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472章 简直不能更介意(二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君泽点头答应,几分钟后就已经出现在了君舷所住的院子外。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君泽猛的眼神一动,突然回过神。

    他朝着四下看去,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变得阴冷了许多。

    吸了口气,等到君泽回身去找那名领路的佣人时,却发现那人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没有了踪影。

    君泽拧眉,他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他的意识在告诉他要离开这里,只是双腿却好似被控制住了似的,完全不听他的使唤。

    就在君泽在院门前挣扎着想要离开的同时,面前紧闭着的院门却是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君泽看着突然开启的大门,脸上的神情显然没有之前那么从容淡定。

    ……

    君泽记得自己上次见到自己的爷爷还是在十年之前。

    那时候他不过十几岁的年纪,见到面前这位老者的时候,只觉得老人的身上无不透着一股子冰冷之气。

    而十年后,当他再次见到自己的爷爷时,眸光却是忍不住一沉。

    十年了,面前的老人似乎完全没有任何的变化。

    那一张虽然不再年轻却并没有再继续变老的脸,简直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探个究竟。

    君舷看着君泽神色的变化,面上的笑意则是越发浓了几分。

    他淡定的朝着君泽招了招手,“难得你过来,坐过来跟爷爷说会话。”

    君泽没有反驳,他迈步朝着君舷走了过去。

    直到在君舷身旁坐下来,君泽脸上的神情仍旧是淡漠的。

    君泽跟君舷这祖孙两个并不亲近,试想一个二十几年都没有见过几次的亲人出现在面前,任凭是谁都不可能太过亲近。

    此时君泽坐下来,脑中则是回想着之前的事情。

    据说他这个爷爷在十年前突然病重,家里甚至于已经做好了安排葬礼的准备。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老爷子活不过几天的时候,君舷竟是在某一天突然推开房门自动的走了出来。

    据说这件事当初吓坏了那些在宅子里佣人,甚至于有人被吓得第二天就死了。

    这些事情君泽不过只是听听而已,至于其中到底有多少真实……

    “怎么,在想什么?”君舷开口,与此同时一只手臂更是直接朝着君泽的肩膀伸了过去。

    君泽猛地回神,紧接着朝着君舷暗暗露出几分防备来。

    君舷的手还举在半空,而没等着他落下,就见得君泽将身子朝着一旁侧了侧。

    “没什么,只是觉得十年不见,爷爷的样子似乎完全没有改变。”君泽说着眼神一动,又问:“爷爷近来身体如何?”

    君舷看着孙子的脸,突然觉得这个孙子似乎真的长大了,完全没有小时候那种感觉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颌,笑道:“爷爷年纪大了,再变还能变到哪去,倒是你这小子变化大了很多。”看起来越发的精明不好控制了。

    君泽不知道对面的老爷子已经开始打起了他的主意。

    他只是下意识的而觉得这里不安全,以至于想要尽快的离开这里。

    “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爷爷休息了。”君泽说着站起身。

    他十分不想再继续待在这里,他觉得如果再待下去的话保不齐真的会出现什么问题。

    ……

    因为少了王管家这个眼线。

    等到林潼知道君舷将君泽叫过去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

    本来还在君家私宅的林潼当即直奔出来,朝着古宅的方向而来。

    “君泽那孩子……我之前便是叮嘱过他不能跟那边走得太近的么!”林潼有些着急,她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司机开快些,务必要用最快的时间赶过去。

    与此同时。

    古宅之中。

    原潇已经打听到了一些关于君舷君老爷子的事情。

    她坐在椅子上,手中则是握着天枭。

    “准备一下,我们现在就去拜访一下君家的那位老爷子好了。”原潇说着挑眉,眼底更是闪过一抹深意。

    驭尸铃听言自然没什么好反驳的。

    它不是齐胤那个笨蛋,胆子小的好似鸵鸟。

    不管原潇什么时候动作,它都完全没有压力。

    只是就在原潇准备出门的同时,却是正瞥见站在门口的齐胤。

    齐胤见到原潇开门,当即朝着原潇一笑,随即向后退开一步道:“这个……不介意带上鄙人吧?”

    驭尸铃语气轻蔑,“介意,简直不能更介意了,别带着他,会坏事的。”

    原潇听言视线一转,重新落到齐胤身上。

    齐胤竟然会主动说要自己带上他?原潇觉得不管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奇怪。

    只是当原潇的视线扫过齐胤的时候,却见得面前的齐胤完全是一脸认真坚定的模样。

    他要跟原潇一起,这是已经决定好的事情了。

    齐胤心里想着,面上的神情则是越发的认真。

    难得竟然能够从齐胤的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原潇只觉得有些奇怪,“你确定?”

