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293章 扫一扫?越来越智障了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管事闻言只觉得眼下的情况十分棘手。

    景家是他们一时动不得的,只是若是就这样放过原潇的话,那么景家赔在她手上的两条人命也就没有了交代。

    “家主的意思是?”俨然不知该如何是好,管事当即只好看向傅青云,只等着他开口吩咐。

    傅青云阴沉的脸上蓦地闪过一丝冷笑,就在管事话落当下紧接说道:“景家不可能会收留那个丫头一辈子,不妨再等上几天,而且我肩上的伤势还需要些时日才能痊愈,待到我痊愈之后,再想办法对付那丫头。”

    管事听言当即应下一声,既然自家家主已经有了盘算,那么他们要做的就是听从吩咐便可。

    就在管事退下的同时,却是见到了站在门外的傅君庭。

    不知道傅君庭在门外站了多久,又听到了多少,管事见到他的瞬间,只是按照礼数的微一俯开口。

    “少主。”

    “爷爷他休息了么?”许是近几日没有休息好的缘故,此时的傅君庭脸色泛白,看起来倒是添了几分病态。

    “家主大人还未休息,少主若是有事的话,可以进去。”

    管事说着由着门前侧过退后。

    傅君庭见此想了想后便是迈步走了进去。

    只是当他看到房间内那身形已然有些踉跄的傅青云时,不由得便是心上一紧。

    “爷爷,您的伤……”

    傅君庭虽然知道傅青云被原潇所伤,只是伤的是否严重却因为傅青云的闭口不谈而全然不知。

    只是此时当他看着连同起身落座皆是有些吃力的傅青云时,顿觉心痛。

    “我的伤并不碍事,只是位置有些特别,还需要休养几日。”傅青云在看到傅君庭出现的当下,直接按住自己的半边肩头坐了下来。

    他自然不想在自己的子孙面前展现出脆弱的一面,说话间连同脸上的神色都已经恢复如常。

    ……

    一夜好眠。

    原潇难得睡的安稳了些,连同习惯了的生物钟都没能让她从睡梦中苏醒,等到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

    看了眼时间,原潇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头发,紧接着直接从床上站起来,走去洗漱。

    等到原潇将一切都收拾妥当后,这次看着手背上的纱布忍不住出神。

    虽然说她不是不会换药,却是毕竟眼下她只有一只手可以自如活动,想要换药的话实在是个考验。

    而就在原潇拿出药箱,准备自己尝试着换药的瞬间,就听的门外蓦地传来敲门声。

    “谁?”原潇皱眉,这个时间应该不会是沈妙才对。

    果然,就在原潇问出发同时,由着门外蓦地传来一声轻笑。

    “是我,该换药了。”景司慕说着已经伸手去推门。

    原潇听到景司慕的声音传来,当即松了口气。

    “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走进去,景司慕抬眼就见得原潇握着药箱的手。

    只是唯一遗憾的是,没能够来得及捕看清楚原潇刚才一闪而过的惊讶表情。

    “来的确实很是时候。”看着景司慕走近,原潇当即说道。

    说完将手里的药箱往景司慕的方向一推,“请吧。”

    “你倒是真的不客气。”景司慕忍不住一笑,脸色如常。

    “反正会有人给你谢礼,我不如坦然些,最起码不能浪费了某人的心意。”原潇说着已经伸出那只受伤的手。

    景司慕知道原潇说的某人一定不是自己,不过这丫头难道不怕他趁机狠狠敲某人一笔?说起来之前容韶答应他的条件倒是很和他心意。

    换药用的时间并不多,几分钟后景司慕已经帮原潇检查了伤势换好了药。

    “听说昨天你跟沈妙出去了?”绑好纱布后,景司慕蓦地问道。

    原潇听言只是淡然点头,“你消息倒挺灵通的。”

    “沈妙那个丫头是个靠得住的,你在这里这段时间可以放心跟她一起。”

    “你跟沈妙很熟悉?”收回手,原潇轻轻动了动手指,试着感受灵活度恢复的如何。

    “你似乎对那个丫头有些兴趣。她是沈家的孩子,而景家现家主的亡妻就是沈家人。”景司慕说着看向原潇的眉眼之中已然多了几分打量。

    原潇见此挑眉,“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没兴趣知道你们景家的关系。”

    “傅家那边近几天都没什么大的动作,想必应该是在暗中处理傅盛泽的事情,不过傅青云是个瑕疵必报的性子,你伤了他,他一定会想办法对付你,眼下你在景家倒是不用担心,之后的事情还是需要你自己解决。”

