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314章 猜测担忧,不能白受罪(二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景老太爷说着揉了揉眉心,今天这个事情还真是一言难尽。

    “老爷子,既然人已经出来了,剩下的事情不妨就交给少主去处理吧,您熬了一夜也该休息一下了。”姜荣蓦地上前,说着更是朝着景司慕看过一眼,示意他动作。

    景司慕显然也知道这件事情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说的清楚的,听言当下便是走上前道:“爷爷,这里的事情我会负责处理好,倒是您确实应该去休息一下了。”

    景老太爷此时哪里睡得着,他看着脸色苍白的原潇,终究觉得有些后怕,犹豫了一会才在姜荣的搀扶下离开。

    等到景老太爷离开,一旁的顾志云显然也不想多留,这件事情虽然是因他而起,不过之前景老太爷也说了不追究他的话,至于景司慕跟那个容韶,顾志云冷扫一眼,别人忌惮那位,他却不然。

    不过是个毛头小子,还能掀起什么风浪不成?

    “浅浔,还不走?”顾志云说着转身看向顾浅浔。

    然而顾浅浔听言却是不动。

    她身上的噤声咒已解,此时已然可以开口。

    迎接上顾志云的冷眼,顾浅浔面色淡然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父亲可以先回去。”

    没想到顾浅浔竟然会如此倔强的不肯跟自己一起离开,顾志云脸色更沉。

    只是这次却没有直接爆发出来,他朝着身后几人冷眼看过,随即拂袖离开。

    等到顾志云也离开后,顾浅浔这才上前,却是知道分寸的与容韶保持了几步距离。

    “她的伤怎么样?”顾浅浔朝着原潇看去,单从少女苍白的脸色跟身上隐隐散出的血腥味,顾浅浔就知道原潇一定受了伤。

    至于伤势如何,她虽然不清楚,不过看着容韶并没有十分急切的样子,应该是不会危及性命才对。

    容韶对上顾浅浔的询问并没有急着回答,他将视线落在一旁的景司慕身上,开口道:“安排个地方,她现在需要休息。”

    容韶口中的她指的自然是原潇。

    景司慕听言朝着原潇看了一眼,随即点头,“跟我来吧。”

    说完看向一旁的顾浅浔,“你也一起过来。”他还有些事情要向顾浅浔问清楚呢。

    ……

    景老太爷一路被姜荣扶回到了老宅。

    等到景老太爷坐回到自己那张藤椅上时,整个人就如同在瞬间苍老了几岁一般,好无生气的瘫坐在那里。

    姜荣是个小心的,看着这样的景老太爷既没有直接走上去多嘴,却也没有离开。

    他安静的站在一旁,等候着景老太爷回过神来。

    半晌过后,景老太爷突然抬起头,他看向一旁的姜荣后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姜荣走到景老太爷跟前时,就见得老爷子的脸色的仍旧阴沉着。

    “老爷子……”姜荣开口,却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景老太爷看向他,顿了顿才道:“你说原潇那丫头若是知道了我差点亲手杀死她的事情,会不会就此不认景家了?”

    姜荣闻言心上一紧,合着老爷子纠结了半天想的竟然是这些。

    “老爷子只管放心好了,大小姐不是跟少主相熟么,若是有少主从中解释清楚的话一定不会有问题的,更何况大小姐不一定会是那种执拗的性子,这些全等大小姐恢复了再说也不迟。”

    姜荣说着直接到了杯茶递到景老太爷手边。

    茶水温热,显然是准备了一些时候的。

    景老太爷端起来第一次不顾形象的猛饮了几口,这才放下。

    “我是担心那丫头的性子随了她那个外公,一倔起来六亲不认的。”

    “现在还没跟大小姐接触过,老爷子何必自己吓自己呢?”姜荣暗暗擦了擦额上的冷汗。

    似乎每次一提到那位,老爷子都好似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姜荣额上的冷汗越来越多,话落只等着面前的老爷子反应。

    景老太爷低头想了想,似乎觉得姜荣说的有几分道理,原潇那丫头的外公是个什么个性并不代表那丫头也是这样的性格。

    想到这里,景老太爷不免想起多年前曾经见过原潇母亲一面,当时他就觉得那个丫头倒是个温和的性子。

    “那好,你待会过去问问那丫头的情况怎么样了,如果需要什么,尽管拿去给她,顺便叮嘱司慕那小子给我好好照顾着。”

    姜荣应下一声,随即便是扶着景老太爷回到房间。

    另一边,景司慕这次倒没有将原潇送回到她之前住的院子里,而是直接带着容韶他们回到了自己所住的院子里。

    景司慕的住处离着老宅有些距离,不过好在地方大的很,客房更是不少。

    将原潇安顿好后,容韶则是直接跟着景司慕连同顾浅浔两人来到了客厅。

    落座下来容韶当即挑眉朝着景司慕看去,冷声道:“现在可以说说今天是怎么回事了?”

