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718章 唯有一人(四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傅君庭等候许久,也没有见到枯叶出现。

    看着面前逐渐暗下来的天色,傅君庭不由得有些慌了。

    之前无论枯叶在做什么,只要得到他的召唤吧必然会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自己面前。

    然而今天,他等了近一个小时都不曾见到枯叶现身。

    傅君庭不由得脸上一沉,随即低声道:“莫非是母亲那边出了事情?”

    想到这点,傅君庭当即动作,朝着徐茜的院子走去。

    而就在傅君庭出现在徐茜院子的同时,就见得那几名平日里负责照顾徐茜的佣人由着院子里匆匆走出。

    抬眼看到傅君庭的一瞬,那几人皆是一愣,随即下意识的低下头。

    傅君庭看向他们,随即冷声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不去照顾夫人?”

    那几个人似乎猜到了傅君庭会发怒,当即站在原地并不说话。

    傅君庭见到几个人没有动作,当下也不想浪费时间,干脆朝着院子里走去。

    却是在傅君庭走到门前的瞬间,猛地瞥见房间里落下的道道苍白,猛地心上一紧。

    没有感觉到枯叶的任何气息,傅君庭几乎是跑着冲了进去。

    就在他踏入徐茜卧房的瞬间,瞥见的便是那躺在对面,已然冰冷的毫无温度的尸体。

    傅君庭走过去,随即俯身,半跪在徐茜的身前,颤抖着将盖在尸体的上白布扯下。

    “怎么回事?”傅君庭蓦地大喊一声,只是周围却是没有任何人可以给他解释。

    伴随着夜色渐入,猛然间一阵冷风袭来。

    傅倾辰握着法器的手微微一动,随即将手中那件已然毫无灵气的法器丢开。

    而就在傅倾辰丢开法器的同时,就见得一道满带着怒意的身影由着门外快步走来,眨眼间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傅倾辰不动,只是挑眉看着迈步走来的傅君庭。

    “怎么?这次打算光面正大的来杀我了么?”傅倾辰开口,故意那四个字加重。

    之前傅君庭竟然可以跟别人合作来对付他,那么他当然要回应他一些才能够让傅君庭长些教训。

    傅君庭眼中满是怒意,看向傅倾辰的当下,只觉得心中的怒意更是翻涌而出。

    他猛地上前,一双眸子冷眼扫过,面前之人,随即怒道:“你杀了那么多人还不够,一定要将傅家赶尽杀绝方才罢休么?”

    傅倾辰听言笑了笑,在他看来傅君庭问出的这些话实在是可笑的很。

    将傅家赶尽杀绝?呵……傅家人才不会死绝,最起码最后一定会留下他自己。

    唯有他傅倾辰一个人。

    傅君庭对上面前之人突然绽出的冷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在逆流一般,他猛地上前,动作间掌心之中已然多了一道符咒。

    自认为速度不慢的傅君庭此时快速出手,挥出符咒的速度俨然比之前快上一倍。

    只是就在他出手的一瞬,却见的对面的傅倾辰并没有动作。

    直到他的符咒将要靠近到傅倾辰的跟前,方才见得傅倾辰抬起手。

    掌心快速翻动的同时,一巴泛着寒光的长剑已然出现在了傅倾辰的手中。

    长剑冰冷,透着极致的寒意。

    紧接着长剑一挥,下一秒已然落到了傅君庭的颈上。

    带着寒意的剑刃贴着脖子上的血管,傅君庭觉得只要傅倾辰再稍稍向前一分,他一定会血溅当场。

    感觉到逼人的寒意,傅君庭突然有些发颤。

    不是畏惧,而是身体本能的想要逃走。

    傅君庭咬了咬牙,在他冲后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要么是他杀了傅倾辰,要么便是他被傅倾辰杀死在这里。

    “害怕了?”傅倾辰蓦地开口,手腕却是一动不动。

    傅君庭咬牙,听言却是蓦地冷哼一声。

    “我如果怕的话就不会过来。”

    管事再次出现在大殿的时候,却只见到傅倾辰一个人坐在那里。

    傅君庭的出现他是知道的,只是之前新主子并不允许他出现,所以才会放任傅君庭冲进来。

    而此时他除了新主子之外,再没有见到其他人的身影,这不得不让管事感到奇怪。

    难道他家主子将少主杀死后,直接连尸体都毁了?

    虽然管事觉得这样的结果最好,最起码他不需要再费事去收拾残局,处理尸体了。

    要知道最近傅家的丧事办了一场又一场,虽然之前都是低调进行,不过再这样下去,傅家的弟子说不定都要跑光了。

    管事上前,朝着四周打量过后,干脆站在原地等候吩咐。

    反正他不开口,面前这位也一定会吩咐他做事。

    看着管事走近来,傅倾辰这次却没有先开口,而是自顾自的拭着手中的长剑。

    几分钟,管事忍不住抬起头。

    半小时后,管事只觉得两条腿已然有些僵硬,抬起头的瞬间,却是仍旧见着自家新主子在摆弄着那把长剑。

    管事有些绝望了。

    猛地攥紧了手掌,管事最后还是决定冒死开口去问一下好了。

    不然的话,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要在这里站到天亮。

    管事抬起头,视线争辩对上傅倾辰的抬起的眉眼。

    然而就在管事看向傅倾辰吧的瞬间,却是忍不住一愣。

    方才走进来的时候,他并没有仔细去看,而现在视线落到自家新主子脸上的瞬间,这才发现,新主子脸上的清灰之气竟是已然消散了大半。

    此时脸色虽然仍旧带着病态,却丝毫不似之前那般狰狞恐怖。

    管事松了口气,开口问道:“主子您这次有什么吩咐?”

    傅倾辰闻声朝着管事瞥过一眼,随即嘴角扯开一抹弧度,“没事。”

    管事可以询问傅君庭的下落,因为知道问了也白问,那位新主子不想说的事情,任凭他怎么问也不会有结果。

    相反的,如果是他想要说的事情,即便是管事不开口,傅倾辰也一定会说出来。

    管事在一阵莫名其妙的情绪中由着大殿走出来。

    他站在门外,听得大殿之中蓦地传来一阵轻笑,忍不住揉了揉耳朵。

    ……

    景家。

    景老太爷在景璃离开后才见到景司慕跟顾浅浔出现在面前。

    老爷子下意识的朝着两个人身后看去,却并没有发现那道身影。

    察觉到自家爷爷的视线,景司慕蓦地一笑,“原潇她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一下。”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