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427章 特殊法器,看她笑话?(四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齐胤说完,当即迈开步子朝着门外走去。

    而陈升目送着齐胤离开,这才走近到容韶的跟前问道:“少爷,可是需要我做些什么?”

    单凭他家少爷的神情来看,不用想也知道刚才那个叫齐胤的人必然说了什么重要的话。

    而陈升最近急于在自家少爷面前展现出自己的办事能力,此时自然要主动一些。

    容韶看着陈升靠近,随时朝着他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一些。

    陈升见此当即十分乐意,当即迈步走了过去。

    然而就在陈升靠近的瞬间,就见得容韶突然转身,紧接着就是一个晃身便是将陈升推出门外。

    等到陈升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听得身后猛地传来一声沉闷的关门声。

    “将天祁的那个同学送回去,多余的话不要说。”

    房间里,容韶略显冰冷的声音传来,陈升听言下意识的浑身一颤,不由得暗道:他家少爷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

    景家。

    沈卿泓离开的时候要求将沈妙带回到沈家去。

    对于这个要求,景老太爷自然没有反对的余地,沈妙是沈家的孩子,又是沈卿泓的亲孙女,哪怕只是沈卿泓对于这个孙女并不太关心,不过于情于理景家都没有不让她回家的道理。

    得到消息的沈妙,彼时正拉着原潇去餐厅用餐。

    在得知沈卿泓要带着她一起回到沈家的消息后,少女的脸上顿时闪过一抹落寞。

    原潇看着沈妙,将手里的筷子放下,“你如果不想……”

    “我要回去,沈娇的事情已经让母亲十分伤心了,这个时候我确实应该回去陪着她。”

    沈妙说着咬了咬下唇,似乎做了个十分决绝的决定一般。

    原潇听到沈妙这样说,显然也赞同了她的说法。

    沈妙母亲那样的性子,在沈家也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现在沈妙回去,多少对她也是一些安慰。

    就在沈妙离开之前,原潇则是由着口袋里摸索出一只白玉雕成的小兔子。

    “这块玉上我有的气息,我已经养了有一阵子,你带在身边权当是防身了。”

    原潇说着将那枚玉雕递过去,放到沈妙的手中。

    若是之前的沈妙有着极阳血脉自然不用担心那些阴灵邪物靠近,而现在的沈妙与常人一样,魂体又刚刚回到肉身,自然需要小心一些。

    沈妙看着被原潇放在手心里的玉雕,不由得眼底微微泛红。

    “原潇你对我真是太好了。”说话间沈妙嘴角微动,俨然一副忍着要哭的样子。

    原潇抬眼就见到沈妙露出这样一副神情,顿时僵了僵。

    “你如果这个时候哭的话,他们会以为我欺负你了。”原潇拧眉,她并不擅长安慰人。

    沈妙听言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眼角,笑着道:“谁欺负我,你都不会的。”

    “回去之后小心些。”原潇说着又伸出手朝着沈妙的眉心上轻轻按了一下。

    沈妙只见的眉心一凉,不过并没有觉得不舒服,反而是朝着原潇的手上盯着看了会,“原潇,你的手怎么这么凉,要注意保暖。”

    原潇忍不住轻笑,她刚才将一道护身的金符印在了沈妙的眉心,如此一来应该可以保护她一阵子。

    看着沈妙一脸认真地开口,原潇随即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

    原潇将沈妙送出景家后,当即准备先回到住处去好好地休息一下。

    然而就在她转身的瞬间,蓦地却感到身后似有人在跟着自己。

    虽然知道在景家对她有敌意的人不在少数,然而能够这样跟着自己这么久才露出些许马脚的人,原潇敢肯定绝对没有几个。

    临近傍晚,原潇看着已经开始沉下来的天色,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冷笑。

    而就在原潇准备朝着自己住处走去的瞬间,由着她身侧的方向却是猛地窜出两道人影来。

    那两人的速度不慢,不过落在原潇眼中却显得不够看了。

    只是就在两个人靠近的同时,原潇却没有动。

    她好似完全没有发现身后两人似的继续向前走去。

    与此同时,那由着她身后窜出的两人则是相互对视一眼,其中一人便是指着原潇的而背后轻声笑道:“不愧是我费心弄来的法器。”

    “姜师姐,你确定这个真的管用?”

    “当然了,你没看到她都已经完全没有反应了么?”

    “可是,我还是觉得……”

    “不想报仇的话就闪开,你忘记这个女人之前怎么对我们的了么?”

    姜羽萱说着直接由着怀里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物件来。

    原潇此时背对着两个人自然看不到她们手中拿着的是什么。

    不过单从气息上来看确实是一件法器没错。

    “啧啧,你竟然真的要陪着这两个蠢女人在这里演戏么?”驭尸铃对于原潇这种明明可以立马走人,却非要继续站在这里的行为感到十分的不解。

    然而原潇听言只是朝着驭尸铃轻笑道:“陪她们演戏?我还没有那么闲,你没有发觉有人在跟着我们么?”

