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倒追大神攻略〕〔我真不想当天师啊〕〔(西幻)所有长得〕〔我有一拳的能力〕〔制霸全球〕〔偷爱〕〔玄天龙尊〕〔武神血脉〕〔万族之劫〕〔学魔养成系统〕〔我不想受欢迎啊〕〔变身反派萝莉〕〔苦夜短〕〔又梦君归处〕〔隐形学霸超A的〕〔老婆快对我负责〕〔最强透视〕〔股海群侠传〕〔穿越财富人生〕〔我重生了亿万次
徐州小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 瞎话贼溜
    ,。  姜甜甜决定, 要去陈家搭伙儿了。

    虽然开始就没有一点点的迟疑,但是吃过苏小麦的包子,姜甜甜这种百分百坚定就变成了百分之一万的坚定。

    苏家三个媳妇儿去山上捡蘑菇, 中午都是带了干粮的, 所以这一顿, 全是由苏小麦来做。为了向婆婆证明自己,苏小麦用粗碴玉米面儿摊了小饼子, 里面是蘑菇馅儿的。

    好的材料, 怎么做出来都不会很差。越是这种普普通通的东西,越是能吃出其中的好来。

    这一顿午饭, 虽然仍就是普普通通的材料, 但是大家却吃了个肚子滚圆。

    不得不说,苏小麦的手艺, 真是堪称一绝了。

    不管是饼子的火候还是馅料儿, 都称得上是极品。连陈大娘都感慨, 怎么蘑菇馅儿的饼子, 就能这么好吃呢。

    姜甜甜吃的不算多, 也吃了三个呢, 她抱着肚子, 觉得这样的日子真是太好了。

    “大娘, 等一下您就跟我回去,我把粮食都带过来。”

    姜甜甜从未有过的坚定,果然女主就是女主,人家开的挂,可比她多多了。

    陈大娘:“行。”

    陈清风啃着饼子, 抬头:“你早上也过来?”

    姜甜甜挠挠头:“也是哦,我早上过来不方便。”

    不过她很快的说:“那我早上就不来了, 中午和晚上过来吃饭,可以吗?”

    陈大娘:“行,都行的。”

    他们一起说定了,姜甜甜就带着陈大娘和陈清风过去拿粮食。姜甜甜碎碎念:“我家粮食不太多了,也不知道够不够我吃的!大娘,您可别嫌弃我东西少啊。”

    陈大娘:“我可不是那种人。”

    反正将来都要是一家人,她哪里会计较?

    姜甜甜还真不是一个藏私的人,主要是,他们家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她如果再藏一点,估计就更没啥能拿过去得了。姜甜甜果断的从小地窖翻出剩下的大碴子还有地瓜,又去把自己剩下的一点玉米面拿了出来。

    她圆溜溜的大眼睛真诚得很:“我家就这么些东西了。”

    这东西,真的不多。要是姜甜甜自己吃,也就能吃一个多月,勉勉强强,清汤寡水一点,能凑个两个月。但是要说按照姜甜甜中午的食量,这些东西都不够她吃一个月的。

    陈大娘看了,属实有些愁。

    虽然,他们家的玉米面儿还是很精细的,算是不错的好东西了。但是东西是真的少啊。不过就算这样,陈大娘也没太为难姜甜甜,只说:“行,这些也不少,你一个丫头吃不了多少。”

    这多少都是安慰姜甜甜了。

    姜甜甜虽然没有数儿,但是看也知道自己的东西根本吃不到秋收。她的小手儿扭在了一起,低声:“我也不知道,我家是不是就剩这么多。我爹没有交代我。我后娘又走得急……”

    陈大娘仔细想了想,说:“徐翠花走的时候,好像是背了一个不小的包袱,粮食肯定被她拿走了一些。”

    姜甜甜小声碎碎念:“她好讨厌,拿了钱还要拿粮食。”

    陈大娘眼皮儿一跳,说:“她走的时候还拿了钱?”

