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492章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陈升听言额上不由得渗出一层冷汗。

    谢家的事情表面上的很多的,但是他家少爷要的一定不是那些其他人就能够查到的东西。

    至于那些私密的消息,饶是他们出手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行。

    陈升回过神,正对上自家少爷的一双冷眼,当即应声道:“谢家的资料还在查,不过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够交到少爷手上。”

    陈升有信心,可以很快的完成自家少爷交代任务。

    容韶看着陈升一脸自信,难得的没有打击他的自信心。

    平城的事情可以说是处理的很是顺利,之前揪出的那两个叛徒虽然并没有探出太多的消息,不过却很好的起到了威慑的作用。

    容韶相信,最起码近期内容家内部不用担心新的叛徒出现。

    收起手机,容韶随即站起身,他最近一直忙着盟会跟容家生意的上的事情,倒是忽略了容家内部的一些事情。

    容翰一家子安静了这么久,似乎也是时候该有所动作了。

    站起身,容韶当即朝着容盛的书房走去。

    而陈升见此这还是小心的跟在身后。

    他家少爷要做什么,他只要负责跟着就好,至于结果……他家少爷从未失手过。

    ……

    书房里。

    彼时容盛正在闭目养神。

    李茂敲门走近,随即站到容盛身侧轻声道:“少爷他在门外,可是要请他进来?”

    猛地回神,容盛自然知道李茂口中的那个少爷指的是谁,在这容家当中,能够让李茂直接称呼为少爷的也就只有容韶一个了。

    “让他进来吧。”容盛揉了揉眉心,他跟容韶也有段日子没有说过话了。

    眼下正是时候,有些事情他确实需要跟那个小子好好的说一说。

    容韶走进去的时候,见到的便是坐在一旁正端着茶杯的容盛。

    多日不见,老爷子的气色依旧,正是眉眼之中似乎有着几分阴沉。

    容韶并不认为容盛这样的脸色是因为自己,相反的他觉得自己的出现反而能够让容盛容老爷子的心情变得不错。

    “爷爷。”容韶走过去,随即开口。

    听到容韶的声音传来,容盛则是蓦地将手里的杯子落下来。

    他抬起头朝着容韶看去,随即点头应声,“来找我有事?”

    容韶走过去,随即坐下来,一双幽深的眸子由着对面扫过,随即笑道:“不过是许久没有跟您聊天了,甚是想念。”

    “想我?你这小子当真以为我那么好骗,你会想我?呵……”

    容盛冷哼一声,容韶这小子的心思他还能不动,什么想念他,分明就是打算来他这里探口风来了。

    如果他松口的话,这小子绝对是要打算对自己叔叔下手了。

    容韶挑眉一笑,他就知道自家老爷子知道他的意思。

    只是既然已经清楚了,那么何必还要装作不知道,不如直接挑开了说好了。

    “二叔那边最近倒是安分了许多。”容韶开口,似乎不打算转弯抹角了。

    容盛听言当即瞪了容韶一眼,“你小子是准备打自家叔叔的注意了?我提醒你,只要我这把老骨头还在,你就收起自己的那些心思,除非容翰真的做了什么,否则的话别先动他。”

    容盛态度坚决,容翰如何,那也是他的儿子,他的身边现在只剩下容翰这么一个儿子了,若是可以的话,他希望容翰可以就那么安稳的后活下去。

    “您没必要动怒,我不过是问一下罢了。”容韶仍旧轻笑,只是眼神明秀安要比之前更冷一些。

    容盛哪里会不知道容韶的心思,只是这个孙子的本事太大,以至于连他都没办控制,如果放任他下去的话,恐怕会连他这个爷爷都……

    容盛想着这些,恍然间想起以前的事情。

    之前他那个小儿子出错的时候,容韶当着自己的面就敢下命令让手下的那帮人对自己的亲叔叔下手,而现在容翰那边的事情只要容韶想的话他就一定能下得去手。

    暗暗抹了把冷汗。

    容盛对容韶这个孙子很是看中,只是即便是再看中,也不能不顾他这个老爷子的威严。

    “容韶,你二叔的事情,不要处理的太过,毕竟我身边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在。”容盛知道跟容韶强硬绝对得不到好处,与其跟这个孙子硬碰硬,不如换个策略。

    容韶轻笑,他家老爷子这是在跟他打亲情牌。

    知道他一定会顾及着老爷子,所以打算这样为容翰求情?

