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455章 怕什么?逼不得已(三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傅家大殿。

    本是肃穆庄严之地,此时竟是平添了几分凄冷。

    傅君庭迈步走进,抬眼间,就见得一道黑影端坐在上首。

    “您又有什么吩咐?”傅君庭走近,连同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有些有气无力。

    傅倾辰这两天本就心情不好,此时见到傅君庭竟然一脸颓废样的出现在自己面前,顿时脸色一沉。

    没等到傅君庭反应,就见得傅倾辰抬手间便是一掌挥出,直接朝着傅君庭的脸上落了下去。

    猝不及防间便是一巴掌落下来,饶是傅君庭在进来之前已经做好了些许准备,此时还是被傅倾辰的一掌打中。

    身子下意识的向后退去,连带着脸上的痛意也随之传来。

    傅君庭猛地皱眉,却只能按住自己那张显然已经肿起来的脸无奈咬牙。

    “倒是有长进,这次竟然没有急着还嘴。”坐上,傅倾辰见此点了点头。

    刚才虽然是带着怒意,不过却有几分想要试探傅君庭心性的意思在里面。

    傅君庭按着胀痛的半张脸,此时看向坐上的傅倾辰的同时,眼底则是闪过一丝冷意。

    长进?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将他当做出气筒?

    傅君庭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一声,傅家的人一个两个都是这样,皆是将他当做发泄情绪的对象。

    他做错了什么?

    就因为他是傅家的子孙?

    傅君庭眼中冷意翻涌,显然也落入了傅倾辰的眼中。

    高坐上,傅倾辰蓦地朝着傅君庭看过去,当他瞥见面前之人那眼中一闪而过的恨意时,忍不住便是大笑出声。

    “你做的很好。”傅倾辰突然笑道,紧接着竟是由着坐上走下来,直接朝着傅君庭的跟前而去。

    “我要离开几天,而这几天里我需要你做一些事情。”傅倾辰走近,紧接着便是俯身靠近到傅君庭耳边说道。

    猛地被傅倾辰这样的语气惊到,傅君庭见此下意识的想要退后,却是猛地又被傅倾辰拉住。

    “先别急着躲,我现在又没打算杀你,怕什么?”傅倾辰说着拍了拍傅君庭的脑袋,那感觉就像是长辈在安抚小辈一般。

    傅君庭感觉到那冰冷的手落在自己的头顶,顿觉一阵恶寒。

    “你要离开多久?”猛地吸了口气,傅君庭这才开口问道。

    “至多半个月,如果我半个月内没有回来,那么就说明傅家就完全掌握在你的手中了。”

    傅倾辰将摸着傅君庭的手松开,随即笑道。

    傅君庭显然减没有将傅倾辰的话放在心里。

    在他看来,即便是傅倾辰消失,傅家也还有他爷爷傅青云长掌管,自然轮不到他的手上。

    因此下在听到傅倾辰话落的当下,傅君庭只是权当没有听到一般。

    由着大殿走出,傅君庭按着自己肿起来的半边脸,顿时恨恨的咬牙。

    脸上的伤最起码要几天才能消肿,而这两天他还有事情要去办。

    只觉得恨不得直接将傅倾辰抓过来很揍一顿,傅君庭猛地而衣袖一拂,当即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

    两天后。

    帝国南部,此时那位于帝国南部要地的滇城。

    大街上,只见的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缓步走来。

    原潇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四周,只觉得滇之中的景象虽然称不上新奇,倒也算得上是一种别样的观感。

    相比于原潇的淡定从容,齐胤则是一副全副武装的模样。

    只见他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脸上更是墨镜口罩一应俱全,就连身上穿着很的一副都是那种能够将全身上下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半点皮肤都不会露出来的那种。

    原潇朝着齐胤看过一眼,只觉得有些后悔跟他一起出来。

    早知道他这样一副打扮,就该让他留在酒店里才对。

    齐胤虽然带着一副宽大的墨镜,不过却完全不影响他看清楚身旁原潇的表情。

    他方才分明从原潇的眼中瞧见了一抹后悔,这感觉……

    齐胤暗自咬牙,却还是佯装镇定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小爷也是逼不得已,要知道小爷从小就在滇城里混,万一遇到个认识的熟人可怎么办?”

    齐胤说着视线更是小心的朝着四周看去,那样子俨然好似真的怕被人当街认出来一样。

    原潇不知道齐胤之前在滇城到底做过什么,以至于然他这么害怕被人认出来。

    不过按照齐胤平时的样子来看,原潇可以肯定,齐胤一定没有在滇城做什么好事。

    这么一想,原潇再看着齐胤那一副全副武装的模样倒也顺眼了些。

    她来这里是为了找自家外公的,能不惹事自然最好。

    在心里安慰自己,齐胤这样也是为了大家着想。

    几遍之后,原潇再看向齐胤那一身打扮,倒也觉得没什么了。

    两个人就这样在街上走着,期间或有路人朝着两人看过来,不过也权当齐胤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罢了。

    滇城这个地方,当年如同容韶所说的那般么?

