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474章 命不久矣,问个事情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焚的脸上闪过一抹恼怒,他自然知道败在这样的小丫头手下十分丢脸。

    只是摸着自己只剩下半边的脸,焚突然一笑,丢脸又怎么样,它的脸不是已经丢了一半了不是么?

    原潇的视线由着君舷跟焚的脸上扫过,刚才她已经在门外将屋子里的谈话听了个清楚。

    相比于君泽的似懂非懂,原潇却是已经将事情理顺清楚。

    所谓的续命,不过是要用自己至亲身上的东西来交换罢了。

    而这样得到的寿命的同时则是以自己的灵魂作为代价,每‘续命’一次,其灵魂就会被吞噬一部分。

    愚蠢么?原潇挑眉,

    在欲念面前,没有所谓的愚不愚蠢。

    也许在她看来愚蠢至极的事情,对于别人来说却是迫切需要的。

    君舷要的就是继续活下去,所以他不惜牺牲掉自己的至亲也要换得自己活着。

    只是这种牺牲别人的方式,原潇不敢苟同。

    她抬眼朝着君舷的脸上扫过一眼,只是一眼就瞥见君舷额上泛起的黑气,这足以说明他活不了多久了。

    焚看到原潇出现的瞬间,手心竟是蓦地渗出一层冷汗。

    饶是如此它还是保持着冷笑,看向原潇。

    在它看来面前的这个小姑娘绝对是要比任何人都要该死的,她不仅跌了它的颜面,还伤了它的半张脸,要知道它若是想要将这半张脸修补好的需要多么久!

    它冷冷的看着原潇,似乎在寻找一个恰当的时机,争取一击就将面前的小姑娘给解决掉。

    与此同时,被提到门前的君泽,一张脸色却是越发的阴沉起来。

    他看着出现在屋子里的原潇,当即就要上前。

    在他看来,无论原潇的本事有多大,此时都不是他应该自顾自的逃开的时候。

    房门洞开,阵阵冷风由着门外袭来。

    原潇站定原地,突然朝着对面的君舷看过去。

    对上原潇冰冷的眼神,君舷只觉得一股寒意袭来,他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回过神的当下却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的眼神所震慑到!

    君舷忍不住咳出声,却还是故作镇定的看向原潇道:“你想要做什么?”只要不是来干扰他的事情的话,他完全可以不去跟她计较。

    原潇轻笑,她来的目的?

    很简单,本来是为了问出她外公的消息的,不过现在似乎要多一件了。

    她回身朝着已经向着自己走近过来的君泽看了看,随即冷笑:“很简单,问个事情,顺便带他离开这里。”

    指了指身后的君泽。

    而就在原潇话落的同时,那站在原潇身后正朝着她靠近的君泽却是蓦地眼神一动。

    是为了他来的?

    原潇想要带走君泽,倒不是因为什么私人感情,只不过是恰巧被她遇上,而且这个时候留他在这里,下场无非只有一个,那就是利用过后再动手杀了。

    至于为什么会杀他,原潇则是淡漠一笑。

    刚才就在她进来的瞬间,她已经明显的从那只阴邪的眼中看到了杀机。

    它想要杀了君泽,那种杀意甚至于超过了阴邪见到她之后产生的怒意。

    “你不能带走君泽,至于你想要问什么事情,如果我知道的话倒是可以告诉你。”君舷看着焚的模样,就知道此时的他们根本在面前的小姑娘手里得不到好处。

    如果可以将这件事情抵过话绝对是个好的选择。

    然而原潇听言却是回应该君舷一抹冷笑。

    原潇抬起手,掌心快速移动,眨眼间一道金符挥出,便是朝着焚的身上落下。

    本来正打算着找准时机出手的焚,猛然间竟是见到一道金符落下,顿时慌了手脚。

    它的身上本就带着伤,哪怕之前已经休养了一些时候,却也远不如从前。

    更何况它本来就不是面前那丫头的对手,此时再遇上……

    焚只觉得半个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冷汗,然而它知道此时绝对不能慌,如果它稳不住阵脚的话。

    ‘啪’。

    半空上蓦地传来一声,就在金符落下的瞬间,也不知是从哪里突然升起一道寒光,正对上原潇挥出的金符。

    半空中,只见的两色光芒猛地撞击在一起,下一秒却是如同浸入水中的火焰一般,顷刻间便是消失不见。

    原潇挑眉朝着那光芒闪出的方向看去,却没有发现任何的气息靠近。

    哪里来的符气?

