    陈清风没忍住笑了出来,不过他还作势想了想,说:“我想听丑小鸭。”

    姜甜甜:“好嘞!包君满意。”

    两个人,真是j甜j甜的。

    虽然他们的声音很小很小,但是因为也算是公众人物,所以很多人的注意力都在他们的身上。两个人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偷偷的“在意”,这一在意吧,瞬间觉得自己面前的饭菜都挺恶心的。

    这俩人怎么就能腻歪成这样啊!

    一直到下飞机,大家还不是很有精神呢!

    别人是旅途的疲惫,他们是旅途的疲惫外加精神的折磨。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关注人家,但是却又忍不住。

    哎!

    国内来这边,有一些时差,大家到了住的地方,倒是有休息的时间。不过姜甜甜和陈清风都属于不太用倒时差那种人,两个人还满精神的,索性来到宾馆一楼的咖啡厅。

    两人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直接靠在了一起,

    异国他乡,他们就这样依偎在一起,看着窗外金发碧眼的人,还有与国内截然不同风格的街道,这让两个人都有些好奇。这里对两个人来说,就是这样的稀罕啊。

    陈清风没见过这样的异国风景,姜甜甜则是没感受过九十年代初的异国风景。

    陈清风:“怪不得有句老话儿叫做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不走走看看,自从电视上报纸上看,果然是完全不一样的。”

    姜甜甜咯咯的笑了起来,说:“你这样突然文绉绉正经起来,好不像你哦。”

    陈清风捏了一把她的脸蛋儿,说:“你又笑话我。”

    姜甜甜顺势搂住他,说:“我怎么舍得笑话你啊!我那么喜欢你!”

    她喃喃说:“小风哥哥,你知道吗?我原来听过一个说法,就是一对情侣,结婚之前一定要一起旅游一次。一起旅游一次,感受一下对方的生活习惯,处事风格,才知道彼此是不是那个最合适自己的人。”

    陈清风仔细想了想,点头:“好像有点道理。”

    姜甜甜高兴了,说:“那是当然,当旅途中彼此就是最大的倚靠的时候,是可以最大的暴露一个人的本性的!虽然我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但是从坐上飞机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如果时空变换,换一个可能性,我遇见你,也会第一时间喜欢上你。如果我们一起旅游,我更会一下子就发现,你是那个最值得我倚靠的人。”

    陈清风被她哄的嘴角翘的高高的,他说:“那是当然,毕竟我们是天作之合啊!”

    他与她十指交握,说:“甜甜,如果有下辈子,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他问的时候似乎是漫不经心,但是眼神却认真的不得了。他的紧绷更是暴露了他真的有些紧张的事实。

    姜甜甜看他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她意味深长的看着陈清风,缓缓说:“你猜呢?”

    陈清风认真看她,没动。

    姜甜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我当然愿意。”

    她坚定的不得了:“不仅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也要和你在一起。如果人真的有许多个轮回。那么我希望,每个轮回都能遇见你,都能喜欢你,都能和你在一起,因为你是我最好的小风哥哥。”

    陈清风没忍住,低头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说:“甜甜,你真好。”

    姜甜甜撒娇:“你也一样啊。”

    陈清风看着姜甜甜,浓的化不开的情谊。

    很快的,他看到领队和导游一起过来,立刻招手:“hello!”

    他凑过去,说:“你们能帮我们夫妻拍几张照片吗?”

    领队:“当然可以。”

    陈清风很快的回到自己的位置,搂住了姜甜甜:“可以拍照了。”

    他又补充:“多拍一些没关系。”

    领队笑着恭维说:“你们俊男美女,怎么拍都好看!”

    姜甜甜眼睛一亮,点头:“那倒是的呀!”

    陈清风立刻哥俩好:“哎妈呀,大兄弟,你说的太对了。来来,多拍些。”

    他指挥起来:“你去门口,透过玻璃窗向内拍呗?”

    领队:“……行。”

    他按照陈清风的意思,很快的忙碌起来。不过,他还不知道呢,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很快的,他就陷入了陈清风的魔爪。差点成了他的专属摄像师。

    这夫妻俩,还真是走到哪儿拍到那儿,处处都要秀个恩爱。

    不管是哪里,他们都甜甜蜜蜜。

    这一路,大家默默的看着他们夫妻,疯狂的吃狗粮。

    他们这个团,女同志不多,除了姜甜甜,还有一对夫妻,只有他们两个女同志。不过另外那个女同志倒是对姜甜甜羡慕的紧,陈清风真是太体贴了。

    不过,她羡慕姜甜甜。

    其他人倒是羡慕陈清风。

    姜甜甜长得好看,嘴也是真甜,陈清风在她的口中,那是万里挑一的好男人了。就没个缺点。

    不过,羡慕归羡慕啊!大家看他们夫妻,还是有点愁的,谁让,他们走了一路拍了一路呢?虽然大家都带了相机,都拍照,但是如同陈清风和姜甜甜这样腻腻歪歪拍照的,真是没有的。

    两个人手牵手奔跑,要拍照;

    两个人四目相对,深情凝望,要拍照;

    两个人你背我,我背你,也要拍照;

    两个人爱的魔力转圈圈,还是要拍照;

    ……

    领队:“我可太难了。”

    不过,被腻歪的j甜之下,大家倒是也就……慢慢习惯了。

    还能怎么不习惯呢!

