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431章 夜半闯入,谁有缺陷?(三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傅倾辰第一次为了傅家的未来而感到担忧。

    这样下去不用等其他世家做什么,靠着傅家人自己作死就能将傅家给毁了。

    他看向下方的傅君庭,觉得要不要考虑将原潇收来作干孙女,这样一来傅家以后也可以交到她的手上。

    傅倾辰这么想着,眼底顿闪过一抹笑意。

    至于原潇会不会答应的问题,傅倾辰只觉得他已经提出这样丰厚的条件了,除非原潇傻了才不答应。

    而且一旦成为了自己的孙女,那么傅君庭这小子就要称呼她一声姑姑,那个丫头是个聪明人呢,这样的好处她一定会答应的,一定会的。

    就在傅君庭逐渐喘匀了气息的同时,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亲曾祖给卖了。

    “小子,还不知道尊老么?”看着下方的傅君庭已然缓和过来,傅倾辰这才问道。

    他倒是没打算真的杀了傅君庭,毕竟傅家现在只剩下这么一根独苗了,如果再把他杀了的话,那么傅家就真的绝后了。

    一想到这个问题,傅倾辰不由得竟是觉得有些头疼。

    这些事情其实本来应该是小青云去操心的事情,现在竟然全都落到了他的头上。

    傅倾辰觉得很心累。

    然而他却没有去想让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地步的罪魁祸首却是他自己。

    如果他不杀了傅青云的话自然也不用去担心这些事情。

    相反的,如果他没有杀了傅青云的话,他自然也没有办法安然的坐在这里。

    所以说事有利弊,选择了获利的同时也要承担起弊端。

    傅君庭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

    刚才那一瞬间,他着的切身的体会到了死亡的恐惧。

    那种感觉绝对不是随着自己被放开而会逐渐减弱的存在。

    就好比现在他明明心里对那坐在上方之人十分不满,身体却十分诚实的没有做出任何的举动。

    那一种窝囊的感觉,连他自己都觉得厌恶。

    “你看起来似乎还是没有得到教训。”傅倾辰本打算如果傅君庭就此跪下认错并且保证以后对他毕恭毕敬的话,今天就暂且放过他。

    不过看着看着下方那小子的模样简直就是没有任何要悔改的意思。

    撑着下颌的手蓦地伸出,傅倾辰眼底顿时闪过一抹危险的寒意。

    与此同时,他突然抬起头,紧接着便是猛地向前一动。

    傅君庭只见的眼前一道黑影快速闪过,下一秒,就见得刚才还稳坐在上首的傅倾辰此时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你……”

    还没等到傅君庭反应过来,傅倾辰的拳头已经化成实体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傅倾辰这一拳用了些力气,此时打在傅君庭的身上,顿时让他浑身猛地一颤。

    然而这还不算完,傅倾辰似乎觉得起了兴致,一拳收回的同时,紧接着又是一脚。

    他并没有动用任何阴煞之气,完完全全的用拳脚在跟傅君庭动手。

    而傅君庭虽然从小便就接受训练,然而他主要修习的还是术法方面的本事,至于体术上,只能说是子比一般弟子要强上一些罢了。

    这一场单方面的虐打持续了十几分钟方才在傅倾辰的无聊声中结束。

    虽然看不上这样一个曾孙,不过傅倾辰却发现傅君庭的耐力还是不错的,最起码被揍了这么久,竟然都没有向他求饶。

    瘫倒在地上,傅君庭只觉得浑身的痛到麻木。

    “这份犟脾气倒是跟小青云挺像的。”走到傅君庭跟前,傅倾辰蓦地附身拍了拍傅君庭的侧脸。

    那样子就像是在抚摸自家养的宠物。

    傅君庭见此险些又是一口气没有喘匀。

    他涨红了一张脸,朝着傅倾辰看过去,随即用着虚弱的声音道:“爷爷他是跟你一起离开的吧,他人呢?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傅青云虽然想要故意隐瞒行踪,但是挡不住傅君庭仔细的去查,最起码他敢肯定的事情自己爷爷一定是跟傅倾辰一起离开的。

