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小蚂蚁〕〔九转帝尊〕〔终极武者宝库系统〕〔系统之一份工作一〕〔抗战之猛将召唤〕〔都市异能者〕〔夜先生和亦小姐〕〔超级汽车销售系统〕〔极品女婿〕〔县令开了挂〕〔吞噬雷神〕〔星空蕴道〕〔寻宝全世界〕〔从执掌鸿蒙开始垂〕〔军师威武〕〔战狂升级系统〕〔都市之终极奶爸〕〔穿越异世武神〕〔皇叔又宠他的黑月〕〔大唐验尸官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工作
    ,。  八零年的开端, 从成为万元户开始。

    姜甜甜他们家去年生意不错,虽然添置了一处房产,可是到头来, 他们算一算收入, 手里的现金竟然还有一万一呢!

    虽然去年就听说有个养猪专业户成了万元户,不过姜甜甜觉得, 自家一定比他们强。他们那是毛利润, 她这可是净利润的。而且, 如果实在算起来, 他们这一年的净收入还不是一万一, 而是将近一万四呢。

    他们可买了一个新铺子呢。

    正月十二开业, 立刻门庭若市。周遭几家店铺,他们家算是开业比较晚的,不过陈清风也不担心什么,一大早上,他就搬了大炉子和大锅在门口熬汤底,浓郁的肉香散发开来,几百米外都能闻到这喷香的味道。说句香飘万里也不为过了。

    小七不用去幼儿园, 小家伙儿也不怕冷, 搬着小板凳坐在门口,撑着下巴看他爸爸熬卤味儿。

    这么霸道的味道, 可不会一点用处也没有,果然, 闻着味道过来的人可就不少了!当然,其中也有周遭的“邻居”。

    “小老板, 你家这是做什么啊?这也太香了吧?”

    陈清风:“我家今年添点卤味儿。”

    他抬头,乐呵呵的:“你家不加点品种?”

    虽说同行是冤家, 他们都有竞争关系没错。但是钱也不是一个人赚的完的,所以陈清风从来都是乐呵呵的,也不搞得跟仇人似的。他态度好,别人也不好意思态度差!

    “我家今年还是那么些个东西,我家店铺不大,太多了也忙道不过来。”话是这么说没错,他的视线却盯着陈清风正在熬的料,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恨不能看出所有的配料,自家可以用得上。

    陈清风也不怕什么,他说:“那要不要来二斤我家的卤味儿尝一尝?猪头肉猪耳朵猪蹄子猪肉都有,保管你吃了还想吃。”

    这邻居眼珠子转了转,想了想,说:“咋卖啊?”

    陈清风立刻报了价钱,“所有都是一块五一斤。”

    “一块五???”这个邻居咋舌的很,瞪大了眼:“这么贵!!!”

    陈清风点头,也不恼,还是带着笑:“大哥,现在猪肉都八毛一斤,我这卤味儿一块五哪里贵啊!你看看我这些料,我这可真是不少大料的,还有特制的秘方在里面,啥个不要钱的?一块五绝对物超所值。真的,您尝了就知道。”

    “这猪蹄子也没啥肉!”

    陈清风立刻:“那你直接来点猪肉啊!那您看,谁做生意也不是个傻子,买东西的更不是个傻子。我敢把猪蹄子和猪肉一个价钱,肯定是要有道理的啊。”

    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道理。

    邻居:“那你给我称一个猪蹄子,一斤猪肉。”

    陈清风:“好嘞!”

    他乐呵呵:“猪蹄子二斤,猪肉一斤,一共四块五。”

    邻居心疼的自呲牙,不过又觉得自家买了尝一尝,说不定能学会。他心疼的提着猪蹄子和猪肉正准备走,就看到小老板的儿子小七哀怨的看着他的猪蹄子,幽幽说:“被人买走了一个。”

    这邻居笑呵呵的,说:“让你爸给你弄一个吃。”

    小七惆怅:“我爸说中午才可以吃!希望我的猪蹄上午不要都被买走!”

