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系统精灵是主神〕〔偏执江少又疯狂吃〕〔重生青梅逆袭记〕〔轮回大劫主〕〔钢骨之王〕〔重生空间之七零〕〔爱慕不虚荣〕〔从庆余年开始轮回〕〔爱魂归〕〔蛮兽骑兵〕〔笑傲不群〕〔灭宋〕〔医品至尊〕〔超品农民〕〔我家娘子在修仙〕〔醋精前夫又翻车了〕〔我来到这个年代〕〔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大明不可能这么富〕〔重生八零灵气福妻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新年快乐
    ,。  作者有话要说:</br>2020,祝所有大可爱小可爱,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新的一年,大家都要健健康康,幸幸福福呀!<hr size=1 />春去秋来冬又至。

    时间那是过的飞飞的快, 姜甜甜比完赛出来,抱着书本匆匆往外走。

    “甜甜。”

    陈清风骑着自行车等在门口,看到她出来, 赶紧招手。

    姜甜甜眼睛一亮, 飞快的跑过去,说:“小风哥哥, 你怎么来了, 不是说不用来接我吗?”

    陈清风:“我哪里是那种人?”

    他笑了出来, 将怀里的热水袋递给她, 说:“快暖和一下。”

    姜甜甜抱在怀中, 感觉到热乎气儿, 舒服的喟叹了一声,说:“暖水袋真是冬天居家必备啊!”

    陈清风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厚实的布垫子,绑在了后座上,说:“好了,上来吧。”

    布垫子是从怀里拿出来的,还带着热乎气儿,姜甜甜坐上之后就感觉暖洋洋的, 格外的舒服。她满足的微微眯眼, 说:“真好,小风哥哥真体贴。”

    陈清风:“那是当然, 我可是你男人,不好好照顾你还能照顾谁?”

    陈清风这一出儿, 真是看红了一干人的眼睛。男的那是愁的,女的那是羡慕的!愁啥?就陈清风表现这么好, 他们找媳妇儿更难了!毕竟,还有个参照物呢。而羡慕啥?女孩子哪个不希望自己有个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人呢?

    就算是坚强的性子, 跟想要一个温柔又体贴的男人,也不是背道而驰的呀。

    总之,这俩人是模范夫妻。

    不过,倒是搞得其他人有点不好找对象。

    当然要说一点好的地方也没有,那也不是的。找到对象的倒是觉得,陈清风和姜甜甜,是值得学习的。要是都跟他们夫妻似的相处,哪里还愁感情不和睦啊。

    咱们人笨没关系,可以学,实实在在的参照物,学起来。

    所以不管是出于什么方面,他们夫妻都是一直很引人注目的。陈清风骑着自行车载着姜甜甜离开,好些个男的看见了,又学了一招。

    你看,接人谁不会?但是又是准备暖水袋又是焐热自行车垫子,这就很少见了。

    这就得学起来了啊!

    陈清风夫妻早就知道自己受关注的程度,所以也不太把那些有的没的放在心上,别人注意是别人的事儿,反正他们的日子还是正常过的。

    陈清风:“你觉得怎么样?”

    他们已经期末考试结束了,姜甜甜这次是专门来参加比赛的。全市英语知识竞赛三赛,陈清风也参加了这个比赛,虽然擅长诡辩,但是到底是倒在了二赛上。

    他店里要忙活,又要忙活期末考试,到底是□□乏术了。

    姜甜甜这是三赛,如果取得了成绩,年后放假回来会进行决赛。

    姜甜甜得意洋洋的扬起下巴,说:“你觉得我不行?”

    这话说的,陈清风一下子就秒懂了,他赶紧的:“我觉得谁不行,也不能觉得你不行啊?我们甜甜多厉害,我是最清楚的!还不干翻那些人?”

    这话说的,一点也没有错了。

    姜甜甜就不会输的!

