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311章 容韶赶到,碾压破坏(二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面前的行尸好似带着极重的怒气,每次出手必然带着极强的攻击与破坏性。

    原潇挡下几击之后显然已经有些疲累,虽然有驭尸铃及时的帮她补充体能,却是无法缓解肌肉的酸痛以及精神上的紧绷。

    猛地,原潇向后推开一步,紧接着便是趁着这个空档虚空画出镇尸符来朝着景陵的身上挥去。

    然而泛着淡金色光芒的符咒打在景陵身上的瞬间,却也只能够勉强让他的行动稍稍变缓。

    “这样下去没用的。”原潇耳边,驭尸铃的声音再次传来,却是比之前任何时候多要显得焦急。

    原潇皱眉,她也清楚这样下去没用,不过眼下能够做到的似乎……

    “砰!”

    就在原潇出神间,猛然间就感到一阵疾风由着面前袭来,下一瞬,就见得景陵的铁拳已经落到了原潇的肩头。

    这一击出手极重,却好在原潇的身姿灵活,快速的后退倒也帮她卸掉了不少的重力。

    不过肩膀上袭来的痛感还是提醒着她,这一拳虽未真的实打实的击中她,却还是让她受了伤。

    驭尸铃显然还是第一次见到原潇伤成这样,它看着原潇一张有些泛白的脸,不由得动了动。

    而就在驭尸铃动作的同时,原潇的拳头已然与景陵的铁拳对上。

    双拳对上,一声闷响过后一阵麻木之感伴随着刺痛顿时袭来,原潇挑眉看去,这才发现自己挥出的正是之前那只之前被率然划伤的手。

    轻笑一声,原潇看着手背上已经渗出的血迹,咬紧牙关的同时却并不觉得畏缩,相反的,此时的她只觉得内里一股热力缓缓涌出,眼神之中更是带了几分血气。

    一种嗜血暴力的因子正在体内沸腾叫嚣着,好似在下一刻就要全数爆发出来。

    驭尸铃只觉得一种异样的感觉袭来,等到它看向原潇的时候,就发现此时的原潇整个人的气息都发生了变化。

    原潇也是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变化,只是还没等到她仔细去想,对面的景陵的一脚已经贴近到了她的身前。

    原潇这次没有后退,她猛地伸出手,一把扯住景陵的腿,紧接着便是重重的向下一按。

    手上的可谓是用足了力道,若是一般人的话,此时一条腿必然要断掉,然而景陵作为行尸,本就是死人一个,此时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就是恼火。

    就在那条腿被原潇重重的压下去的瞬间,景陵周身的煞气也随之陡然沸腾气来。

    与此同时,就见得一只被黑色的煞气包裹住的手掌猛地便是朝着原潇的头顶落了下去。

    原潇见此本能的向后一躲,却是连带着那只抓着景陵小腿的手也随之向后一收。

    原潇后退的同时竟是仍旧没有松手!

    而景陵在落下大手的同时猛地竟是感到脚下一晃,整个身体顿时向前倾倒过去。

    与此同时,原潇猛地松开拉着景陵小腿的手,反手间天枭已然挥出正中景陵的心口。

    萦绕着煞气的匕首刺入心口的瞬间,就听得景陵发出一声闷哼。

    而原潇见此泛红的眼中陡然升起更多的阴冷杀意,就在天枭挥出的同时,一道金符则是极快的落到了景陵的眉心之上。

    金符落下的瞬间,景陵的身体猛地便是剧烈一颤,紧接着就见得他周身散出的煞气一瞬间如同炮弹一般的爆发出来。

    原潇本能的伸手去挡,身体却还是被那些冲出的煞气撞了出去。

    一瞬间,爆裂开来的煞气四散而出,眨眼间遮蔽了云月的同时也遮挡住了原潇的视线。

    饶是已经能够在黑暗之中视线物的原潇,此时遇上这样遮天蔽月的煞气,看到的也只是漫天黑气。

    “小心后面!”

    就在院校的身体被撞开的同时,驭尸铃则是快速的提醒原潇当心身后。

    因为此时在原潇落下去的地方,放着的正是之前她坐下休息过的那个石凳。

    原潇本就被撞的身形不稳,等到她听到驭尸铃的警告想要避开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

    后背直直的撞上坚硬的石台,原潇暗暗咧嘴,却好在没有伤的太重。

    “那道金符估计只能控制他一会儿。”顾不得背后的痛感,许是刚才受到的冲击有些狠了,原潇说话间试着动了一下却没能直接站起来。

    驭尸铃也知道原潇现在的情况不好,它朝着四下快速的打量过去,发现景陵仍旧被定在原地后,这才松了口气。

    “其实……”驭尸铃顿了顿,才有些犹豫道:“其实如果让我试试看的话也许可以尝试着控制那具行尸,不过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原潇听言挑眉,是了,驭尸铃本就是用来驾驭控制尸体的法器,只是她面前的这只相对于其他的更加有灵性且不同罢了。