    他在老家的时候就试吃过了,最好吃的就是猪蹄子了,特别的劲道儿入味儿,他最最喜欢的就是猪蹄子。

    邻居看他小小的娃偏是露出惆怅的脸蛋儿,都乐得厉害。

    “那我可得回家先尝一尝了。”

    他逗着小七,提着卤味儿往家走了。

    小七双手合十,说:“我的猪蹄,但愿不要有人买。”

    他这个小模样儿,还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陈清风笑着说他:“儿子啊,有你这么不懂事儿的吗?怎么还盼着你爹的卤味儿卖不出去?卖不出去没有钱,怎么养你这个小吃货?”

    小七笑嘻嘻:“可以卖别的呀。”

    他倒是个口齿伶俐的小家伙儿:“我最爱猪蹄。”

    “老板,给我称一斤。”

    陈清风:“要切一下吗?”

    “切了,再给我来一碗米饭。”

    虽然卤味儿很贵,但是这味道实在是太霸道了,闻到就觉得,好像迈不动脚步了。没一会儿的功夫,陈清风这昂贵的卤味儿就卖了十多斤了。

    大概是因为小七对猪蹄子心心念念,虽然明知道猪蹄子最不合适,全是骨头,可是还是有人下手了。这一吃,果然就吃出不一样了,虽说卤肉好吃,但是猪蹄子还真是另外一个口感,格外有嚼头。还有那猪耳朵,脆生生的香,香满口。不用多说,只要配上小酒,那可真是想都不用想了,人间极品就是它。

    陈清风又熬了一会儿,叫:“十七!你来!”

    十七匆匆出来,陈清风:“这边儿你盯着点。”

    十七:“好!”

    虽然已经十八了,但是十七这种诨号,倒是也叫出来了,陈清风也没改。十七这孩子小小的时候就挑起家庭的重担,话不多,人也比较沉稳一些。

    “卖东西价钱算不好叫建民。”

    十七点头:“嗯。”

    姜甜甜从屋里出来,问:“怎么样?”

    小七赶紧站起来,挥舞小手儿说:“妈妈,卖的可好了!好多人都喜欢!”

    姜甜甜带着笑,弯腰说:“那小七有没有帮忙呀?”

    小七赶紧的说:“我有的。我有帮着盯着。”

    姜甜甜长长的哦了一声,说:“你要帮忙盯着呀!那你真是好棒棒哦!”

    小七挺起小肚皮,说:“小七这么乖这么听话,中午可以多吃一点点吧?”

    姜甜甜揉揉儿子的头,说:“当然可以的呀,我们小七这么好,当然可以多吃的!”

    小七高兴了,露出小米牙,叉腰炫耀:“我家肉肉最好吃!”

    姜甜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陈清风看她出来,凑过来问:“媳妇儿,你累不累?”

    姜甜甜摇头:“我累什么呀,你们干活儿还没叫累呢。”

    过几天开了学,她要参加英语比赛的决赛,所以最近都是在复习。争取可以取得一个好名次。所以他们在忙碌,姜甜甜也在忙。只不过一个是体力活儿一个是脑力活儿罢了。

    陈清风:“等会儿我去市场看看有没有山核桃,给你补一补脑。”

    姜甜甜笑:“好的呀。”

    夫妻俩不管结婚多久,都是甜腻腻的。

    姜甜甜活动了一下,说:“那我再去看书了。”

    她低头看自家儿子,问:“你要不要一起?”

    小七在外面待了一会儿,也觉得有点冷了,点头说:“我要跟妈妈一起看书。”

    陈清风牵着两个人进门,一手一个。姜甜甜进了小屋,这里除了一张床,就只有一张桌子了。陈清风在这边忙碌,姜甜甜也都是在这边看书。

    两个人进了屋,姜甜甜还在感慨:“这卤味儿真是霸道。”

    陈清风:“五嫂做菜还真是有一手。”

    姜甜甜点头:“那是当然的,在家的时候不就能看出来了吗?”

    她笑了笑,感慨:“真是不枉费我们千里迢迢的把卤料的汤底带过来。”

    陈清风点头:“可不是嘛!三十斤的大桶啊!我都觉得自己要累死在路上了。”

    姜甜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揉着他的脸说:“小可怜真是累坏了哦!”

    陈清风意味深长:“那你,补偿一下我?”

    姜甜甜低头看着儿子正在翻书,怼他一下,说:“你给我好好的!”