    他们早些年因为政策关系,好些人都彻底不学英语这种东西了,但凡是有点会的人,也差不多遭了罪。而且,那也要能考得上大学。所以,真的英语好的,没有几个!能够达到英语比赛的,更是和姜甜甜没法比。

    如果说别的东西,这么多年不掺和可能也就忘了个七七八八。但是语言这种东西,早先就很会,现在捡起来也是很快的。所以姜甜甜明显比别人学的好很多。

    她起点就高,学的又快,自然是跟其他人不同了。

    而且因为穿越前各国旅游过,姜甜甜口语好又敢说,那就更是独占鳌头,虽说不管那个学校都是找学得好的尖子生出来比赛,但是能够压过姜甜甜的,根本没有。

    姜甜甜穿越前没体会到一把学霸的滋味儿,在穿越后倒是体会到了。

    反正,不管你想不相信,姜甜甜自己觉得,这感觉爽爆了。

    特别是特风轻云淡的说:我就是随便学学的时候!

    嘿嘿,反正背地里偷偷学,没人知道的。

    这种感觉,大家都懂。

    “你过了三赛,咱们晚上庆祝一下吧。”

    姜甜甜:“怎么庆祝?”

    她搂着陈清风的腰,脸贴在他的后背,用他挡风。

    陈清风:“吃点好的。”

    姜甜甜笑了起来,点头:“成,咱们吃点好的!大冷的天,我们弄点辣的吃吧?”

    陈清风立刻:“涮羊肉,我去买。”

    姜甜甜:“好嘞!”

    她坐在自行车上晃荡腿,觉得自己心情真是棒呆了。

    两个人骑着自行车到了店里,天色已经蒙蒙黑了,虽然距离晚饭还差了那么一点,但是这边还不少人的。

    小七看到爸爸妈妈回来,立刻哒哒哒的跑出柜台:“妈妈!”

    姜甜甜今天要比赛,是十七去接的小七。小七不是每天都来店里,所以每次来还挺新鲜的。不过因为姜甜甜看多了孩子被偷走那种新闻,是很担心出现这种状况的,就算是孩子让别人照看,也是要再三叮嘱的。

    正是因此,店里的所有人都晓得,孩子是最重要的。

    钱可以丢,但是孩子不能。

    每次小七来店里,简直是全副戒备。

    建民看见小七往外跑,赶紧就要抓人,好在看到是小舅夫妻。不过就这样,他还是说:“小舅妈,小七交给你了哈!”

    姜甜甜嗯了一声,摸了一把陈清风的脸,说:“你暖和一下,然后去买羊肉。”

    陈清风点头:“好!”

    天气冷,两边各搞了两个炉子,屋里暖洋洋的,陈清风凑到炉子边暖和了一会儿,说:“还是屋里好。”

    不光是建民他们,就连客人也都点头称是。

    这炉子的事儿,还是姜甜甜建议的,她是个怕冷的人,自然也就想得到这个。不过建民他们都觉得太浪费了。四个炉子啊,每天要烧多少柴火,要烧多少煤球。

    这些可都是实打实的钱啊!

    真是都不敢细算的,一算就觉得心疼的有人割肉一样。

    不过姜甜甜和陈清风简单一提,陈清风就懂了姜甜甜的意思。

    虽然看起来,他们多了炉子花费变得大了很多,真是亏了。但是实际上,可又不是这么回事儿了!因为他们有了炉子,这生意是越发的好了。

    外面的拖车摆摊和旁的不舍得的人家,都一点也没有办法比的。

    虽然都说南方不如北方寒冷,可就算是不冷,那也是冬天。总归是难熬。特别是车稍微晚一点的,候车室里可没有这边舒服。感受过暖和的屋子,真是在那凉飕飕冷冰冰的候车室待不下去。

    虽说这东西也不算便宜,但是穷家富路,一般人出门,总归还是比以往舍得一点,而且这里也不比国营饭店贵。大家只要知道的,都乐意过来买一碗热乎饭,或者一份热乎乎的饺子。只要是买了,这边就有热汤赠送。

    冬天一般都是带着一点点辣的胡辣汤或者酸辣汤,虽然是不要钱赠送的,但是一点也不清汤寡水,反而是看起来一点也不差,这已经是很好很好了。喝着暖呵呵的,要是人不挤得慌,还能在这边凑合个两三个小时,那可比在候车室舒服多了。