    姜甜甜可没给徐翠花隐瞒,点头:“对呀,她把我们家这么些年攒的钱全拿走了。”

    姜甜甜又说:“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把头发卖掉了。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看我可怜,让我找到了我爹藏的私房钱。虽然不多的几个钱,但是也能接济一些日子。”

    陈大娘:“这个丧良心的,也不知道给孩子留一点,还在村里说什么自己虽然是个当后娘的,但可是个好人,她连房子都不要。只要求离开再嫁!说的那么好听,原来还不是把钱和粮食都拿走了!缺德冒烟儿的东西。”

    姜甜甜对手指:“她拿走了我们家二百块钱,那个时候我病了,阻拦不了她……”

    姜甜甜可不给徐翠花瞒着,没得拿了钱走,还要说自己两袖清风吧!再说,她也是为了自己,现在他们家钱被徐翠花拿走了,粮食送到了陈家,这边除了房子,啥也没有,一穷二白。

    这样来说,也是更加安全不少的。

    “喝!!!二百!!!”陈大娘惊讶的睁大了眼,她家老五每个月邮工资回来,她也不过就攒了三百块!徐翠花这就拿走了二百???

    又一想,也是有可能的。

    早些年,姜甜甜的外公是在城里做账房的,她过世外婆还有她娘的刺绣手艺也都是相当不错。虽然看着后来家里人病了,日子一日不如一日,但破船还有三两钉。那要说家里还有点钱,也不让人意外了。

    陈大娘:“这个是那个良心的缺德鬼!她也好意思!拿了这么多少钱还要宣扬自己的好!我非要掀开她这张画皮不可。”

    陈大娘气的不要不要的!

    “面儿上不磋磨继女,背地里把家里钱都卷走,真是能装模作样!”

    陈大娘气毁了,倒不是为了占姜甜甜便宜,而是真的觉得小姑娘被后娘坑了,农村老娘们,骂起来人来格外的难听,她骂了好一会儿,终于说:“不行,这事儿我得让村里人都知道,不能她拿了钱,还装了好人。”

    这么一说,陈大娘坐不住了,立刻起身,提着粮食离开。

    她得去找那些老姐妹好好说一说。

    陈大娘人走了,姜甜甜小声儿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我总是觉得,我爹不会没有准备。但是我就差掘地三尺了,还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这话不假。

    姜甜甜是真的这么想,她就觉得,她爹都能在县里给她存一千块钱,可见不是没有准备的人。但是明明是个有准备的人,又怎么可能不准备点粮食呢。毕竟,有时候有钱都买不到粮食的。所以姜甜甜甜还是挺奇怪的。

    陈清风坐在姜甜甜的身边,说:“你觉得,你爹能给你准备粮食?”

    姜甜甜挺胸:“当然呀,我爹不该是那么没有准备的人。”

    陈清风:“你家都找过了?”

    姜甜甜点头:“找过了,没有的。”

    她耷拉着脑袋,说:“要是有,我还用吃那么多天烤地瓜吗?我觉得自己都是地瓜了。”

    陈清风笑了起来,他揉着她的小卷毛,他可喜欢她毛茸茸的小可爱样儿了。

    他安抚道:“没关系,你先在我家吃。至于其他的,咱们慢慢再说,也许不经意间就真的找到了呢。”

    姜甜甜重重的哎了一声,她的小脑袋吧嗒一下子就靠在了陈清风的肩膀,说:“也只能这样了呀。”

    陈清风拉着她的小手手,说:“就算你爹没有给你留什么,你不是还有我吗?难道不信我?”

    姜甜甜抬起头,认真:“不信!”

    她果断的说:“你也好懒的,干的活儿都不知道够不够自己吃。”

    陈清风:“……”

    他嘴角抽搐一下,说:“你还真是好了解我。”

    姜甜甜点头:“要不然能说是天作之合吗?那肯定是互相了解的啊。你自己都是个啃老族,还要带着我一起啃呀?”

    陈清风:“啃老族?”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个形容真是好有道理。

    不过,他坚定的说:“那是我没有媳妇儿的时候,等我有了媳妇儿,我就不这样了!不然,谁养我们家可爱的小甜甜呀。”

    姜甜甜翘起了嘴角,陈清风没忍住,突然就凑到她的额头,飞快的啾了一下。

    姜甜甜:“!!!”

    她盯紧了陈清风,陈清风脸色红红的,他紧张的捏了一下自己的衣摆,很快的说:“我喜欢你。”

    姜甜甜也红了脸,她垂着头,小手儿有一下没一下的抠着自己的扣子,也是紧张的心慌慌。

    少男少女的初恋,就是这样的纯情懵懂又肉麻兮兮。

    好半天,到底是陈清风最先反应过来,他拉住了她的小手,说:“我们、我们秋收之后就结婚,好不好?”