    “确定。”齐胤回答的坚定。

    “那走吧,不过要小心。”她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及时的出手救人,如果齐胤真的出了什么意外的话……

    原潇蓦地皱眉,这样的事情最好不要发生。

    齐胤难得十分配合,他当即应声,随即笑着跟在原潇身后朝着走去。

    ……

    君泽说着就要起身。

    然而就在他站起身的同时,却见到一旁的君舷猛地脸色一沉。

    不等着君泽动作,就见得君舷的手猛地按在了君泽的肩头。

    “我已经休息的够多了,难得你过来,不如陪我再坐会儿。”君舷说着那只按着君泽的手则是蓦地发力。

    君泽觉得自己在体术方面算不得弱,此时却发觉自己竟然没有办法从一名老者的手底下站起来。

    这让君泽郁闷的同时,越发的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爷爷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眼看着离开无望,君泽倒也不着急了。

    他稳稳的坐下来,这才向着君舷问道。

    别问他为什么要这么问,总之他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君舷对他没有杀意,言语跟眼神之中却透着几分算计,这样的感觉让君泽不舒服的同时却暂时让他安心下来。

    既然没有杀意,他就可以慢慢与之周旋。

    君舷听到君泽这么说,一张略显苍老的脸上的笑意蓦地收敛了许多。

    随即就见得他松开按着君泽的手臂,开口道:“王管家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

    君泽听言点头,王管家的事情现在整座宅子里还有谁是不知道的。

    只是他爷爷为什么要这么问?难道王管家的事情跟他有关?

    这么一想,君泽顿时神色一冷。

    如果真的是他所想的那样的话,那么这座宅子里最大的问题恐怕就是他这位爷爷了。

    君泽想要否定自己的这个想法,然而越是想要否定这些,脑海中就越是闪过之前的种种,包括哪些奇怪的让他也不愿相信的传闻。

    “那你知道是什么人将他吊在树上,又是什么人将那些东西丢在院子里的?”君舷继续问道。

    这次君泽没有点头,他只是挑眉朝着身侧的君舷看了看,“爷爷知道是什么人动的手?”

    “我不知道,却希望你能够去查清楚,毕竟这件事情事关君家,我倒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敢在君家的地盘上撒野。”

    君舷说着横眉一扫,方才显出一家之主的风范来。

    而君泽听言却略有些心不在焉。

    今早的事情显然是外人做的,只是到底是什么人下的手他却不知道了。

    只是眼下最让他在意的却不是这些,而是方才君舷说的话。

    那样的神情跟语气让他隐约觉得面前的老爷子最为关心的不是到底是什么人杀了王管家跟那具尸体的主人。

    “爷爷不好奇是谁杀了王管家?”君泽将将身子朝着身后的椅背上靠了靠,他刚才太过紧张,以至于背后有些僵。

    君舷见此脸上的笑却是蓦地又挂在了脸上。

    “他办砸了事情理应是这样的结局,我现在想要知道的是那件事情是谁做的,你只管帮我去查这些就行了。”

    君舷已经这么说了,君泽若是再猜不出其中的问题的话,那么他当真就是真的白活了。

    然而饶是如此,君泽也没有立即答应下来。

    他有自己的考量,哪怕面前这位是他的亲爷爷,有些事情也不能冒然应下,谁知道其中到底有没有其他的问题?

    君舷本以为自己提出这样简单的要求,君泽一定会满口答应下来。

    只是不想君泽竟是这般不干脆,害的他刚才白松了口气。

    “你这是不应?”君舷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就要耗尽,他做出这样一副慈爱的模样来对着这个并不亲近的孙子,为的不就是君家的安宁。

    而偏偏这个孙子是个不懂事的,如果惹怒了他,当心他不念亲情,直接拿他下手。

    君泽显然也从君舷的眼中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情绪,那种带着些许杀意的感觉袭来,君泽则是下意识的挺直了脊背。

    “这件事情君泽自然回去查,不过再次之前,您难道不打算解释一下王管家的事情么?”为什么王管家会带着装着碎尸的袋子,那袋子了面的人又是谁?

    “你这孩子……”君舷拧眉,这小子当真是越发的不听话了。

    “我就说了,不要跟他那么客气,不如干脆处理了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