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316章 守她入睡,诡异现场(四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景司慕院中房间里的床有些偏高,如果是个子矮的人坐在地上,必然要被面前的床沿挡住小半张脸,不过这样的高度对于容韶来说倒也正合适。

    他将一只手肘撑在床头,紧接着将自己的头靠在撑起的掌心上,这样的位置可以让他一睁开眼睛就能够看到原潇缩在枕头上的一张小脸。

    容韶看着原潇几乎就要埋进枕头里的脸,忍不住伸出手在她的脸上轻轻戳了一下。

    容韶的动作很轻,几乎只是在指尖碰到原潇一张粉脸的瞬间就收回来。

    睡梦中,原潇蓦地皱了皱眉,脸色虽然仍旧有些苍白,不过却已经好转了很多。

    只是看着突然皱眉的原潇,容韶不由得跟着心上一紧。

    收到半空的手再次朝着原潇伸出,这次却是落在了她的眉心之上,随即轻轻的将她皱紧的没脱揉开。

    陷入睡梦之中的原潇自然不知道容韶的动作。

    不过在一旁全程观望着的某只却是将这一切看得清楚。

    驭尸铃睁大了眼睛朝着容韶打量过去,虽然觉得面前之人很危险,不过看他对待原潇的样子似乎并没有恶意。

    驭尸铃皱了皱眉,虽然仍旧有些不放心原潇,不过有面前这个男人照看着她,它应该可以放心的去吸收之前吞噬的那些阴煞了吧?

    ……

    夜色渐退,转眼间天边已经泛起鱼白。

    陈升作为容韶最得力的下属,自然也一同来到了京城。

    只是这次陈升并没有出现在景家。

    天色渐明,此时某条昏暗的巷子里。

    伴随着一阵冷风袭来,由着巷子深处顿时传来一阵浓重的血腥味。

    陈升站在巷子口,随即示意身后两个人朝着巷子深处走去。

    片刻之后,那进到巷子里的两个人已经走了出来,与此同时两人则是将手中的相机递了过去。

    “里面什么情况?”陈升接过相机,脸上的神情让人有些看不透。

    那两个人闻声皱了皱眉才道:“女人,已经死了有一阵子了,看起来二十岁上下,死因是失血过多。”

    陈升闻声皱眉,“这是第几个了?”

    “已经是第四个了,打听到之前发现的三具也同样是女性,死因也相同。”

    “行了,派人把这里处理一下,如果能找到家属的话就把尸体送回去,至于剩下的事情……等少爷吩咐。”

    陈升说着直接转身离开,而站在他身后的两人则是再次走回到巷子里去处理那具尸体去了。

    就在陈升转身离开之后,由着巷子对面的街角处,一道身影则是缓缓的由着角落里走了出来。

    女人披散着一头长发,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脏乱,不过唯独女人那一双眸子格外的幽深明亮。

    仿佛只要看上一眼就会被那双眸子吸引去完全的注意力一般。

    此时那女人蓦地抬起手,露出一只满是鲜血的手。

    那只手由着女人的嘴角轻轻划过,本是略显苍白的嘴唇顿时变腥红妖异。

    指尖由着唇上划过的瞬间,就见得那女人的唇瓣微微一动,张嘴的瞬间两个字由她的口中清晰的流出。

    她说:“陈升……”

    ……

    原潇睁开眼睛的瞬间,入眼的便是容韶的那一张如画的睡颜。

    此时的容韶一只手撑在床头,大半个身子皆是靠在身后的柜子上,看起来有些局促,却并不影响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场。

    不得不说,某人不管从什么角度看起来都能够让人‘赏心悦目’。

    原潇眨了眨眼,等到视线清晰后,这才惊觉某人竟然是坐在地上睡着的!

    “容韶?”原潇缓缓地由着床上坐起来,随即伸出手轻轻推了容韶的手臂一下。

    景司慕的客房里可没有铺地毯之类的,此时的容韶整个人直接坐在冰冷的地上,原潇只是扫过一眼就觉得浑身一凉。

    好在容韶的警觉性一向很高,朦胧中蓦地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什么轻轻地推了一下,容韶猛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某个小姑娘正坐在面前的床上看着自己。

    在看到原潇的瞬间,容韶下意识的一笑,晨光里,就见得青年脸上的笑意蔓延开来,由着嘴角勾起,一直蔓延到了微微翘起的眼角。

    看着蓦地轻笑的容韶,原潇只觉得心上好似被什么轻轻地勾了一下,那感觉有些微痒,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伸出手去触碰。