    若是陈升听到容盛的这番话的话,一定会暗笑老爷子想的太过简单。

    他家少爷绝对不是那种会受人威胁的人,更加不会因为老爷子您发几句软话就改变主意。

    “不要只知道笑,我以前怎么没见到你这么爱笑,还有我刚才说的话一定要听进去。”容盛只觉得看到容韶脸上笑意的瞬间就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他这个孙子太出色,太有主见,以至于从小就脱离他的掌控,让他完全没有办法看透他。

    容韶应了一声,随即又听着容盛说了些有的没的后便是退了出来。

    等到容韶由着书房走出来,陈升早已经等在了门外。

    容韶朝着陈升看过一眼,就见得陈升上前,“二爷那边最近的消息都在这里,虽然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动作,不过这种事情只要有心的话,就一定会留下把柄。”

    接过陈升递过来的东西,容韶只是简单的翻看几眼,随即直接朝着楼下走去。

    ……

    京城傅家。

    傅君庭站在徐茜门前,脸色有些难看。

    他一早就被叫了过来,只是连门都没能进去。

    房间里,隐约的传来一阵窸窣的声响。

    傅君庭以为自己母亲终于肯开口了,许是出来见他亦或是同意他进去说话。

    然而傅君庭显然想多了,伴随着那阵窸窣的声响落下,面前的房门仍旧没有打开。

    佣人从一旁走出来,正对上站在院子里的傅君庭。

    “母亲她在做什么?”傅君庭的视线看过去,随即问道。

    那人听言先是一愣,随即放低了声音懂啊:“夫人正在休息。”

    “休息……呵。”傅君庭冷笑一声,他的母亲将他叫过来,却是连面都不肯见他一面,就这么让他傻站在院子里,还真是有意思。

    那佣人明显从傅君庭的脸上瞥见了一抹冷意,她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似乎生怕面前之人突然动怒而波及到自己。

    傅君庭没有发火,他只是在原地继续站了一会。

    几分钟后,傅君庭朝着面前房门的方向冷冷的扫过一眼,随即猛地一挥自己的那宽大的袖袍,转身朝着身后走去。

    而就在他转身的一瞬,却听得身后似有房门开启的声音。

    “过来吧。”徐茜站在门口,脸上有些泛白,看起来更像是没有休息好。

    傅君庭闻声拧眉,他想要继续向前,就这么离开这里。

    去他的礼义孝道,都特么的是狗屁!

    他遇到了这样的母亲,她何曾真的将他当做亲儿子来看待?她的眼里只有傅雅,可是傅雅那丫头作死,她已经死了。

    想到傅雅,傅君庭不由得嘴角一抽,他很感谢那个原潇杀了傅雅,只是他的父亲……

    傅君庭猛地攥紧了手掌,子啊停下身的同时,则是缓缓地转过身,朝着身后走了回去。

    傅君庭回身间,正对上徐茜一张苍白的脸,只是那张脸色虽然苍白,却是仍旧一如印象当中的那般冰冷。

    脸色不由得一沉,傅君庭暗暗冷笑,却还是走了过去。

    “母亲。”傅君庭开口,傅家的礼数不能废。

    徐茜抬眼朝着傅君庭打量过去,当她瞥见傅君庭那一张阴沉的眉眼时,随即冷笑一声,“因为让你等在门外所以不开心?”

    “不敢。”傅君庭应声,脸上的神情已然恢复平日里的淡漠恭顺。

    “进来吧。”徐茜今天的精神状态似乎十分不好,只是简单的几句话的功夫,就见得她的额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冷汗。

    只是这一点傅君庭并没有注意到。

    他只是在自己母亲的脸上看过一眼后便是不再看向她,以至于他的印象只停留在那一张苍白且冰冷的脸上。

    傅君庭跟随徐茜走进去,随即落座。

    徐茜许是真的有些虚弱,她坐下来的瞬间半个身体都扶靠在椅背上,只是脸上的神情仍旧维持着那一抹冰冷。

    “枯叶离开几天了?”坐下来,徐茜率先开口问道。

    傅君庭闻声皱眉,随即道:“差不多四天了。”

    送枯叶过去的两个人一直没有回来,傅君庭觉得那两个人恐怕再也无法回来了,枯叶的野性已经被发掘出来,他现在甚至于可以凭自己的意志去寻找猎物。

    也正是因为这点,他才放心将他放出去,去对付原潇。

    徐茜闻声却是轻轻挑眉,“四天了还没有消息传回来么?”

    “我打算今天再派人去滇城,如果枯叶成功的话,他们一定可以找到他并且将他带回来。”傅君庭相信,依照枯叶的能力一定可以解决掉那个原潇,哪怕她是再厉害的灵师,对上枯叶这样的邪物也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

    傅君庭想着,眼底顿时闪过一抹笑意,他相信这次一定可以除掉原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