    一想着如果不是自己恰好在今天赶过来的话,原潇那边保不齐要出什么事情,容韶就觉得一阵遍体生寒。

    他知道事情不能全都怪到这个兄弟身上,不过仍旧是让容韶心里有些不舒服。

    景司慕倒是坦然,听言直接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只是在景司慕说完之后,他的视线转而又落到了顾浅浔的身上。

    顾浅浔从落座开始就没有开过口,此时察觉到景司慕看过来的视线,这才抬眼看过去。

    “我知道的都说完了,具体这件事情的起因跟经过,就要看水水怎么说了。”景司慕将后背向着身后的椅背上靠着过去,说话间语气轻松,无形间竟是让顾浅浔的紧绷的神经也缓和了许多。

    因为心情放松了些,顾浅浔竟是完全忽略了景司慕刚才又叫她水水这件事。

    “我知道的虽然不多,不过倒也清楚起因是什么。”顾浅浔蓦地开口,语气仍旧沉稳冷淡。

    闻声容韶跟景司慕两人皆是向她看过去。

    “我跟司慕只是想要清楚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她不能白白的受这份罪。”

    容韶说着眼中已然泛起一抹冷意。

    顾浅浔心知容韶的不好对付,然而此时她却不想敷衍了事。

    之前若不是原潇救了她,她恐怕根本就撑不到有人来救。

    更别说是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说话了。

    将之前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明之后,顾浅浔只觉得一直压抑着的情绪终于好转了一些。

    “我知道这件事情是因为我的父亲而起,如果你想要为原潇报仇的话可以冲我来,但是请别难为我的父亲。”顾浅浔说着由着椅子上站起身,她看向容韶,紧接着向他走近两步。

    顾浅浔向来坦荡,她自然不会畏惧自己犯下的过错,而眼下容韶如果想要追究责任的话,那么她绝对不会说一个不字,只是她为人儿女的却不希望自己的父亲有所,只希望容韶若是想要报仇的话,可以直接冲她来。

    容韶听到顾浅浔说完,就见得景司慕向他递了个眼神过来。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分明是然他别为难顾浅浔的意思。

    容韶轻笑,还没见过景司慕维护过谁,可见面前的这个女人跟他这个兄弟似乎……

    嗯,不过怎么看起来,那个女人似乎对景司慕没什么意思?

    不然的话,她怎么连看都不看景司慕一眼?

    容韶想过之后,却没心思去琢磨景司慕跟顾浅浔两个人的关系。

    他动了动手腕,随即开口道:“伤她,害她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不过眼下我最关心的不是这个问题,司慕,你不觉得刚才老爷子的反应有些不对劲么?他似乎格外的在意原潇。”

    景司慕心里本来也在想这件事情,只是眼下既然容韶先提出来了,他们倒不妨研究一下。

    倒是顾浅浔听着容韶话里的意思,却是不由得脸色微沉,面前的这位果然不是好相与的,她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对方却还是没打算就此放过自己的父亲。

    顾浅浔蓦地收紧了手掌,动作间似在隐忍着。

    然而还没等到她做出其他反应,蓦然间就见得身前突然落下一道阴影。

    顾浅浔抬起头来,就见得景司慕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顾浅浔正要开口,却见得景司慕蓦地手腕一转,由着她身侧取走了一只杯子。

    与此同时,顾浅浔就听得耳边传来景司慕那低沉的声音道:“别多想,容韶那边我会解决,放心。”

    这一声极轻,如果不是顾浅浔耳力足够好的话,绝对听不清楚。

    而现在她听清之后,只觉得心上蓦地一紧,似被什么抓住一般。

    等到她抬起头再次朝着景司慕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景司慕竟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容韶,这件事情恐怕真的有些复杂了。”坐回到座位上,景司慕捏着手里的杯子,却只是捏着在手里把玩。

    容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如果原潇真的跟景家有什么牵扯的话,那么要惊动的不只是景家,还有京城的那些大家族必然也会有所反应。

    揉了揉眉心,容韶正打算继续说什么,却是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