    真是的,也不怕孩子听明白。

    她赶紧说:“我要学习了,你赶紧出去忙。”

    陈清风哀怨:“你这就要撵我走了。”

    小七撅着小屁股翻书,回头看一眼他爹,说:“你不要打扰我们学习的呀。”

    陈清风:“呵呵!”

    姜甜甜凑在他的耳边低声嘀咕了一句,陈清风露出了笑意,眼睛亮晶晶:“说话算话?”

    姜甜甜红扑扑着脸蛋儿,低声:“说话算话呀。”

    她怼一怼,把陈清风推了出去,随后开始看书。她不像是陈清风或者苏小麦,都有赚钱的生意头脑。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哦,赚钱真是要分人的。

    其实仔细想一想,还是读书最简单。

    姜甜甜默默的看书,争取这次英语比赛,可以拿到一个好成绩。

    听说,这次的一等奖超级丰厚。

    姜甜甜捧着下巴,嘿嘿笑。

    小七奇怪的看向姜甜甜,问:“妈妈,你笑什么?”

    姜甜甜:“我在想,这次的奖品有什么呀?”

    小七加油打气:“不管什么礼物,我妈妈都可以拿到,我妈妈最棒,可以得第一名。”

    姜甜甜点头,燃起熊熊斗志,她说:“我一定可以。”

    姜甜甜的比赛,很快就如期举起了,她本来就厉害,因为提前预习的也比较多,所以信心十足,也格外有气势,这次比赛是在市文化宫举行,除了各校的领导,还有一些市里的领导。

    大家都在场下准备,看到过来这么多人,都很懵逼,越发的紧张。

    “甜甜,你不紧张啊?”

    姜甜甜摇头:“不紧张!”

    她向外张望了一下,说:“我家陈清风和小七都来了,不知道坐在哪里。”

    他们这一茬子决赛的选手,大多都是经历过一赛二赛三赛上来的,虽然并不都是一个学校,但是彼此也算是认识了。自然是晓得这一家人的!说实在的,他们夫妻可不是在自己学校出名,整个沪市的大学都是很有名气的。

    谁让,这两位都是比赛狂人呢。

    各种比赛,但凡是有风就往上冲,就问你服不服气。

    当然也不是说他们就一定能够得奖,毕竟每人是十项全能。但是平心而论,这夫妻俩拿奖的概率都是很高的!这样的人,有人喜欢有人讨厌,像是有个小伙子先头儿就跟陈清风一个考场二赛。

    他看着姜甜甜,微笑:“陈清风同学是你爱人吧?我们同一个考场,我还以为他二赛没有问题,没想到这么简单,他没有过。”

    这话说的,真是带着挤兑了。

    大家都看向了姜甜甜,姜甜甜含笑:“那没办法啊,谁让我家事儿多呢!小风哥哥知道我比较要强,也比较心疼我,所以就主动忙活家里的事儿,这样我就可以责无旁贷的学习了呀。”

    说到这里,笑容更灿烂:“我们是一家人,不管是他好还是我好,都是一样的。再说,他也知道,我一定会帮他报仇,把所有赢了他的人全都干趴下!特别是你!”

    她看向引起话茬儿这位,乐呵呵:“我会盯死你的!敢欺负我男人,我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你!”

    姜甜甜:“有本事,我们赛场见!呵!”

    说完,姜甜甜扫了一圈,扬了扬下巴,说:“你们大家,可要拿出全部的实力啊,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这话说的,还真是很拉仇恨了。

    但是姜甜甜虽然放狠话,但是一直带着笑,语气也柔和,倒是不让人觉得不舒服,反而更像是一种激励。

    “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也不会!”

    大家都开了口,也算是另类的彼此打气了。

    姜甜甜挑眉:“那放马过来呀!”

    她的嚣张,也是策略的一种哦!