    秋收之后就没有什么活儿了,家家户户也有粮食,一般情况下,各家都会选择这么个时机结婚。赶上年景儿好的时候,秋天都能遇到六七家结婚的呢。

    姜甜甜抬眼,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她脆生生的:“好。”

    虽然有点小扭捏,但是在这件事儿上,她倒是很果断的呢。

    陈清风也高兴了,他轻轻靠上前,与她的额头抵在一起,说:“你真好。”

    姜甜甜紧张的捏手手,有点不好意思的推开他,眼神儿上飘下飘左飘右飘,就是不看陈清风。

    陈清风笑:“你看看我呀,我这么好看。”

    姜甜甜:“我才不……咦???”

    她突然间就停下了话茬儿,半仰着头,看向房顶。

    陈清风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说:“怎么了?”

    好型也没有什么不对劲儿呢。

    他挪到姜甜甜的位置再看,就见能看见一根不长的小布条。

    两个人对视一眼,陈清风果断:“我爬上去看一看。”

    两个人找了板凳摞在一起,也亏了陈清风比较高,他站在四个板凳上,勉勉强强,正好可以够到房顶,姜甜甜赶紧扶住他,陈清风勉强伸手,用力一拽。

    果然,感觉到了重量的存在。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更加用力。

    这一出手,就见一个袋子被拽了出来,袋子扑通一声落下,险些砸到陈清风和姜甜甜。

    两个人面面相觑,很快的,陈清风就打开了袋子,是一袋子玉米粒。

    四眼呆滞,姜甜甜咳嗽一声,小声:“果,果然有粮食。”

    她抬眼看向了陈清风,咬着唇,说:“我爹真的有后手儿。”

    陈清风:“……”

    他这老丈人,有一手儿啊!

    陈清风撸袖子,“你等我,我再上去看一看。”

    四个凳子,那是不行的。

    陈清风很快的把姜甜甜的饭桌搬到了炕上,随后一个个凳子落上去,这一次,果然是高了不少。陈清风也可以顺利的看清楚破漏的棚顶到底藏了什么。

    除了他们拽下来这个袋子,上面还放了四五个袋子,陈清风伸手挪动袋子的位置,他一个个的把袋子挪下来,两个人仔细查看。

    两大袋玉米粒儿,一大袋玉米面儿,除此之外,还有一小袋米和一小袋白面。很难想象,在这样的时候,他们姜家竟然有这么多东西。

    陈清风和姜甜甜两个人面面相觑,都有点被震惊到。

    姜甜甜突然就爬起来。一把掐住陈清风的脖子,摇晃:“不许说出去,知不知道?”

    陈清风失笑保证:“不说不说。”

    姜甜甜坐在炕上,看着这些“宝贝”,低声说:“我怎么有点迷糊呢。”

    陈清风:“没事儿的,你把东西藏好了,慢慢吃。”

    姜甜甜抬头看他,陈清风问:“看什么?”

    姜甜甜挠挠头,说:“你为什么不说,把东西都拿到你家?”

    陈清风瞪大了眼睛,说:“你看我,你仔细看我。你觉得,我是个大傻子吗?我是疯了才会让你这么做。我干嘛要把东西拿回我家啊!我家又不是只有我自己,一二三四五的,我养他们啊!”

    他使劲儿的揉了把姜甜甜的头,说:“这些都是你的东西!是你爹留给你傍身的,我如果这样都要占便宜,那么我还是人吗?再说,放在你这里,我还能偶尔开小灶。”

    姜甜甜:“……”

    陈清风:“嘿嘿。”

    姜甜甜问:“我今天给你娘的东西,能吃多久?”

    她自己其实没有数儿的。

    陈清风:“一个多月吧。”

    姜甜甜指了指另外两袋子玉米粒,说:“加上这个呢。”

    陈清风:“可以到秋天吧,挨到秋收,没有问题的。”

    姜甜甜果断的很:“那么就把这两袋子也拿过去,玉米面和大米白面继续藏回去。”

    陈清风认真的看着姜甜甜,说:“你真的就这么相信我,不怕我们家反悔吗?”

    姜甜甜:“不怕!”