    他们在这边取暖磨蹭时间,店家也不恼,乐呵呵的,这样的神仙地方,谁不爱来呢。

    有些火车站上晚班的,都会过来吃个晚饭,谁不知道,他家晚上快关门的时候,如果汤剩下了,可就不是赠送一碗,再添个一碗半碗的,东家也是不介意的。

    不过走亲戚偶尔来一次的当然不知道,可是车站里不少人知道。

    这年头大家过的都不富裕,有这样的好事儿,自然是心里高兴的。所以有时候车站里有人打听吃饭的地儿,也有不少的工作人员给指到这边。

    这要是搁在后世,大家都要觉得这是托儿了。

    但是这年头人都比较淳朴,大家都不这么想。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没有收到什么好处,真是单纯觉得这边不错。

    这边每天都热热闹闹,爱好八卦的建民可真是如鱼得水,要不是天越来越冷,小舅和小舅妈都期末考试结束,他还没想到回家的事儿呢!

    所以正在算账,他听到姜甜甜问他年末回家的事儿,他还楞了一下。

    姜甜甜看他这个呆滞的样儿,感慨:“都说养儿防老,你们看这样的儿子一出来就跟撒了鹰似的。连回家都记不得了,还防什么啊。”

    建民笑呵呵的:“我这不是在这边过的太欢乐了吗?我在家要是听个墙角,我娘都要骂我一下的!这在这边真心没人管啊!一来二去,我太高兴,就把回家忘了。”

    一般人家舅妈和外甥,这要是这么说保准要翻脸的,但是这俩人都是理直气壮的样子。倒是让人忍俊不禁。

    姜甜甜:“你这么乐意听八卦,以后我要是有钱我就开个杂志社,然后雇你做总编辑,你天天收集八卦,然后咱们卖给别人看,换钱!”

    建民飞快点头:“好!太好了!”

    陈清风从外面回来就看到媳妇儿挖墙脚呢,他笑着说:“那也带我一个呗。”

    姜甜甜:“才不。”

    陈清风:“求求你嘛!媳妇儿,好不好啊!”

    姜甜甜没忍住,笑了出来:“好呀好呀。”

    陈清风意味深长:“幸好你答应的及时,你要是答应的不及时,我这羊肉可不就不给你吃了!”

    姜甜甜一脚踢过去,陈清风笑了出来,说:“我去厨房跟他们说涮羊肉,我还买了虾,让桃子做成虾丸。”

    姜甜甜最喜欢虾丸了,高兴:“好,快去。”

    大概是因为姜甜甜提到了回家的事儿,建民问:“小舅妈,咱们哪天往回走啊?临走前我想请一天假,我这出来一年没回家,总得买点啥。”

    虽然他家条件属实不错,他妈在供销社也能买到合适的东西,但是小乡镇和大城市哪里有可比性?这里真是有太多东西可买了!

    姜甜甜:“我跟你小舅商量是腊月二十五是最后一天,干到下午就结束了。咱们坐晚上的火车回去,二十七中午就到家了。正月初九往回走,十二开业!”

    建民知道了,点点头说:“我晓得了。”

    姜甜甜笑了笑,“咱们还有小半月才往回走,你自己琢磨着时间来吧。”

    建民:“好!”

    姜甜甜顿了一下,小声说:“年底,你小舅应该会给你们奖金的。”

    建民一秒兴奋:“真的吗?”

    虽然春天刚开业的时候就这么说过,但是他心里也不是那么相信的!毕竟,一个月三十块也不少了。而且作为“自己人”,他心里也是知道,大家的收入并不是都一样的。

    姜甜甜:“我骗你干嘛?不仅给钱,还分东西呢。”

    建民的性格比较活泼,转头儿就把这事儿跟大家说了,搞得大家都有点亢奋。虽然年底很忙,可是心里又存着不少的期待。

    其实这事儿,姜甜甜也是有心的,如果不想让建民说,只要叮嘱一下,这小子嘴巴就会闭的牢牢的。没有叮嘱,他就晓得是可以随便说的。别看这是个爱好八卦的,但是还是很有分寸的人。

