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373章 生出杀意,去死去死好吗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容韶站在顾志云面前,说话间毫不迟疑的出手。

    而顾志云还犹自置身在容韶周身散出的威压之中。

    等到他回过神来,容韶的拳头已经正落在了他的脸上。

    ‘砰’地一声闷响传来,下一秒,顾志云的身体已经重重的飞了出去。

    直到被容韶击中的瞬间,顾志云方才明白刚才容韶说的那句话的含义。

    他当真不在乎他的身份,不在乎与景家为敌的想要置他于死地!

    想通这些的瞬间,顾志云的后背已经重重的砸在了身后的一方石台之上。

    顾志云站起身,随即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没想到,你竟然也是个会容易冲动愤怒的人。”顾志云冷笑一声,整个人看起越发的让人厌恶。

    在顾志云看来,容韶一直都是冷漠且不问世事的性子,没想到他会为了一只‘宠物’而动怒。

    容韶收回手,却没有再逼近过去。

    相反的,他俯身蹲到那只关着君曜的笼子前。

    “看你下次还敢乱走?”这一句如同在训斥自己走失的宠物一般的语气,听在君曜的耳中,险些将他气吐血。

    被关在笼子的君曜无奈呜咽一声,他现在发不出人声,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

    而容韶只是冷淡的扫了他一眼,紧接着伸出手朝着笼子上抓了过去。

    就在容韶拎起笼子的一瞬,顾志云却是已经一个窜身站回到了容韶跟前。

    此时他站在容韶身后,抬手间就要朝着容韶肩头抓去。

    然而就在顾志云掌心落下的瞬间,面前的容韶却是突然身子一晃,几乎实在一眨眼的功夫,人已经由着顾志云的身前移开。

    与此同时,容韶猛的将手中的笼子一拉,一把将封在上头的符咒扯开,随即往地上一丢。

    看到自己的符咒被撕的瞬间,顾志云的脸色陡然一变。

    身为术士,最是不能忍受自己画出的符咒被人轻贱,而此时容韶这看似不经意的行为却是已然触怒了顾志云。

    符咒撕开,笼子里的君曜顿时觉得身上的压力瞬间消失,不过取而代之的则是伤口处的阵阵痛意。

    “嘶~那个死老头竟然敢对爷下这么重的手!”

    一个窜身由着笼子里窜出来,君曜蓦地低吼一声,紧接着就见得红光一闪,下一秒,君曜已经变回了人形。

    只是那一身一脸的青紫绝对比顾志云好不了多少。

    容韶回身看了眼一身伤的君曜,深邃的眼中蓦地又阴沉了几分。

    倒是君曜咧了咧嘴,当即就要动手。

    这种打不过别人还要让朋友帮出头的事情,君曜只觉得真是太过丢脸了。

    他动了动手腕,紧接着一个动作就要朝着顾志云而去。

    只是就在他动作的同时,顾志云却已经抢先他一步出手。

    不过顾志云出手的对象不是君曜,而是他身后的容韶。

    容韶似乎等的就是顾志云先出手,刚才那撕下符咒并且随手丢弃的动作本就是为了激怒顾志云。

    他看在景老太爷的面上不会主动对景家人包括景家弟子如何,却不代表在景家人主动对他出手时不去还手。

    ……

    原潇由着餐厅走出来时,却是意外的见到了匆匆走来的顾浅浔。

    按理说顾浅浔此时应该还在养伤才对,而她这个时候到这边来,绝对不会是为了吃饭。

    果然,就在原潇走出大门的一瞬,就见得顾浅浔朝着她跑了过来。

    “原潇,你跟我来。”一把拉住原潇的手臂,顾浅浔说着就要拉着原潇离开。

    视线由着顾浅浔的脸上扫过,就见得一张泛白的脸上蓦地闪过一抹担忧。

    “出什么事了?”原潇挑眉,顾浅浔的样子很奇怪,而她不喜欢无缘无故的就被人拉走。

    听言,顾浅浔苍白脸上闪过一抹无奈,她将原潇拉到一边,“你跟我过去就知道了。”

    原潇挑眉,看出了顾浅浔语气里的严肃,当即也不废话,直接跟着顾浅浔离开。

    两个人脚下的速度很快,不过是十几分钟后就已经来到了一座宅子门前。

    原潇抬眼朝着宅子的大门看去,却是蓦地感觉到一抹熟悉的气息靠近。

    “啧啧,我感觉到了你家那位的气息,嗯,很强烈,很暴躁。”

    驭尸铃的声音由着耳边响起,原潇闻声皱眉。

    “进去吧。”顾浅浔说着已经走上前去,当即就要去推门。

    大门开启的一瞬,就见得院子里已经满是凌乱。

    而在这一片凌乱之中,原潇更是嗅到一股子血腥味。

    血气?谁的?