    她扬了扬头:“就冲大娘还想要我的房子,就不会反悔的。”

    这些粮食,是远远不敌房子更值钱的呀。只要长点脑子,就知道怎么取舍了。

    她笑眯眯的:“我心里有数儿的,而且我也不是说今天给。今天我都说家里没有粮食了,突然又出来两袋子,不是让人起疑心吗?让你娘怎么想?先放着,后天或者大后天,你帮我搬过去呀,就说是我用剩下的钱换的粮食。”

    陈清风点头:“这样好。”

    姜甜甜浅浅的笑了出来。

    她吞咽了一下口水,说:“太好了,没想到,我家真的有粮食。”

    陈清风也由衷的感慨:“你爹还真是个厉害人。”

    姜甜甜点头,说:“可不呢。”

    她垂着头,琢磨起来,她爹没有在信里交代粮食,想来原主儿是知道这里有粮食的。只不过她是个穿越的西贝货,所以才什么都不知道罢了。

    姜甜甜叹了一口气。

    陈清风低声问:“怎么了?”

    姜甜甜也说不好自己怎么了,就是,心里有些难以言说的感情。这个姜甜甜,好幸福哦!

    她的父母,是真的在为她着想,想要尽量的帮她筹谋好一切,只不过姜甜甜自己给自己折腾死了。不过,姜甜甜心里也不是一点都不能理解的。

    原主儿才十七岁,爹娘都不在了,什么亲人也没有了。

    甚至于,连后娘都要走了,她大概是真的很怕的吧?

    真正的姜甜甜是受过亲人疼爱的,所以才对亲人的离开产生了十分消极的情感,自己也丧失了活的意志。就算是姜爸爸留下再多的东西,再多的筹谋。原主儿都没有勇气自己一个人生活下去。

    感受过无微不至的照顾,才更加没有勇气一个人。

    而她,她从小就没有什么人对她真心,她反而能够扛得住这样的日子。

    甚至于,她还觉得穿越是一件好事儿,即便是一个人,即便是没有好吃的好用的,也没有好房子,但是这种轻松自在,再也不用考虑别人的感觉。

    让她格外轻松。

    “甜甜?”

    陈清风看他一直发呆,低声问:“你是不是想起你爹了?”

    姜甜甜点头:“嗯。”

    她轻声说:“好可惜,他已经不在了。”

    陈清风安抚的顺了顺她的头发,说:“没事儿,以后有我啊!”

    他浅浅的笑,很灿烂:“虽然我没有你爹那么厉害,给你准备这么多好吃的东西。但是我也会努力的。”

    姜甜甜抬眼看他:“哦。”

    陈清风:“真的,我会努力的!”

    他大眼睛很明亮,姜甜甜看着他的眼睛,觉得水汪汪的,她伸手,轻轻的抹了一把他的脸,说:“你要保证哦。”

    陈清风握住她的小手儿,认真:“好!”

    姜甜甜很快的打起精神,说:“那么,你现在帮我收拾一下呀。”

    她开开心心:“大米和白面每一样都拿一点放在外面,我明早要给自己熬米粥。”

    想一想,真是太开心。

    她说:“你明早一起来吃呀。”

    陈清风看她完全没有隔阂的小模样儿,说:“甜崽,你怎么这么单纯呀!”

    姜甜甜:“我才不是崽崽!!!”

    她伸手摇晃陈清风,陈清风笑了出来,说:“这是你爹留给你的,我不能吃!要不然,你爹该托梦找我麻烦了。”

    姜甜甜:“你想的好多哦。”

    陈清风一本正经的:“你想想,深更半夜的,你爹跳跳跳,跳到我面前,掐住我的脖子摇晃,问,陈清风,你怎么可以让一个女人养。你凭啥吃我们家甜甜的粮食,你该死该死该死……”

    姜甜甜噗的笑了出来,整个人趴在了炕上,肩膀颤抖:“你也太好笑了吧?”

    陈清风:“所以我不能吃你的东西啊!你等着,等我赚了钱,给你买吃的!”

    姜甜甜才不相信呢,她嘟囔:“你这么懒,怎么赚钱?”

    陈清风挺胸,更加正经。

    “你看不起人哦,我怎么就不能赚钱了?我原来是懒得赚钱,不是不想赚钱。”

    姜甜甜长长的哦了一声,作势上下扫了他一眼,笑嘻嘻:“那你说说,你要干啥?你该不会是想去黑市儿吧?”

    这么一说,姜甜甜立刻紧张起来,说:“你不要去,好危险的。”

    他们家小风哥哥又不是女主,哪里有女主光环哦。

    反正暂时也不愁吃喝,何必要冒险呢。

    她就是这么没有追求!