    比赛很快的开始,不知道是不是前期就燃起了斗志,大家倒是不那么紧张。最不紧张的,就当属姜甜甜了,前期的抢答环节,她更是手快反应快嘴又快。

    虽然是个人战,但是因为姜甜甜的超强进攻性,赛前放狠话,前期积分又比较多,所以后期大家倒是把主要的目标都放在她的身上,几乎进攻的对象都是她。可就算是这样,姜甜甜也一点都不怂,虽然看起来是为难,但是姜甜甜倒是很愉悦的接受了他们的“针对”呀。

    毕竟,这是积分赛制的,他们不断的针对她,她才有更多的机会刷分。

    这次英语知识竞赛,姜甜甜可不是糊弄着来的。她本来底子都好又复习这么久,就是奔着第一名的好成绩。但是第二赛段的自由提问,这是最具有不确定性的一个赛段。

    这个阶段,每个人轮着进行提问,自由选择答题对象。

    被选中对象如果答对,提问的选手减一分,答对选手加一分;

    被选中对象如果答错,提问的选手加一分,答错选手减一分;

    正是因为这样的赛制,所以第二轮能被不断戳的人才是真正的祸福相依。厉害的会得到更多的机会,但是如果不行,很容易就被扣掉所有分。

    而姜甜甜第一轮答题分数很高,大家为了降低她的分值,不管于情于理都会主动选择她,而这正是姜甜甜要的。她不怕答题啊!有机会,总比固守自封更好。

    很快的,在场的很多评审还有观众就发现,几乎所有的选手提问对象都选择姜甜甜。

    姜甜甜反倒是冷静的很,她的错误率简直低的吓人,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不过大家这个时候已经骑虎难下,只能不断的对着她来。

    观众席倒是很不解了。

    这次的观众,大部分都是各大高校的学生,一赛二赛三赛淘汰选手占据主要人数。

    其实在比赛的选手中,姜甜甜算是年纪比较大的,但是因为长了一张清新的小瓜子儿脸,倒是给人感觉年纪很小。就像是陈清风一样,明明虚岁都是三十岁的人了。但是就凭借一张好脸,就要被大家称一句“小老板”。

    可见,真是长相迷惑人啊!

    像是现在,好些个观众都觉得,他们可真是太针对小姑娘了啊!

    “哎不是,这专门盯着小姑娘算是怎么回事儿。”

    “看人家好欺负呗?不过这也踢到铁板了。”

    “我三赛和姜甜甜一场,她超厉害的!她参加过的相关比赛根本就没有输的,他们想要把她先淘汰,这根本不可能啊!”

    “这是脑子不好吧?选择答题,为了自己拿分也该找弱鸡啊!这专门找强者,是打算把自己输成负数吗?”

    下面议论纷纷,各人有各人的想法,不过场上场下,倒是很难说是一样的了。

    场下的人觉得自己看的更加冷静客观,但是场上的人却不这么想,姜甜甜如果一家独大,那么她现在的分数这么高,第三轮就算是他全输了,拿到冠军的可能性也太高。所以大家几乎是立刻形成一个默契要拉下她的分数。

    但是隐形的默契与联手是没有用的,姜甜甜几乎是越战越勇,而她自己的目标倒是很明确,只要轮到她提问,她肯定选刚才那个出口嘲讽陈清风的。

    敢欺负她男人,她可不客气哦!

    姜甜甜在场上大杀四方,陈清风在台下抱着小七乐呵呵的观战,小七好奇的问:“爸爸,为什么他们都要向妈妈提问呀?是因为妈妈长得好看吗?”

    陈清风:“对呀,你妈妈长得最好看!”

    周围的人:“……”

    小七气鼓鼓:“他们嫉妒我妈妈长得好看!”

    陈清风拍着儿子,说:“没事儿,你妈应付的来,他们都是往上冲送人头。等你妈赢了,咱们回家吃卤猪蹄庆祝。”

    小七赶紧说:“我自己要吃一个。”

    陈清风:“好!你自己一个。”

    小七心满意足,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场上,语重心长:“那他们,要赶紧输呀。”

    陈清风:“那肯定的,别着急。”

    小七仰着小脸蛋儿,奶声奶气:“爸爸,再加一瓶白梨汽水好不好?”

    陈清风睨着小家伙儿的脸蛋儿,小家伙儿赶紧软糯糯的撒娇,“我们给妈妈庆祝呀,要干杯的!白梨汽水嘛,好不好嘛!”

    陈清风笑了出来,说:“就一杯。”

    小家伙儿嘟起小嘴儿,陈清风:“你再嘟嘴,一杯也没有!”