    脸色在一瞬间冷了下来。

    原潇虽然觉得容韶应该不会受伤,但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

    几乎是瞬间,原潇已经迈开步子朝着院子里快步走了进去。

    院子里,伴随着一阵错乱的打斗声传来,就听得一道略带嘲讽的声音道:“只有这点本事还妄想着要如何?容韶,干脆杀了他吧!”

    还没有看到院子里打斗之人,就已经先见到了那站在一旁一脸兴奋观战的君曜。

    原潇走进去,在看到君曜的瞬间,脸色已经冷了下去。

    只是此时的原潇没时间在君曜身上浪费,她快步向前,转过院子的转角,就见得站在面前的容韶。

    此时的容韶站定在一旁,一只手紧紧的扼住了顾志云的脖子。

    而对面被制住的顾志云则是脸色胀红,看起来马上就要昏死过去了一样。

    原潇在见到这样情况的瞬间,已经明白了顾浅浔去找她的原因。

    “原潇!”原潇身后,顾浅浔的声音里已然透着几分急切。

    她不清楚顾志云能够坚持多久。

    原潇听言没有回应顾浅浔,而是直接朝着容韶的放向走过去。

    “容韶。”走到容韶身后的瞬间,原潇轻声开口。

    语气不急不躁,甚至于比起平时更加平静些。

    原潇的声音就如同一个开关一样,在容韶听到她声音的一瞬,他眼中的怒意陡然散了几分。

    容韶并没有丧失理智,不过是问嗅到了血腥气后本能的生出了几分狂暴阴厉的情绪。

    他回过身,随即朝着原潇轻轻一笑道,“怎么会过来?”

    看向原潇,容韶说话的语气就如同是恋人之间的日常招呼一般自然。

    原潇听言伸出手按在容韶的手臂上,“不管他做了什么,你先放开他。”这里是景家,原潇不希望容韶惹到不必要的麻烦。

    更何况景司慕对顾浅浔的态度,如果容韶真的杀了顾志云的话,景司慕在顾浅浔跟容韶之间只会难做,而到那时容韶跟景司慕之间的兄弟关系必然会产生裂痕,这样一来牵扯出来的关系就太乱了。

    “杀了他不好么?”容韶深邃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冷意。

    原潇反手握住容韶的手臂,“不值得。”

    因为一个顾志云而搭上兄弟之间的情义,不值得。

    显然明白了原潇话里的意思,容韶轻笑出声,“你说的对。”

    伴随着容韶话落,就听得砰地一声传来,昏死过去的顾志云已经被容韶松开,随即重重的跌在地上。

    “谢谢。”顾浅浔见此向着原潇落下一声,转身则是朝着顾志云走了过去。

    “容韶,你竟然就这么放过他了?”本打算看好戏的君曜见此突然脸色一沉。

    原潇这个该死的女人,偏偏在这个时候跑来阻止。

    “你如果想要杀人的话不如自己动手。”原潇闻声转身,随即看向君曜冷声道。

    早在进来的时候原潇就已经看到了君曜脸上的伤痕,而且容韶之前与顾志云无冤无仇,根本没道理会突然下手。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某个作死的惹了事,而容韶则是负责来收拾残局。

    对上原潇的冷眼,君曜忍不住又是一阵磨牙。

    “不服气?”对上君曜一张恨不得吃了她的表情,原潇突然向前一步。

    如果君曜打的赢顾志云恐怕脸上也就不会带着那么多的伤又要容韶出手了。

    显然被原潇戳到了痛处,君曜猛的咬牙,“你给我等着!”

    恨恨的朝着原潇白了一眼,君曜说着就要朝着院子外走去。

    然而还没等到他离开院子,猛然间就感动背后一股灼热之气袭来。

    君曜本能的想要反手去摸自己的背后,然而等到他想要动作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又一次无法活动了。

    “原潇!你这个……”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君曜就发现他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原潇收回抬起的手,紧接着朝着君曜的方向走近两步。

    “我这个什么?”原潇走过去,抬手间直接将一张符咒按在了君曜心口,“再干敢惹事就把你收到阵法里去,让你在里面好好反省!”

    君曜听言一阵憋屈,所以说他最讨厌术士什么的了。

    术士什么的都去死去死好吗!

    对于原潇的动作,容韶则是全程站在她身后保持观望态度。

    他知道原潇有分寸,所以并不担心君曜会出事,而且君曜这样的性子让他在原潇手底下磨炼一番也是好事。

    此时满心以为容韶会来帮自己的君曜还不知道,就在刚刚一瞬,容韶已经打算将他交给原潇来好好磨砺了。

    原潇说着猛的在君曜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随即就见得僵直的君曜吃重新恢复了行动力。

    只是当君曜看着自己心口上被贴着的那张符咒时,却忍不住皱眉。

    “女人,这张符……”君曜指了指自己身前的符咒。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