    景司慕蓦地语气严肃,此时的他俨然与刚才那个言笑晏晏之人完全不同。

    原潇想这就是每个人皆有不同的一面或几面吧。

    “放心好了,我不会赖在景家不走。”原潇轻笑,一句话落下却是让周围有些压抑的气氛缓和了许多。

    景司慕脸上严肃之气也在瞬间被打破,他揉了揉眉心,应道:“你这丫头……”明明看起来一副冷淡的性子,却有时候又让人觉得不同,确实是有些意思。

    景司慕在离开之后又丢给原潇一块玉牌,那玉牌不大,比之掌心还要小一些,上头刻着一个景字。

    据景司慕解释,这块玉牌类似于景家的一个通行证似的存在,景家弟子每人都会有这么一块,可供出入景家。

    原潇看着那玉牌,拿在手里翻转着看了一圈,却是在看到玉牌背面后蓦地一笑。

    只见得玉牌后面,也不知是怎么做到的,竟是印着一个方形的类似二维码的东西。

    原潇愣了愣,随即一笑,难道景家人出入的时候都要拿着这个扫一扫?

    ……

    原潇近几天都不会离开景家,因此那玉牌自然暂时也没有用处。

    临近中午的时候,原潇却是收到一条来自沈妙的消息。

    ——沈菇凉

    我在练习室后面的那片竹林里等你~

    “啧啧,那个疯丫头有想要带你去做什么?”

    不等着原潇反应,就听得驭尸铃的用着少年似的声音说道。

    原潇对于神出鬼没的某只早已经习惯了,此时听到它的声音传来,“连你都觉得他是疯丫头了?”

    “我说的疯可不是在骂她,只是那丫头风风火火的样子,这个字最为贴切。”驭尸铃为自己辩驳道。

    它虽然不是人类,不过好歹也是‘活了’许多年的灵器,人类的一些事情它还是看的懂的。

    就好比昨天夜里遇到的那个尖酸刻薄的智障女,从她嘴巴里说出的话没一句好听的,不仅话难听,声音更是难听。

    若是此时驭尸铃拥有拟人的实体的话,它的表情必然会做出一副恶心欲吐状。

    原潇知道驭尸铃没有恶意,她伸手在屏幕上滑动了两下,最后回复了三个字,知道了。

    二十分钟后,当原潇出现在景家弟子的‘练习室’后院时,入目的便是一片郁郁青竹。

    青竹本不适宜京城的生长环境,只是不想景家之中竟然能够养成如此壮观的一片竹林,看起来必然是下了不少功夫。

    原潇站定在竹林之外,视线先是由着四周扫过,紧接着便是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沈妙的号码。

    只是电话许久都没有被接听。

    站在原地的原潇冷哼一声,随即收起手机,转身朝着后院外走去。

    与此同时,竹林深处,就见得一道人影轻轻一晃,紧接着朝着原潇离开的方向看去。

    “她怎么没进来?”

    说话间就见得那身影由着一旁站了出来,正是昨天晚上才见过的景星夜。

    而在景星夜身后,就见得沈妙那一抹娇小的身影此时正躺在地上。

    她脸色微白,嘴角上有一块明显的青紫,显然是被人打伤的。

    景星夜说完回过头朝着地上的沈妙看了一眼,脸上顿时闪过一抹狰狞。

    “还以为这下可以一起教训两个,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理都不理你,亏得你还那么护着她,你到底傻不傻?”

    景星夜说着冷笑一声,紧接着竟是抬起脚就要朝着沈妙的身上踢去。

    竹林里蓦地一阵冷风袭来,就在景星夜抬起的脚江涛落到沈妙身上的一瞬,就听得身后一阵风响。

    景星夜蓦地一愣,只是还没等到她回过神,猛然间就感到肩膀一痛,一只莹白的手掌已然重重的落到了她的肩上。

    “她傻不傻我不知道,不过你倒是越来越智障了,怎么,今天出门也忘记吃药了?”

    就在景星夜刚要大喊的瞬间,原潇的声音已然由着她的身后传来。

    就在刚才走到竹林外的瞬间,原潇就已经察觉到了景星夜身上的气息,只是当时她还不能够确定沈妙的情况,她佯装离开,转而选择了从竹林旁边的方向进来,这才发现了景星夜跟沈妙。

    原潇说着,按着景星夜肩膀的手猛地就是向着身旁的方向重重一扳。

    伴随着‘咔’的一声脆响,下一刻就见得景星夜脸色一变,只是她的喊声还没来得及出口,便是猛地被原潇堵住了嘴。

    虽然可以直接用符咒将景星夜的声音封住,不过原潇觉得有时候对付某些人根本不值得她浪费灵气。

    察觉到自己的嘴巴被什么堵住,景星夜当即就要从原潇的身前挣脱开,然而无论她怎么挣扎最终的结果都还是死死地被原潇扣住按在原地,连同移动两步都做不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