    “你怎么睡在这了?”朝着容韶瞥过一眼,原潇看着仍旧坐在地上的某人问道。

    看着原潇脸上终于多了几分血气,容韶这才松了口气,他坐在地上,却在想要站起来的一瞬身子猛地晃了一下。

    “容韶,你怎么?”原潇看着容韶突然变了的脸色,当即朝着容韶的扑了过去。

    然而就在原潇靠近过去的瞬间,就见得刚才还站不稳的某人竟是直接朝着她倒了下去。

    容韶看着原潇扑过来,当即伸出手将人一把揽住,紧接着整个人便是朝着面前的大床倒了下去。

    倒下去的瞬间,容韶还不忘避开原潇肩上的伤,用一只手撑在身侧,撑着身体大半的重量。

    “装的?”原潇皱眉,一双眸子在某人脸上来回扫视着,似乎想要看出什么来。

    然而容韶只是一脸坦然的任凭某人盯着自己,好一会才伸出手帮原潇理了理贴在脸上的乱发道:“真的,许是坐的太久,腿上的血液循环不畅所以麻木了。”

    容韶可不是在说谎,他在地上坐了几个小时,加之地面又凉,猛地起来,他的两条腿自然不听使唤。

    蓦地松了口气,原潇见此伸出推了推容韶,示意他起来。

    只是某人却始终不动,他撑着半个身子看向原潇,眼中笑意一闪。

    原潇只觉得被容韶这样的笑容看的心上一紧,推出去的手下意识的收了收。

    而就在原潇收回手的空挡,某人的脸已经在原潇的眼前放大,最后则是干脆覆了上去。

    知道原潇的肩上还带着伤,容韶自然是小心的掌控着分寸。

    片刻之后,容韶直接伸出手将原潇抱了起来,转身去帮她准备洗漱要用的东西。

    ……

    陈升出现在景家的时候已经两个小时之后。

    原潇对于陈升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似乎他就是应该跟在容韶身边一样。

    倒是陈升在见到原潇的瞬间,脸上闪过一抹局促,知道容韶暂时离开去取东西时,陈升这才看向原潇问道:“原小姐的脸色不太好,难道是受伤了?”

    原潇闻声点了点头,“之前受了些伤。”

    “严重么?”陈升眼神微动,说话间眼中似乎又在酝酿着什么一般。

    看着陈升这样别扭的神情,原潇揉了揉眉心,顿了顿才道:“你其实是想要问我你家少爷有没有受伤吧?”

    心里蓦地被原潇识破,陈升当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过却没有否认。

    他最关心的自然还是自家少爷,这是他家少爷的脾气即便是受了伤也绝对不会让他们这些左手下的知道,正因为这样,陈升这才打算从原潇这里下手,毕竟他听说景家之中最不缺的便是术法大师,若是他家少爷一不小心对上某些……

    虽然陈升觉得自家少爷应该不会吃亏,不过难免会有双拳难敌四手的时候,更何况这里还有面前这位在,他家少爷怕是会更拼吧?

    看着陈升一脸纠结,原潇当下也不想让容韶的下属担心,这才道:“你放心好了,容韶他没事。”

    “真的没事?”听到原潇说出肯定的答案,陈升却还是想要要确认一遍。

    “真的。”原潇看着陈升,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竟然也有变得婆妈的时候,还记得她跟陈升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这个人似乎并不是这样的。

    终于松了口气的陈升犹然不知原潇已经在心里腹诽着他前后的变化,不过即便是被他知道原潇此时的想法他也不会如何。

    就在原潇话落的当下,方才离开一会的容韶却已经走了会来。

    原潇抬起头就看到容韶手中似乎拿着什么,只是她并没有随便查看别人东西的爱好。

    如果容韶不主动让她看的话,她自然不会去看。

    只是就在容韶走过来的瞬间,就见得他直接将手里拿着的东西放到了原潇面前。

    “来帮我看看。”

    容韶说着一脸坦然的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原潇面前,紧接着看向陈升道:“今天过去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任何痕迹么?”

    陈升当即点头,如果发现了什么的话,也不至于让他们到现在都没有丝毫头绪了。

    原潇接过容韶手里的东西,这才发现竟然是一些照片,只是那些照片上的内容皆是很是血腥的景象。

    就好比原潇此时拿在手里的这张,照片上一个看上去二十几岁的女人被倒立在墙上,脖子上的动脉则是被划开了一条长长的伤口,只是让人觉得诡异的则是,那女人身下的地面上竟是没有丝毫的血迹,甚至于连同一些清理过的痕迹都没有。

    原潇看完那些照片,忍不住拧了拧眉,看向容韶问道:“原因,你让我看这些是想要做什么?”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