    不仅没有追求,还要拖陈清风的后腿儿。

    反正,一样米养百样人,不是人人都一定要有追求的。

    “你可悠着点呦!”

    陈清风:“我才不去黑市儿呢,你当我傻啊!我去山里。”

    姜甜甜:“看不出来,你这细胳膊细腿儿的,还能打猎!”

    陈清风:“……我不会。”

    姜甜甜:“哦哦哦。”

    陈清风解释:“我去采药,然后卖给收购站。虽说没有很多,但是少也是有一点的。”

    姜甜甜瞪大眼:“呦,你还认识草药呀?”

    好没有想到哦。

    陈清风:“我原来读初中的时候,我们老师的媳妇儿就是中医。我时常去他家,所以多少知道一点点。治病救人我是不会,但是几样简单的草药。我是认识的。”

    姜甜甜:“行啊小哥哥,你可以啊。”

    陈清风:“原来不是懒得吗?也没啥意思,但是以后我可是有媳妇儿要养的人了。总归,不能让你饿着啊。”

    姜甜甜灿烂的笑了出来,一手搂住了他的脖子:“你真好。”

    陈清风的耳朵,瞬间红的不像话。他咳嗽一声,说:“放开吧,我给东西收起来。”

    话是这么说,脸却红的更加厉害。

    姜甜甜:“哦哦哦。”

    陈清风立刻把东西重新放好,不过玉米倒是没有在放上去,反而是锁在了柜子里。

    “鸡下了蛋,你就留着早上吃。另外,几个小崽儿送蘑菇过来,你也照常收。别看你来我家吃,但其实,我家伙食也就那样,我娘这人可节省了,未见得吃的多好。你留着偶尔还能改善日子。再说,以后我们结婚了,你就不能让他们干这个了,倒是不如现在攒一些收起来。以后偷偷开小灶。”

    陈清风事无巨细的。

    姜甜甜由衷的感慨:“以后,我生孩子,一定要生一个女儿。”

    陈清风挑眉。

    姜甜甜说:“生个儿子都像你这样,还有什么奔头儿,我还是得生一个闺女。”

    陈清风嘴角上扬,缓缓说:“原来,你已经想要跟我生孩子了啊。”

    姜甜甜看他一眼,眼神儿开始飘:“才、才没,我就是随便说说。”

    陈清风开心:“跟你说哦,我们有心有灵犀了。其实,我也想生一个女儿的。”

    姜甜甜:“咦?”

    这个年头儿,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十个人里有九个都会重男轻女。陈清风竟然不是?

    姜甜甜纳闷的看他。

    陈清风:“你都说了,如果是儿子,有了媳妇儿忘了娘,我们俩还能靠谁啊!你看我爹娘就是个例子啊!我们几个兄弟有了小家,总是有自己的一些小算计的,就算是再老实的,就像是我二哥这样的长子,他都会想着为自己的儿子多筹谋筹谋。但是,我大姐就不同了。你看看,我爹娘现在最得的,还不是我大姐的利?没我大姐,我爹娘能吃上什么好东西?所以说,生个闺女很重要。我们生个闺女,好好培养。你想想,我们长得这么好,闺女怎么可能丑?我们两这么鸡贼,闺女怎么可能是个蠢蛋?到时候我们闺女又好看又聪明,将来还能嫁的不好?她嫁得好,我们也就跟着鸡犬升天了。这年头儿,女孩子攀高枝可比男孩子攀高枝儿容易啊。”

    姜甜甜使劲儿捶陈清风:“你说谁是鸡犬啊!你说谁!”

    陈清风:“我我我,都是我。”

    姜甜甜:“这还差不多!”

    陈清风:“嘿嘿。”

    两个人靠在一起,异口同声:“靠别人的日子,好轻松好快乐哦!”

    两个人又异口同声:“生女儿!”

    陈清风是打定主意,稍微“努力”一点,为自己媳妇儿多赚点钱。他们坚持几年,往后就能靠孩子了。

    可是却没有想到,他这边只是筹备呢,他五嫂那边已经取得了他爹娘的同意,竟然打算,做小生意了。

    陈清风得知这个消息,竟然有点不可置信。

    要知道,不管是他爹娘还是他五嫂,看起来都不像是那种会冒险的人。可事实就是,他们真的敢!