    原潇察觉不出,却仍旧有些不甘心。

    与此同时,驭尸铃的声音则是由着耳边传来。

    它声音略带疑惑,许是想了好一会才道:“那符咒不像是附近的人挥出,反而像是之前就留在这里的。”

    听到驭尸铃这么一说,原潇当即也不啰嗦,她不管是不是有人在可以帮着那只阴邪跟君舷,她今天的目的都要达到才行。

    收回手,原潇已经再次出手。

    只是就在原潇方才出神的瞬间,本是站在原潇对面的焚却是突然脚下一转,一个闪身便是朝着君泽的方向而去。

    哪怕是要死,他也得拉上一个垫背的才行。

    君舷那个老东西早就该死了,自然是不够本的。

    君泽本是向着原潇靠近,哪里知道焚竟然会突然间将目标转向自己,此时见到那阴邪朝着自己靠近,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慌乱。

    原潇此时虽然距离君泽不远,不过却还是有些距离,就在她看到焚朝着君泽靠近的一瞬,抬手间便是挥出一道符咒。

    只是就在原潇出手的同时,焚的速度却是猛地加快了许多。

    就在符咒落下的同时,焚的手已经落在了君泽的肩上。

    原潇看过去,眼神一动,还好是肩而不是脖子。

    她相信,如果此时那阴邪的手直接落在君泽的脖子上的话,君泽一定会直接被他掐死在当场。

    对于那阴邪来说他已经没有退路,自然不会在乎在临死之前再拖上一两个垫背的,而且如果那个垫背是君泽的话简直不能更好。

    君泽猛地被按住肩膀,本能的想要挣脱,只是等到他动作,才发现那只按在自己肩头的手力气大的让他无法挣脱。

    君泽脸色发沉,之前老爷子按着他的肩膀时,他就没能挣脱,此时这只阴邪按着他,他同样也没有办法挣脱……这种感觉还真是让人抓狂。

    第一次抓狂的君泽,眼看着那只手就那么重重的落在自己的肩上,好似下一秒就会伸出无根利爪直接将他的肩膀贯穿一般。

    他倒是没有畏惧,只觉得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

    他不是一个胜负欲十分强烈的人,只是此时在原潇面前他本能的想要显露出强大的一面来。

    然而现实却十分残酷的将他打了个措手不及。

    焚此时靠近到君泽面前,那只按在他肩膀上的手越发的用力。

    它想要就这样一抓将君泽杀死,并且放****的血,只是它知道自己如果这个时候处所的话,绝对算不上最好的时机。

    如果有可以让它全身而退的机会的话,它还没有傻到会放弃机会,选择跟这君家人同归于尽。

    说到底,它此时无法赢过原潇,却又不甘心就这样被杀罢了。

    只是就在焚纠结的时候,原潇却是动了。

    她忽略掉君泽脸上的不甘跟透出的些许尴尬。

    一个快步上前。

    就在原潇靠近到焚的同时,手中竟是已然多出了一把匕首。

    天枭出现的瞬间,一道森然的冷光夹杂着意思煞气顿时袭来。

    焚看着那熟悉的匕首,只觉得剩下的半张脸在隐隐作痛。

    之前就是因为这把匕首将它的脸斩成两半。

    而此时在见到这把匕首,焚只觉得内里怒意翻涌的同时,竟是下意识的生出了几分畏惧。

    畏惧那匕首之上的气息,畏惧那个握着匕首的人。

    焚觉得,自己作为阴邪竟然沦落到了这样的地步也实在是出奇。

    只是现实则告诉它,没有办法,事实已经变成了这样,它不想接受都不行。

    焚看着那匕首靠近自己的瞬间,按着君泽的手猛地就是一个用力。

    君泽只觉得肩膀上一阵剧痛下来,却是在下一秒身子一晃,整个人已经朝着对面的方向跌了过去。

    好在君泽反应及时,没有就此摔倒在地上,只是肩膀上传来的痛意却在提醒着他,他受伤了!

    就在君泽被推开的同时,原潇握着天枭的手已经来到而焚的面前。

    她单手握着匕首,只见的而一到寒光由着面前一闪而过,焚的那只之前按着君泽肩膀的手已经被斩断掉落在地上。

    伴随着那只手臂落地,一条腿则是已经落到了它的心口。

    原潇一脚将焚踢倒在地上,此时单说握着天枭,另一只手则是快速虚空画出一道符咒来。

    “现在可以来回答我的问题了,几天前那个来过这里的老者去了哪里?”看到面前这只阴邪的瞬间,原潇就已经打消了沈老爷子被他们控制住的想法。

    她外公的实力远在她之上,这种连她都可以轻松解决掉的阴邪,更何况是她外公了。

    完全不是对手。

    原潇冷笑一声,只等着脚下的阴邪反应。

    焚似乎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容易就被制服,然而眼下的情况就是如此,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看着头顶上方俯视着自己的少女,焚的眼神蓦地阴沉一片。

    之前那个出手救了它一次的人呢?为什么不再出手了?难道真的要看它死在这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