    原潇走在街上,看着那些平静异常的地方,竟是完全没有觉得这里要比其他地方来的混乱。

    “这里平时真的很乱?”蓦地,原潇朝着齐胤问道。

    她们早在昨天夜里就已经到达了这里,只是直到现在都没能跟沈老爷子取得联系。

    原潇担心之余,干脆决定亲自去沈老爷子接下生意的那家去看看,说不定可以直接见到沈老爷子。

    而此时两个人站在街上,齐胤蓦地听到原潇问起,当即朝着原潇看了看,笑道:“这里乱起来绝对要比原大小姐你想象的还要混乱的多。”

    难得齐胤神情严肃,说话间,就见得他指了指对面的街上又道:“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对面的那条街上看看,保证你对滇城了新的认识。”

    原潇听言却是猛地皱了皱眉,她没那么好事,刚才问起也只是觉得这里的看起来还算不错罢了。

    至于那些内里的黑暗事情,原潇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掺和进去。

    “好了,我知道了。”原潇应下一声,转而继续向前走去。

    齐胤说完朝着原潇看了一眼,见到原潇始终一张冷脸后,当即收敛了脸上的神情,换做一副笑脸道:“说起来老爷子这趟倒是接了滇城哪家的生意?”

    虽然已经跟着原潇回到了滇城,不过齐胤却完全不知道知道沈老爷子接下的到底是滇城哪家的生意。

    几分钟后,原潇站定在街角,蓦地抬起头朝着对面看去,与此同时指着对面道:“就是那儿。”

    齐胤起初还以为原潇不愿意搭理他,此时听到原潇开口,本能的便是朝着对面看过去。

    只是当他看到对年那一座老宅的大门时,神色却是蓦地一沉。

    ……

    平城。

    容天祁这两天恢复的倒是不错。

    最起码整个人看起来气色显然要好了许多。

    因为发生了之前中蛊事件,因此下这几天容天祁都不曾去过学校。

    倒是罗震,在被容韶派人送回学校后,时不时地打电话或者发消息来询问容天祁的情况。

    容天祁对此表示十分感动,只觉得这个兄弟倒是交对人了。

    只是在家里待的时间长了自然也就会觉得无聊。

    容天祁看着守在自己身边的容家手下,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被闷的发霉了。

    “管事,帮我打电话给大哥吧,我有事情要跟他说。”忍不住由着沙发上站起来,容天祁说着便是朝着管事看去。

    管侍听言先是一顿,随即在对上容天祁那一张略带祈求的神情后,终于忍不住拿出手机来拨通了容韶的号码。

    彼时容韶正在盟会当中。

    周通这两天一直不曾离开盟会大门,看起来倒是打算在这里长久驻扎下去的意思。

    容韶虽然知道这件事,却并没有丝毫反应,相反的,他只是叮嘱了江湛尽量满足周通的要求。

    管事的电话打过来时,容韶正被周通找上。

    两个人站在长长的走廊里,周通那一身常常的道袍之上略带着几分寒气,不用想就知道他必然是刚从放有尸体的地方走出来。

    “抱歉,周道长,我需要先接一下电话。”容韶朝着周通看了看,随即直接按下了接听。

    而就在电话接通的瞬间,容韶就听得容天祁那稍显沙哑的声音传来。

    “哥,我想回学校去。”

    容天祁开口,语气里自然带着几分请求的意思。

    在听到容天祁声音的瞬间,容韶当即便是语气一沉,道:“你是担心学业还是因为在家里待的太无聊了?”

    对于自己这个弟弟,容韶可以说是清楚的很。

    平时让他去学校上课都很费劲,又怎么可能会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

    其中必然是有什么预谋。

    被容韶当成戳穿,容天祁顿时觉得脸上一热,他顿了顿才道:“哥,我已经好了很多了,家里实在是……”太无聊了。

    哪里会不知道容天祁是什么意思,只是那个暗地里下蛊之人还没有找到,容韶绝对不会拿自己弟弟的安全去冒险。

    几乎没有给容天祁任何的缓和时间,就听得容韶冷声道:“这段时间,除了家里之外哪里都不许去,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容天祁本以为可以有转圜的余地,然而当他听到自家大哥用着不容反驳的语气说完后,整个人便是萎靡了下去。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