    “好嘛好嘛!”小七赶紧见好就收,不再要求更多,他们坐的位置比较靠前,大概是因为他们一直嘀咕的关系,前排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回头看了过来。

    陈清风歉意的笑了一下,随后小声说:“我们专心看比赛,别打扰别人。”

    小七点头,乖巧的说:“好的呢。”

    他看着台上,听着新的一题,秃噜出一个答案。

    果然,姜甜甜的答案也是这个,小七没错。

    陈清风揉了一把儿子的头。前头的中年人又回头看了一眼小七,小七乖巧的在自己面前打了一个叉叉,意思自己再不说话。中年人笑了一下,转回头。

    小七想跟爸爸说点啥,但是这次却又忍了回去。

    他不讲话影响别人!

    比赛虽然激烈,场上选手觉得一分一秒都过的很慢,场下观众也跟着提问而心跳加速。但实际上,时间并不长。比赛很快就进入白热化阶段,第二阶段结束,场上比分就出了十分明显的差别。姜甜甜简直一枝独秀。

    这场比赛从第二阶段基本上就已经可以看出胜负了,姜甜甜的第一名,根本没有跑了。其他人再在争取,无非就是第二第三罢了。不过,即便是已经在第二阶段锁定了胜局,第三阶段姜甜甜也并没有犯错,十分的“骁勇善战”。

    随着最后一道题结束,场上响起了热烈的呼声。

    姜甜甜高兴的奔下了台,直接扑到了陈清风的怀里,陈清风拍着她的背,说:“恭喜你,我就知道你最厉害。”

    姜甜甜骄傲的扬了扬下巴,说:“我就是超级棒!”

    她又抱了一下自己的儿子,说:“妈妈厉害不?”

    小七响呱呱:“厉害!”

    现场爆发出善意的笑声,姜甜甜这个时候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她对大家笑了一下,随即又跑回了舞台。

    主持人微笑:“姜甜甜同学,恭喜你。”

    姜甜甜:“谢谢!”

    颁奖就在现场,姜甜甜拿到第一名的奖状,高兴的对着陈清风和小七扬了一下。现在不太讲究那些虚的,颁奖结束,姜甜甜他们很快就可以下台,她与几个选手一起去后台收拾东西。

    别看在台上的时候大家互相针对,但是下了台,倒是没有什么矛盾的。

    大家都轮番恭喜姜甜甜,先头儿挑事儿那位因为被姜甜甜针对,现在已经成了一条咸鱼了,他早早的就下去走在最前边了。

    “姜甜甜同学。”

    姜甜甜回头,看到一个不认识的人,她疑惑的扬眉,客气:“您是?”

    中年人笑了笑,说:“你好,我是上海广播电视台的,我姓余。今天看了你的比赛,表现的很好,恭喜!我听说你是电视广播新闻专业,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我想找你谈一谈。”

    姜甜甜:“可以的,不过,我要跟我跟家里人打个招呼,我爱人和孩子都在等我一起庆祝呢。”

    中年人笑了出来,说:“我们可以一起,正好,我对你爱人也有点兴趣。”

    姜甜甜:“哦。”

    她内心腹诽,你晓得吗?这就是八零年代,这要是搁在2020,你这话得引起多大的问题。

    “那我去跟他说一下。”

    很快的,一家三口就跟这位余主任会和了,余主任微笑:“小七是吧?”

    小七眨巴大眼睛,抬头萌萌哒:“你认识我吗?”

    随后又说:“不过我这么可爱的小孩子,认识我也不奇怪了呀。”

    余主任没忍住笑了出来,说:“你怎么这么自信啊!来,伯伯抱抱你。”

    小七果断摇头,说:“谢谢伯伯,不用哒!”

    他立刻抱住爸爸的腿,很坚定的拒绝,别看他小,他可不傻咧!谁知道哦,这个是不是坏人!他才不让陌生人抱抱!拒绝!

    陈清风将儿子捞起来,抱在怀里,说:“我家小七不喜欢让陌生人抱。”

    小七搂住爸爸的脖子,说:“伯伯,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吗?”

    余主任:“听说你要吃猪蹄?欢不欢迎我?”