    只是他们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他还不知道罢了。

    听到傅君庭问起傅青云的下落,傅倾辰蓦地一笑。

    他倒是很想直接告诉面前的这个小子,他口中的那个爷爷此时恐怕连一具完整的尸骨都不会有了。

    然而话到了嘴边,却又被傅倾辰蓦地收了回去。

    现在还不是告诉他这些的时候,最起码在他完全恢复并且找回自己的身体之前,这些话都不能说。

    傅君庭并不知道傅倾辰在想些什么,他只是看着面前的黑影似乎许久都没有了动作,这让他下意识的想要活动一下身体。

    然而还没到傅君庭动作,就听得头顶上方蓦地传来一阵冷笑,“小青云的事情不需要你多问,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将傅家的事情处理好,怎么样?我给了你这个机会,你能把握的好么?”

    傅君庭听言先是一愣,随即回过神来,这才明白傅倾辰话里的意思。

    他是说在自家爷爷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让他来负责傅家的事务?

    这到底是他爷爷的意思,还是面前这位的意思?

    傅君庭一时间有些想不通,然而他回想着之前自家爷爷在面对这位时的恭敬态度,想来只要这位点头,他爷爷也绝对不会有半分的反驳吧。

    看着傅君庭出神,傅倾辰则是直起身。

    “行了,别杵在这打扰我了。”傅倾辰说着转身,同时间手臂猛地一抬,一道疾风顿时由着他的掌心升起。

    呼啸间便是朝着傅君庭的方向而去。

    疾风袭来,傅君庭还没来得及回神,整个人就已经被丢到了大殿之外。

    此时他跌坐在地上,看着万分狼狈的自己,只觉得浑身的痛意顿时席卷而来。

    ……

    原潇回到自己的住处,洗澡之后便是直接躺倒在了床上。

    整整一夜没睡,之后又跟傅倾辰对上,饶是对于原潇来说都有些承受不住。

    躺在床上,原潇正觉得困意袭来,却是蓦地听到门外似有一阵异常的动静传来。

    然而还没等到原潇起身,就听得驭尸铃突然喊道:“啧啧,那个变态的自恋狂又来了。”

    听到驭尸铃说起自恋狂三个字的时候,原潇就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

    只是那个宫祤在这个时候来这边做什么?

    是来找她的?

    原潇皱眉,却没有急着由着床上爬起来。

    房间里的灯早在之前就被关掉了。

    此时原潇的房间里昏暗一片,除却一些开关上的指示灯亮着之外,可以说是没有半点的亮光。

    原潇自从强化过目力之后,夜里视物可以说是简单的毫无压力,对于习惯了黑暗的她来说,这样倒方便了许多。

    原潇示意驭尸铃暂时安静下来后,干脆直接躺回到床上去,只等着看看宫祤到底想要做什么。

    伴随着一阵窸窣的声响传来,几十秒后,原潇的房门则是被人缓缓地推开。

    原潇不得不佩服宫祤的开锁技术,她甚至怀疑宫祤是不是专门练过。

    宫祤由着门外缓步走进来,随即抬起头朝着房间里快速的扫视一周,在确定了原潇所在的位置后,这才轻笑一声朝着原潇的方向走了过去。

    原潇躺着没动,似乎对于宫祤的闯入毫不知情。

    几秒钟后,宫祤已经走到了原潇的跟前。

    他俯身朝着床头的方向看了看,却似乎因为目力不够而根本看不清什么。

    “呵,作为一个审美有缺陷的人,我不介意让你看清楚一些。”宫祤说完竟是猛地直起身,紧接着就听得黑暗中一整本窸窣的声音传来。

    原潇闻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朝着宫祤看过去,只是就在她看到宫祤此时的动作时,则是忍不住嘴角一抽。

    这边宫祤似乎终于忙完了,他蓦地朝着原潇的方向邪魅一笑,紧接着便是伸出手朝着原潇的脸上伸了过去。

    只是就在他伸出手的瞬间,就见得面前猛地窜起一道黑影。

    伴随着一阵冷风袭来,下一秒,就见得一只手快速的抓住了宫祤伸出的手臂。

    宫祤见此先是一愣,随即突然冷笑,“你竟然装睡!”

    亏得他还以为这个丫头睡熟了,想要叫醒她,竟然给他在这里装睡。

    这么说刚才他的动静她岂不是都知道了?