    以至于他们启程回家的最后一天,大家倒是都熟悉的不像样了。

    几个老哥哥拉着陈清风感慨:“这别看平日里感觉你们腻歪人,但是旅途要结束了,我们倒是还觉得缺了点什么。没有你们甜甜蜜蜜的,还有点落寞了。”

    陈清风:“怎么就是腻歪了?你看你们,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

    陈清风挑眉,感慨:“我们夫妻感情好,你们应该多学学!这不收你们学费就让你们跟着学,你们还不知道抓紧这个机会。”

    姜甜甜在一旁听见了,飞快点头:“对的呀,你们多跟我小风哥哥学学,回家对媳妇儿好一点。本来长得就不如我小风哥哥,嘴还不甜,那还有什优点?”

    “我们有钱啊!”

    没有钱也不会在这个年代来欧洲旅游,这不仅是有钱了,是相当有钱,并且舍得花钱的!

    姜甜甜:“虽然钱是万能的,但是你们也不能只看图钱的吧?这等人老了,想一想多悲哀啊!这辈子,冲着自己来的人,全是为了钱!你想想,多心酸啊!”

    所有人:“……”

    原来还不觉得,被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挺惨!

    不过,大家很快就把这个话题抛诸脑后,因为他们遇到了更惨的事儿。

    她的勺子搅了搅,将一勺饭递到了陈清风的嘴巴边儿,上面是麻辣肉酱的肉丁。

    “小风哥哥吃一口。”

    陈清风低头一口吃下,点头:“我甜对我最好。”

    虽然国外的食物也是很适合试一试的,但是吃的多了真的就要感慨,这可完全比不得我种花家的美食。像是第一天,姜甜甜抱着麻辣肉酱的时候大家还话里话外笑话她。

    但是后几天,一天天……大家真是追悔莫及,想要要一点,陈清风和姜甜甜两个人坚决不给。

    两个葛朗台!

    这大家正说着话,姜甜甜就喂上了陈清风,这下子又勾起了大家的馋虫,其中一个身材微胖的老大哥捂着肚子,说:“小陈啊,你看大哥我这肚子都瘦了好几圈了。明天就回去了,你就多少匀我点呗?你也不能每顿饭都这么折磨我们啊!我们太难了!”

    是的,太难了。

    陈清风就是故意的,谁让这些人开始的时候笑话他媳妇儿呢。他这个人特别记仇,这不就教他们做人了吗?每顿饭,陈清风都吃的贼慢,大家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夫妻,都要愁出水儿了。

    这商量多少天了啊,陈清风这一副死相就是不答应。

    好悬,今天最后一天了。

    大家真是苦极了,哄着陈清风:“小老弟啊,你就给大哥尝一口吧!再不吃,我们就完蛋了。”

    想到明天晚上就要往回飞,在飞机上又要将近两天,他们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弟妹啊,咱们都是一个团的,你看这一路上,我们表现不错吧!还给你们拍照来着呢。”

    “我可太惨了,弟妹啊……是我没有见识啊!我哪想到,这歪果的吃的,这么不咋地啊!你就帮帮忙吧。”

    陈清风不松口,大家就主动求起了姜甜甜。

    姜甜甜看大家苦哈哈的样子,没忍住笑了起来,她看向陈清风,夫妻俩对视一下,陈清风挑眉。

    姜甜甜:“行吧,那大家尝一尝。”

    这一罐子还剩下差不多一半多,大家生怕陈清风和姜甜甜反悔,抢过去之后就直接不还了。团里的所有人带着领队,稀里哗一顿饭。

    吃完了,个顶个儿的扶着肚子,感慨:“谁曾想,吃个肉酱拌米饭,就能吃撑。”

    大家都笑了起来,其中缩水两圈的胖子感慨:“这谁能想到,我们在国外还能为了抢人家一罐子辣椒肉酱觉得人生超级满足。”

    “这国外,其实也就那样儿吧。虽然好,但是吃的真不行。”

    “可不呢!瞅着都是不错的东西,但是真心吃不下太多!”

