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366章 沈娇惨死,他回来了?(三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君曜已经恢复了活动能力,此时见到容韶的脸上完全没有惊讶的神情,不由得撇嘴,“这么说来你早就知道容熙身边跟着的是阴邪了?”

    容韶点头,“之前从沈老爷子那里打听到的。”

    之前容韶突然打电话给沈峰,为的就是确认这件事情。

    这也是他为什么在看到眼前的景象毫无惊讶的原因。

    因为知道一点那阴邪找到了太阴命格的女人,取起血便可以将自己从术法的束缚之中解脱出来。

    而之前陈升就说过,容熙的手上似乎一直拿着某样东西,看起来像是一面镜子。

    君曜揉了揉自己的手腕,随即朝着那只被容韶丢在一旁的女人头看过去,“那个要怎么处理?”

    “当然是带回去,也许会有什么用处也不一定。”容韶说着转身朝着一旁的两人一抬手。

    那两人顿时会意,直接走上去将地上的女人头捡起来,用东西包住。

    “先走吧,这家人估计马上就会发现了。”容韶说着视线由着那门前被放血的女人扫过。

    然而只是一眼,就见得容韶眉头一紧。

    “竟然是她?”

    听到容韶开口,君曜当即好奇的凑近过去。

    “你竟然认识这个女人?她可是太阴命格,难得的很。”

    君曜说着不忘朝着门前看了看,虽然是太阴命格,不过死的太惨,保不齐会生出些什么变故来。

    不过这些都不是君曜在意的事情。

    “走吧,离开这里再说。”容韶知道这里已经不能再继续久留了。

    两名手下已经将东西收拾好,此时只等着容韶开口就准备带着东西离开。

    ……

    冷风袭来,卷起阵阵冷意。

    此时的沈家。

    刚刚将萧念训斥了一顿的沈老夫人,只觉得心情也好了许多。

    只是就在她推开门朝着楼下走去的瞬间,隐约的竟是嗅到一股血腥味。

    沈老夫人忍不住脸色一沉。

    她最讨厌血腥味了。

    这样的气味简直是在考验她的忍耐力。

    她循着那血腥味一路向前,最后在沈娇的房间外站定。

    “沈娇这孩子到底在做什么啊?这么大的味道!”

    沈老夫人脸色一沉,就在她正要敲门的瞬间,视线朝着地上看去,陡然间却是被吓得忍不住向后一缩。

    地面上,此时清晰的印着一排血红的脚印,脚印一路向前,最后停在走廊的窗子前。

    “血……血……”沈老夫人被那一排血脚印吓得险些背过气去。

    等到沈家的管家赶过来的时候,沈老夫人已经扶着一旁的墙壁忍不住喘息。

    “老夫人?”管家脸色一变,还当是沈老夫人突然身体不适,当即就要去叫医生过来。

    然而还没等到管家离开,就听得沈老夫人突然喊道:“快进去看看沈娇她……我怀疑那孩子出事了!”

    管家听言当即朝着沈老夫人所指的方向看去。

    然而当管家看到那一地鲜红的脚印时,整个人也忍不住一颤。

    ……

    景家。

    沈卿泓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

    由着门外走进来,沈卿泓一张脸上的神情简直阴沉的堪比锅底。

    “景家主。”沈卿泓走过去,直接向着坐上的景老太爷看过去。

    “爸。”

    “爷爷。”

    一旁,坐在沙发上的沈霆跟沈越父子两个见到沈卿泓出现的当下便是由着坐上站起身来开口道。

    闻声转身,沈卿泓的视线由着一旁的儿子跟孙子身上扫过,随即冷哼一声。

    好在这两个不像是被欺负了的样子,如果被他知道自己的儿子跟孙子也被欺负了的话,他一定不会再善罢甘休。

    沈卿泓朝着沈霆父子两个轻轻点头,随即坐下来,位置则是在景司慕的旁边。

    “谁能告诉我现在的情况,沈妙那丫头到底怎么样了?”沈卿泓坐下来的同时,视线则是快速的向着四周一一扫过,算是认清楚了几天在座的都有什么人。

    则是当沈卿泓的视线落到一旁的原潇跟景宸身上时,两个人皆是感觉到了沈卿泓眼中一闪而过的不满。

    沈霆在听到自己父亲问起沈妙的事情时,脸色陡然变了变。

    他该怎么说?自己带着女儿出来最后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跑了?