    “跟着我们?除了这两个蠢女人还有其他人么?”驭尸铃不解,明明它要比原潇更加敏锐才对,没道理原潇发现了什么,它却没有发现?

    “不是你们发觉,而是你没有在意罢了。”原潇说着,试图安抚因为自己的疏忽而险些怀疑‘人生’的驭尸铃。

    听到原潇这么一说,驭尸铃顿时觉得好了许多。

    它先是安静下来,随即竟是开始主动的去感知周围的气息。

    片刻之后,就听得驭尸铃道:“果然还有人!不过那个人将气息隐藏的很好,一时间还判断不出他具体的位置。”

    原潇轻笑,“不急,现在先看看那两个蠢女人打算做什么好了。”

    “那两个蠢女人当真是不知悔改,竟然还敢来搞事,这次绝对不放过她们!”驭尸铃语气带怒,显然打算好好地陪身后的两个好好玩一玩。

    然而原潇却没那个心情,如果不是好奇那个跟着自己的人是谁的话,她也不会选择停在这里。

    毕竟身后那两个,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话,她已经就要完全忘记景家还有这两个人了。

    原潇身后,姜羽萱手中握着那件黑色的法器,一点点的朝着原潇靠近。

    而就在她靠近的同时,原潇竟是真的感觉到了一阵异样的气息袭来。

    一阵青烟伴随着带一丝清淡的香气由着身后袭来,闻到的瞬间竟是让人忍不住色升起一阵眩晕感。

    “迷惑人心的东西也能称之为法器?简直就是丢尽了法器的脸!”

    就在姜羽萱靠近的同时,驭尸铃则是猛地撇嘴冷笑,言语之中更是慢慢的厌恶鄙夷。

    “呵,没想到吧,你最后还不是落到了我的手里。”姜羽萱说着已经握着那件‘法器’走到了原潇的面前。

    此时正对着原潇的脸看去。

    不得不说,姜羽萱手中的那件‘法器’还是有些效果的。

    如果对上一般人或者是普通弟子的话必然会让其迷失心智。

    只是对于原潇来说,除了能够让她感觉到些许的困倦之外,再无其他用处。

    驭尸铃似乎连看都懒得去看姜羽萱手里的东西。

    它默默地在原潇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便是缩回去修炼去了。

    毕竟某只之前才吸收了那聚阴地近三分之一的阴煞之气,此时正是将其转化成自身灵气的最好时机。

    原潇也不阻拦它,毕竟眼下的事情她自己就可以解决,自然不需要驭尸铃陪她一起。

    更何况她也不想太过依赖驭尸铃的能力。

    毕竟靠自己完成的事情才会有成就感。

    就在驭尸铃回去修炼的同时,姜羽萱则是将手里的那件‘法器’举到了原潇的面前。

    本来懒得去看那所谓的‘法器’的原潇此时想不看也不行了。

    那东西近在眼前,几乎就要触到原潇的鼻尖。

    原潇抬眼看去,就见得那是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物体,通体并不光滑,看起来就像是一块从路边随手捡起来的石头。

    然而若是仔细去看的话就能够从上面那不平的褶皱之上,瞥见一些好似符文一样的东西。

    “符文?”原潇皱眉,忍不住在心里暗道。

    “应该是有人将符咒印在了上面!”

    说话间,驭尸铃的声音则是再次传来。

    原潇蓦地挑眉,某只刚才不是说了要去修炼了么?

    “你不是说要去修炼?”

    “啊?那个嘛,不着急,我先帮你看看那个东西好了。”驭尸铃说着呵呵一笑。

    原潇也不戳穿它是对那个本是不屑的东西生出了好奇心,当下只是跟驭尸铃一起朝着那件黑色的‘法器’上打量过去。

    而就在原潇打量着那件法器的同时,姜羽萱则是突然开口道:“还记得你自己是谁么?”

    说话间,姜羽萱直接将那件‘法器’从原潇的面前一点点的移开。

    原潇才将那‘法器’上的符文看了一半就被姜羽萱给移开,她忍不住挑眉,无奈只好摇了摇以示‘配合’。

    驭尸铃见状,直接朝着原潇冷笑了一声。

    “刚才是谁说没那个闲工夫陪她们演戏的?”

    原潇:“……”这家伙竟然学会现学现卖了,竟然用她刚用过的方法来怼她。

    原潇无奈皱眉,表示懒得去理某只。

    姜羽萱看到原潇摇头的瞬间,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扩大了些。

    她举着那件‘法器’的手微微一颤,随即朝着身后的景星夜道:“不是想看这个女人的笑话么?还不过来。”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