    当然,他也不是一开始就有分寸,被陈清风教了几次,也就很懂了。

    老话说外甥像舅舅,真是有点道理,陈红家的三个儿子,心眼儿都不少,倒是有点像陈清风。反倒是陈家几个孙子反倒是人比较老实一点。

    姜甜甜暗戳戳的想,好在像舅舅不是像比较老实的那几个。

    姜甜甜琢磨了一下,虽然给钱也很好,但是钱拿到手里,可未必舍得花。但是如果直接分东西就不同了。吃的时候都会反复想起来。记得他们的好。

    姜甜甜在纸上记录:一人一斤肉,两条鱼,一包糖,加上二斤米。

    又想了想,加上了二斤面,和一捆菜。

    他们一个小饭馆分六样东西,那可是一般大厂子都比不得了。

    毕竟现在还不是很流行分东西这种事儿,虽然过年的时候也会分东西,但是却不会像他们家这种方式。而因为姜甜甜家常年都会进货,这些东西都比是市场价便宜一些。

    腊月年根儿,眼看着就要放假了,陈清风夫妻就把他们的过年礼分了下去。像是十六和十七这两个都是一家三口都在店里。那东西一算就更多了。

    大家都兴奋的直哆嗦,往年都是看着旁人家过的好,今年他们也能过个肥年,这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滋味儿,百感交集。

    像是十七家更是感动,他妹妹虽然能干活儿,但是委实不能顶一个大人的,可是分东西,却并没有落下她。这怎么不让人感动呢?她娘更是直接就推拒不肯要。

    陈清风:“既然是分给你们的,就是你们的!咱们今年生意还好,生意好就多分一点,生意不好就少分一点。我相信大家也不会挑我什么理,今次这个就是我们夫妻的一点心意。大家也不要推辞了!礼物都是一样的,就连建民,我都是一样分的!他自己想怎么处理是他的事儿!既然在这边儿工作,就有份儿。当然,年礼是一样的,但是奖金可不是啊!每个人的工作岗位不一样,做出的贡献也不同,你们的奖金是不同的。这个跟礼物不一样,我相信你们自己心里也有数儿!行了,分完了东西,过来拿红包吧。”

    建民笑呵呵:“小舅,我先来。”

    陈清风递给他:“新年快乐。”

    建民赶紧的:“新年快乐!”

    随后挠头:“咱们明天还见呢!”

    明天才是腊月二十五,他们店的最后一天呢。

    陈清风:“我客气一下。”

    他挨个的分完,大家捏着红包,更是激动。要知道,不管老的还是小的,过年可都没收过红包呢。这冷不丁收到红包,心情果然是激动的不行,刚才就已经让人很惊喜了,这下子更是哆嗦了。

    说实在的,周遭的店铺不少,也有人雇人,但是像他们东家这么好的,真是少有的。像是距离他们不远的老杨家,他家雇的自家亲戚做服务员,一个月才给五块钱。

    可是他们这边,最小工的桃子也有十五呢。

    所以说,人和人真是不一样的。

    分完了红包,陈清风又扔下一个重-磅-炸-弹,他说:“咱们这些人,有的人干了将近一年,有的人干了半年!我这个人你们是知道的,只要你们干得好,我也不亏着你们。所以我跟甜甜商量了一下,所有工作一年的,春节回来,工资涨五块钱。”

    他的视线落在几个干了半年的人上:“你们也别着急,够一年,你们也涨。以后咱们再来新人,也是一年才能涨工资,大家都是一样的。谁也不例外。”

    几个人都没啥意见,反而是频频点头:“好好好!”

    虽然不是第一批涨工资,但是这事儿也要分怎么看,在他们看来,不一刀砍齐,大家都是够了一年才能涨,那么这就是很公平的。分了年礼,拿到了奖金,有的人涨了工资,没涨的也多了奔头。

    这一天,大家觉得幸福的都要冒泡泡了!

    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建民偷偷的进小屋瞄了一眼自己的红包,两张大团圆!

    二十块钱!

    建民激动的脸通红啊!

    他明年每个月就有三十五的工资了,过年过节的还有分的东西,想一想,他直接倒在小床上,使劲儿打滚。

    他太幸福了!

    十七推门进来,就看到建民滚来滚去,他:“……告辞。”

    建民:“不是!你听我解释,我不是孩子气……”

    你什么的,十七表示自己听不见了。

    “十七,建民在屋里吗?”

    十七点头,顿了一下,说:“我给你叫他。”

    他去而复返,建民此时正在往兜里揣钱,又被十七看见,他:“……”

    十七:“冷嫂子找你。”

    建民疑惑的出门:“冷嫂子,有事儿啊?”