    五岁小娃果断的摇头,很诚实:“不太欢迎,这是我们全家的庆祝,你是陌生人呀。”

    余主任琢磨一下自家儿子小时候是个啥样,是不是这么古灵精怪,但是仔细想一想,自家儿子小时候好像没有这么可爱!他笑了笑,说:“那我偏要去。”

    小七:“……”

    那你问我干啥!

    做大人的,就是比较任性!

    小七摇摇头,怅然说:“大人哦!呵!”

    陈清风拍拍他的小屁股,说:“你听话点。”

    小七哦了一声,趴在了爸爸的肩膀,有人抱着不用走,听话点就听话点吧!

    其实余主任这次不是因为工作来这边的,他这次过来,是因为他家小儿子参加了这场比赛。好巧不巧,正是因为嘴贱被姜甜甜针对那位。

    不过他儿子表现的不咋地,他倒是看中了姜甜甜,现在正是他们台里缺人的时候,虽然想要进电视台的人不少,可是真的合适进入的,却并不多。

    可以说,他一下子就看到了姜甜甜的潜力,而稍微打听一下,姜甜甜和陈清风夫妻更是名人,两个人都是专业对口,个人素质也比较高,作为求贤若渴的人,他真是一下子就觉得自己抓到宝了。

    而等他和姜甜甜陈清风夫妻俩谈完,更觉得自己没有看错。

    很快的,余主任心里就有数儿了,他含笑说:“现在我们台里正是缺人手的时候,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心思提前过来?”

    别说是姜甜甜了,连陈清风都格外的诧异,他们两个人看着余主任,都有点懵。

    余主任笑:“我知道你们没有毕业,但是可以提前过来实习。我们现在有两档节目都正缺主持人,一档是新闻类,一档是益智类。如果你们过来,我可以给你们安排!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我既然说了,就是说的算的!”

    姜甜甜沉默一下,说:“余主任,我们知道您是好意,但是这件事儿,我们夫妻还要商量一下的。而且,我们也要跟学校沟通的。”

    余主任:“这是当然,不过你们现在已经是大三上学期了,相信课程并不紧,咱们节目是录播的,完全不会影响你们课程。而且,这方面我们都是可以和你们学校沟通的。”

    姜甜甜:“谢谢您,我们会认真考虑的。”

    双方谈过了正事儿,余主任没忍住,问了出来:“姜甜甜同学,其实还有两个事儿我比较好奇。我能问一下吗?”

    姜甜甜点头:“你说呀。”

    “一个是,你在比赛的时候,为什么针对余琪?当然,你要是觉得不方便,也可以不说的。我就是比较好奇。”

    余主任,余琪。

    姜甜甜笑了出来:“他是您的家人啊?”

    余主任:“他是我的小儿子。”

    姜甜甜看余主任真是好奇的样子,说:“因为他嘴欠儿说我小风哥哥二赛的时候不行啊!我可在后台放狠话了。欺负我小风哥哥,我就要在决赛找回场子把他干趴下。”

    余主任失笑:“我就猜着是这么回事儿。”

    他家的儿子,他是最知道的,恃才傲物,眼高于顶。

    果不其然啊!

    姜甜甜靠在椅子上,缓缓说:“没有人可以在我面前欺负我小风哥哥!”

    余主任:“你们感情真好。”

    姜甜甜:“我们是天作之合呀。”

    陈清风握住了她的手,小七一看爸爸妈妈手拉手,赶紧把手爪爪放上去,说:“我们是吉祥的一家人。”

    “你家孩子真可爱!”机灵又不认生的小家伙儿,总是讨人喜欢的。

    小七被表扬的有点小骄傲,他歪着头,笑眯眯:“谢谢伯伯表扬我。”

    余主任:“你乖了。”

    小七:“嘻嘻。”

    姜甜甜想到刚才的话,主动提:“您不是说有两件事儿吗?”

    余主任:“对,还有就是,他们为什么会全都针对你?”

    他可以理解他们后期为了拉姜甜甜的分数而不断的提问她,但是开始的时候,大家好像就比较针对她了。

    姜甜甜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说:“因为……放狠话了啊!”