    苏小麦当然敢,在她心里,就不觉得这是个事儿。什么投机倒把,她是晓得的,再有个十来年,就彻底不存在了。所以她不觉得这是什么罪。而且,如果还有十来年才可以做小买卖。那么她真的有了孩子,该怎么办!

    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过苦日子,可是她也不想像村里的女人那样,生孩子的当天还要干活儿,有的甚至就是生在了地头儿。苏小麦不想的。

    她上辈子失去了孩子,从此不孕,所以这个孩子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她不敢想,一旦真的如同上辈子一样的轨迹,该是如何。所以,她必须早早准备。

    不管是即将到来的粮食减产,还是她的怀孕。

    想要改变生活,就得自己努力了。

    苏小麦很坚持,陈大娘虽然不怎么喜欢苏小麦,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苏小麦说的有些道理。其实陈大娘已经好多个孙子孙女儿了,她不是非要让儿媳妇儿生孩子的人。

    同样情况,如果是姜甜甜嫁到他们家两年没有生孩子,陈大娘觉得,自己不会这么大反应。反正儿子儿媳都在身边。或早或晚罢了。

    但是,老五和小麦不同。

    他们家老五在部队里,那是拼了命在换钱的,人人都看到当兵的好和体面,却没有看到其中的危险。一旦人有个什么事儿,陈大娘不敢想老五这边是不是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

    所以,她急啊!

    旁人不晓得,但是陈大娘是晓得的。她女婿就是因为受伤,从部队退下来的。

    当年虽然她闺女读书不错,模样儿也不错,可是农村人想要嫁到城里,总归不容易。女婿家里条件很好,亲家公是厂工会的干部,亲家母也是供销社的。家里这么一根独苗儿啊。

    就算陈红和女婿是高中同学,两个人早早相识、情投意合,那边也不是那么很愿意的。后来她那女婿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不肯去家里安排好的工作,反而是当了兵。

    因着他坚持要当兵,偷偷报了名,两个人才过了那个坎儿,迅速的结了婚。她闺女运气好,一结婚就怀上,随后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这样才在婆家站稳了脚跟。

    谁知道也就快两年,他女婿受了重伤。那个时候,她闺女已经怀上了第二胎,可是还是坚持请假去了部队,带着孩子在那边照顾了好几个月。最后累的早产。

    她女婿也在伤好后退伍,分配到了车间做后勤科副主任。

    旁人都看着陈红日子过得好,三个儿子,婆家条件好,丈夫又体贴。可是陈大娘是知道的,她也是遭过罪的。更让陈大娘介怀的是。从他女婿受过伤回来,他们夫妻就再也没有怀上第三胎。

    陈大娘是怕的,格外的怕。别人不知道当兵的危险,他哪里不晓得?她是最最知道的了!所以她才着急,着急让苏小麦生一个崽。不管如何,老五也得有个后啊!

    正是因为这样的忐忑,所以陈大娘对苏小麦是比其他几个人严格的。

    像是老三媳妇儿没有儿子自己整天瞎琢磨,那是她自己的事儿,陈大娘自认为,自己可是一点都没有催过。她不关心其他几个儿子有没有崽,但是他们家老五,得赶紧有个崽儿。

    所以这一次苏小麦想要早点赚钱,为将来孩子攒一点。是戳中了陈大娘的心的。

    正好,u的一声,正中!

    别看陈家看似是大事儿陈会计做主,但其实,要是真的遇到陈大娘胡搅蛮缠的时候,陈会计还真是干不过自己老太婆。只能退让。

    所以这事儿,就在陈大娘与苏小麦两个人的默契下,就这么成了。

    陈大娘是个有心思的,她晓得这事儿还不能搞得全家都晓得,几个儿媳妇儿,看着也不是都靠谱。苏小麦和娘家断绝了关系,搞得跟仇人一样。但是其他几个还不是呢,一旦回家说漏了嘴咧。

    这种事儿,最怕外传了。

    所以陈大娘觉得,暂时不可被大家知道。

    但是只苏小麦一个人,那也不成。所以陈大娘就相中了他们家最废物的一个,陈小六。

    真是,怎么看这个货怎么适合干投机倒把。

    陈清风还真是没想到啊,他小媳妇儿都不舍得他冒险,他老娘倒是给他推在了第一线。

    真是,好苦逼啊!

