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434章 差点死掉,要合作么?(三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宫祤站起身,随即撇嘴一笑,“具体位置我也记不清了,不过是在南部绝对错不了。”

    说话间就见得宫祤脚下快速一闪,话落当下竟是已经闪身到了门前。

    回身朝着原潇招了招手,宫祤则是快速将房门打开,冲了出去。

    “啧啧,你怎么都不拦住那个小自恋,他可是只说了那么点消息就跑了。”驭尸铃的抱怨声传来,这次却似乎学乖了,并没有反复的重复一句话。

    原潇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了看,随即猛地一一抬手,一道煞气挥出的同时,那被宫祤推开的房门便是猛地关上。

    “再问他也不会说的,我们现在只是怀疑而已,还用不着逼的这么紧,最起码现在还不用。”原潇现在也只是处在怀疑阶段。

    毕竟单凭一道像是的符文来看并不足以证明什么。

    而驭尸铃显然是认准了那符文就是可以找到自己同伴的线索似的,语气越来越焦急,到了最后,俨然有了想要发怒的征兆。

    原潇见此只是微微皱眉,随即安抚道:“我知道你很着急,不过现在这样着急也没用,我们还需要更多的线索才行,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不会食言,所以请相信我。”

    说着,原潇直接伸出手抚了抚青铜铃身。

    听到原潇这么说后,驭尸铃显然冷静了不少,只是仍旧给原潇一种它在焦躁的感觉。

    片刻之后,伴随着一声清亮的铃声传来,原潇猛地睁开眼睛,就见得那本是被她放在口袋里的青铜铃上泛起一层如同萤火般的微光。

    “怎么了?”原潇皱眉,她不确定驭尸铃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伴随着那道萤光逐渐变弱,原潇这才听到驭尸铃有些低沉的声音。

    “咳咳,还以为差点要死掉了。”

    “发生了什么?”听到驭尸铃声音的瞬间,原潇当即问道。

    驭尸铃猛地咳了几声,那感觉让人觉得它好像十分的虚弱,半晌才又听到它的声音道:“刚才真是太凶险了,我正在转化之前吸收的阴煞之气,只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分了心,刚才差一点就要被那些低级的阴煞反噬了。”

    原潇听言嘴角一扯,明明差点被人反噬,却还好骂人家低级,这样的逻辑还真是……

    “现在怎么样?”虽然在心里腹诽着某只小东西,不过原潇还是十分担心某只的情况的。

    “放心吧,已经没事了,好在你刚才及时稳住我,不然的话……啧啧,多谢了。”

    驭尸铃说道一半,最后直接变成了一声道谢。

    难得能够听到驭尸铃的感谢,原潇忍不住轻笑,随即又摸了摸青铜铃身,道:“不需要跟我那么客气。”

    ……

    与此同时。

    宫祤由着原潇的住处狂奔而出,却是在将要走出院子的瞬间猛地被人拦住。

    身形站定,宫祤朝着面前阻拦自己之人看去,却因为夜色昏暗只能隐约瞥见一道身影。

    “谁?”宫祤开口,却是猛地扯到了嘴角上的伤口。

    “我不是已经提醒过你不要去招惹她了么,怎么就是不听呢?”来人遇着暗处缓步走出,说话间已经出现在了宫祤的面前。

    借着院子里微弱的灯光,宫祤这才看清楚来人。

    宫祤蓦地撇嘴,对上景司慕的当下便是冷声道:“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你若是不服气的话大可以等我伤好了之后来比试一下。”

    景司慕见此却只是皱了皱眉,只是当他看清楚宫祤那一张被揍的一片青紫的脸时,还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你还是先去处理一下伤口的好。”景司慕说着忍不住一笑,他倒是没想到原潇下起手来还可以这么狠。

    看着宫祤这个样子,分明就是被单方面的虐打了啊。

    对上景司慕那张笑脸,宫祤只觉得心里的怒火顿时又燃了起来。

    他朝着景司慕看了一眼,随即便是挥拳出手,直接朝着景司慕的面门而去。

    可想而知,宫祤这样最是在意自己的那张脸的人此时被人看到自己的脸被揍的青紫一片的场景,自然不会好过。

    此时朝着景司慕更是用尽了全力出手。

    宫祤毕竟才受了伤,此时出手的速度自然也要大打折扣。

    夜色里,就见得宫祤一拳挥出,却是猛地便被景司慕一把按住。

    “行了,我陪你去处理一下伤口,这样下去,你的那张脸要什么时候才能好。”

    朝着宫祤白了一眼,景司慕只觉得一阵头疼。

    明明之前就已经提醒过这个小子,却是偏偏不听。

    原潇那丫头疯起来连傅倾辰那样的角色都不敢随意招惹,更别说是宫祤了。

    强硬的被景司慕拉到了医疗室内。

    好在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景家之中倒也没有哪个无聊的弟子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到处乱走。