    “就是就是。”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姜甜甜和陈清风也跟着笑,别看大家这样那样,但是这一路出来,其实处的挺好的。大家热热闹闹的聊天,国外的种种,国内的种种。总是有许多可以聊的。

    这个时候,餐厅倒是响起了音乐,导游过来:“最后一天了,大家热闹一下。你们如果喜欢跳舞,可以下场跳着玩儿。”

    大家都好奇的看过去,音乐一起来,好些个老外就很主动的站起来了,蹦蹦qq的,倒是也热闹。

    “行,我们知道了,谢谢。”

    他们的导游虽然看起来跟他们一样,但是却是在国外土生土长,他的中文也是会,但是汉语博大精深,又不算是完全的流利。所以一番接触下来,他十分愿意与陈清风夫妻搭话儿,特别是姜甜甜,她交流完全没有问题,而且十分的地道。

    有什么比较复杂的事情,或者要叮嘱的,他也不强迫自己一定要说明白,反而是直接的跟姜甜甜他们说,请他们转达了。

    其实他们这次的领队英语也不错,但是比起姜甜甜还是差了很多。

    虽然现在才九十年代初,总归有些重男轻女的事情,出国也有一些被人看不起的事情。但是不管什么时候,有才华的人都不会被人慢待的!

    导游细细的把一些叮咛说清楚了,含笑看着姜甜甜夫妻,说:“祝你们玩的愉快。”

    夫妻俩齐齐道谢。

    其实所谓的叮嘱,也就是最后一天晚上了,即便是要离开了,今晚放松一些,也不好在大晚上随处乱走。并不是那么安全。

    大家这一听,又懂了。

    所以,国外的月亮没有比较圆;

    国外的治安,也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好。

    不过,大家也没打算出去。

    年纪大的不会跳舞,撺掇陈清风夫妻:“你们小年轻去跳舞啊!”

    陈清风也不客气,说:“来,让你们见识一下我们夫妻的舞姿。我们是来自种花家的舞王舞后!”

    “切!~”大家起哄笑。

    陈清风对着姜甜甜伸手,“亲爱的,来让他们见识一下。”

    姜甜甜:“好的呀!”

    他们夫妻俩可会玩了,跳舞什么的,都是小菜一碟好吗?

    轻快的音乐响起,两个人直接跳起了恰恰。

    陈清风和姜甜甜的舞步都踩得很准,陈清风和姜甜甜跳舞的时候,两个人都像是会发光一样!

    他们夫妻可不就是这样,干正经事儿牛逼,就算是玩乐,也最好呢!

    俊男美女跳舞,本来就比较好看,两个人还跳得好,自然很多人更加鼓掌,现场很快的热闹起来。最后,所有人倒是也不管会不会跳舞了,直接都下了场,大家牵着手跳的热闹。

    最后的晚上,果然热闹非凡。

    大概是玩闹了太久,第二天大家都不着急起来,倒是陈清风和姜甜甜两个人一同出了门,他们溜达到街道上,今天是一个休息日,路上的人不多。

    阳光明媚。

    姜甜甜挽着陈清风的手臂在干爽的街道散步,没走多远,就遇到一个小广场。

    小广场人不多,许是周末,有些家长带着孩子在这边玩耍。也有专门来这里喂鸽子的。

    两个人找了一处洁白的街边长椅坐下,一同看着面前小广场的白鸽。

    许多鸽子飞来飞去,姜甜甜将头靠在陈清风的肩膀上,说:“晚上我们就要回去了。”

    陈清风:“是啊,怎么?舍不得?”

    姜甜甜摇头,浅浅的笑,说:“也没有什么的呀,我相信我们的发展一样很快,一样会很好的。再说,我从不羡慕旁人!只有别人羡慕我的份儿,什么时候我还需要羡慕别人了?”

    真是自信呢。

    陈清风笑了起来,认真点头:“那倒也是!谁让你有我呢。”

    姜甜甜笑了出来。

    陈清风伸出手臂,摊开了掌心。

    一只鸽子很快的飞到了陈清风的掌心。

    姜甜甜惊喜的瞪大眼,说:“呀!好可爱!”

    陈清风失笑,他说:“是啊!我们回家也可以养的。”

    姜甜甜想了想,点头,抿起嘴角,笑容灿烂:“如果我们要养,我们就养鹦鹉,还会说话呢。”

    陈清风挑眉:“好的啊!那我们教鹦鹉说什么呢?”

    姜甜甜:“教它们说,姜甜甜是宇宙超级无敌大美女。”

    说完,她又笑倒在陈清风的肩膀,陈清风捏捏她的脸蛋儿,说:“好啊,那也教它们说,陈清风是天下第一大帅哥。”

    姜甜甜乐不可支:“我看行。”

    陈清风与姜甜甜的交握在一起,他声音更加的温柔,说:“还有,陈清风和姜甜甜是天生一对。”

    姜甜甜抬头看他,整个人凑上前……“天生一对呀!”

    吧嗒,盖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皇叔宠妃悠着点〕〔快穿白莲花系统升〕〔掌欲诸美〕〔沈七夜林初雪〕〔重生之肥婆大翻身〕〔温暖的时光〕〔极品系统在线捉妖〕〔一胎两宝总裁爹地〕〔娇妻太美花样宠〕〔莫锋颜月荷〕〔岁月缱绻已无你〕〔大帝要回家〕〔洪荒我有百万亿功〕〔诸天最强阴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