    他委屈巴巴的看着老娘,说:“娘,我不行,我真的不行啊!你看我这么怂,就知道我不成的。”

    陈大娘瞪眼:“怎么不成!你不是对公社很熟悉吗?”

    熟悉,那是真熟悉,毕竟在公社念了初中,又经常往他大姐家窜。

    可是……“我家甜甜都不舍得我干这个。”

    陈清风更委屈,一脸的“你莫不是个后娘”的眼神儿,陈大娘气不过,揪着鞋底子就给了他几下子,“你说你个兔崽子,你个兔崽子就气我能瞪起精神。让你干点正事儿,咋就那么难。”

    陈清风:“可是危险啊!再说,你们想,我一个男人,长得又这么出众,多明显啊!”

    他不断的闪躲,说:“娘娘娘,你听我说,我真的有主意的。您先别直接动手啊。”

    陈大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好,你说,你有什么主意!要是你给我瞎说,我就把你打成肉饼。”

    陈清风:“……真是个后娘!哎哎哎,轻点轻点娘!我闭嘴。”

    嘴贱的人,就是比较容易挨揍!

    陈清风:“这个我不是开玩笑哈,就说卖东西这件事儿,本来就是女的比男的更有优势。你想卖东西,特别是吃的东西,肯定去一些大厂子门口更好。但是你们想,一个男的靠近别人容易,还是女的靠近别人容易?再说,你们再想,如果是你负责抓投机倒把,你看到一个男的更怀疑,还是看到一个女的更怀疑?”

    陈大娘点头,她说:“你说的倒是有点道理,可是让你五嫂一个人去,我不放心啊!”

    其实一开始,苏小麦就是要一个人的,是陈大娘不放心。

    陈清风:“那有啥不放心的?我看我嫂子也挺厉害的。娘,您就是想太多,母老虎谁敢欺负啊!再说我一个小叔子跟他一起来来回回的,让人看见说闲话怎么办?我五哥那里我倒是不在乎的。反正我五哥知道我看不上我五嫂那种个性。但是我家甜甜误会怎么办?”

    苏小麦一脚踏进屋里,这真是,进不来,出不去!

    谁稀罕被你看上!

    谁稀罕!

    我男人比你好一万倍!

    苏小麦真是很气了!

    陈大娘咣咣又给了陈清风几拳:“你可给我闭嘴吧!”

    陈清风:“忠言总是逆耳。”

    陈大娘:“小麦你进来。”

    苏小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进了门。

    苏小麦说:“我真的可以自己。”

    陈清风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很果断的说:“我想了几点,你们参谋一下。”

    他拉过板凳坐下,说:“要是真的打算做这个,就得做好万全的准备。要不然就别干,既然想干了,就小心驶得万年船。别给自家惹麻烦。”

    苏小麦点头:“你说得对。”

    她虽然已经有些主意,但是还是想听听小叔子怎么说。毕竟他脑子比较快。

    “首先,明天你去公社一趟,回来的时候对外宣扬一下,说你救了一个过来走亲戚的大婶。”

    “然后呢?”陈大娘不太懂。

    陈清风:“艾玛我的亲娘哎,幸好你没事儿就待在村里,要不然出去能被人耍的团团转。来,儿子给你讲讲课,教教你怎么撒谎,怎么撒谎能够做到不被识破,十全十美。咱们不是说到救人了吗?然后,然后当然是有人上门报恩了。”

    陈大娘:“哎?”

    陈清风意味深长的胡说起来:“五嫂去公社救了一个走亲戚的大婶,大婶伤了脚,要休养一两个月,这就不能上班了啊!她可是县里的工人!念着我五嫂对她的救命之恩,所以打算请我五嫂去帮忙替她的班。因为她想把这个机会给救命恩人五嫂,所以不让五嫂宣扬,怕传出去家里穷亲戚上门,拿住替班这个活儿赚点。所以,咱们也不说是谁家,就是瞒的紧紧的。但是呢,虽然这事儿呢,是顶顶的好事儿,只不过也有个缺点,那边没有地方住。而且不管吃喝,所以我五嫂就没办法,只能每天带饭去县里。”

    陈清风瞎话编的贼溜。

    陈大娘倒是吃惊:“县里!!!”

