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460章 君泽归来,古宅凶煞(二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滇城。

    君家私宅。

    林潼回来的时候,抬眼就见得一辆熟悉的车子停在门前。

    她朝着那车子看了一眼,随即朝着迎上来的佣人道:“少爷回来了?”

    佣人闻声点头,脸上的表情则是带着几分纠结。

    那样子就像是在惧怕着什么似的。

    林潼似乎早已经习惯了君家的这种环境,她朝着那佣人摆了摆手,随即向前走去。

    等到林潼走近去,耳边陡然便是传来一阵摔打声。

    那声音刺耳,带着十足的怒意,期间掺杂着阵阵的叫骂声,只是那声音比起摔打的声音来则是显得虚弱很多。

    林潼站在客厅里,沉着脸听着楼上传来的声音,随即将自己的外套递给跟上来的佣人。

    “先生又在发脾气?”

    佣人听言,接过外套的手猛地一颤,好一会才点头道:“已经闹了一个多小时了,我们没办法靠近,所以……”

    “我去处理吧。”林潼说着,嘴角蓦地泛起一抹笑意。

    话落当下,就见得她迈开步子朝着楼上走去。

    而与此同时,就听得楼上的摔打声越发的激烈起来。

    林潼走上楼,随即轻轻的推开君承的房门。

    房门没有上锁,不过君家的佣人却不敢轻易的靠近,因为他们都晓得君承的脾气,自然不敢靠近过去给自己找虐。

    林潼面上的表情毫无变化,却是在推开门的瞬间深吸了口气。

    房门开启,顿时露出瘫坐在地上的一抹消瘦身影。

    君承瘫着一双腿坐在地上,此时整个房间的地面上皆是碎落碎裂的东西。

    房间里,所有君承触碰得到且拿得动的,此时都被狠狠地丢在了地上。

    君承在听到开门声的瞬间,手中正握着一只巴掌大小的杯子。

    那只杯子是林潼在很多年前送给他的,据说是林潼亲手做的,因此他一直保存的很好。

    此时看着手里的杯子,君承突然顿住了。

    而就在他顿住的同时,就见得林潼已经由着门外走了进来。

    她俯身站在君承面前,随即朝着他伸出手,“儿子今天刚回来,你发这么大脾气做什么?”

    林潼说着伸出的手已经拉住君承的手,紧接着就见得她竟是突然间俯下身去将君承从地上抱了起来。

    君承虽然瘦弱,却到底还是个成年男人,没想到林潼竟好似早已经习惯了似的,轻松的便是将人抱回到了床上。

    伸手帮君承整理了衣服跟被子后,林潼这才注意到那只被君臣握在手里的杯子。

    她伸出手想要将那只杯子拿过来放好,却是被君承一下子躲开。

    “我知道那个小子回来了,只是我这副样子怎么见他?”

    君承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无助,他并不讨厌那个儿子,相反的他十分看重他,只是自从他变成了这样之后,则是不愿意让儿子见到自己这幅样子。

    林潼朝着君承看了一眼,随即直接蹲坐在床前,“阿泽跟我都在想办法,一定能够治好你的。”

    君承听言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沉默过后,君承这才挑了挑眉,朝着林潼看去道:“老头子还固执的不肯从那宅子里搬出来?”

    “老爷子执拗的很,我已经说过许多次了,不过他似乎一直舍不得那里。”林潼皱眉,事情一多,有时候她也不想去管了。

    “之前不是请了大师过来,没用?”君承这几年虽然一直在家里养着,不过君家的事情他还是都清楚的。

    “那位姓沈的大师,在来到这里的第二天就失踪了。”说到这件事情,林潼的语气一沉,紧接着就见得她眉眼一动,倒是不知道沈大师那两个所谓的‘弟子’怎么样。

    君承听言当即叹了口气,“那个宅子太凶,如果不是那里的话,我也不会……”

    看着自己一双残废的双腿,君承下意识的咬了咬牙。

    神经疾病?屁!

    他这分明是撞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虽然君承心里清楚,不过饶是他请了再多的术士来,皆是一个结果,那就是根本就没有结果。

    林潼显然不想让君承想的而太多,她伸出手覆上了君承瘦弱的手掌,“老爷子的事情再慢慢来,我先去看看阿泽,难得他回来一次。”

    君承没有再说什么,自从变成这样之后,他似乎只有在妻子面前才能收敛住脾气。

    ……

    林潼由着房间里走出来,抬眼间就瞥见楼梯的转角处,站定的一抹身影。

    她快步走过去,随即朝着那身影的主人一笑,脸上的笑意柔和,俨然一副慈母范儿。

    “这次回来能待多久?”林潼说着,手已经伸出去准确的落在了面前之人的肩上。

    君泽迎上自己母亲的一张笑脸,脸上也随之露出一抹笑意作为回应。

    “这次许是能多待上一段时间。”

    并没有穿着之前总是穿在身上的那种古服长袍,今日的君泽穿着一身浅灰色的低调运用装,看起来竟是多了几分同龄人该有的活力。

    “看来你有所收获。”林潼说着,眼底笑意收敛,那只落在君泽肩头的手却是没有移开的意思。

    君泽朝着林潼看过去,顿了顿才道:“爸他刚才又在发火?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林潼听言眼角一跳,她能说是以为君泽回来了,导致君承觉得自己那副样子不配见儿子所以才会故意发火,借此不让君泽过去看他?