    冷嫂子点头,把他拉到一边儿,低声问:“你过年回家,分的东西要带走吗?”

    建民:“???”

    冷嫂子开门见山的说:“如果你不带的话,我愿意花钱买下来。你放心,嫂子不占你便宜的。”

    说句实在的,她也是实在没工夫了,她这边休息的很少,家里都没收拾呢!虽然放假之后还有四天才年三十儿,但是又要浆洗衣服,又要清扫家里,还要过年要炸丸子。

    来来回回要准备的东西也委实不少了,如果买了建民这边的年礼,最起码米面肉鱼什么的就不用专门去买了。

    建民:“行,冷嫂子,那您给我五块钱吧。”

    他们分的这些东西,小舅他们买的是批发价,毕竟常年可着固定的人家进货,成本差不多是五块钱。不过这些东西,市场价差不多七块了。

    冷嫂子立刻:“那不行,都说了我不占你便宜,五块钱哪成?我拿五块钱拿走你值七块钱的东西,我这都不叫占你便宜什么叫占便宜?你也别说是不是分的,总是你自己的东西。”

    两个人商量了一会儿,最终算了个六块钱。

    建民高兴:“我好富裕啊!”

    建民是和小七住在一个房间的,大晚上的,建民悄么悄数钱,小七黑亮的大眼睛,缩成小球球看着他表哥,问:“表哥,你为什么要晚上数钱?”

    建民压低声音,说:“我高兴。”

    他一个月三十块钱,管吃管住,这拿了十一个月的工资了。加上奖金,他的收入就有三百五!加上平时分东西还有一些小零头,他一年下来能有个三百七八的。他平常没有买东西的事儿,除了给小七买点零食,基本不花钱,手里现在还有三百多呢。

    他凑到小七身边,说:“小七,我真的高兴。”

    他啥时候想过,自己能有这么多钱啊!

    小七眨巴大眼睛,围着被子坐了起来,像是一个小山,他问:“为什么高兴?”

    建民:“有钱了啊!我可从来没看过这么多钱,这些,都是我的!”

    小七长长的哦了一声,又问:“那,这些钱不用交给大姑吗?”

    这话一问,建民一僵,懵逼脸看着小七,真的,他彻底懵了。

    “对,对啊!我得往家里交钱啊!”

    他两个哥哥,每个月的收入都是交到家里的,自己只可以留下五块钱。

    小七同情的伸出小爪子拍一拍建民的肩膀,说:“小表哥,你认命吧。”

    建民咣当一声,倒在床上,可怜巴巴:“我不想交,我想自己攒……嘤嘤。”

    小七得意洋洋:“我妈妈就让我自己攒。”

    他有一个小钱包,里面是他的小钱钱,都是他爸爸妈妈给他的。他可以自己留下。想到表哥惨兮兮,小七同情的瞅他一眼,重新躺下,觉得自己可以好梦。

    嘻嘻!

    陈清风出来上茅房,听到俩人大晚上不睡觉还碎碎念,来到门口正准备让他们早点睡,就听到俩人的话,他乐不可支的笑了出来,随后转身出门。

    外面冷飕飕的,陈清风小跑去了茅房,回来的时候看到主屋还亮着油灯,想来老方夫妻还没睡呢。

    陈清风感慨,这大冬天的,一个个的咋还精神起来了。

    他很快的回到房间关上门,就看姜甜甜翻了个身,糯声糯气的:“冷……”

    陈清风赶紧又去给炉子里加了一点煤,又认命的给隔壁屋儿加了一点,碎碎念:“我真是欠了你们的。”

    再次回到房间,就见姜甜甜已经醒了。

    他赶紧凑过去,问:“怎么不睡了?”

    姜甜甜:“你给我叨叨醒了。”

    陈清风缩进被窝,两个人贴在一起,姜甜甜嘟囔:“你身上一身凉气。”

    陈清风:“给我暖和暖和。”

    姜甜甜哼了一声,伸出爪爪揽过他,两个人抱在一起,屋里温度果然上升起来,只是这一次的上升,倒是变了点味道。

    陈清风轻轻的顺了顺她的头发,低声:“饿不饿?”

    姜甜甜立刻:“三更半夜的,我好累的,才不要呢。”

    陈清风挑眉,似笑非笑的问她:“我问你饿不饿,你想到哪儿去了?”