    陈清风惊讶:“你们是打算在公社卖?疯了吗?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再说,咱们大队也不是没有人去公社,而且公社就那么两三个厂子,一旦穿帮了怎么办?但是我们编的远一点,生意做得远一点,也安全很多啊!咱们大队哪里有人去县里哦,再说,就算去,也不知道去哪儿找啊。而且,这种瞎话你不编的远一点,被人看穿怎么办?我们说是县里,又不对外说名字,县城那么大,可没得找的。当然,五嫂你隔三差五也可以在公社卖一点,但是不能多。公社购买力也不行啊,你还是得去县里那些大厂。另外,你如果想要卖包子,不能在家里做,几个嫂子鼻子都贼尖,没几天他们就能发现。瞅着他们几个就不是靠得住的人。你暂时可别宣扬。不然能传的咱们丰收大队的耗子都知道。反正现在正好你住在甜甜那边,就在那边做。包子这种东西也不是炖肉,味道没有那么大。不进屋闻不到的。你多散散味儿,一点问题也没有。”

    苏小麦点头:“六弟说的很有道理。”

    她在山城那会儿的私房菜馆,就是因为在城里,所以才生意好,如果在哪个小镇,肯定就不是一回事儿了。

    “你每天给我家甜两个包子,不仅给你打掩护,柴火还随便用,怎么样?合适吧。”陈清风笑嘻嘻的,“另外,我可以去帮你进货。帮你分摊一点还要进货的风险。当然,如果你觉得不放心我,怕我贪你的肉或者钱,就自己来,我巴不得不干。”

    他主动提出分担一点活儿,完全是为了他们甜崽的早饭能够丰盛一点。

    做人家男人,就得想法子让媳妇儿吃得好!

    男人啊!苦!

    苏小麦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占用了人家的地方,又要人家打掩护,本来就不能抠门的什么也不给。

    再说,她还是很喜欢姜甜甜这个小姑娘的。

    对她来说,姜甜甜不过就是个小女孩儿罢了。

    她说:“我看行。”

    至于他要帮忙进货,苏小麦自然更高兴:“那进货的事儿,也麻烦你了。”

    陈清风:“不麻烦,我也是为了我们甜甜吃得好。”

    苏小麦笑了一下。

    莫名的觉得,这一对小情人儿,还真是挺般配的。

    “你对她蛮好的。”

    陈清风:“那是,我跟你说,我这人就是专情又痴情。我的媳妇儿,我不对着好,难道还对外人好?那才是个大蠢蛋呢。”

    陈清风洋洋得意。

    苏小麦:“……”

    你可别说了,你老娘在旁边儿呢。

    她偷偷扫了婆婆一样,结果,就见婆婆根本没听见,她正在发呆呢!

    陈大娘还没反应过来,这两个人都已经商量好了。

    她还沉浸在来回就得一毛钱的车费里呢。

    “这来回车钱也不少。”陈大娘喃喃自语,心疼极了。

    陈清风:“这钱是买安全的,您仔细想一想,多值得啊。”

    陈大娘呲牙:“……好吧。”

    虽然很想赚钱,但是也得小心为上。

    “那一旦卖的不好呢?这谎都撒出去了。”陈大娘念叨。

    陈清风:“那就说,那家的亲戚还是知道了,非要替班,把工作抢去了。毕竟嫂子是外人,敌不过自己的亲戚。”

    陈大娘:“……”

    她缓和一下,又问:“那么,如果说咱们干了一两个月,还想继续呢?”

    陈清风:“那就说,骨头裂了没养好,还得继续替班。”

    陈大娘:“……”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你这小兔崽子,你就给我说,你平时到底给我编了多少瞎话!”

    陈清风:委屈!!!

    他叫:“娘,我这可是真心的帮忙出主意啊!您咋能怀疑我呢!”

    陈大娘:“……我看你,就不是啥正经老实人。”

    陈清风:“我真是委屈上天了啊!啊啊啊!您可真能冤枉人!我委屈啊!”

    陈大娘:“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林辛言宗景灏全文〕〔皇叔宠妃悠着点〕〔快穿白莲花系统升〕〔掌欲诸美〕〔沈七夜林初雪〕〔重生之肥婆大翻身〕〔娇妻太美花样宠〕〔温暖的时光〕〔莫锋颜月荷〕〔极品系统在线捉妖〕〔一胎两宝总裁爹地〕〔岁月缱绻已无你〕〔大帝要回家〕〔洪荒我有百万亿功〕〔王爷,娘娘又有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