    因此下在通往医疗室的路上,除了景司慕跟宫祤外倒也没有其他人。

    快速的将宫祤丢进医疗室后,景司慕则是转身朝着楼上的病房走去。

    他知道顾浅浔的魂体还没有完全修复,所以现在仍旧住在这里。

    景司慕一路朝着楼上走去,不过是几分钟后就已经出现在了顾浅浔的病房外。

    并没有直接敲门,这个时间,按照顾浅浔的习惯应该已经休息了,而景司慕的目的不过是过来看一眼而已。

    悄悄地将病房门推开,景司慕走进去的瞬间竟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月色由着窗外映入,正落在病床上之人的脸上。

    顾浅浔的脸色仍旧有些苍白,只是比起前几天却也好转了一些。

    景司慕迈步走过去,当即俯下身轻轻地在顾浅浔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她的魂体似乎出了问题。”

    就在景司慕直起身的瞬间,蓦地竟是由着身后听到一道声音传来。

    景司慕转过身,就见得宫祤不知什么时候竟是已经站在了病房门前。

    此时他将半个身子都靠在病房的门上,一张青紫的脸隐藏在黑暗之中,看起来竟是透着几分鬼魅。

    景司慕忍不住皱眉,他先是看了看顾浅浔的情况,确定她并没有被惊醒后,这才迈步朝着门外走去,

    宫祤被景司慕粗暴的从门口扯开,两个人依着极快的速度朝着走廊的尽头走去。

    “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景司慕说着一把将宫祤推到面前的墙上。

    后背抵在冰冷的墙壁之上,宫祤蓦地抽了抽嘴角,

    “我不过是好奇你来这里干什么,不过没想到竟然被我看到了她,我倒是好奇是谁能在你的眼皮子底下伤到她?”

    宫祤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完毕,此时看起来虽然仍旧狼狈,不过好在伤口的痛感已经消失了大半。

    蓦地被问起这件事,景司慕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他朝着宫祤看了看,随即沉声道:“这些事情你不需要管,你现在要做的还是先养好自己的伤再说吧。”

    说着指了指宫祤脸上的伤,景司慕当即就要转身离开。

    然而就在景司慕转身的瞬间,就听得身后的宫祤又道:“我看顾浅浔的魂体伤的似乎有些严重,难道你不想让她快些恢复过来?”

    宫祤话落,景司慕顿时脚步一顿,他蓦地转过头,朝着宫祤看去,“你有办法?”

    “办法我有,就看你合不合作了。”宫祤说着蓦地挑了挑眉,陪着着昏暗的走廊灯光越发的让人觉得有些诡异。

    景司慕没有急着离开,他缓缓地转过身,随即抬眼朝着宫祤打量过去。

    “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竟然还有这种本事?”景司慕对于宫祤算得上是十分了解,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没人理解为什么性格差别如此之大的两个人会成为一起玩到大的兄弟,至于这一点,也许景司慕跟宫祤自己都不清楚。

    “你是在小看我么?”宫祤脸色一沉,他景司慕这是什么意思,不相信他有能力?

    “只是让我感到好奇罢了。”景司慕挑眉应道,却是在话落同时朝着宫祤的方向走了过去,“如果你真的可以帮她的话,我想我可以听听看你所谓的合作。”

    宫祤听言眼底笑意一闪,似乎等的就是景司慕这样的回答。

    他理了理自己的外袍,随即朝着景司慕的反向靠近两步。

    ……

    房间里。

    原潇在确定驭尸铃确实没有问题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转身坐下来,原潇这才走到窗前将窗户打开。

    窗子打开的瞬间,一阵凉风顿时由着窗外吹了进来。

    原潇坐在窗前吹着凉风,却并不觉得难受,反而觉得心情都舒缓了许多。

    猛地吸了口气,原潇这才转过身,拿起被她丢在一旁的手机。

    与此同时,却又听得耳边传来驭尸铃的轻笑,“你这是打算打电话给小冰山么?”

    原潇握着手机的手猛地一僵,“小冰山?”

    不清楚某只到底是怎么了,竟好似突然生起了给人取外号的兴趣,单是今天一天似乎就已经取了好几个。

    察觉到原潇的视线盯着自己,驭尸铃这才蓦地一笑又道:“就是你家的那位啊。”

    “为什么叫小冰山?”原潇挑眉,如果被容韶知道了自己被取了这样的外号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反应。

    驭尸铃的笑声却越发得意,“因为除了你之外,他对待其他人的样子都好像冰山一样冷淡,我觉得这个称呼没什么问题。”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