    姜甜甜:“……”

    陈清风声音更加的低沉沙哑:“你是不是……想歪了?”

    姜甜甜:“!!!”

    她嘟囔:“我才没有想歪,我我我……总之你不许胡说。”

    陈清风:“你这人好没道理的……”

    姜甜甜:“哪里没道理?我本来就没有想歪。”

    陈清风:“哦?你没有想歪,既然你没有想歪,我问你这个,你回答那个。这么答非所问。莫不是……”

    他停顿了一下,眼神越发的深邃,笑容越发的暧昧:“你馋我的身子?”

    姜甜甜:“!!!!!!”

    他怎么会说这样的虎狼之词!

    她红扑扑的脸像是苹果一样:“我才没!”

    说话也就算了,还开始捏他的脸:“总之你不许胡说的。”

    陈清风觉得自己真是很无辜的,他可没觉得自己哪里胡说了呢。

    他的胳膊越发的紧了紧,说:“你如果馋了,我也不介意的,毕竟咱们老夫老妻,你也不用太过……”

    “你烦人!”

    她一把推开陈清风,转头闭上眼,假装自己睡着了。

    睡了睡了,少来胡说哦!

    陈清风戳她的后脑勺:“嗳?”

    姜甜甜不理会他,假装睡着。

    陈清风又继续戳后脑勺:“哎哎?”

    姜甜甜使劲儿向后拱他一下,说:“你好烦,赶紧睡觉。”

    陈清风看着她耳朵红红,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却认真的圈过她,说:“我们好好睡。”

    冬天的夜晚,两个人依偎在一起,总是很暖和的呀。

    七九年在上海的最后一个夜晚,两个人觉得热热乎乎的。第二天,随着火车的离开,再回来,他们可就迈向八字头了。今年是老陈家很丰收的一年。陈清风他们在上海赚了钱,同样的,陈家人在本地也赚了。

    虽说老陈家几个兄弟不像陈清风那么活泛,但是因着下手比较早,所以这小生意还真是做起来了。陈清风他们过年回家,看到三房合买了一辆人力三轮车。

    虽然陈清风觉得亲戚之间一起做买卖是大忌,很容易反目成仇。但是他们三个还是一起摆摊了。而且,出人意料的比较和谐。

    姜甜甜点评:“因为还有定海神针在。”

    定海神针,陈会计与陈大娘。

    有这么两个人,总归是好一些的。

    而且,他们三家都不是很有能力出头的,所以倒是不如三家一起开头,真的不太好那一天,还能分得开的!不过很显然第一年他们处的不错。

    他们还是比较适合在一起创业的。

    陈二哥兴致勃勃的拉着陈清风小声说:“我们三家,今年一家分了这个数。”

    他认真:“是纯利润,不包括这辆车。”

    他伸出一根手指,又伸出三根手指头。

    陈清风:“一千三。”

    陈二哥激动的点头,说:“我自己也没想到,这么赚钱!其实买车的事儿,我和老三老四都很犹豫的。还是爹娘坚持,逼着我们拍了板,但是没想到,幸好有这个三轮车,有了它,我们更加赚钱了。真是太值得了。”

    他们原来只能带着小包袱去公社那边卖东西,但是这一车,能拉的可太多了,而且冬天还可以用炉子,夏天也是可以到了起锅。总之,十分的方便。

    真是很赚钱。

    陈清风提点:“既然有钱就早点在城里买房子,你可好几个孩子呢!以前没有机会,能在农村买房就不错,现在既然有了能力,最好在城里置办点产业。不给他们,自己留着也是个家底。”

    陈二哥使劲儿点头,似乎想到什么,他掏出一百块钱,瞅着没人塞给陈清风,说:“你留着花。别跟弟妹说。”

    陈清风:“……”

    他嘻嘻哈哈:“二哥,你偷偷给我,不怕二嫂对你不客气啊!”

    陈二哥:“家里钱是放在我这边儿的,她不知道的。再说,我们也沾你不少光,这不是应该的吗?”

    陈清风想了想,收了。

    不过倒是没想到,陈三哥陈四哥也偷偷的给他塞钱,陈清风捏着三百块钱,来到姜甜甜面前显摆,说:“你看,你看哥这人品,是不是棒棒的?”