    沈卿泓话落一时间几个人皆是没有开口。

    倒是一旁被沈卿泓一脸不满的盯着看的原潇蓦地挑眉朝着沈卿泓的视线对了上去。

    只是一眼,沈卿泓竟是感觉到了一个来自小辈的压力。

    原潇神色淡淡,看向沈卿泓时,眼神只是稍稍冷了几分,显然把握好了分寸。

    毕竟面前这位算是她外公的同辈,她倒不好真的对这位长辈如何。

    只是刚才那样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设上让原潇感到有些不舒服罢了。

    相比于原潇的坦然对视,一旁的景宸则是选择了沉默应对。

    他本就是被景老太爷允许出现在这里的,至于其他人如何反应,皆不是他需要在意的。

    果然,好一会都不曾得到丝毫回应的沈卿泓,终于忍不住再次开口。

    只是这次他却是直接将矛头对准了刚才看向的两人。

    “景家主,这件事情之前就是你我景沈两家之事,恐怕不好让外人听了去吧?”沈卿泓说话间视线虽然不曾看向原潇,却是那话里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

    原潇闻声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看来这位沈家主最在意的还是坐在这里的她,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放着景宸被莫名的放出禁闭室不说,而先针对她。

    果然,就在沈卿泓话落当下,一旁沈霆跟沈越父子两个的视线皆是不由自主的朝着原潇看了过去。

    他们对于原潇的认知乃是因为原潇是进入到通道内救了他们的人,所以他们下意识的没有对原潇进行排斥的意思。

    然而沈卿泓却不同,在他眼中,原潇则是一个不尊长辈且非景家人的外人。

    让这样一个外人知道了自己家的事情,沈卿泓觉得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接受的事情。

    景老太爷看着沈卿泓的反应,只是安静的坐在一旁,身下的藤椅慢慢的晃动了几下,就在沈卿泓以为景老太爷会将原潇赶出去的时候,却听得景老太爷突然开口道:“外人?说起来此时坐在这里的除了你沈家人之外就是我景家人,哪里来的外人?”

    蓦地得到景老太爷这样的答复,沈卿泓先是一愣,紧接着他则是看向一旁的原潇,“她是……”景家人三个人还没有出口,沈卿泓就已经明显的察觉到了景老太爷神情的不对劲。

    然而还没等到景老太爷开口,就听得一旁的原潇道:“我虽然是外人,不过今天的事情我也有参与其中,我想我有资格坐在这里知道是怎么回事。”

    果然,就在原潇话落的当下,就见得一旁的景老太爷蓦地脸色一沉。

    “什么外人,你是我的亲曾孙,你若是外人的话,那么他们岂不是都是外人!”

    没想到景老太爷会在这个时候将原潇的身份说出来,沈卿泓听言脸色陡然一白。

    亲曾孙?要知道景老太爷这辈子就只有那么一个儿子,如果面前的这个丫头是他的亲曾孙的话,那岂不是就是那个人的孙女?

    一想到那个人,沈卿泓顿时脸色一变。

    那个人已经离开了有几十年了,如果这个丫头真的跟那个人有关系的话,是不是就说明那个人回来了?

    “他回来了?”沈卿泓忍不住已经问出了口。

    然而在座的除了景老太爷清楚的知道沈卿泓口中的那个他指的是谁外,也就只有原潇大概猜出了沈卿泓说的是她的外公沈老爷子了。

    听到沈卿泓提起沈峰的瞬间,景老太爷的脸色显然变了变,随即就听得他暗暗咬牙道:“他若是能回来便好了!”