    她理直气壮:“我不放狠话,他们怎么会不断提问我让我拿分呢?比赛也是有技巧的呀。”

    余主任一愣,他还真没想到这个,不过他倒是认真:“那你不怕答不上来?”

    毕竟,这可不是绝对的。

    姜甜甜真诚:“复习的好,有足够的知识储备,我就不怕的啊!”

    余主任这个时候都忍不住感叹:“厉害,余琪他们输给你,一点也不冤枉。”

    不仅有知识,更是脑子活泛,这样的人不管干什么,都不会很差的,余主任觉得自己更欣赏了。他更加真诚,说:“我很期待与你们公事,你们回去好好考虑一下。”

    姜甜甜和陈清风点头应了好。

    余主任开玩笑:“你们可别让三顾茅庐哈。”

    双方都笑了起来。

    说起来,陈清风和姜甜甜还真是没想到,来参加一个比赛,就有这样的意外。当然,这个意外是很好的,可是还是让人觉得挺诧异的。回去的路上,两个人手牵手,姜甜甜问:“小风哥哥,你怎么想?”

    平心而论,他们毕业分配,能分配在电视台应该都算是很不错很不错的了。现在就有了这样的机会,总是让人有些心动的。

    陈清风看向了姜甜甜,说:“我觉得,还成的。”

    他们夫妻原本就不是那种自己要拼个好歹那种人,他们在校好好念书,也无非是希望有个好的分配。虽然他们自己也有小生意,赚的不少。但是不管什么事儿,都不是必须二选一。

    成年人做什么选择哦,当然是都要啊!

    陈清风:“其实这个事儿是个好事儿,但是不知道余主任是什么人,具体是不是像他自己说的那么算。我比较倾向于同意,不过同意之前,我们还是找导师他们详细的问一问。”

    姜甜甜:“好的呀。”

    她由衷的感慨:“果然是珍珠总是会发光,我就是那颗珍珠。”

    陈清风捏捏她的脸蛋儿,说:“你是最明亮的珍珠。”

    一家三口一同往回走,陈清风:“我们今天,也算是双喜临门吧?”

    姜甜甜:“那必须算啊!”

    夫妻两个人都不是磨蹭的人,他们这边做出了简单的决定,随后就专门找了学校,详细的打听了一下。听说那位余主任位置相当高,确实是说的算,并且为人耿直的时候,夫妻二人终于放下心。

    只要不是胡说八道,那就很好了。

    倒是不知道,当儿子的余琪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

    好在,这个余主任看起来就是一个十分公私分明的人,并不会因为姜甜甜针对余琪而不乐意。

    这种事儿,他们自己出面肯定是不太好的,电视台与学校很快的进行了比较融洽的沟通,随后敲定了具体的情况。虽然他们现在才是大三,但是现在正是最缺少人才的时候,提前邀请他们实习,也不算是十分不能理解的事情。

    而因为姜甜甜和陈清风在他们系乃至他们学校都算是十分出名的风云人物,这也算是实至名归。

    就这样,虽然两个人还没有毕业,但是率先就有了接收单位。

    两个人也顺势成为电视台里第一档益智型问答节目的男女主持人。这样的选择也因为两个人是夫妻,他们配合默契,连磨合都不需要了。

    而同样的,这个节目选择他们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们确实都很强。

    姜甜甜拿到这样的评价,倒是小声跟陈清风嘀咕:“小风哥哥啊,你说我想保持个学霸的名声,怎么就那么难呢。”

    这往后,她还得更加努力了呀。要不然,这么撑得起才女的人设呢。

    陈清风笑了出来,他说:“没事儿,我相信,我媳妇儿最行。”

    姜甜甜被他一夸奖又翘起了尾巴,得意洋洋:“你说的倒是也对。我确实,很行哒!”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皇叔宠妃悠着点〕〔快穿白莲花系统升〕〔掌欲诸美〕〔沈七夜林初雪〕〔重生之肥婆大翻身〕〔温暖的时光〕〔极品系统在线捉妖〕〔一胎两宝总裁爹地〕〔娇妻太美花样宠〕〔莫锋颜月荷〕〔岁月缱绻已无你〕〔大帝要回家〕〔洪荒我有百万亿功〕〔诸天最强阴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