    姜甜甜冷酷无情的伸出自己的爪爪:“交公!”

    陈清风的私房钱,就这样被没收了!

    他笑嘻嘻的腻歪在姜甜甜的身边,说:“我好吧?这可是他们给我的私房钱,可是我都上交了,你就说,我人怎么样吧?”

    陈清风觉得,自己必须把自己的好表现出来。

    姜甜甜:“呵呵。”

    陈清风:“刚拿了我的钱就对我冷笑,我委屈我无助我……”

    姜甜甜突然前倾,啄了他一下。

    陈清风:“!!!”

    他顺势搂住她,开始了酱酱酿酿。

    寒冷的冬天,有媳妇儿的人的快乐,单身狗不懂!

    虽说是拿了他们每人一百块,姜甜甜和陈清风可真是没打算白拿的,虽然他们是很懒不爱干活儿,但是却不是非要在钱上计较的人。

    在他们更有钱的时候,那就没有必要占几个哥哥便宜了。

    姜甜甜与陈清风说:“等我们回去就给他们买首饰,一百块,可以买一条手链了!”

    说到这里,姜甜甜也感慨,谁就想到哦,这个时候一百块钱就能买到一个纯金的金手链了!

    “到时候我给邮寄回来,相信哥哥嫂子一定都很高兴的。”

    他们已经商量好了,一人买一条手链,然后邮寄回来,就当做是三个哥哥拜托他们买给自己媳妇儿的。相信这样,不管是当哥哥的,还是当嫂子的,都会高兴。

    陈清风:“我真是个难得的好弟弟。”

    姜甜甜:“难道我不是一个好弟妹吗?”

    陈清风揉她的小卷毛,说:“你也是最好的。”

    小七哒哒哒的从外面跑进来,看到他爹娘这个腻歪劲儿,默默的出了门。

    虽然,他已经见识多了,早就习惯了,但是,还是不想多看呢。

    像是肥肉一样,腻人。

    这一年新年的陈家,真是热火朝天的,他们原本就是村里的富裕户,政策开展的第一年,他们又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没有像旁人一样只是“观望”,正是因此,倒是收获颇丰。

    更是一下子奠定了前进大队富户的名声。

    而今年,还有另外一桩事情,他们大队,改回了村子。并且实行承包到户了。

    因为陈清北夫妻和陈清风夫妻的户口都随着上大学转走了,这次的分地倒是没有他们什么事儿。不过这倒是跟陈家有关了,他们家的人口多,分的地也不少。原来是大家一起干,少干活少拿工分,现在都是自家的了。

    一时间,倒是为难了。

    倒是陈清风吊儿郎当的说:“干不过来就租出去呗?难道还能因为干活儿把自己累出个好歹?孰轻孰重,你们也该你会分啊!钱多了可以买粮食的!你的粮食,多少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这话,真是没错的。

    毕竟,现在不挨饿了!

    陈家的小问题,很快的迎刃而解。

    过完年,陈清风夫妻也没有时间在家里常住,他们很快的再次踏上了去上海的火车。

    不过这一次,姜甜甜倒是捏着三千块钱了!

    这是,苏小麦给她的分成!

    姜甜甜,心跳加速!

    我靠女主,赚钱了!

    万万没有想到,我只是投入了一千块,第一年就拿到了三千块。虽然觉得自己这钱拿的很亏心,但是苏小麦却很坚持!

    既然说了是入股,那就是入股!

    而且,姜甜甜不拿,她才担心呢!姜甜甜拿了,她才是实实在在的放心!

    她心里有点心跳加速,总觉得,自己借了姜甜甜的锦鲤运势呢!

    姜甜甜也心跳加速,莫名其妙的就拿了钱,总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呢。

    真,好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前夫晚上来南诺顾〕〔容昧苏显〕〔掌欲诸美〕〔魔法大陆上我并不〕〔龙珠之最终守护〕〔穿成五零男主的心〕〔恶魔住隔壁封奈莫〕〔乌羑市灵异事件簿〕〔我靠美食直播火遍〕〔皇帝群雄召唤〕〔我成了娱乐圈团宠〕〔火影之最强嘴遁〕〔全职散人高手〕〔塔防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