    听着景老太爷的语气就知道那个人必然没有回来,沈卿泓顿时松了口气。

    只是沈卿泓再次看向原潇时的神情之中却又透着几分莫名的情绪在里头。

    原潇起初还有些奇怪,直到被沈卿泓盯着看了一会儿后也就淡然不去想了。

    这样一段没几个人听懂的插曲过后,几个人当即将注意力再次集中到了沈妙的身上。

    沈霆父子虽然对原潇的身份表示好奇,不过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当下也就收敛了好奇心,专心对待沈妙的事情。

    ……

    沈家。

    管家推开沈娇房门的瞬间,看到的就是满地的鲜血以及凌乱的房间。

    “老夫人!”管家见此只觉得心脏猛地一紧。

    而当他看到那被倒挂在门的沈娇的尸体时,两条腿顿时一软,随即便是瘫倒在了地上。

    沈老夫人虽然猜到了沈娇出了事情,不过却不曾想到沈娇会死,而且还死的这么惨。

    等到她小心的移动到沈娇门前时,看着那满地的鲜血跟沈娇的尸体,忍不住只觉得一阵胃液翻涌。

    沈卿泓三人由景家回来的时候,沈家早已经乱作一团。

    沈卿泓看着一片哭闹的家里,当即冷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伴随着沈卿泓一声落下,就见得一旁的沈老夫人直接朝着他快步走了过去。

    “卿泓,出事了,出大事了,沈娇她……沈娇她……”

    一想到沈娇的死状,沈老夫人猛地又是一阵干呕。

    “沈娇怎么了?”这次不等着沈卿泓开口,一旁的沈霆已经先一步问道。

    他没有在客厅里发现萧念的身影,下意识的觉得事情恐怕很严重。

    沈妙才失踪,若是沈娇再出了什么事情的话……

    想到这些,沈霆当即迈开步子朝着楼上沈妙的房间走去。

    而沈越见此当即也跟了上去。

    直到沈霆父子走上楼,沈老夫人这才缓和过来,她猛地抓紧了沈卿泓的手臂道:“沈娇那丫头被杀了,楼上的房间里,都是血,都是血……”

    楼上,沈娇的尸体还没来得及从里面抬出来。

    此时沈霆走上楼去,首先入目的便是那满地的鲜血,跟跌坐在鲜血之上的妻子。

    萧念揽着沈娇的尸体,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失了魂魄一般,就连沈霆走到她的身侧她都不曾有所反应。

    “这是……”当沈霆看到被萧念揽在怀里的沈娇时,顿时忍不住身子一晃,如果不是沈越在背后及时的扶住他的话,他一定会直接双腿一软倒下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回过神,沈霆当即大喊一声。

    而伴随着沈霆的喊声落下,就见得地上的萧念缓缓地抬起头。

    她的视线由着沈霆的身上扫过,与此同时眼泪终是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沈霆看着这样的妻子,顿觉心疼。

    他俯下身,当即就要将萧念从地上扶起来。

    “先起来再说。”沈霆猛地吸了口气,当他瞥见沈娇脖子上的那道长长的伤口时,已经清楚了沈娇的死因。

    只是没想到萧念却是执拗的很,她不肯放开沈娇的尸体也不肯从地上站起来。

    沈霆没有办法,这才看向一旁沈越。

    沈越看着面前的父母,无奈只好上前想要跟萧念沟通,然而就在沈越靠近的瞬间,萧念则是本能的防备着他。

    “妈,你先从地上起来,还有你这样抱着妹妹,妹妹会很难受的。”

    沈越低下头,俯身说道。

    事实证明,对于此时有些神志不清的萧念来说,沈娇绝对要比其他要管用许多。

    就在沈越话落的当下,就见得萧念动了动,她先是将揽着沈娇的手松开了几分,紧接着又动了动沈娇的尸体,这才仰起头朝着沈越看道:“这样你妹妹她就不会难受了。”