    林潼觉得这种话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是老爷子的事情。”林潼皱眉,说话间直接将落在君泽肩上的手收了回去。

    “老爷子还是不肯从宅子里搬出来?”君泽挑眉,他那个爷爷,倒是执拗的很。

    林潼点头,说起君家那位老爷子的瞬间,眼底闪过一抹莫名的冷意。

    君泽下意识的不去在意从母亲眼中瞥见的那抹寒意,他只是转身朝着客厅指了指道:“很久没有跟母亲聊天了。”

    林潼听言点头,随即朝着楼下客厅的方向走了过去。

    ……

    夜色渐浓,寒风渐起。

    君家古宅。

    原潇跟齐胤两个一前一后的朝着对面屋子的方向走去,只是就在走到门前的瞬间,齐胤猛地竟是打了个喷嚏。

    原潇没有回头,她只是拧眉问道:“趁着还没走进去,你还有机会反悔。”

    齐胤知道一旦走进去,如果这里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就代表着再想要走出来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暗暗咬了咬牙,齐胤想了想才道:“小爷是那种临阵脱逃,到了门前才怂的人么?快点进去,小爷倒要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原潇听着齐胤开口,已经懒得去拆穿他,当下只是点了点头,随即便是伸出手朝着面前那古旧的房门推了上去。

    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响声传来,面前的房门已经被原潇由着门外推开。

    此时已经入夜,因此下房间里皆是昏暗一片。

    原潇下一步迈步走进去,与此同时却是感到身后的衣角好似什么蓦地拉住。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齐胤情急之下拉住了她,原潇呼出口气,当下并没有挣脱。

    拉着就拉着好了,不然如果待会出事的话也不方便救他。

    屋子从外面看起来并不算大,不过当原潇走进去的瞬间,却又觉得这里竟是比她想象的要宽敞许多。

    看着房间里的摆设,原潇就知道这里并不是卧房。

    不需要而已的去仔细观察,按照原潇此时的目力已然能够轻松的将周围看个清楚。

    此时她的视线一转,由着面前的一闪屏风上移开,转而罗到旁边的一拍博古架上。

    在走进来的瞬间,原潇就已经察觉了一阵浓重的阴煞之气袭来。

    只是那阴煞之气传来的方向却让她有些拿捏不准。

    那感觉就好似是同一股煞气被分散开,随即由着四面八方一起袭来一样,

    一时间竟是让人分辨不清到底是从哪个方向传出来的。

    快速的朝着四周打量了一圈,原潇最后将视线定格在身侧的博古架上。

    她迈开步子向前走去,因为要顾及着身后的齐胤,所以她走路的速度明显放缓了许多,连同步子都没有迈的很大。

    果然,就在原潇向前移动的同时,那只拉着她衣角的手蓦地紧了几分。

    原潇淡定的向前走过去,与此同时开始打量起面前的博古架来。

    面前的博古架足足占据了一整面墙的位置。

    只是上面摆放着的东西却并不多。

    原潇的视线落到角落里的一只造型怪异的瓷瓶上,紧接着便是小心的伸出手朝着那瓶子上落了下去。

    只是,就在原潇的手将要接触那瓷瓶的瞬间,猛然间竟是感到身后那只拉着她的手陡然一紧。

    原潇只觉得背后一紧,只觉得自己的衣服就要被人从身后扯下去了。

    她蓦地皱眉,却没有回头。

    她在院子里设下了符阵,那符阵的气息与她相连,她如果贸然回头的话就会牵连到院子里的符阵减弱。

    原潇看着面前的博古架,视线则是落在刚才想要触碰的那只瓶子上。

    片刻之后,原潇蓦地轻笑出声,随即就听得她道:“再不松开我的话,当心我毁了那只瓶子,让你从此没有安身之所!”

    原潇的语气一冷,就在她话落当下,那只紧紧拉着她衣角的手猛地就是一松。

    只觉得一股寒意由着背后升起,原潇挑眉一笑,就在那只手松开的瞬间,原潇的手中已然快速挥出一道金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