    想到这点,宫祤的眼睛蓦地眯了起来。

    若是景司慕此时在这里的话,必然会知道宫祤露出这个神情时所代表的意思。

    这样的神情说明他真的生气了。

    而原潇可不管宫祤的心情如何,她只知道,自己的房间被一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男人半夜闯入,而且这个男人竟然还试图动手动脚。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原潇觉得她都有必要好好地提醒一下这位。

    太过自恋是一种病,得治!

    宫祤的手臂此时被原潇按住,他本能的想要挣脱,却发现面前少女的臂力竟是比他想象的还要大上许多。

    一下没有挣脱之后,宫祤的脸色则是蓦地一沉。

    黑暗中,原潇抬起头的瞬间,似乎正瞥见了一道冷光。

    她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确定刚才那一瞬间不是错觉后,对付宫祤的同时则是多了几分防备。

    刚才那一瞬,她清楚的从宫祤的眼中瞥见了一道寒光。

    那是带着绝对危险气息的寒光,好似一瞬间就可以摧毁一切的冰冷杀意。

    而就在原潇出神的同时,就听得宫祤蓦地一笑,下一秒,就见得那只被原潇按住的手猛地一动,竟是一瞬间如同蛇尾般的由着原潇的手中滑了出去。

    “你的身手不错,不过跟我比起来还差一些。”宫祤说着已经朝着身后的方向推开两步。

    而原潇此时则是直接由着床上跳了下来。

    她环抱着手地上,看向宫祤的同时,眼中则是升起了一丝怒意。

    “啧啧,这个自恋狂正是太变态了,小原潇,你这是生气了么?”驭尸铃说着大有一副看戏的姿态。

    而原潇在听到它称呼自己小原潇时,顿时忍不住嘴角一抽。

    “跟这种自恋狂生气?他还不配!还有,谁让你这么称呼我的?”原潇皱眉,她现在已经够烦的了,偏巧驭尸铃这家伙也来掺和一脚,一个两个的都当她没有脾气么?

    显然察觉到了原潇的怒意不断加重,驭尸铃当即闭上嘴,不过最后还是提醒原潇道:“那个自恋狂在黑暗中的目力不行,不过他的反应很快。”

    目力不行?

    原潇蓦地挑眉,难得某只小东西说了些有用的。

    原潇突然轻笑,紧接着便是快速向前,朝着宫祤的方向而去。

    因为知道宫祤在也开的视物能力有限,因此下原潇则是尽量的朝着阴暗的角落里移动过去。

    倒是宫祤,在清楚了原潇的意图之后,则是快速的朝着窗前移动,试图接着窗外的月色来辨别原潇的动作。

    原潇自然不会让他得逞,就在宫祤向着窗子前移动的同时,原潇则是快他一步窜身到了窗前,并且一把将本是被拉开的窗帘合上。

    眼看着窗外的月光变弱,宫祤险些咬碎了一口银牙。

    这丫头似乎是发现了他的弱点……

    不,不对,他才没有弱点,他宫祤绝对是完美的。

    “审美缺陷?呵,最有缺陷的人应该就是你才对。”原潇站在窗前,看着距离自己不过几步远的宫祤,落在身侧的五指已经紧紧的握成拳头。

    宫祤刚在心里将自己安慰了一番,此时却是猛地听到原潇这么一说,一张本是缓和的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杀意。

    而就在宫祤准备出手的瞬间,漆黑的房间里,猛地就听到一阵铃声响起。

    伴随着铃声响起的同时,一道幽蓝色的微光则是由着宫祤的身后发出。

    原潇看着被自己放在柜子上的手机,暗道到底是谁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

    只是就在原潇出神的瞬间,一旁的宫祤却是抢先一步伸出手去。

    他本就距离那柜子不远,此时只是稍稍伸出手就顺利的将柜子上的手机拿在了手里。

    “这么晚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给你打电话来,莫不是你的什么人?”

    宫祤说着便是朝着手机上看去,随即就听得他笑道:“竟然还是视频通话,不如让我把你接一下好了。”

    原潇在听到宫祤开口的瞬间,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此时眼看着宫祤就要按下接听,原潇猛地便要上前去抢。

    与此同时,宫祤似乎发现了什么似的,就见他突然向后一转,伸出手的瞬间则是朝着墙壁上的某个开关上轻轻一按。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