    沈越听言先是一愣,虽露出一个无奈的神情看向自己的父亲。

    “爸,实在不行的话,就动手把妈打晕吧,这样下去对她跟妹妹都不好。”

    沈霆在短暂的思考之后,终于点答应。

    “我亲自来吧。”沈霆顿了顿,随即又道。

    ……

    沈家客厅中。

    就在沈霆父子在处理萧念的事情时,沈卿泓已经听完了管家的讲诉。

    “你们竟然连是什么人干的都不知道?”猛地将手边的东西朝着地上重重的砸了下去。

    沈卿泓说着脸上的神情已经变得铁青一片。

    没想到不过是一下午的功夫,他的两个孙女先后都出了意外。

    这事情若是传出去……

    沈卿泓已经不敢想象若是这件事情别其他家族的人知道了的话,会怎么看待沈家。

    是感叹他的不幸?还是嘲笑沈家没落了?

    不,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不需要。

    他作为沈家的主事者绝地不许晕那些损害沈家名誉的事情发生。

    回过神,沈卿泓当即叫来那名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管家道:“去,这件事情一定要封锁消息,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管家一直跟在沈卿泓身边办事,听言当下就已经知道自家老爷子是什么意思。

    他应下一声后,当即转身去准备。

    倒是沈老夫人看着沈卿泓脸色青紫的样子,忍不住上前道:“沈娇她会不会是惹到了什么人,所以才会被人报复?”

    一想到沈娇房间里的情形,身老爷夫人险些又要干呕出来。

    好在这次她强行忍住,倒没有惹到沈卿泓的厌恶。

    不过沈卿泓看向她的眼神仍旧带着几分不满。

    这边沈卿泓先是让人封锁住消息,等到这些事情都解决了之后,他才在管家的搀扶下朝着楼上走去。

    路上沈娇的房间里,萧念已经被送回到房间里去休息了。

    至于沈霆父子则是留在了沈娇的房间里查看,似乎想要找出一些关于凶手的蛛丝马迹来。

    让他们失望的是,房间里除了看地的鲜血之外,唯一可疑的地方就是那扇被打破的窗子了。

    只是那扇窗子碎裂的十分彻底,根本看不出到底是使用的什么工具。

    沈卿泓走进来的瞬间,视线便是瞥见了躺在地上的沈娇的尸体。

    沈娇一身的血液已经流干,虽然死后不久,不过尸体已经呈现了一种干瘪的状态,看起来显得分外的狰狞恐怖。

    “爸。”

    “爷爷。”

    父子俩见到沈卿泓出现,当即停下手中的事情,轻声道。

    沈卿泓看过沈娇的身体后,除了脸色一沉之外,竟是没有其他太大的反应。

    而他这样的表现显然落入了一旁的父子眼中。

    沈娇怎么说都是沈卿泓的亲孙女,而自己的孙女这样惨死在家中,作为爷爷的人竟是能够一脸淡定的连一丝伤心的情绪都没有。

    这样的沈卿泓看在沈霆跟沈越眼中,简直让他们感到心寒。

    “爸,这件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这种杀人方血的事情说不定跟那些个东西有关,如果我们去找景家,他们一定有办法查清楚。”

    看着沈卿泓走近,沈霆当即忍不住说道。

    在他看来这一切都太过奇怪了,而且这件事情若是让他们沈家自行处理的话,必然会惊动到其他人,到时候可就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沈卿泓自然也想到过,只是之前沈妙的事情才托了景家出手,若是现在沈娇的事情也……

    “容我再想想吧。”沈卿泓说着揉了揉眉心,他本来不想在景家面前示弱,只是眼下这些事情竟是都赶在了一起。

    “先把沈娇的尸体抬出去,好好收敛了。”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