    “这样做对你一定有影响吧?”原潇揉了揉眉心,她了解驭尸铃的个性,如果可以的话它根本不会到了这个时候才开口。

    原潇几乎可以肯定,若是强行这么做的话,多少对驭尸铃都会有一定的损害。

    然而就在原潇问出口的同时,却听得驭尸铃道:“不过是有那么一点的伤害罢了,我刚才吸收了那么多的煞气,一定会没事的。”

    驭尸铃越是这么说,原潇心里则是越发的觉得不对,她摇头,“既然没有十足的把握就不要尝试了,我一定不会把你丢在这里的。”

    原潇说着已经尝试着站起身,她扶着身后的石台,一点点的站起来,紧接着转身朝着远处跑去。

    ……

    就在原潇离开的同时,一旁被定在原地的景陵周身的煞气却是陡然一收。

    许是那金符的效用已过,景陵动了动空洞的眼球,最后将视线落到身侧的某个方向上。

    “逃了?”景陵蓦地冷笑一声,“在这种院子里,你以为自己逃得掉么?”

    景陵说着动了动僵硬的身体,紧接着转身就要朝着原潇离开的方向走去。

    只是,就在景陵动作的同时,一阵冷然之气竟是陡然由着他身后的方向上袭来。

    伴随着冷意袭来的还有一阵怒极的杀意。

    景陵抬眼看去,只是一眼,却让那双空洞的眸子里蓦地升起一抹亮色。

    如同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景陵转过身,双眼紧紧地盯着那由着漆黑的煞气之中走来之人。

    “有趣的人,我觉得你有些熟悉,我见过你么?”

    看着由着煞气之中走来之人,景陵下意识的开口。

    他的声音仍旧喑哑,不过却比刚才好了许多。

    只是就在他话落的瞬间,那由着煞气之中走出之人却是猛地向前,就在景陵还没来得及反应的瞬间,一拳已经落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现在还觉得有趣么?”

    容韶一个窜身向前,一拳打在景陵脸上的同时,紧跟着又是一脚踢出直接踹在了景陵心口。

    之前就被天枭刺穿的心口,此时猛地又被容韶一脚踢中,饶是景陵感觉不到痛意,却是仍旧让他在一瞬间失去了反应能力。

    而就在景陵短暂的失去意识的几秒内,容韶已经将随身带着一张白符按在了景陵的眉心之上。

    白符是之前景司慕交给他的,容韶虽然不清楚那符纸之上描画的到底是什么,不过既然是景司慕交给他的,应该是有用的才对。

    就在白符按在景陵眉心的一瞬,本是清醒过来的景陵则是猛地睁大了那双空洞的眼睛。

    符纸之上蓦地闪过一道寒光,伴随着那道寒光浮现,紧接着就见得景陵的身体逐渐变得僵化,最后直直的倒在地上无法活动。

    “你很强,不过并不像术士,你是谁?”虽然身体无法活动,景陵却仍旧可以开口。

    之前原潇不曾在他的身上发现魂体的存在,却不知道景陵的灵魂早已经在炼化尸体的时候与尸体融为一体。

    可以说现在的他既是一具尸体又是一只具有实体的灵魂。

    容韶并不看他,只是将踩在景陵心口的脚收回。

    “她在哪?”容韶看向四周,入目的却只有一片昏暗,即便如此他也能够确定景陵一定知道原潇在哪。

    “你在找刚才的那个小姑娘?她是景家人,她该死!”

    景陵撇嘴,他不喜欢景家人,虽然他曾经也是景家人,哦不,他才不是景家人,他跟景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该死的是你!”容韶皱眉,紧接着猛地伸出手,一把按在景陵的肩头,下一秒,只听得一声好似骨头碎裂的声响传来,景陵肩膀的骨头已然被生生的捏碎。

    并不会感觉到痛意,景陵却是十分惊讶于容韶的能力。

    他是炼化的尸体,本身筋骨的强度就远高于常人,而能个这样徒手就将他的骨头捏碎的,容韶还是他见到的第一个。

    景陵觉得有些兴奋,那是一种如同遇到对手且又找到了存在下去的意义的感觉。

    这样的兴奋之情,让他忍不住想要冲破眉心的那道符咒,从地上站起来,与面前之人对打上几个回合……哦不,几个回合远远不够,要打就要打到捏碎对方的血肉,将对方碾压破坏,最后踩进泥土里……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